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93节

  第385章 我们分手吧

  出门却遇到了来这里的卓不凡。

  他手腕上一条痕迹很深的血痕,血水流了一地,身后跟着的护士紧张的脸都变了形。

  “卓不凡,你这是怎么了?”

  “打架了,卓风打的!”他特意强调。

  我大惊,看一眼陆少,跟着卓不凡一起进了包扎室。

  “跟来做什么,你也想打我一顿?”卓不凡满脸不屑。

  陆少皱眉,对我摇头,问他,“别说话阴阳怪气的,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能怎么回事,就是被卓风打了,因为家产的事儿。我不懂了啊,我爸爸将家产都给我,卓风为什么不同意?”

  这个我没有办法说,卓风之前可是不想争抢家里的家产的,突然因为这件事而动手,我也很是意外。

  陆少继续问,“那边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你爸爸不是没事了吗,为什么还要分家产?”

  卓不凡嘶了口气,因为伤口很深,皱眉看了一眼帮忙清理的护士才说,“因为他担心哪一天就被我哥给气死了,所以要立遗嘱。这件事必须要卓家人都在场,当着全家人的面我爸爸将卓风痛骂了一顿。之后我爸爸就说要将全部的家产给我,我才不稀罕,我说我不要。卓风就看着我,也不发表意见,爸爸要签字的时候就问我哥,你到底要不到跟卓尔分手?我哥说不分手。我爸爸就把遗嘱给改了。我叔叔家的人就不同意了,说我是野生的,不配拥有财产。我就跟他打了起来,我哥就把我打了。”

  昂,是为了化解争执,卓风打他也是对的。

  到时候还不想要就不要就是了,没必要跟家里人动手。不过卓风不是只有一个远房叔叔,就是收养了卓不凡的那个,卓青青的父亲吗?

  我不懂的问,“卓风不是没有亲叔叔的吗,只有一个远房叔叔?”

  “嘿,卓尔,要么说你就是蠢,卓家人有今天的底子人口肯定少不了,卓家在海城是只手遮天的家庭,不然你以为我爸爸能这么嚣张吗,那么多人都是哪里来的?我叔叔吧,我也是头一次见,他少了只手,从前为了救我爸爸被人打断之后卸掉了,所以在卓家他不露面也有话语权啊,能够左右我爸爸立遗嘱点事儿,给了我肯定有人有怨言。再说了,我才不稀罕要,我现在挺好。”

  陆少该是知道卓家的情况,只是没有办法跟我详细的说,毕竟我到现在都还不能正式的跟卓家人直接见面,那个从不露面的叔叔我更是见不到的。

  “卓不凡,那卓风呢,他没事吧?”我问。

  “能有什么事儿,我还能还手吗?嘶,好痛,必须缝针吗?就这么包上得了。”

  护士摇头,“必须缝针,打麻药的。”

  卓不凡没有说话,吸了口气,端着手臂看着我,又看看陆少,欲言又止。

  我看两个人不对,肯定是有事情瞒着我,“说吧,到底是什么事儿?”

  “卓风那边回不来,暂时一个月内是回不来的。”卓不凡说。

  陆少没说话,这一次连看我的眼神都没有,那说明,他早就知道了,并且一直拉着我不叫我跟卓风联系,就是知道了这件事,想一直瞒着我。

  一个月回不来,那是在做什么。

  我想,一定很重要吧。

  “要跟李思念结婚吗?”我问。

  “呸,他敢。”陆少急了。

  卓不凡却点头了。

  我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或许是因为我的心早空了吧!

  我竟然还笑了,点头说,“或许这是最好的结果呢。”

  “哎,不是,妹子,你不是吧,这就变心了?”陆少满脸惊讶。

  “或许是吧,如果我可以变心,就好了。”

  一个月不回来,可以做很多事情的,结婚,怀孕,巩固卓家的财产,重振旗鼓,而将我遗忘,很快的,我想。

  跟着他们出来,陆少说要带我去找卓风。

  我没同意,事到如今,我不知道还要争取什么,那边我只能等卓风的宣判,他说继续在一起我就坚持,他说分手我就离开,这是对我们最好的结果。

  卓不凡也坐上我们的车子,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再一次回了会所,卓不凡自己开了房间去睡觉,他说最近都不想回去,叫我上楼等消息,我则被陆少拉去了迪厅。

  白天的时候这里人比较少,女人比男人多,周围的音乐声音也很小,调酒师还没来,桌子上放着的是很多没有来得及刷洗的杯子。

  我随便拿了一只,陆少抢走后扔在一边,啪嗒一声,杯子笨拙的身子在桌面上滚动了两周才停下来,看着我,“……”

  我被看到浑身发毛,还是笑了,“陆哥,我现在很好。”

  “是吗?”

