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96节

  第391章 别拒绝我

  “佳佳,我想出去透透气,你帮我收拾吧!”

  我慌张的出来,外面,凛冽的寒风吹在脸上,刺骨的痛,刀子一样的割裂开我的皮肤。

  卓风如何做,怎么做,我阻拦不了,可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了,再也不能了。

  卓振东活着,早晚都会阻挠我们,卓振东死了,即便不阻拦,我们在一起也无法做到一点不介意,这根刺,深深的刺进了心口,再也拔不出去。

  我深吸口气,全身都冷了起来。

  身后,一件宽大的衣服披在我身上,还带着体温,我愣了一下回头,是卓风。

  我尴尬的躲开,“姐夫。”

  “怎么站在这里?”

  “出来透透气,煤的味道很呛人。”

  “恩,所以我叫人过几天将这里的煤气全都换空调,那边放一些太阳能的发电机,这样这里就不会断电了,山下的村子也可以供应的,尤其是学校,可以做到一天都有电,你看好吗?”

  他都决定的事情我说不好也来不及了。

  “恩,挺好。”

  “出国的费用都准备好了啊?”

  我点点头。

  “那就好,我会送你过去,陆少那边经常有事情要忙,年底了要结算,赌场的事情也很多,走不开,所以我和佳佳一起送你。”

  我无奈蹙眉,想拒绝。

  他却说,“别拒绝我,我现在只能做这些。”

  “……”

  心口猛然痛了一下,才温暖起来的身体又冰冷了起来。

  “进去吧,这里是风口,你会感冒的。”

  “我还想出去走一走,学校还有学生在。”

  “我陪你去,你等那件衣服,你站在这里等。”

  他习惯性的伸手要拽我,我惊得往后面躲开,他一怔,一点头,转身走开了。

  我注意到了他脸上一闪即使的不快和悲伤,只是片刻,瞬间消失。声音从我身后传过来,“别任性,我接受分手,可我们还是一家人。”

  他一会儿就拿了两件衣服出来,一件事羽绒服,一件事大衣,我穿上羽绒衣,将身后的大衣还给他,他穿上后,另外一件大衣还是给了我,说,“都穿上,非常冷淡,你身子凉,需要多做保暖。”

  我迟疑着,手指相触,不自然的缩了回来,他将大衣在一起披在我身上,指着前边的路说,“天快黑了,早去早回。”

  “……哦。”

  路上风很大,我们走的很吃力,顶着风,我眼睛都睁不开,一段平常觉得很短暂的路这一次竟然走了很久,到了学校大门口,风小了些我才呼吸过来。

  敲打学校的铁门,里面的校长跑出来,身后跟着但是穿成了球一样的小孩子们。

  “老师,卓尔老师,你怎么来了,卓尔老师。”孩子们奔向我,一个个冻的红肿的脸蛋上却挂着笑脸,眼巴巴的仰头看我。

  我笑着捏她们的脸,知道身上的衣服都是卓风带过来的,可能是将这一种牌子的带小号定做了个一遍,就没考虑到颜色,只有红色和黑色两种,黑色是男生,红色是女生,分开站着,活像可爱的洋娃娃。

  我牵着她们的手,冰凉,“哎呀,这么冷,快进去,冻坏了吧?”

  校长见了卓风一直在说感谢的话,他是村支部书记,因为是独身,后来有人在山上盖了学校,他就自己搬来这里照顾孩子们,比之前的那个老校长年轻,看起来也只有四十来岁,能说会道,一条腿有些问题,走路很跛。

  卓风一直在笑着应答,说了之前要改善这里的决定,校长激动地半晌没说话,而后哭了出来。

  两个人去了校长的宿舍,我领着孩子们去了他们住的小房间。

  地上放了两张床,是双人床,男生女生分开睡,中间是煤炉,里面正烧的很旺,可是因为房子没盖好,四处漏风,外面定了很多层的塑料布,风很大,吹得周围哗啦啦的响。

  孩子们都眼巴巴的围坐在我身边,还有个小丫头递给我水喝。

  “老师,喝水。”

  我高兴坏了。

  她们都很可爱,学习很用功,尽管现在很多知识她们还不太懂,我相信时间久了会明白,将来都会成为刘薇那样的人,考出大山,好好发展,有能力之后尽微薄之力。

  “这里冷不冷,夜里睡觉会不会害怕?”我问她们。

  “冷,不害怕。”

