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9节

  第36章 后天订婚的时候你要到场

  我愣住了,确认电话号码好多遍,号码没错,名字没错,可为什么是个苍老的女人?

  “你就是卓尔,是两年前他带回来的卓尔?”

  我紧紧的咬着嘴唇不吭声,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那边又说,“你在市里的吧?你的事情我听说了一些,有时间过来吧,人不小了,是吧?十九还是二十?都这么大了,还叫卓风姐夫?我们家可没有女儿,你说是吧?”

  那个人说了好久的话,絮絮叨叨的好像是在跟我聊天又好像是发唠叨,语气是一直不是很好,嫌弃之中还带着几分无奈,说到最后才说到重点,“你在哪里,我叫人去接你过来,见一面,你的事情不能一直这么着。尽管我们卓家不差这点钱,可你的身份总归是要好好说说。还姐夫?谁的姐夫?啧啧。”

  我安静的听着,吓得魂飞魄散,等待着那边对我的发落。

  很久,那边电话挂断,我也被吓得一身冷汗。

  顾成峰出来接我,我坐上车子跟他说了这件事。

  他吐口气,将车子发动后说,“估计是卓风妈,就是他小姨。”

  那到底是妈还是小姨啊。

  “卓家关系挺复杂的,从前吧,卓风的妈妈出事之后卓风的小姨就照顾他和他妈的饮食起居,后来就结婚了。但是他小姨一直不能生育,所以卓家一直就卓风这么一个孩子。其实他小姨不能生育跟我家有关系,这也是为什么卓家人这么痛恨我家的人的主要原因,不过我姐不是也不能生育吗?哎,不提了,以前的事儿。我劝你啊还是别去,卓家人很严格,你看卓风就知道了,看他会摄影,画画,都是文艺方面的东西吧,那都是被逼的。要不是计较严格,他肯定是黑道上老大。哈哈……哎,你听没听我说话啊?”

  我愣楞的点头,我听着呢,关于卓家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听。

  “顾成峰,那你说我是去还是不去?”

  我想去,去了我就可以看到姐夫了,可我不敢去,没有姐夫发话,我去了他会不会不开心,又害怕卓家人因为这个事情为难他。

  顾成峰直接说,“我带你出去玩,我找了个好地方玩,真的,可好玩了,最主要,到了那里一般人找不到,我家老子也找不到我,哈哈……”

  他最近都没来上课,是因为他的爸爸过来了,在学校安排了两个保镖,就是看着他,可顾成峰总跟着蜘蛛侠一样一眨眼就跑没了影子,叫顾家人找不到。

  我却不行,我没他那两条大长腿,跑不了。

  我摇头,“我还是问问我姐夫吧。”

  以防卓家人再接了姐夫了电话,我叫顾成峰打。

  顾成峰用公共电话打过去,可是没有人接听,我们都慌了,猜测是不是卓风被关起来了,胡思乱想一阵,卓风将电话打了过来。

  “卓尔,我喝了酒,才睡醒,打电话了?”

  家里人应酬,喝酒没数,卓风肯定为了叫李思念的家里人看中多喝了不少,我无比心疼他,忍着想要过去的冲动问他,“姐夫,我刚才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是用你的电话打给我的,要我过去,说是要见面,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卓风那边楞了,半晌才说,“不用管,你在哪里,跟顾成峰在一起吗,我去找你。”

  我顿时心花怒放,“好,我们在学校门口对面的商店,嘿嘿……”

  挂了电话,我的脸上一直挂着笑脸,放都放不下。

  顾成峰却皱着眉头,使劲拽我脸,“别那么轻浮,矜持点,你说你,哎……等他来了我就走啊,不给你们当灯泡。”

  我哼他一鼻子,“那你去哪里,跟我们一起吧,姐夫估计是来给我送衣服的,我的衣服都没拿。”

  他摇头,“你别管了,我出去走走,正好去找我家老头子说点事儿。”

  卓风过来,顾成峰果真就走了,临走之前还拉我过去在我耳边吹气,“要是想睡了他就用我说的法子啊,别说我没提醒你。”

  我使劲捏他手臂,他痛的龇牙咧嘴的对我邪笑着跑开。

  我回头看姐夫,他高大的身子遮挡住了对面的冷风,阳光从他的头顶上撒下来,倍感温暖。

  他抓我手腕,往车的方向走,问我,“顾成峰没对你怎么样吧?”

  我摇头,“挺好的,他最近都规矩多了。”

  卓风点头,“要是对你怎么样跟我说,我去教训他。”

  我嘿嘿的笑着说,“知道了姐夫。”

  上了车后我才知道,卓风是特意出来带我出去吃饭的,吃饭的时候,他就那么看着我,偶尔帮我夹菜,我吃的饱饱的,他一口未动,“姐夫,你不吃不饿吗?”

