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98节

  第395章 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隔日一早,我起来去了学校办理最后的相关手续,顺便看望我的舍友们。

  才进门,谢晶晶的身影就扑了过来,“卓尔。”

  “晶晶,吓我一跳。”

  “卓尔,你可回来了,是来看我们的还是打算这就走了?”谢晶晶抹脸上的泪。

  我笑着说,“都是。来办手续的,顺便看看你们。你们后天不是也放假了吗?”

  “恩,放假了。卓尔,你走了我在学校就没朋友了。”晶晶哭的鼻涕泡泡都跑出来。

  我也含着泪水发笑,抱着她,“我们常联系啊,我会经常给你打骚扰电话的。”

  “丑女人,说走就走,招呼都没有打,害的我伤心了好久,后来刘薇回来说你在支教,我还想去找你呢,她说你打算出国我才知道,你都不告诉我。”

  我跟卓风分手的事儿也很突然,她们还都不知道。

  “我就是临时决定,你也知道我的性格了,就是喜欢打突然袭击,好了,别哭了,其余的人呢,我想叫我们宿舍的人都聚一聚呢。”

  “哦,张欣这学期就没来,好像是家里有事情吧,也听说要出国了,李阳去买饭了,现在宿舍只有我们三个。哦,刘薇也回来了,寒假不走的,好像是在补习,她要跟我们一起继续读,不留级的。”

  只要通过了考试,刘薇就可以继续读,不会浪费一年的时间。

  我含泪看着宿舍,这里是新宿舍,我还没来住过就因为跟卓风事情突然离开了。所以,我想回味一下安妮都不能,只能看着这个陌生的宿舍,心里发空。

  “那我们去找刘薇,等李阳回来一起聚一聚吧,别叫她买食堂的饭菜了,我们出去吃。”

  “成!”

  晚上,我将地点定在了距离学校比较近的酒店,相机到齐了之后,大家落座。

  看着桌子上的我们四个,一时之间都没说话。

  “卓尔,你真的要走了吗?”李阳还有些不敢相信的问。

  我点头。

  “哎,我们这个几个人越来越少了。”李阳很是感慨的说。

  “是啊,卓尔,你走了之后我们都觉得特别没意思,之前张欣也是不常回来的,所以跟她关系不是很近,后来张欣也走了,哎,我们才知道宿舍多冷清,过段时间不知道又有谁会搬进来,想想挺伤感的。”

  大学期间的生活会是所有人生命中最难忘的一段时光,尤其是才相聚在一起的大一的那一年。

  那一年啊,发生了很多事。

  我们都陷入了安静,回想当时的事情,记忆就好像大开的闸门,将我们全部淹没,纷纷低声哭着,低头喝闷酒。

  这顿饭吃到半夜,卓风打电话过来问我在哪里,我不知道是不是告诉了他,只记得身边的谢晶晶嘲笑我说都快结婚了还叫姐夫,不觉得怪吗?

  我傻笑了一阵,趴在桌子上闷声哭,心里的难过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聚散离多,在人生中成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一次的相聚都代表着每一次的分离,去不知道,我这一次分离不知道是不是一辈子。

  我想过,在国外,我不回来,想要忘掉卓风需要用我一辈子的时间的话我就甘愿用一辈子,如果可以,我甘之如饴,只要他过得好。

  我们这样牵绊,对彼此都是折磨。

  分开后,我被卓风抱着上了车,李哥送她们回宿舍。

  卓风开着,我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脑子很清醒,可眼睛看不大清楚,外面灯光昏暗,影影绰绰,叫我无法辨认来去的方向。

  卓风时而跟我说话,嘱咐我坐好,问我是不是想吐,我都没理会他。

  到了地方,我看着着富丽堂皇的别墅,充满了害怕,我不想进去。

  “卓风,送我去酒店。”我说。

  他下车的动作停了下来,转身又做了上来,深吸口气的问我,“想做什么?”

  “我们不该这样的,做了情侣之后还要表现的彼此之间什么都没发生吗?”

