第19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92节

  第383章 我的心呢

  “我他妈的怎么知道什么叫爱?啊?我怎么知道?我家老头子没教过我,就知道玩女人,我妈死了没多久他就将女人带回家里,我亲眼看着他左拥右抱,我那个时候才多大?那个女人比我大不了几岁,还他娘的没发育呢。我懂得最多就是玩女人,我怎么知道?什么叫爱?”

  陆少情绪激动,低吼了一身,平息下来,吸口气,拉我下车,“出去说,车里真他娘的闷。”

  我迟疑着跟着下去,双脚踩在地上,觉得有些不真实,我竟然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赏风景,看日出,可我的心呢?

  早就没了。

  “卓尔,卓风这件事你没必要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家里那个老东西脑子都坏了,说不通的。我就想不明白,我们自己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听他们支配?可你看吧,我家老头子也这样,可他至少没有病,我一走了他就瘪茄子,卓风这边比较麻烦。”

  “陆哥,我不怪卓风的。”

  陆少点头,“怪他也没事儿,可能怪他什么,已经做的很好了,那是他爸,真要出了事儿,卓风那性子估计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了。”

  我也一样啊,不管谁出事,因为我们而出的事儿,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

  所以啊……

  我使劲摇了摇头,蹲坐地上,看着已经攀升上的太阳,沉重的吸口气,又是新的一天,可我却看不到任何希望,这个世界啊,真叫人难以接受。

  陆少从车上拿了垫子给我,我坐下去,他蹲下来,拍自己大腿,“坐过来。”

  我移动了一下,挨着他坐过去。

  “陆哥,我不冷。”

  “知道,给你的肩膀,哭会儿吧!”

  人在伤心极致的时候是无法哭出来的,我好像也没有泪水了。不过借着一个宽厚结实的肩膀,真的叫我心里安静不少。

  过了很久,陆少问我,“想好了吗?”

  “恩?”

  “是走还是留?”

  我没吭声,只看着脚边的草发呆,其实,在我心中早就有了答案吧?

  “不管怎么决定哥哥都支持你,到时候来找我,我给你安排。”

  我愣了,问他,“安排什么啊?”

  “嘿,傻不傻,要是想分手就要立刻跟别人结婚,不然你以为卓风能放你走吗?但是这个人选吧,我得给你好好把把关,不能窥探我妹子的钱和人,人要通过我这关才行。”

  我笑了,却笑着笑着心里苦涩的难过起来。

  过了很久,他又说,“或者,我给你找个国外的学校,你去国外上学吧,在这里太多回忆对你也不好。”

  我仍旧没说话,这件事,我暂时还找不到正确的答案,我没准备好。

  两个人在太阳初生的阳光下静坐了很长时间,直到都觉得饿了在往回走,到了市内,直接去了他的会所,他叫人安排两个好一点的方将,拉着我先去吃饭了才领着我上楼去睡觉。

  进门前问我,“用我陪着吗?”

  我笑着捶他,他笑笑,才走开。

  会所的房间隔音很好,周围寂静无声,连外面的车流声都听不到,我躺在陌生的床上,眼巴巴的看着外面的阳光浓而烈的继续高升,过了很久,转而下降,到了地平线以下,天都黑了,我依旧无法入眠,脑袋很清醒,却一点事情都没有想,想玩一会儿电话,翻找了很久才知道根本没放在身上,开了电视,看着里面的人物跳转,我竟然不知道里面在说些什么。

  外面传来陆少焦急的敲门声,我过去开门,紧张而又担忧。

  “陆哥,怎么样了?”

  “没事,我以为你出事了,躺了一天吧?是不是没睡?”