  “吃过了,最近喝酒太多,实在吃不下。你吃好了?”

  我点头,心痛的看着他的脸色,的确是没休息好的样子。

  他结了账拉我起身,问我,“最近有没有想家?”

  这句话问的我眼泪水在眼圈里面打转转,我怎么能不想家?

  “姐夫,我,我不想。”我忍着泪水不叫自己哭出来。

  他却笑着刮我鼻子,又拉我进他怀里,好久都没松开。

  我贪婪的呼吸着他身上的味道,一点都没变,只是为什么心跳却那么重?

  我仰头看着他的下巴,线条明朗,真好看。这一眼就叫我陷进去出不来了。

  良久,他说,“最近我也担心你,两年多了都没离开过我,真担心你在外面过不好。”

  我含着泪笑着说,“姐夫,我挺好的,真的,我吃饱穿暖,最主要我现在没人敢欺负了,我在学校是老大。”

  他呵呵的笑,“恩,那就好。走吧,带你出去转转,想去哪里?”

  他拉着的手,握的很紧,好像我能眨眼间就跑了一样,我心满意足的笑着说,“去哪里都行。”只要有你在。

  卓风漫无目的的拉着我走了很多地方,我们走走停停,最后一起站在电影院门口,仰头看着硕大的电子显示屏。

  我笑着看着上面的电影名字,猜想姐夫会带着我去看哪一场。

  他最后选择了一场爱情片文艺片,其实我很想看旁边的那一场科幻片,姐夫买完票低头看我,又拉着我回去将票给换了,是科幻片。

  我笑着垫脚将他抱住,他呵呵的笑着,对我说,“知道你喜欢看那些科幻片,下次再看文艺片。”

  还有下次啊,我欣喜起来。

  他买了爆米花和可乐,端着两个桶我们一起进去了,做好了位子,两个人肩并肩挨着,这是那种情侣的双排座位,往身后躺下去,舒服的好像自己的床。

  他将爆米花放下,拿出电话看了看,选择了关机,习惯性的牵起了我的手。

  我偶尔会偷偷的看他一眼,他看的很认真,对我的目光丝毫没有影响。

  一场电影下来,我不知道偷看他多少次,电影内容我却没看懂多少。

  等我们出来,天都黑了。

  他还是不肯回去的样子,又带我去了休闲冷饮吧。

  他买了两桶最大的冰淇淋,送到我跟前,“少吃,慢慢吃,太冷,吃多了不好。”

  我答应下来,可我还是贪婪的的一大勺子一大勺子的吃,偶尔将勺子送到他嘴边,他迟疑着,可还是张嘴吃了,跟着捂着嘴,皱眉,好半晌才对我说,“太凉,少吃。”

  告诉我少吃,可我都吃了他也没拦着。

  “还想吃吗?”

  我笑眯眯的摇头,“不吃了姐夫,你该回去了吧?”

  他摇头,低头看看时间,“还早,再陪你一会儿。”

  到了半夜。

  他拉着我走到了顾成峰的家门口,下巴扬了扬,“进去吧,顾成峰在二楼等你呢。”

  今天的姐夫有些不大对,我觉得他不是特意来找我的,更像是为了熬时间不得已来陪我的。可这样难得的一次独处我倍感珍惜,不能打破最后一丝美好,毕竟他将来是李思念的丈夫。

  “姐夫,我进去了,你早点回家吧!”

  我提醒他。

  他点头,站着没动。

  我转身往里面走,走出去两步回头看他,他站着没动,目送我离开。

  我有些不舍起来。

  转身再往里面走,走出去两步继续回头看他,他还是站在原地,动也没动。

  我更加不舍。

  如此,等我的手碰到了大门的把手上,我心想,如果他还不走,我就抱着他不叫他走了。

  回头,他已经不在了。

  我失落的吐口气,在周围巡视了好一会儿,果真没了他的人影,彻底的,我死心的往回走。

  不想,他在另一侧,有些黑的地方对我说,“看什么?进去!”

  我的不舍顷刻间化为全部的力量,奔跑着冲向他。

  扑进他怀里的那一刻,我觉得我拥有了全世界。

  他也顺势收手将我抱住,我的额头能够感受到他的下巴。

  “姐夫!我……”

  我什么?

  我的欲望,我的强烈思念,在这样漫漫长夜之下疯长出来。

  我渴望他留下来,或者带我走。

  “姐夫,我,我……留下来再陪我一会儿吧,我都好久没看到你了,我知道你在家里很忙,平常还要工作,可我很懂事的啊,我不会吵到你的,你就进去陪我坐会儿,好吗,好吗?”

