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94节

  第387章 再笑拍死你

  我现在是没有办法承受繁重的学习的,我觉得我都要废了。

  跟刘薇碰面的时候她就问了我卓风为什么没来,我说分手了,她愣住了,再没提过。

  陆少在山上跟着我们一起住,因为太闲了,他就整天蹲在处厨房守着煮饭阿姨研究吃的。

  第一天端出来的是糊锅的鸡蛋糕,加上一脸的黑。

  第二天端出来的是没做熟的米粥,加上烧坏的白色衬衫。

  第三天端出来的是还能吃有一点咸的打卤面,加上一张满是自豪的脸。

  第四天,他没出来,在厨房惹事了,阿姨骂了他。

  “你别在动我的粮食,那是米饭不是锅巴。”

  我进去的时候就看到陆少委屈的坐在小木凳子啃锅巴,看我进来冲我一摆手,“卓尔,过来吃锅巴。”

  我走进去没看就闻到了糊锅的米饭,一整锅,他烧火少旺了,之后人走了一直没回来,再回来看,就这样了。

  阿姨特别生气,粮食在这里是稀缺的东西,吃都不够,别说浪费了。

  陆少脸皮厚,骂了就骂了,就是看着挺可怜,我放下书本坐在他身边,想安慰,可我没安慰了,自己笑了很长时间。

  陆少啃了一嘴的黑,之后说,“就是大惊小怪,我都叫人买粮食过来了,还骂我。”

  “哈哈哈……”

  我仰头大笑。

  陆少干巴巴的笑笑,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一拍我肩头,“再笑拍死你,跟我出来,有话跟你说。”

  我一路捂着肚子,回头跟阿姨眨眼,阿姨将糊锅的米饭全都刷出来,也跟着笑了,拿着铁勺子跟我摆手。

  我们上了山上,躺在被白天的烈日晒的有些发烫的石头上,仰头看着已经渐渐黑下来的天空,还没有星辰,乌黑乌黑的。

  “李家包下了整个海城的商场,哼,真是一人得道全家升天,简直了,到哪里说理去啊,哎,李思念去了国外念书,订婚的事情被卓风压了下来,但是现在人还是走不开,卓振东进了监护病房,估计活不了多久。”

  这件事彻底的叫卓振东气的在没力气闹了。

  所以,我跟卓风,是在不可能了。

  如果卓振东没事,像陆少的父亲一样身体健康,背后如何搅合都没关系,至少我跟卓风不会悲伤一条人命的罪过。

  可现在……

  我垂头,半晌才勉强提起一口气,答应,“恩。”

  “回头我叫人再去问问,已经叫人去找了国外的专家过去了,卓风说暂时不用,可谁知道呢,万一用得上呢!”

  “我知道了陆哥,我不想听了。”

  “那就不说。啊,顾程峰要过来,还有那个诗人。”

  “恩?什么诗人?”

  “嘶,李白,我就看不上他,你说他那双桃花眼,看谁都放心,我真想揍他。”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将泪水憋了回去,一抹鼻涕,笑着说,“李白是好人,你别老欺负他。”

  “谁欺负了,我上次不没动手吗,这次来说是要跟顾程峰公平竞争,这两个臭小子,就知道监控插针,没有一个好东西。啊,对了,佳佳也过来,我暂时不回去,恩,这里真好,哎,很久没放松了,在这里也不错,就是那个煮饭阿姨老骂我。”

  他委屈的摸了摸鼻子。

  陆少对上了年纪的女人尤其的尊重,这是一种渴望母爱的象征,如果说他母亲还活着,也会像现在这样,他调皮,不管多大了,仍旧吊儿郎当的在母亲面前耍孩子脾气,回头被一通骂,他很是满足的一笑,就忘了。

  煮饭阿姨对他很好,也是因为自己的儿子在外地,年龄跟陆少差不多,所以对陆少多了几分宽容,只是阿姨这几天看着好好的粮食都被陆少糟蹋了,真心疼,实在绷不住了就说了他两句。

  看陆少的样子,很享受。

  “陆哥,你喜欢被阿姨骂啊?”

