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99节

  第397章 看够了吗

  “恩,上去吧,办公室没变。”

  “那你呢?”

  “我去三楼开会,你在楼上等我,闷了自己看书或者……打游戏,我装了很多。”

  昂?

  我好像只会一种游戏,还是手机游戏啊,之前跟安妮经常玩,后来安妮出事,我再没玩过了。

  我愣愣的点头,分头做了不同的电梯。

  按着记忆,我找到了他的办公室,看着密码锁,我犹豫了,是想直接问他的,可是想了想,我还是猜测的按了上去,开了,密码是我生日。

  我有些心情复杂的吐口气,推门进去,看着熟悉的办公室,心情更加复杂。

  他的电脑开着的,屏保是我的相片,之前在乡下的那张抱着篮子的,我不敢多想,摇晃了一下鼠标,看到了电脑桌面上满放着的文件文档,其中一个文件夹写着是游戏,我打开一瞧,吓了一跳,他这是开了网吧了吗?怎么什么游戏都有?

  我看头昏眼花,找了好久我想玩的游戏,没看到,索性直接看书了。

  在办公室的右侧角落有躺椅,应该就是卓风用来临时休息的地方,上面铺着干净的毯子,我躺上去,找个舒服的位置,翻开了我很久不碰的国外文学名著。

  这一等就是半天,中午的时候李哥进来,问我吃些什么,我说不知道,等姐夫一起回来吃,或者……我想了想说,“我想去陆少那里。”

  “卓风说晚上要一起吃饭的,还是别去了。”

  “跟谁一起吃饭啊,陆哥吗?”

  “恩。”

  “哦,可我还是想过去,之前定好了酒店,我临时取消了还没说清楚呢。”

  “那等卓风开会回来叫他带你去,我去给员工买午饭了。”

  摆明了就是不想我出去,还找那么多借口。

  看着偌大的办公室,卓风不回来正好,回来了我反倒不舒服。

  不想,没多会儿,他回来了,提着两份午饭,看我一眼,问我,“想去哪里?”

  “我要自己去。”

  “不可以。”

  “……”我生气。

  “吃了饭我带你去,陆少在公司,最近都很忙,我们合作了个项目,是跟着你的冯氏集团的一起的,不过现在需要双方协商,里面出了点财务状况,冯科那边找不到人,所有的手续都落在了我这边,很棘手。”

  我的冯氏集团,听起来真是刺耳。

  “姐夫,冯氏集团的变卖了股权吧,那些钱给你开公司周转,要不我写合约,转让给你。”

  我想走的话就的撇的一干二净,这边的事情一点都不能走。

  卓风将饭菜摆放好,掰开了筷子递给我,之后说,“不可能。”

  “姐夫。”

  “我说了不可以,尤其是现在,公司很乱,临时变卖也卖不到钱,并且还会悲伤巨额债务,冯科现在被孩子的事情压的不露面,可在控制风湿集团上还是很得心应手的,他的能力远远在我之上,我一旦松懈,别说是冯氏集团,就算卓尔集团我都无能把握住,所以,别想出什么幺蛾子。再有,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不可能,只要我活着。”

  这语气,怎么那么像卓振东啊。

  “吃吧,吃不饱的话我们出去再吃,晚上见了陆少估计又要被灌酒了。”

  我咬着筷子头,想到卓风喝酒喝醉的样子,有些心痛,“姐夫,那我替你喝啊,陆哥还会灌你酒吗?”

  “你还是别想了,和你的饮料比较好,恩,今天不只是他,还有别的人,见了就知道,快吃。”

  “哦。”

  吃过饭,他在办公室走了两圈消食,继续坐下来看资料,我仍旧看我的书。

  可是……

  我的眼神不自然的往他那边溜。

  “看够了吗?”他突然问。

  我惊得扔了手里的手,慌乱的捡起来,排掉上面的灰尘,尴尬的垂头说,“看够了。”

  “真的看够了?”

  我没吭声,他这么做,就是想折磨我,忘不掉也不是这样的啊。

  “我看书了,你赶紧看资料吧。”

  “呵呵,卓尔。”

  “恩?”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想什么,我什么都没有想,我……好吧,我想了,我想怎么摆脱他,我想怎么离开这里,可我的所有证件和卡都被他收走了,我想离开都会被李哥跟着。

  “姐夫,你这是囚禁,我可以报警的。”

  他笑了,一脸的兴致盎然,将文件啪的一声仍在桌子上,“好啊,你去报警吧,我在这里等,或者,你可以用这里的电话报警,我等着被抓走。”

  “无赖。”

  “恩,不这样你会离开我。”

  我心一跳。

  难受的厉害。

  鼻子一酸,泪水差一点涌出来。

  卓风走过来,坐我身边,轻拍我后背,“要不然,我们和好?”