  “不是,发生过,很多。”卓风语气很平淡。

  “那是了,我们不该继续生活在一起,送我走吧,我定好了酒店。在市中心的那家,是陆哥的酒店,他都给我留了房间的。”

  “不可以。”

  我摇晃了一下有些痛的脑袋,回头看他,他正襟危坐,脸色紧绷,目视前方,看起来,很生气。

  我却笑了,问他,“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都可以。”

  “好,我告诉你,我们现在什么关系都不是,比陌生人好不了多少,所以你要送我走,这里不是我的家。”

  一个生活在水面上的人,去了哪里都没有家,跟他在一起是家,不在一起之后我就彻底的没家了。

  “我们在一起的地方就是家。”

  我一直以为陆少很无赖,顾程峰更无赖,没想到,卓风无赖起来比他们都厉害。

  我冷笑,很是愤怒的推了他一下,“卓风,你疯了是不是,我们分手了。”

  “我知道。”

  “那你还想怎么样,继续拴着我,折磨我吗,我受够了,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你放我走,放我走。”

  我大喊大叫,祈求他放开我,不再纠缠,不再有折磨。

  “你不会有事的,我也不会放你走。”

  卓风推开车门下车,绕着车子走到我这边,我把着车门不叫他开车门,却软绵绵的没有力气,他一把拽开,靠过来,捧着我的脸,问我,“卓尔,你以为你能忘掉我吗?我问过我无数次,我能忘掉你吗,忘不掉,既然忘不掉为什么要忘?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忘?”

  我满脸泪水,使劲摇头,掰开他的手,继续推他,他却像山一样岿然不动。

  “卓尔,你可以选择分手,我接受,可我没接受你离开我,这辈子都别想。”

  真是霸道呢,可我厌倦了,我嫌弃了我,比起来,我更希望看到我在乎的人安全,而不是享受他这份霸道。

  “卓风,可我现在讨厌你,我恨你,我不想见到你,你,你走开,走开。唔……”

  吻狂风暴雨一样席卷过来,不知道是我口中的酒气太重还是他也喝了酒,呛人的味道叫我呼吸更加困难,我几次想要推开他,手被挡开,最后被他紧紧握住。

  吻了我很久很久,这熟悉的味道叫我险些忘记我们现在的身份。

  猛然间,我清醒过来,推开他,他后撤几布,我却直直的想着地面歪倒。

  他将我拽住,“卓尔,别闹了,分不开的。”

  不,分得开,能分得开,只要别纠缠,只要别留恋,只要别见面,一定能分得开。

  我继续挣扎,在地上摔了几次,他看不过去,一把将我拽起来,打横抱起。

  我仍旧挣扎,尖叫,他的手想钳子,将我牢牢捆住。

  “卓风,我要分手,分手,我们必须分开,必须分开,你放开我,放开我,我求求你了,放开我,我们不合适的,你爸爸会杀了我的,会杀了我朋友的,我已经失去一个朋友了,我不想再失去我朋友,你放开我,啊……”

  他冷笑,“放开你?这辈子都别想。”

  第396章 好想你

  进了房间,我酒精上头,昏昏沉沉的,想闹也闹不起来了。

  卓风不知道去了哪里,身边没人,我随便的盖上被子就打算继续睡,不想,他又回来了,端来了水盆,“擦一擦脸。”他低声说。

  我没挣扎,任由他帮我擦脸。

  水温始终,毛巾落在脸上很舒服,我眯着眼睛,感受着他的轻柔。

  良久,温度没了,我以为他走了,勉强睁开眼想关掉灯,不想,正好对上他的眼。

  “……做什么?”我愣了一下,转身依靠他的目光,有些不自然。

  “看着你。”

  “我要睡觉了,你出去。”

  “恩,等你睡着了就出去。”

  “你先出去我再睡。”我将被子拉高,房间里的暖风还没上来,身子有些冷。

  “你睡着了我再走。”

  真是无赖。

  “姐夫!”我提醒他。

  “恩。”

  “你出去。”

  我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好。”

  我以为他真的要走了,偷偷回身去看他,不想,他还是没动,跟着笑着说,“等你睡着。”

  我有些生气,他纠缠的本事还真是厉害,“这样纠缠下去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没好处。”

  我都要被气疯了,掀开被子,摇晃着脑袋抬起枕头砸向他,“走,走,走,走。”

  他一动未动,梳理的整齐的头发散乱下来,仍旧掩盖不住他的脸上的潇洒。他却在笑,眼睛里面还有有水雾,一层一层的包裹在外面,尤其的亮。

  我激动的大叫,酒精的作用叫我平常不能做也做不出来的丑态和泼辣演绎的淋漓尽致。

  “滚!”

  他缓缓起身,整理了一下头发,竟然坐在了床上,很是无奈的看着我。

  我尖叫的喉咙发痛,无力的一头栽倒。

  他却一伸手,抱住了我,“卓尔。”

  我挣扎不开,只好作罢。

  他继续说,“好想你。”

  我浑身僵住,顿时溃不成军,泪水洒了满脸。

  “知道你心里难过,可不是这样发泄的,你刚才问我这样纠缠下去有什么好处,我想,至少我们可以看着彼此难过,知道你伤心,我也伤心,分不开的,不是吗?”