  “恩,像我妈。”

  “……”

  我心口难受的一缩,也想到了我那个妈妈。

  顾程峰和李白来的时候是五天后,这天下了一点很淡的雪花,在最北方下雪很常见,只是没想到回来的这么快。

  刘薇给我准备好了羽绒服和放冷的东西,可我头一次见到这么早的雪,没穿就跑了出去,躺在地上看着外面的风雪,觉得世界真大,我真渺小,雪很少,我的笑容却很大。

  顾程峰也躺在我身边,李白也来了。

  陆少站在我跟前看着我们三个,低骂,“三个傻逼。”

  “陆哥,能不说脏话吗?”我不高兴的皱眉提醒他。

  他冲我瞪眼,“不能,起来,地上多凉,你一个姑娘家怎么不知道照顾好自己,起来,快点。”

  我被他拽起来,顾程峰和李白也跟着起身,帮我掸落身上的雪花子。

  陆少眼珠子一横,“都滚滚滚,你们来干什么,烦不烦?别想抢走我妹子啊,我妹子多好。你们配不上,走走走。”陆少满脸不愿意。

  顾程峰嬉皮笑脸的不说话,李白一脸的红。

  “顾程峰,李白,你们来做什么啊,不上课的吗?已经开学很久了吧?”

  “恩,十一放假休息,我们就来了。”李白解释说。

  哦,是了,国庆节。

  这个世界在我那里还是很暖和的天气,我经常穿着花裙子,身后跟着的……

  我一怔,这是我来这一头一次突然想起卓风,这份想念就好像疯长的野草,迅速的扩散,霸占了我的全部思维。

  思念犹如潮水的歌词唱的真的台贴切了。

  一旦想起他来,一发不可收拾。

  我红了眼眶,愣神的看着前方。

  雪花越来越大,落在身上有些凉。

  陆少拉着我往回走,告诉我说,“这里学校也放假了,我们去市里逛逛吧,给我家妹子买点衣服穿。你们不要跟着,卧槽,顾程峰你小子,给我滚回去。”

  陆少唠叨了一路,跟着老头子似的,他聒噪起来满是孩子气。

  可是真挺好,和蔼,亲切,叫我想要依靠。

  “陆哥,我这里距离我哥哥很近的吧?”

  “恩,拐过去就是了,你哥现在是大忙人,我前几天没事过去了一次,他在卖鱼,浑身鱼腥,我嫌弃他就走了。他说过几天浴场封水了就过来。”

  这里是哥哥新开的渔场,前期准备的东西很多,所以一直很忙,之前通过电话的,只是没说的太过详细,哥哥一直都说来,可一直都没来,我想去看看他。

  “陆哥,你看到了赵红姐姐吗?”

  陆少摇头,“没瞧见,你哥哥没说啊,你想去看她?”

  “恩。”

  “那我们去了商场回去就过去,顾程峰还有那个湿淫(诗人),你们别跟着。”

  “就不!”顾程峰说。

  “嘶!”陆少气的吸气。

  我哈哈大笑。

  第388章 我要攒钱娶媳妇的

  上次看哥哥是跟着卓风,这一次,我带了三个男人,却都没有他。

  哥哥拉我进去,一直没说话,手上的冻疮很严重,握着我的手很痛。

  “哥哥,你这冻疮多久?”

  “才有的,不碍事,干粗活就是这样。”

  “哥哥,我下次买些药膏给你,应该会好起来的,你别再冻着了。”

  “恩,没事,你坐,坐啊,还有那个顾程峰叫那个小同学也坐,我这里简陋,都才修建好,没什么东西呢,你们别嫌弃。”

  “不嫌弃,我都不想走了,这里看起来真舒服,这是火炕吗,电视上才看到的火炕?”顾程峰新奇的样子眼睛都发亮。

  哥哥笑着点头,那边叫人去烧火,本不是很冷的天,可是因为新房子,必须用火烧将火炕蒸干。

  “哥哥,赵红姐姐呢?”

  “在原来的渔场看着呢,她过段时间也过来。”

  我知道到,哥哥突然说要来这里修建渔场是因为我,他想照顾我。

  “哥哥,叫你担心了,其实我没事的。”

  “说什么傻话,哥哥给你拿好吃的去。”

  “恩。”

  哥哥好像瘦了很多,不过比以前更强壮了,走路有些驼背,他经常玩要干活,不知道是不是伤到了腰。

  “陆哥,咱们买的东西呢,都拿出来一起吃了吧?”

  陆少哼了一鼻子,“不行,那是回去给阿姨的,咱们吃的了我回去挨骂的,不愿意。”

  “噗,好,那把别的东西先冻上,不然就坏了。”

  “没事,车里有冰箱。”

  小气鬼。

  我冲他哼了一鼻子,他不在乎的笑笑,才说,“成啊,顾程峰,你去拿吧,想吃什么拿什么,回头我找肖老大报销。”

  “陆哥,你真抠门。”

  “我要攒钱娶媳妇的,多费钱啊。”

  “德行。”

  陆少冲我瞪眼,“别没大没小的,好好等着吃零食,我出去看看去。”

  陆少出去了,房间里面只有我们三个,李白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坐我身边,像一只温顺的猫,他一直都很安静,话不多,笑起来很甜,很会照顾人,如果谁跟他在一起了,一定非常恩爱。