  我猛然回头,瞪他,他就是想温水煮青蛙,叫我慢慢忘掉我心里的担忧,可他这样太不负责了,如果他父亲还继续对我下手,害死我朋友怎么办?

  “我不要。”

  “和好,那就这样,至少我能保护你安全。”

  “我的安全我自己会抱住,并且我们分开后就没有危险了。”

  他没说话,只眯着眼睛打量我,良久,笑着说,“好啊,那就留在我身边,想走?不会叫你走的。”

  我深吸口气,想恨他却恨不起来,想离开他也走不掉,我现在连耍脾气的力气都没有。

  “好了,别哭了,我也难过,可你不和好,我们只能这么尴尬下去,不过提醒你,不是折磨,是叫彼此好过一些。”

  这是什么荒谬的理论啊!

  我没想通。

  他捏我鼻子,宠溺的一笑,“想吃什么,冰淇淋吗?”

  “……姐夫,我不是孩子了,我不喜欢吃那些了,我现在……想睡觉。”

  “好啊,睡吧,里面有房间,到了时间我叫你。”他指了指我身后的那扇门。

  我其实不想睡,我就是想躲开他,不能走,不能离开,暂时只能这么做,或者,我可以从那个房间逃了呢?

  我抹了把泪,转身就走,他在身后交代我,“记得盖被子。”

  “知道了。”

  推门而入,我吓了一跳,这里……

  第398章 亲你

  我第一到卓风家里的时候,他特意收拾了一个比较好的房间给我,里面装了很多可爱的玩偶,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特别萌的熊猫。

  此时在床上,放了一只超大的熊猫,摆在床头。

  我尖叫着跑进去,抱着熊猫揉,这样的幸福叫我得到了无比深刻的满足。

  外面传来卓风的笑声,“还说不是孩子?”

  我没理会他,抱着熊猫欢呼,一会儿就进入了梦想。

  后来,他过来叫我,我醒过来抬头,就贴在了他的嘴唇上。

  尴尬的我往后面缩了缩脖子,“姐夫,你靠这么近做什么?”

  “亲你。”

  “……”

  “呵呵,逗你呢。起来吧,该出发了。那边有卫生间,洗漱好了就出来。我在外面等你。”

  “……”

  他脸不红不白的,出去后关上了房门,我才坐起身来。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热,浑身难受。

  我洗了好几把脸才勉强叫自己镇定下来,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我无奈的蹙眉,无数次的在提醒自己,不能乱想,不能乱想,我们已经分手,就算现在还在一起,只是因为他跟我是户口本上的亲人,仅此而已。

  我出来后,看到卓风正在打电话,语气不是很好。

  我第一次听他训斥手下人,声音不大,可句句都很严厉。

  “这么做会叫我们损失不小,你有想过后果吗?你接受这个项目时间不短了,为什么还是出错?别找客观理由,我就问你想到了解决的方案吗?没有为什么给我打电话?你觉得你能够负责全部的责任吗?不能为什么不去想办法?好,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去整理,再出现问题小心我叫你倾家荡产。”

  挂了电话,卓风继续拨通电话,低声说,“小张那边等他将这个项目处理结束直接开除,是,如实说,工资?全部扣除,再将他移交法院处理吧,是。”

  卓风正要转身,我慌张的躲开,远处走来的秘书叫住了他,“卓总,有一份李思念发来的邀请函,说是要举办晚会,邀您一起去参加。”

  “什么时候?”卓风问。

  “明天晚上,邀请了很多名人呢,这一次她带来了不少的企划案,我们之前找她设计的那一份游戏的代言明星佩戴的首饰也是企划案中的一部分。”

  卓风恩了一声,将文件打开看了一下,一直没说话。

  秘书又说,“卓总,这是生意往来,您公开露面也是应该,可里面说了要您做为她的舞伴出席,之前您有过交代,不会与李思念有除了工作外的往来,所以我没有直接回复。”

  “那就照常办理吧,你去就可以,不用我露面。叫车子送到楼下,我开车出去,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好的,卓风,路上小心。”

  秘书一走,卓风转身,对我说,“你不知道办公室的房门都是玻璃的吗,藏起来我还是能看的到?”