  我想他一定是疯了,疯了。

  “卓风,我们这样对我们都没有好处,真的,你放开我,好不好?我不想再跟你纠缠了,我累了,真的累了,我不……”

  我不爱了,我想撒谎的说我不爱了,可滑到嘴边,我竟然说不出口。

  “你说不出口,我做不到,都是一样。”

  我无力的抗争,最后变成一滩泪水,融化在被褥中。

  良久,他起身,帮我盖好被子,“睡吧,我等你睡着就走。”

  “……”

  我无力的皱眉,翻身背对着他,看着眼前漆黑的天幕。

  不知道何时我已经入眠,早上的阳光洒在脸上,我浑身疲倦,电话在头顶上嗡嗡的叫,我关了闹钟,想继续赖床,转身,发现身边睡着卓风。

  我吓了一跳,慌乱的起身,咚的一声,我从床上跌落,半个身子都摔痛了。

  抬头,一只手伸过来,“哪里痛?起来,能起得来吗?”

  我摇头,缓了很久才从地上站起来。

  “啊!”

  我大惊,我没穿衣服。

  我瞪大了眼珠子看看他,看看我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愣神之际,他提了一件睡裙过来,“穿上。”

  我没敢去接,脸一热,跑了出去。

  他在房间里面对我笑,“你自己脱得的,昨天回来了就脱光了,你忘记了?”

  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回来后就躺下了,之后他给我擦脸,就赖着没走,然后呢?然后呢?

  我进了楼下的卫生间,泡在浴缸里面,反复琢磨我昨天上还做了什么,如果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那就说不清楚了啊,哎呀,我使劲敲打自己的头,我就这么糊涂吗?

  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啊,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啊。

  我慌乱急了,生怕自己就跟卓风再有点什么,我就说我们继续住在一起肯定不好,这下更糟糕了,不行,我要离开,现在就离开。

  我洗了澡,穿上衣服,没跟他打招呼就出来了。

  他追出来,我在门口等出租车的时候拉着我,问我,“去哪里?”

  我费了好大力气才将手抽出来,“卓风,我,我得出去住,我们不适合继续生活在一起了,我要独立的生活。”

  “我什么时候限制过你,你喜欢做的事情我一直都尊重,可不代表你必须搬出去住。”

  “哎,难道非要纠缠不清,藕断丝连吗,我们昨天……哎。”我气的跺脚。

  他却笑了,“昨天什么?”

  “……你,你,你还笑,卓风,我不知道你竟然这么无赖,你从前不这样。”

  “我一直都这样,跟我回去。”

  “我不。”

  “听话。”

  “我不,我不,我不。”

  “再闹我就亲你了,还真想做点什么。”

  真是流氓。

  我使劲皱眉,看他流氓的样子我竟然什么都做不了。

  “卓风,你混蛋。”

  “是,我一直都是混蛋,还有更混蛋的,如果你非要走,我还真想对你做点什么,还走不走?”

  “……”

  我暴怒,看着他穿着的单薄衬衫,风呼呼的吹,一点都不值得同情,伸出去一拳,没打到,反动被他捂住,他的手有些凉,拽我往他怀里送,“跟我回去,再闹我们床上见。”

  “……”

  我欲哭无泪,啊……仰天长啸。

  再次回来,卓风进了卫生间,洗漱好了出来,也穿上了外套,看着我的样子问,“想去哪里?陆少的酒店吗?”

  “恩,我都订好了房间了。”

  “我陪你去。”

  “神经病。”我低骂。

  他笑笑,“差不多吧,快被你折磨成神经病了。”

  “昨天晚上你对我做什么了没有?”我问他,不敢看他,可我还是确认,如果没做最好,做了就说不清楚了。

  “你想做什么?你以为会做什么?”他无赖的问我。

  “就是,就是,就是男女之间,我,我想确认一下。”我越来月没有底气。

  “呵呵,你问问你自己,做了没有?”

  我要是知道了还能问他吗?

  “你那么想睡了我?”卓风问。

  “啊?我……”我瞪大了眼珠子瞪他,难道是我主动的?

  糟了糟了,我真是混蛋,口上说的分手,怎么身体还没做呢?

  我正低头琢磨怎么办,他却说,“没有,你睡的很好。吃饭吧,我热了牛奶和三明治,之后你陪我去上班。”

  什么玩意,上班要我陪?

  我瞪他。

  他回头看我一眼,继续笑。

  吃过饭后他真的拉着我去了他的公司。

  进了公司大厦,我彻底懵了,这不是之前他的那个公司大厦吗,买回来了还是在这里租了间办公室啊?

  我正四处乱看,他在我身后说,“没错,还是这里,我已经买了回来。”

  我愣愣的点头,看着一楼上面挂着的公司名头,吓了一跳,“卓尔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