  顾程峰是吊儿郎当,不过不如陆少的痞气重,或许是因为混血的原因,痞气起来特别帅气,充满了魅力,可我对他还是不感冒,我想有些人是注定了要做一辈子朋友的。

  “顾程峰,你们后天跟着佳佳过来的车子回去吧,好不?我在这里是支教当老师,可不是上山下乡享清福的。”

  “不走,还没开学,我公司没事。叫李白回去吧,他爸爸在这边,肯定需要他过去看看。”

  李白点头,想了想,又摇头,“我不想走。”

  “得了,不想走也得走,别乱搀和,这边的事你不懂。”

  李白懵懂的点头,“恩,也好,我回去了再回来。”

  我扶额,这怎么就赶不走了呢?

  没多会儿肖老大和陆少一起进来了,陆少手里拿了个小布包裹,放在手里把玩,看我一眼,笑了,问我,“卓尔,给你介绍个男友,要不要?”

  这叫什么话,男友是要不要就行的?再说了,我还不想找。

  “陆哥,我暂时不想找呢,我想自己待一段时间。”

  “那可别后悔啊,我这有个很好的人选。”陆少神神秘秘的,一脸的兴奋。

  顾程峰不愿意了,“陆哥,你别乱开玩笑了,我可不愿意啊。”

  “去去去,没你什么事,卓尔要是喜欢你,早就跟你在一起了,蠢不蠢?”

  陆少说话可是一直不给别人留面子的,尤其是顾程峰,他总说顾程峰这孩子没出息,看着就是烂泥扶不上墙,跟他一样。

  我说你们就是惺惺相惜,应该做好基友。

  他哈哈大笑,之后说我没大没小。

  顾程峰吃了瘪,脸色不是很好,但是没吭声。

  我哥哥出来打圆场,“别说了,我们先吃饭,喝点酒,我很久没喝了。”

  我也兴奋起来,“我也要喝。”

  我酒量见长的,喝好几瓶都没事。

  几个人同时愣神的看着我,那眼神,无疑在说,“你别了吧!”

  “我就喝,我不会闹事的,放心吧!”我向他们保证。

  酒桌上,陆少给我一只灌装的啤酒,他们则喝着白酒。

  李白喝完了一口,倒地上了。

  我们愣了好一会儿才将他扶起来,这孩子不会喝酒还不吭声。

  只剩下我们几个人,一时间气氛有些怪异。

  那边陆少将之前手里拿着的布包放在我身边,“打开看看,你一直想要的。”

  我盯着布包的大致轮廓看了一会儿,似乎明白了。

  “哥哥,这个东西帮我还给他吧,不需要了。”

  哥哥恩了一声,吸口香烟才说,“抽水清晰鱼塘的时候发现的,当时工人们还说怎么大块玻璃能值多少钱,我就知道了是你的戒指,当时赵红就说邮寄给你,我不放心,本打算你们下次过去了再给也不迟,反正都订婚了,不在乎这几天,没想到……”

  没想到我跟卓风分手了。

  而我,像一只鸵鸟,躲避伤痛,跑到了最北方。

  为将东西退给陆少,“你们谁给他都行,这个东西已经不属于我了。”

  “我给。”陆少一把揣在兜里面,拍了拍,吊儿郎当的说,“还能卖个好价钱。”

  “随便了。”我无所谓的说。

  管他意义多么重大不一般,都过去了,人都不能在一起,还讲究那么意义做什么呢?

  “喝酒喝酒。”陆少拍我肩头。

  我点头,举着酒罐子,“喝酒。”

  酒过三巡,我也有些醉了,抹了把泪,举着酒杯挨个碰,“陆哥,谢谢你这两个月的陪伴,我很好,谢谢你。我先干为敬。”

  一灌酒下肚,我再开了一罐,撞到我哥哥的酒杯上,“哥哥,我谢谢你对妹妹我这么照顾,从前端事情不再提,那时候不懂事,我太任性,谢谢哥哥给我的亲情,叫我不再孤单。我先干为敬。”

  再开一罐,我举着罐子在顾程峰那里,他红着眼睛看着我,没吭声。

  我笑了,泪水流了下来,“顾程峰,对不起,我不能谢你,一直我对你只有抱歉,如果我当初懂得多,我一定不会选择伤害你,真的很对不起。你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好吗?我不想看着你难过,回去告诉李白,感情不是一头火热,所以我给不了你们任何回赠,对不起。这一罐子酒下肚,我们从此只做朋友。”

  我仰头要喝,他抓我手,赤红着眼睛看我,半晌才说,“卓尔,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我笑着,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