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97节

  第393章 你会后悔的

  “卓风,我听说你回来了就过来看看你,卓风?不在家吗?”

  我想躲起来,可能躲到哪里去,只能去面对啊。

  “思念姐姐,我在这里。”我开门出去,看到李思念提着大包小包的站在楼下,仰头看我,满脸惊讶,跟着就笑了,“原来卓尔在家,卓风呢?”

  “出去了,你找他有事就打电话吧。”

  李思念放下东西后坐在了沙发上,脱了鞋子,自己开始翻找袋子里面的东西,翻出一瓶子水出来,自己拧开喝了,之后说,“不用,我就是过来看看,既然出去忙了就不能打搅,最近他很忙的。对了,你不是在山区支教的吗,回来后还去吗?”

  “不去了,那边也过年放假,在装修房子,没地方住的,所以我们都回来了。”

  刘薇的老家就在山下的村子,自然是不用跟我们一起的,不过她说来年开学后也回学校了,所以学校那边全都交给新来的老师,她代替村子里面的孩子感谢我给了他们好的居住条件和义诊,叫我在家里好好休息,开学后见。

  跟刘薇之间没有那么亲近,她总觉得自己是穷人家的孩子矮人一等,可我不也是穷人出身吗,我只是遇到了好人而已。

  李思念见我走神,笑着继续问我,“在北方好吗,很冷的吧,看你又黑又瘦的,好像又恢复了从前的样子,回来后可不能乱走了,在家里好好调养身体。”

  我勉强笑笑,“我知道,思念姐姐,我才回来,现在很累,你自己坐着等他吧,好吗?”

  “去吧去吧,我等着就是了,不打搅你。”

  李思念风情万种的对我摆手,脸上的笑容比从前更加多了,自从这件事后,李思念变了很多,不是好,而是更坏,从她眼神就能看出来。

  我想,早点离开这边的是是非非,对我是一种好处吧!

  抱着熊猫,我睡得有些沉,脑袋混混噩噩的,起来的时候外面的天都黑了。

  隔着房门,知道外面亮着灯,一条白光从外面扯进来,照在地摊上,留下一条细线。

  外面很安静,我出去瞧,正好看到李思念和卓风对坐在客厅里,两个人都没说话,桌面上放着红酒,已经喝了大半,没有菜,就那么喝,光线湖南,照的俩个人的身影,有些模糊。

  我往下走,才走到楼梯口,听李思念说,“这件事你就真的这么决定了吗?”

  “卓风很久才回应,“恩!”

  “你会后悔的。”李思念的语气满是幽怨。

  “不会。”卓风坚定的回答。

  “是吗,呵呵……那个丫头为什么就能虏获你的心?卓风,你喜欢她什么啊?”

  李思念有些醉了,猛喝了一口,放下被子,窝进沙发里面,笑呵呵的。

  “都喜欢。”卓风的声音很低沉,像是开了我心口上的锁的钥匙,敲打在我脚边,叫我立刻停住了脚步,躲在阴影下。

  “呵呵,真是有趣,如果徐娇娇知道了你从一开始喜欢的人就是卓尔,那她会不会死的不安宁?”

  卓风最是不想提起徐娇娇的,她的死造成了我们很长时间都自我责备,对我们打击都不小。

  “或许吧,无所谓了,只要卓尔过的好,我怎么样都行。只是你……”卓风也放下了杯子,吸口气才说,“你该走了,我这里不欢迎你的,不要再来,还有,将你偷偷拿走的钥匙还给我,我不管你从卓尔那都偷拿了什么,现在都交出来。”

  李思念偷我的东西了吗?我正低头翻找,我从来不喜欢佩戴东西,钥匙也有一只,不过后来去支教的时候就留在的书包里面。

  李思念要是能偷走的话也必须来这里拿才行啊,哎呀,糟了,我的书包里面还有安妮给我的镯子,其余的都不重要。

  我紧张起来。

  “只有钥匙,你以为我会拿走什么?户口本?哈哈……卓尔很聪明,将你的保险柜换了密码,我猜了很多次都不会,你们的生日,相识的日子,订婚的日子,任何日子都不对,我很奇怪。不过钥匙吗?呵呵,给你就是了。你赶我走也可以,可我不想走,再有,你问问你家里人,希望我走吗?”