  我心虚的慢慢走出来,“对不起,我不是想偷听,就是不想打搅你工作。”

  “呵呵,是吗?不是有意,但是是故意的咯!”

  我吐了吐舌头。

  他笑了,抓我手往外面走,之后说,“李思念的珠宝设计又重新开始了,生意还不错。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东西,所以没有叫你接触,但是这个行业目前来说前景很好,不过你选择了做财务,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业务方向,以后冯氏集团和这里都需要你亲手来把持的,你要做好准备,会很累。”

  啊?

  我大惊,照在电梯里面的脸有些白。

  他点头,继续说,“你想出国我不阻拦,但是回来要接受家里的生意,我一个人忙不开的。”

  家里?

  我吞了口口水。

  “姐夫,我!”

  “可以好好准备,时间还长,别有心理负担,工作上手了就知道了如何做。到了。”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他拉我出来,才走出去几步远就听到一个男人在很大声的讲电话,将偌大的一口正厅震荡的满是胆战心惊的一张张难看的脸,可谁都没有上前去阻止。

  卓风停了下来,他站着没动。

  我看他的脸色,不是很好。

  那个人说了很难听的话。

  “是啊,我知道,这个项目就是我负责,可是我不是不知道会出这样的问题。我要是知道我还不上报吗?可是老总的意思就是我要负全责,你说我有什么办法?什么,你说什么?那个卓尔吗?不就是卓尔集团吗,可我们老总叫卓风。对啊,之前新闻很火的那一家子。啧啧,说来还奇葩的,你说一个老总养了个小十岁的女儿,现在还给上了,这样的事儿听着都挺新奇的吧,哈哈……我觉得是乱伦,恩,谁知道呢,听说都订婚了,前不久还闹了分手,闹得满城风雨。那个小姑娘我见过,长得也就那样吧,估计是床上骚,哈哈……成,我知道了哥,你那边帮我盯着点,别再出事了。我这个工作可不容易啊!还不是因为卓风这里工资给的高吗?对,人家有钱任性,女人小,身体干劲足呗。哈哈……得了,隔天见,好好,再……”

  他的“见”字没说完,卓风已经走了过去,揪住他的衣领子,抬起一拳头,巨响,那个人的电话飞了出去,再一拳,男人的鼻血喷出去一条,落在地上啪嗒一声。

  第三拳,男人就昏死过去,再没了力气,估计他都没有看清楚自己是被谁打的。

  我愣了好久才想起来去拉卓风,估计是被吓坏了,也实在没注意卓风会身体速度那么快,一眨眼就没了影子。

  周围满是惊慌的叫声,早有人胆子小的跑到角落藏起来。

  卓风整理了一下衣服领口,看着我,问我,“都听到了什么?”

  我睁大了眼睛不知道如何回答。

  卓风却说,“听到了就忘掉,这都是混蛋口中的污言秽语,没有必要知道,但是这个人渣我要处理掉,你说是不是?”

  我连连摇头,抓他的手不放,“卓风,别,别动手了,他都昏死过去了,叫救护车啊,卓风。”

  “没关系,死了更好,有些人天生嘴巴不得人喜欢,尤其是说你的人,最不该活在世界上,不过才几拳而已,要不了他的命。公司的损失我会叫他付出相应的代价,但是对你的伤害呢,如何偿还,他死了也难以平复你的心里难过吧?”

  卓风说的都是什么啊,我懵懂,一直摇脑袋,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这时候李哥跑过来,看了一下眼前的情况,喊保安过来,叫大堂里的人纷纷去保安室,这件事不能公开。

  卓风看一眼地上昏死的男人,交代李哥,“该如何处理该知道。”

  “我知道,你们走吧,车子在外面,我会处理干净的。”

  怎么处理,杀了?刚才卓风的话听着真叫人害怕。

  “姐夫,那个人就是随便说说,你别……”

  “死不了,走吧。”卓风用纸巾擦掉了手背上的血滴,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继续拉着我往外面走。

  坐上车,车门关紧,碰的一声,尽管声音不大,我还是被吓的浑身一抖。

  “卓尔,我说过,再不会叫你受委屈,我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