  我将脸埋在他怀里,听着他的心跳,怎么这么乱呢?我紧紧的贴上去,不想他逃开。

  他却说,“进去吧,别闹了。后天订婚的时候你要到场,到时候我再来接你。”

  第37章 气不打一处来

  我哭了一整宿。

  顾成峰就坐在阳台上蹲坐了一整夜。

  早上,我盯着两个红肿的眼睛出来,顾成峰就端着热气腾腾的牛奶站在我跟前,好像献宝一样。

  “顾成峰,我没心情喝了,你自己喝吧!”

  他哦了一声,也没喝,放下后拉着我往楼下走,拽着我的手叫我极度的不自然,我现在怎么这么反感有人拽着我的手?

  我把他的手甩开,“别碰我,我现在心情很差。”

  他怔怔的站着没动,我走下来才听到他的脚步声,回头看他一下,他脸色极差。

  我知道刚才是我不对,我再心情不好也不该将这样的心情带给他,“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我就是太难过了。”我吸了吸鼻子,还是想哭,我想我这辈子都没这么哭过了,心里真不好受。

  姐夫啊,他以后就是被人的丈夫了,而我呢?我远走高飞都被他拽着绳子,怕是这辈子都不能逃脱了。

  “卓尔,你就那么喜欢他?”

  我摇头,“可能不是吧,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觉得……我也说不清楚,谁知道呢。”

  他坐在我对面,吸气,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默了很久突然问我,“卓尔,你该面对现实,卓风和你始终是不合适的,卓家人那边你都没办法接近,怎么嫁给他?”

  我知道,我都知道。

  我是因为当初徐娇娇为了要我做代孕才有机会留下来,我也是因为代孕才套离开那座大山的,我一直都知道我就是个代孕的工具,只是认识了卓风之后才知道其实我还有别的用处,成为他担心的那一个正常人,这叫我无比自豪,可我从来都不知道,其实我跟他什么都不是,我甚至连走进他内心世界都不配。

  这样的我很无助,也叫我倍感失落,我想过无数种办法成为他身边的另一半,可我……

  我泄气的抹掉脸上又流下来的泪水,哽咽的对他说,“顾成峰,我就是特别难过,还没恋爱呢就已经失恋了,我特别可悲,还不准我哭了?”

  我趴在桌子上哭的很大声,越是这样越叫我难过。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做到我身边来,轻拍我肩头,也不吭声,我抬头看他一眼,那眼神似乎比我还要难过。

  我抽泣的看着他,问他,“你干嘛啊,我就是,我就是难过,我哭过了就好了,你干嘛难过啊?”

  他对我说,“我看你难过我就难过。”

  “……”

  我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很久,总觉得那双蓝色的眼睛里面有很美好的东西,可我从未真正的去发现过。此时那眼睛里面就只有我的影子,可怜巴巴的好像只正在思念主人而闹脾气的小哈巴狗。

  良久,我从他身上站起来,不想再去看他,这样的他一点都不阳光,看着更叫人难过了,“我们去上学吧!”

  “恩!”

  我没注意到,他脸上失落的表情和更加难过的神情,更没注意到,这样的他更多的出现在我以后的生活里,才会造就了以后的他。

  浑浑噩噩的一天课程下来,我没在校门口等到顾成峰的车子,三五成群的同学却将我给拦住了。

  “去哪儿啊?”我问她们。

  为首的安妮将我身上打量一番问我,“你穿成这样一点都不像有钱家的孩子,跟你做室友我已经很丢人了,现在还要将你当成朋友。不过谁叫你是我的同学呢?我家里开趴体,我叫了同学,你也跟我一起来吧?”

  安妮一直说话这样,我都习惯了,知道她没恶意,不过是直来直去,可我实在是没心情,就想拒绝。

  她冲我哼了一鼻子,老大不愿意的说,“我就知道你不肯给我面子,我都邀请你了你还想拒绝那也太不够意思了。”

  站在她身边的杜鹃呵呵冷笑,“卓尔,安妮是看得起你,你不去就是你不对了。”

  另外一个叫李妍的女生说,“卓尔,安妮家里很大很热闹的,你从来都不跟我们走一起,偶尔出来玩一玩也是不错的,走吧!”

  她的话倒还像句人话。

  可我还在犹豫。

  安妮急了,走上来拽我,“走啊,我都这么请你了,你还拒绝我那就太不够意思了,难为我平时在学校老是帮你说好话呢。”

  昂?

  她不在背后说我坏话就好了,还帮我说好话?

  我很是怀疑。

  杜鹃满是不情缘的也上前来抓我手,“走吧走吧,还叫我们怎么请你,怎么就这么大面子呢?”

  李妍笑着看我不吭声,那眼神就好像绚烂的彩虹,分外妖娆,移不开眼睛,我也没了拒绝的勇气。

  “好吧,去就去,不过我可没有什么参加宴会的衣服穿,我就是穿着校服去行吗?”