  真是无耻。

  从前李思念这样我会以为她是痴情,为了自己心爱的人懂得付出,现在觉得她这么做就是不要脸,利用自己的身份和有利条件做一些叫人无法接受的事情,真的是可耻了。

  卓风也有些激动,“我说最后一次,东西交出来,你就可以滚,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次谈话已经结束,你想用你的身份压我们卓家可以,我奉陪,可你别想在卓尔身上下手,如果被我发现了,你该知道你的后果会是什么样?我能还你一条命,也能要你一条命。”

  卓风的表情隐藏在阴影下,看不大真切,可身上散发着逼人的冷,令人害怕。

  李思念没吭声,依旧自己倒满了酒,端着酒杯,翘着二郎腿,很是惬意。

  “李思念,你别挑战我的底线,我说过很多次,对付我可以,别冲卓尔来,你该知道她对我有多重要。”

  李思念仍旧不在意,有些慵懒的说,“可你们已经分手了。”

  “是,我尊重她的想法。并且这件事跟你没关系。我不管你在我父亲那边如何挑拨,都别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你可以滚了。”

  卓风怒的起身,提着酒瓶子,一弯腰,抢走了李思念手里的酒杯,转身全都扔进了垃圾桶,再回来,将李思念身边的各种袋子也都提了起来,随手扔出了门外,开了门,等在门口,冷声对李思念说,“滚出去。”

  李思念哼了一声,提上鞋子,将钥匙和一个布包扔在了桌上,摇晃着起身往外面走,站在门口,距离卓风一步之遥的地方,扶着墙壁,细长的手指好像蛇一样勾扯卓风的下巴。

  卓风暴怒,低吼,“滚。”拉着李思念将他推出去,碰一声巨响,关紧了房门。

  整个房间彻底安静了。

  他朝着客厅走,点燃了香烟,“下来吧,想听我都会告诉你,躲着做什么?”

  我一愣,不自然的从角落阴影下站起身来。

  “姐,姐夫,对不起。”

  “过来。”

  “哦。”

  我蹑手蹑脚的下楼,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卓风对身边的女人这么发脾气的,该是已经忍无可忍。

  “姐夫,我,我没偷听,就是不想打搅你们。”

  “没关系。东西看看坏了没有,坏了我会叫她赔偿。”

  我看一眼那个布包,知道李思念偷走的是什么了,上次我跟卓风订婚,卓不凡从家里偷来的古董,是一个手串珠子,我一直都没戴,当时随手就放进了书包,再没想起来还有这个。

  东西没坏,钥匙也完好无损,只是我好奇,李思念什么进的书房,翻找我书包呢?

  不等我发问,卓风直接说……

  第384章 她的杯子里面有药

  “你离开后我一直不在家,东边的窗子被敲碎了,东西没丢,翻得很乱。今天李思念进来我就知道了,偷东西的是她。幸好你在家……”

  恩?

  我诧异挑眉,他这话没说完。

  他吸口烟,指了指垃圾桶里面的杯子,李思念用的那只杯子上还有口红印子,他说,“她的杯子里面有药。”

  真卑鄙。

  所以卓风看到李思念进来后就已经知道了一切,李思念想要得到卓风,可是什么办法都用的。

  “那以后怎么办?不见她了?”我追问。

  “生意上迫不得已,平时不会了。她如果联系你,就跟我说,我来解决。”

  “恩。”

  我重重点头。

  跟着,我们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奇怪。

  坐在我面前的卓风叫我有种疏离,好像跟我从前认识的卓风大不相同。

  我正仔细的打量他,他熄灭了香烟,问我,“饿了吧,想吃什么?家里好像东西还不少。”

  “哦,哦,随便啊,恩,姐夫,我来做吧!”

  “坐着别动,我来做,一会儿就好。”

  他没少喝,身上满是酒气,刺鼻。

  我看着他的背影,很是心痛。

  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们仍旧话很少,偶尔我偷偷的抬头看他,发现他吃的也不是很认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尴尬的气氛从毛系统冒出来,布满了整个饭厅。

  吃完后我起身去收拾,抓着盘子的手相碰,我惊的锁了手,他端走了盘子,告诉我说,“别睡在二楼,没有人住过,灰尘很大,还是住三楼吧,我在一楼睡,不会打搅到你的。”

  “……可是,一楼的房间也很久没有人睡了,灰尘也很大。”

  “恩,我要忙工作,上去吧,我来收拾。”