  我点头。

  “跟我下去吃点东西。”

  陆少拉我手,身后不远处就有女人穿的花枝招展的跟陆少打招呼。陆少也没好耐性的理会人家,拽着我往外面走。

  楼下他报了一个包厢,点了一桌子的菜,美味佳肴算不上,却都是我最爱吃的。

  “陆哥,谢谢你。”

  他呵呵一笑,叫所有人都出去了,偌大的包厢里面就只剩下我跟他。

  他叼着香烟,开了瓶酒,递给我,继续开,筷子都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好用,一挑就开了一个,一口气开了一打。“喝吧,敞开肚皮喝,你脚边有桶,喝多了直接吐,别含糊。”

  我笑着捧着酒瓶子,“我担心我不是吐的事儿了,是将房间给砸坏了。”

  “没事儿,回头叫卓风给我报销,正好重新装修了,喝,哥哥先走一个,你随意。”

  陆少举着酒瓶子,一口气闷掉了一瓶,放下后继续吸口香烟,哈口气,自己吃菜。

  我看着他,眼神有些迷离,其实陆少的身上有些地方是我很欣赏的,他拿得起放得下,这一点我跟卓风都做不到,所以他才会活的那么潇洒,那么真诚,那么随意。

  反而是卓风过多更加疲惫。

  我一口一口的喝,喝了三瓶还是六瓶?反正分不清楚了,眼睛打架,一口菜没吃,陆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我身边,低头说话,偶尔吃口菜。

  我自己不知道说了什么,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呕……

  一头栽倒。

  再次睁眼,已经是隔天的中午了。

  身边的沙发上,睡着穿着三角裤头的陆少。

  我不知道他的后背上什么时候纹了一匹狼,狼正仰头高吼,好像在呼唤同伴的领头狼王。

  我翻了个身,坐起来,晃动着有些沉重的脑袋,看着时间,翻找他兜里面的电话,开了机,过了一会儿,里面蹦出一个又一个微信消息。

  我看着窜出来的名字,谢晶晶,刘薇,李阳,张欣,佳佳,哥哥,赵红。唯独没有卓风。

  我失落急了。

  抱着电话一条一条的阅读回复,最后看到卓风那里,我很想问他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却始终没有勇气。

  身后传来陆少起来穿衣服的声音,他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问我,“睡醒了?”

  “恩,陆哥卓风没跟我联系,跟你联系了吗,叔叔那边没事了吧?”

  “死不了,卓风应该在忙,现在家里闹开了锅,都想分家产。”

  卓家不是破产了吗?我好奇的问,“卓家还有家产分吗?”

  “有,还不好,都是一些收场的古董,唐朝的花瓶就好几个,并且宣布破产不代表卓家真没货了,底子还是很厚的,现在卓不凡也要,卓青青也要,凡是姓捉的都去了,哼,一群狼啊。还是我妹子好,给钱都不要。别回头,我换裤头。”

  我哼了一声,连忙扭过头来,还是将微信发给了卓风,“卓风,怎么样?”

  “很好。”他回复的很快,却只有单调的两个字,再没了声音。

  第384章 跟我妈妈很像

  我愣神的看着电话,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复,正犹豫是否继续问的时候陆少将电话抢走,“问屁问,他死不了,你跟我混吃不了亏,洗脸去,哥哥带你去蹦迪。”

  都多大了还蹦迪,我横他一眼。

  他满不在乎,又打了个哈欠,指着我的脸说,“一脸的眼屎。”

  我一怔,连忙去擦,他哈哈大笑,自己先跑去了卫生间。

  可我还是给卓风发了微信,“卓风,我很担心你,你没事吧,叔叔没事了吗?用我过去吗?”我知道我过去了也解决不了问题,可我不想叫他自己一个人扛着这件事。

  “不用,你去玩,我在忙。”

  好吧,总算叫我知道他那边是真的有事情耽搁了。

  我无奈蹙眉,放下电话,也算是放心下来。

  跟着陆少出来之后他直接拉着我去了郊区,看着广场舞,我皱眉。

  “陆哥,你说的就是这个蹦迪吗?”