  其实我有,很多,姐夫每次外出都会买给我,几乎是一个月一件,可我从来都不舍得穿,并且也穿不上,都放在柜子里面睡大觉。我总觉得那些衣服是姐夫送给我的,也应该在有他的场合穿。

  安妮很是大度的摇头,“不嫌弃你,走吧,我那里有衣服借给你穿,走走,时间刚刚好。”

  我们一行几个坐上了安妮家的加长豪华车,上去后就开始热闹了。

  她们说话很快,偶尔蹦出来几句英文,笑笑闹闹。

  我勉强融入进去,与李妍安静的坐在一起,互相看着对方也不说话。

  等车子到了安妮家,这份热闹也暂时停了下来。

  安妮和她们先下车,跑着往家里冲。

  李妍拉着我,走的很缓慢,回头对我说,“这是安妮家的老宅子,有点老旧,但是看着不错。我听说卓家在市里也有很多老宅子,是吗?”

  我不知道,我也不是卓家人,并且我也没去过。

  我笑笑,没回答。

  她又说,“卓家在市里名气那么大,有钱有势,在国内外都是响当当的名号,卓家内部一定很复杂吧?也难怪,从来都没人知道卓家还有个女儿,真是奇怪了。”

  昂?

  我的事情不是很多人都知道了,她为什么这么说?

  我好奇看她一眼。

  她笑了,解释说,“我就是好奇,随口这么一说,你要是不高兴我就不提了,其实我对班里的同学了解都不多,我的普通话不好,很少有人跟我来往的。”

  的确是不好,她的话说的很慢了,我还是要很久才能辨认出来是什么意思。

  她好像家里的父亲是韩国人,母亲是中国人,但母亲也有一半是韩国人的血统。

  她的母语就是韩语,除了韩语就会说很难理解的普通话,她说一家子都在国内,可还是学不会普通话。

  她很是不好意思的冲我笑,“普通话太难学。”

  这倒是,我就觉得我会普通话很自豪。

  我冲她高兴地笑笑,打开了话匣子,“是啊,普通话很难学,你说的话我也听不懂。不过你也可以说英语,尽管我姐夫……我,我哥哥说我的英语是中式英语,哈哈……”

  我尴尬的裂开嘴巴哈哈大笑,差一点就说漏了嘴。

  她也尴尬的看着我,脸色怪异,打量了我一会儿笑着点点头。

  安妮在里面喊我们,我们这才往里面走。

  安妮家是真的大,不过没有顾成峰家里大。

  说是简单的宴会,其实来了很多人,除了我们一起来的同学还有很多同龄的人,同龄的孩子在一起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团在一起笑笑闹闹简直炸开了锅。

  酒水,饮料,各种零食甜点和水果,应有尽有。

  这样的场面我见过无数次,可我却很少见过与我同龄的人一起的。

  从前姐夫也经常带我出去的,只是我都坐在角落吃吃喝喝,谁都不认识,只偶尔姐夫过来看看我。

  这一次,我依旧坐在角落,端着果汁,看着她们三五成群,两两走过,我却置身事外。

  可能,就像顾成峰说的那样,我就是一个不合群的傻子吧!

  没想到的是,顾成峰也来了。

  他身边拉着一个女人,我看了好几眼才认出来,那是高可可?

  我的个神仙姥姥啊,顾成峰到底还是跟高可可搞在一起去了?

  我怎么突然觉得我好想被耍?之前被高可可纠缠欺负,我挨的打都白挨了?

  顾成峰最后还是跟高可可好上了,那我成了什么?牺牲品还是靶子,还是被她们玩弄的傻子?

  我觉得脸上一点面子都没有。

  明天姐夫就订婚,今天我的心情本就很差,还叫我看到这样的事,简直无法忍受。

  我扔了杯子就要走。

  李妍将我给拽住了。

  “卓尔,你去哪里啊,还没结束呢,玩的不开心吗?”

  我站着没动,看一眼那边正和高可可打情骂俏笑呵呵的顾成峰,气不打一处来。

  “卓尔,你坐下来,我跟你说说话,我也是才来学校的,我都没有朋友,我跟你做朋友,好吗?”

  啊!

  我愣了愣,其实我也没有朋友,主动有人要跟我做朋友我真的挺开心也很意外,我低头看她一眼。

  李妍长得不是很好看,但是也不丑,很白,她有一张圆乎乎的脸蛋,看山去就好像是一只小包子,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对儿小虎牙,不笑的时候就只能看到她眼角耷拉下来的眉梢,好像古代人,妩媚之中透着几分清纯。

  我下意识的点头。

  她笑着拉我的手,“坐下来。坐下来。我跟你说话,我们聊天,我给你介绍我自己,我叫李妍,我还有个姐姐,叫李……”

  “卓尔?”顾成峰打断了她的话,我们同时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