  孩子们不会撒谎,说冷是肯定的,煤矿有限,也还都是村里的百姓们捐的,所以要省着用,不害怕是因为她们已经习惯了自己滋生自立,自己做饭,洗脸刷牙,没有父母照顾,没有亲人的孩子早当家。

  “是不是房子漏风?谁知道这里哪里放着塑料布,我再去在最外面封一层,那里已经被风吹来了,是不是?”我指着面前最大的一扇窗户问她们,孩子们都跟着我的视线看过去,纷纷摇头,一脸茫然。

  “老师,你冷不冷?这件衣服好看。”

  小姑娘爱美,自然看到了漂亮的东西就喜欢。

  我笑着说,“老师不冷,穿了两件衣服自然不冷,你们等着,老师去给外面整理好就回来,你们不要乱走,里这扇窗户远一些,知道了吗?”

  “知道了老师。”

  孩子们都纷纷给我让开路,小小的个头,包成了球,眼巴巴的看着我。

  我笑着跟她们交代不要乱动,出来找锤子。

  孩子们的宿舍正好在正北方,这边没有墙壁遮挡,后面还有两排枯树,正好是封口,再厚的塑料布也难以贴服。

  我察看了一圈,最后在房子后面看到了门板,想着将这个抬进去,挡在窗户边上会好一些,可我抬不动。

  这里冻土很厉害,木板下边是之前下的一层血水,连着木板,冻在了地上,我移动不开,大力气撬的话还担心木板太脆撬坏了。

  正琢磨要怎么做的时候,卓风出来了。

  他紧张的向我走来,抓我手往亚怀里塞,满脸担忧,“冻手,做什么?进去说,怎么出来了?”

  我将手从他怀里拿出来,尴尬的笑笑,“我想将这块木板搬进去挡住这边的窗户,孩子们房间里面很冷的。”

  卓风看一眼,对我点头,仍然拽住我手,用了力气拉我往里面走,“进去说,我一会儿过来扳,你怎么不穿衣服,外面的衣服呢?”

  啊?我穿着呢。

  我低头一瞧,糟了,那是风衣,只有一颗扣子的,估计是太大,我穿的也太厚了,外面风一吹,衣服被吹走,我完全没知觉。

  我茫然四周的看,最后在远处的那棵枯树上看到了,转身就往那边走,“我去拿,吹飞了。”

  第392章 坠河

  卓风回头拉我,没拉住,我只顾着那件衣服,那件事我给他买的生日礼物的衣服。

  我追过去,衣服被风吹得呼啦啦的响,我跳着脚也够不到。

  卓风拉我在身后,“回去,不要了,这样很危险。”

  我就想着这件衣服很重要,他每次过冬都穿,衣服很便宜,是我第一次在杜飞的酒吧打工赚的工资,后来出事,冬日严寒,我在附近商场买给他的生日礼物,他的生日向来马马虎虎的过,有些时候要不是我提醒他都忘记了。

  这件衣服对我也很重要,是我这辈子送他的第一件礼物,多重要啊,不能丢。

  我们之间还剩下什么了,除了一些东西,好像也抓不到。

  我拼了命的想要跳上去将衣服摘下来,卓风就在身后拽我。

  “卓尔,卓尔,听话,你站着,我去拿,听话。”

  我大口喘息的停下来,回头看他,重重点头说,“拿下来,别撕坏了。”

  “好!”

  他按住我肩头,叫我站在另一侧,背过风去我才知道他拽着我是因为树的下边是很深的沟壑,下边是断崖,看着不是很高,可下边是冻土,之后不远处是冻河,掉进去了人就彻底完蛋了。

  我也紧张起来,不敢去打搅他。

  他伸手还是很好,该是没有松懈锻炼,手长脚长,抓着一根树枝将衣服拉下来一条边,跳着脚往上面抖,一下一下,我的全部视线都放在了他手里的衣服上,全然没注意到他的身体正一点点的偏离,接近了断崖。

  当他扯了衣服下来,转身看向我,脸上正慢慢放大的笑,跟着就因为脚下落空,变得惊讶,我的嚎叫和我的身体飞快的冲了过去。

  却因为路滑,我们同时落空。

  很久,脑袋放空,跟着是咣当一声,我跌落在了地上,浑身都痛,半个身子失去了知觉,身边却没有卓风的身影。

  我慌了,转身四周寻找,卓风因为身体比我重,落下去更远,直接滚了下去,而我却因为在落下来的时候被他推了一下,落在了中间的断层上。

  我尖叫着,不顾一起的往下冲。

  脚下失控,一路上听到我的尖叫和我心跳的雷鸣,眼看着他坠入河水,没入了身影。

  “啊……卓风。”

  我一面脱衣服一面往下跑,终于看到冰层下边流动的他,一路用双膝砸坏冰块拽他,却因为他太重,我的手也被冻僵几次失手。

  眼看着前边河流湍急,我也跳了进去,猛然的刺骨严寒惊得我一口气险些没上来,很久才在水里面摆动四肢。

  水流很清澈,可我没看到他,把头钻出来看着空旷而又安静的四周,我慌张急了。

  “卓风!”