  “恩,不好吗?强身健体。我跟你说,我最喜欢看那个领舞的阿姨了,跟我妈妈很像。”

  我还想骂他不正经,他说到他妈妈,我就没了言语。

  “陆哥,那我陪你看吧,我可不会跳。”

  “看会儿就走,我今天有事儿,一会儿去公司开会,你跟我一起去,顺便给我看看最近的账目。我总觉得有人坑老子钱,老子还不知道他娘的哪里被坑了。”

  “噗,好吧,正好我也没事。”

  到了公司,才知道这个项目是跟顾程峰一起合作的,顾程峰看我一眼,低下头,我还想跟他打招呼,抬起来的手还是晃,就尴尬的僵硬在半空。

  过了一会儿,顾程峰起身,搬着凳子坐在我身边,靠过来,问我,“好些了吗?”

  我的事,都知道了。

  我点头,勉强笑笑。

  “去我那里吧,我最近都在这边,我哥哥在酒店不回我的住处的,因为李思念跟他分手这件事我哥哥现在很不高兴,谁都不见。”

  李思念到底是爱着卓风的吧,我想。

  “李思念那么爱卓风的,对吧?”

  “我要说不是,你会相信吗?现在李家又开始崛起了,听说了吧,所以李家现在开始扶持是李思念了,李思念要改名字,重振旗鼓,以后还做设计师,摇身一变成为国外知名设计师,厉害吧?这个事我哥哥听了都很意外,卓风也是才知道。这件事卓振东可是一定要进去搀和的,他这辈子都想着给自己洗白,这个机会肯定会好好抓紧的,所以带着李思念去找你这件事李思念可不无辜,但是卓家人也真是够卑鄙的,哎,不说了,生气。我现在担心你。”

  担心我是什么呢,事情已经这样,我还能再坏吗?

  哎,不对。

  我浑身一震,吃惊的看着顾程峰,想到了什么,可我没敢问他,生怕我猜错了什么,可这件事已经在我心口上戳了一个窟窿,叫我浑身发冷。

  坐在陆少身边,我一直低头看着桌面上的笔记本发呆,脑袋里面一团浆糊,开会都说了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叫我去查找他给我的账目了。

  等会议结束,已经黑天了,陆少拉我走。

  我愣神,不小心碰洒了桌子上的杯子。

  “妹子,想什么呢,不饿吗?别管了,碎了就碎了,别人会收拾的。”

  我吃惊的看着地面,弯腰去捡地上的杯子,陆少过来抓我手,“别碰,小心划伤了手。”

  已经迟了,手还是被划伤了,我一点不知道痛,看着血水流出来,就好像我心口上的血水,叫我浑身难耐。

  陆少惊得大叫,拉我就往医院跑。

  在医院里,看到了还没有离开的李白。

  他跟我打招呼,我痴痴的看着他的脸很久才辨认出来,这是,李白?

  “李白,你为什么还在这里,不回国吗?”

  他尴尬的笑笑,自己抓了抓后脑勺说,“我钱不够飞机票,我在打工赚钱。我在这里做护工,正好遇到了你。呀,你的手怎么了?跟我来,我会包扎。”

  “哎?我说小兄弟,我妹子的手是你随便摸的吗,给我松开。”陆少不愿意了,将我拽到了身后,虎视眈眈的看着李白。

  没想到李白比陆少还有高一点,可陆少比他壮士,看着就是有力气的人。李白皮肤白嫩,人还是精瘦,是少年该有的样子。陆少是成熟男人,自然魅力不同。

  我打量了两人一眼,笑了,站在中间,“陆哥,这是我同学,顾程峰的好朋友。李白,这是我哥哥。”

  “……啊,哥哥好,抱歉,我以为你弄伤了卓尔,误会了。”

  陆少仍旧脸色不对,还是点头了,可没有放下戒备,继续拽着我往医院里面走,“我带她去包扎,你忙你的去吧,别耽误了打工,赚飞机票?”

  “噗!”

  我笑看着李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