  “真的。”

  “要我说还是亲自去看看他,卓振东那个老不死的用死威胁卓风,卓风那边也不一定就会答应。”

  不一定,可不代表绝对不会啊。

  “陆哥,其实你心里早就有答案了吧?”

  “恩?”陆少挑眉。

  “别装糊涂了,你早就知道了。我跟卓风,不可能的。”

  陆少叹息一声,没有说话。

  有人进了吧台,给了我一杯果汁,我摇头,“给我酒,最烈的。”

  那个人迟疑,看一眼陆少。

  陆少没办法,点点头。

  接过酒水,我喝一口,一点味道都没有,可是酒水下了肚,却发出了一股强烈的刺激味道,呛的我眼泪水往外面冒。

  “妹子,这件事吧,卓风能坚持住的,你等一等,要相信他。”

  我摇头,泪水甩出去,灼烧的却是我的心。

  “陆哥,不用安慰我了,我现在可不是十六七的小孩子,我懂了很多的。”

  “哎……你懂个屁,在我们面前还是小孩子,卓风那边肯定不会答应的。”

  “可你知道吧,一个月啊,一个月可以做很多事情的。”

  “做个屁,卓风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哎,要不这样吧,我豁出去了,给那个老东西下点毒药,制造点意外,死了算了,什么结婚不结婚的,还不是卓风说的算。”

  是啊,一直都是卓风说的算,可我呢,我处于被动,我从来都没有为了自己活过,这样叫我很无助的。

  “陆哥,就算叫卓振东出点什么意外,那动手的人也是我,呵呵!”

  陆少冷笑,“傻了吧?”

  “陆哥,电话呢?”

  “做什么?没带,这里没信号。”

  我才不信,去翻他衣兜,他看着我,没动,只说,“想好了?”

  “恩,想好了。”

  播出电话,对方很久才接,卓风的声音显得很疲倦,有些沙哑,我竟然有些说不出口了。

  良久,那边又重复,“照顾好她,我暂时走不开。”

  我是他女友,是他未婚妻,为什么要别人照顾?

  我吸口气,“卓风,是我。”

  “……卓尔?在哪里,喝酒了吗,声音不对。陆少呢,为什么用他电话?”

  “用我自己电话你会接吗?”上次他回家还故意关了电话躲避我的电话,我一直记得。

  “卓尔,别胡思乱想。我……”

  我打断他,直接说,“我们分手吧!”

  第386章 我想为了自己活一次

  “卓尔,别闹了,这件事很容易解决,我在家里一段时间就回去的。”

  我笑着说,“卓风,不要闹的是你,你别我清楚吧,我们是不会在一起的,并且……卓风,我累了,真的,我不想到死都没跟你结婚生子,即便我们结婚生子了,还是要面对你爸爸的折磨,我真的承受不起了,卓风,放手吧!”

  卓风没吭声,那边很安静,我看一眼电话,时间还在走,吸了口气,最后说,“再见了。”

  挂了电话,我潇洒的将一杯酒喝光,辛辣,整个胸腔都在燃烧。

  我抹掉泪水,笑着问,“陆哥,你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什么话?”陆少的声音有些飘渺。

  “叫我去国外念书。”

  “算。”

  “给我安排吧,冯氏集团那边我会写一份合约给你,你转角给卓风吧,我不会要的,我有哥哥我给我的钱足够了花了,还有,帮我准备一份礼物给卓风,结婚礼物,我要最快的离开这里。”

  “……”

  陆少没吭声,我回头看他一眼,他细长的眼睛里面满是担忧,赤红。

  我笑着继续抹掉脸上的泪水,吸了口鼻涕,“从今往后,我是我,他是他,我终于自由了,真好啊!”