  上面是看不到的,我只能继续下潜。

  越往下水就没有那么凉了,适应了水里面的温度,我开始快速的涌动,在前边的不远处看到了漂浮起来的他的衣服。

  我抓着衣服过去,没有人,四周水也变得浑浊。

  好在,我找到了他,他正在下沉。

  我又把头向上深吸口气,继续下沉,借助头顶上的冰层继续下潜,一路俯冲,拽住了他的手腕。

  他昏死了过去,我身体因为水流的阻力变得更加难以扭动,我艰难的又是托又是拽。

  哗啦一声钻出水面的那一刻,瞬间世界都安静了。

  我脱去了他的衣服,肩头顶住他的全身将他送了上去。

  好在,佳佳发现了我们很久没回去,及时出来找,看到了河边上的衣服,这会儿也带着人赶过来,不然我早就因为体力不支,沉入了水底了。

  上了岸,我冷的嘴唇乱颤,话语不清,只看着卓风被抬到了岸边一下又一下的进行复苏和呼吸。

  可是,卓风始终都没有反应。

  我急坏了,也过去帮忙,用尽了力气敲打他的胸口,突然,“啊……”卓风闷声叫了出来,吐出一口冰水,连续咳嗽,我们都松了口气。

  回去后,我发了高烧,卓风倒是没事,就是因为呛了冷水肺部感染,他叫来了医疗队伍,正好可以给村子里的人义诊,顺便给我们看病。

  我们躺在两张床上,我被高烧烧的迷迷糊糊,偶尔睁开眼看看他,他就在我身边,一直面对着我,有些时候在打电话,有些时候在看书,有些时候就那么看着我。

  三天后,我高烧终于好转,他也彻底痊愈。

  我勉强能说出话来,声音粗哑,“卓风,对不起。”

  “怎么?”

  他正低头剥桔子,抬头看我,眼睛很亮。

  “那件衣服还是毁了,是吗?”

  “没有。”

  他指着窗户边上的衣服架子说,“坏了一个窟窿,还能穿,回去修补一下就好。”

  “……”我失落的偷偷吸口气。

  他递给我桔子说,“不叫姐夫了?”

  昂?

  我咬着桔子愣了一会儿,尴尬的咕噜一声吞了桔子,刚才有些情绪失控,“对不起,姐夫。”

  他倒是没在意,继续说,“这里要进行修建,因为都在室内,所以不会因为天气受影响,但是这样的话就没有办法叫我们居住了,所以……”

  所以他要走了,要跟我分开了,或许真的是我出国前的最后一次见面了。

  我之前义正言辞的说不在乎,现在却不知道为何如此难过。

  他又将一块桔子赛我嘴里面,随手捏我脸,“我们一起回去,你和我,这里暂时不能住人的。”

  我大松了一口气,却又在松口气之后觉得心里无比空旷起来,我在害怕和担心什么?

  “那个……”我支支吾吾,没说出个所以然。

  “回去后住家里,陆少那边暂时没人照顾你,你出去了我也不放心。”

  “……”

  所以,兜兜转转,分分合合,我们再一次回到原点。

  我是徐娇娇雇来的代孕妹子,他是我的姐夫。

  到了家里,他将东西放下,叫我先上去休息,他则接了一个电话就走了。

  我一个人站在三楼的楼梯口,看着两个房间,迟疑,是睡之前的那个房间还是睡另外一个房间?

  或者,都不去了吧,二楼的房间至今还没有人住过。

  我挑选了靠近南边窗户的二楼大房间,里面依旧一尘不染,整理的很干净,只是这里,充满了陌生。

  我躺在床上,抱着熊猫,吹着空调,心里却冷如冰雕。

  “卓风?”

  楼下,传来了开门声。

  “卓风?”

  我浑身一跳,进来的是李思念。

  她有家里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