  我尴尬的站着,想帮忙,可看着他的身影我就没了勇气上前。想离开,可我又不想跟他说说话打破这份尴尬。

  说来我们的关系真是的叫人接受不了的。

  之前是姐夫小姨子,之后是兄妹,后来变成恋人,现在变成最熟悉的陌生,里面还夹着兄妹的幌子,所以我留在这里,只能注定了我们之间的尴尬相处。

  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简直要把我烦透了。

  趴在三楼熟悉的床上,我左右睡着,这里充满了他的味道。

  凌晨一点,我起来去卫生间,又出来接水喝,看到一楼书房仍旧亮着的灯,他还是没睡。

  从前卓风就经常晚睡,很多时候忙到深夜直接趴在桌子上睡,后来才会累的进了医院。

  我担心他,敲开了书房的房门,里面却没动静,他睡着了,躺在书房的角落哪只宽大的沙发上,歪着头,睡得很不舒服。

  我低头看他,仔细的打量,每一个毛细孔我都熟悉,甚至记得他身上的所有的黑痣的位置,可是……

  哎!

  我深吸口气,轻轻推他,“姐夫,去房间睡吧,在这里睡不舒服的。”

  他晃了一下身子,猛然坐起来,看了我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我梦到你出事了。”

  我经常出事,他从前好像也没有梦到过,还是说梦到了没有跟我说过?刚才他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悲伤,我的离开叫我们都不好过,尤其现在还要面对彼此。

  我勉强叫自己镇定下来,“我没事,你,你回房间睡吧。”

  “好,你怎么下楼来了?”

  “我起来喝水,看到你房间的灯亮着就过来看看,姐夫你去房间睡,这里很冷的。”

  卓风的点头,掀开身上的毯子,起身又坐在了桌子前,交代我说,“快去睡,我还有些共工作要做。”

  我呆呆的看着他,无可奈何。

  “那我陪你。”

  “听话,你回去休息。”

  “不要。”他不休息我也不去,不然他不知道要在这里忙到什么时候,身体才恢复过来,再折腾坏了就糟糕了。

  “……好吧!”他为难的点头,合并上文件往外面走,路过我身边的时候习惯拉住了我的手,“走吧。”

  我愣住了,看着被他抓着的手,想挣扎,却发现丝毫力气没有。我清楚的知道我们这样子不清不楚的坏处,不管对我还是对他都不是一个好的结果,所以,我必须离开这里。

  不管去哪里住,我们都需要彼此的空间,才能叫自己镇定下来,习惯以后的身份。

  或者,越有越远。

  “你等等我,鲜奶还有,我去热了,你喝完再上去。”

  “哦,好。”

  他拉着我去了饭厅坐着,依靠在椅子里面我歪头看着他认真的样子,越发都不忍心离开。

  他端着温热的牛奶坐在我对面,自己的面前也有一杯,喝了一口,尝了尝才对我说,“味道还不错的,喝吧,不是很烫。”

  “姐夫。”

  “恩?”

  “我觉得,我们分开比较好。”

  他没说话,只好看的眼睛看着我,看的我浑身发毛。

  默了很久他才说话,“现在已经分开了。你叫我姐夫。”

  我摇头,他在避重就轻,他这话的意思是不想我走的,可我必须走,这份尴尬叫我们都很不好过。

  “是,可我们需要彼此的空间,不能再在一起生活才对,你懂我的意思吗?”

  “不懂。”

  他懂,他比我都懂的多了,为什么不正视这个问题,难道搅合在一起不清不楚的就高兴了?

  “姐夫,你有你的生活,我也有我的生活,分开对我们都好。”

  “不好。”

  我泄气的看他,无可奈何。

  “卓尔。”

  “恩?”

  “分开住不代表你会忘掉我。”

  额!

  这一点我承认,可至少给我自己一个可以放掉他的机会,一直住在一起,我更加忘不掉。既然选择了分开,我就要过自己的生活,尤其是在我内心之中,我也想看到他生活幸福,有一个圆满的家庭。

  可现在我们这样算什么呢?

  “姐夫,我想忘掉你。”

  “我不允许。尤其,我也忘不掉你。”

  他仰头将牛奶喝光,回头将杯子放进水池,没有刷,依靠在水池边上打量我,跟着笑了,“早点喝了去睡觉吧,记得关灯。”

  “……”

  我心里咆哮,呐喊,我们现在这样什么呢?不清不楚,不明不白。

  现在很多夫妻都是选择离婚不离家,因为高价的住房和无法承认彼此的对方的抚养费,导致不得已继续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抚养共同的孩子,这样不是害了对方吗?难道我跟卓风之间也要互相伤害?

  我不,我不能叫做这样的事情发生。

  明天我就去搬去酒店住,直到年后出国前,再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