  我仰头低吼,这份痛快却然而了一层悲伤,涂满了伤心的泪水和血水。

  卓风回不来了,即便我提出了分手他仍旧回不来,在面对他父亲的以死相逼上,卓风只能承受。

  学校的事情陆少没有再追问我,已经开始着手在办,我等待的有些急,想直接出去过等,陆少拦着我才没叫我走。

  这天他带我去半出国手续,对方说因为我的身份被人调走了,只能再等等,陆少看我一眼,一点头,“知道了,我去准备新的资料。”

  我的身份资料在卓风手上。

  看吧,这么多年,我还有什么?连我的身份都是他给的呢,想拿就拿,我什么都做不了。

  整整十天,陆少跟我形影不离,偶尔顾程峰会忙完了过来,过来后也不说话,就做我身边安静的看着我,之后又接了个电话无奈的离开。

  分手的第十五天的时候,卓风出现了。

  他来的很匆忙,好像才起床,身上穿着睡衣和拖鞋,手里攥着飞机票,出现在我跟前时候我有些没认出来,他没变,只是眼神很憔悴。

  “卓尔。”

  我站着没动,仔细的将他打量,我想,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他了吧,陆少昨天已经叫人给我做了一份假文件送过去,现在审批合格,在等手续下来了。

  卓风该是知道拦不住我才过来的。

  看着他这样狼狈,我的心很痛。

  可我没哭,甚至在笑,总是帅气干净的他,第一次这样不修边幅的样子,有些好笑。

  笑着笑着,我笑出泪水来,啪嗒一声,落在了他伸过来的手背上。

  我惊得往后面躲,他的手没抓住我,僵在半空。

  我说,“卓风,我们分手了,或者……我从现在开始依旧叫你姐夫比较好。”

  “别闹了卓尔,我这里真的在处理这件事,你等一等好不好?”

  我摇头,“卓风,我们彼此说过无数次不分开,可我们真的能做到不分开吗?不能的,你心里其实早就有了答案,身边的所有人都有了答案,我们能走到今天已经很艰难,难道真的看到你爸爸因为我们的在一起而出点什么意外吗?”

  “不会的,卓尔,我不会叫这件事发生的,你要相信我。”

  “我相信你,我一直都很相信你。可是卓风,我们真的不可能的啊,你爸爸一直都在,即便没有你爸爸还有你的家里人,一直都会阻拦我。你知道吗,我真的太累了,你不累吗?啊?不累吗?不被祝福的我们这样固执的在一起不累吗?我可以接受我们一直不结婚,不生孩子,没有肯定的未来,可你不能剥夺我需要这一切的权利啊。我不是孩子,我需要很多,我不单单只想跟你在一起,我想要的还是安稳的生活和我最爱的人和平生活,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们得不到,你不知道吗?我差点死了,很多次,很多次,我都险些就没命了,我真的怕,怕极了。”

  卓风定定的看着我,泪水在眼圈里面打转,紧紧的咬住薄唇,打量我。

  我声泪俱下,无数次的重复这番话。

  “卓风,到此为止吧,李思念那么爱你,你们会很幸福啊,你会忘记我的,我们本不该在一起,所以……卓风,别来找我了,好吗?别打搅我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生活,好吗?”

  他摇头,固执的攥住我的手,“卓尔,我原谅你的任性,这番话我当做没听到,再等一等我,好吗?”

  我急的大哭,他为什么不能放开我,叫我们都好过?

  这样逼迫我们自己有什么好处呢?真正在一起了又能得到什么?

  一个徐娇娇的死已经叫卓风难以忘记,如果真的逼死了他父亲那我们就会成为最痛恨对方的人,永远都不可以原谅。

  我挣扎的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他固执的还想将我抱住。

  我尖叫,无助的叫声撕破长空。

  挣扎不开的我无力的背对着他,安静了很久才问他,“卓风,你这是想逼死我吗?我们在一起,我会死,被你父亲逼死,你希望看到吗?为了我,分开吧,好吗?这么久以来,我从来没有自己选择过什么,我都听你的安排,我想为了自己活一次。”

  卓风失落的手,就好像突然拿走了我心口上压住伤口的石头,没有了重量,却叫伤口更痛,流血不止。

  我跑进了陆少的公寓,留下卓风一人。

  后来陆少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卓风离开,很久陆少才回来。

  他开了房间的灯,我勉强适应强光,将自己又抱紧了几分。

  陆少坐在我身边,抽出根香烟来,抽完了一根才说话,“他走了,卓振东心脏病犯了,不得不回去。”

  到底还是这样的结果,我认命了,不想挣扎了,就这样吧。

  “恩。”

  “一个星期后你这边的全部手续就可以拿到了,我会送你过去。”

  “恩。”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陆哥,学校可以休学的吧?”

  “恩,可以,最长休学两年,现在也可以办。”

  “那办理休学吧,我想去山区支教。安妮说过,她会选择再一次休学支教一年的,我去找刘薇,我们还有个照应。”

  陆少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一把将我抱住,半晌才无比沉重的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