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01节

  第401章 别想躲开我

  我们吻过无数次,从最开始的我偷偷的吻,到我鉴定的索取他不理会,后来我们确立关系,他主动的吻,一次又一次,直到现在的吻,都叫我难忘。

  可他的吻来的太猛烈,太霸道,我一时之间没招架住,呼吸都没上来。

  所以……

  我昏了。

  睁开眼,还在,我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卓风的衣服,远处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卓风,背对着他的人看背影不是陆少,不知道是谁。

  卓风正在喝酒,之后说了句话,“查的怎么样了?”

  “还在找,卓哥,这件事不简单啊。”

  “我知道。”

  “可是卓哥,这要是查出来最后真的是咱们这边的人做的手脚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怎么办。”卓风的语气异常坚定,手里的酒已经见了底,他又倒满,红酒透过房间里面的昏暗光线映照的尤其的美艳,偷着他白嫩的手,更显得那手的细嫩。

  “卓哥,之前的线索断了,人也失踪,可我猜测错不了。”

  卓风端着酒杯,摇晃了一下,没急着喝,良久才说,“查到再说,小心点。”

  “是,我先回去了。”

  “记住,别暴露自己。”

  “知道了卓哥,放心吧,我先走了。”

  男人一开门,我看到了男人手腕上挂着的说的珠串,手腕上青筋暴跳,显然是很有力气的,他始终没露面,背对着我,出去后跟外面的人打了声招呼,就关上了房门。

  没多会儿,陆少进来了。

  看一眼房间,惊讶的一张脸满是笑容,“这是发生了啥?”

  卓风笑笑,“没事。”

  “啧啧,卓尔睡了?不上楼去?那两个妞儿呢?”

  “走了,以后别胡闹。”

  “没胡闹,这不是卓尔要求的吗,怎么样,进展如何?”

  卓风摇头。

  陆少倾吐一口气,回头看我,我立刻闭上眼睛装睡。

  陆少那边很久才说,“回去吧,很晚了,以后再说,慢慢来,出国的事儿还需要一段是日子。”

  卓风也深吸口气,似乎很是疲倦,即便离我很远,我还是听到了。“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再坐一会儿,等她醒过来。”

  “成,你我叫李哥过来接你,你别开车了,喝了多少这是?别喝了,回头兄弟陪你。”

  “恩。”

  陆少一出门,卓风那边就对我说话了,“打算睡在这里了吗?”

  好吧,我是撒谎不行,装睡也被发现,在他面前,我还真够失败的。

  我坐起身来,看着他,有些尴尬。

  我在想,如果刚才不是因为窒息昏过去了,那我们是不是就真的做了什么,然后和好?

  想到和好是很好的事儿,可我不能啊,我不想叫我朋友和他再发生从前的事情,我真的太累了。

  如果说徐娇娇的死叫卓风一直心里有阴影,才会坚持了那么多年才选择跟我在一起,那么安妮的死也给我留下了很大的阴影,我不想因为我的自私再一次害死了无辜的人,尤其是我朋友。

  “姐夫,我们回家去吧,我困了。”

  “恩,坐过来,说会儿就走。”

  我听话的坐过去,没坐他身边,坐在了他对面。

  他递给我果汁,指腹碰了一下杯子,交代我说,“有些凉,慢慢的喝。”

  “恩。”是很凉,我喝了一口就冰的我牙齿难受。

  他笑笑,宠溺的捏我脸。

  我不自然的躲开,看着他的手。

  他没收回去,继续往我脸上触,重重的捏了一下才收回去,“别想躲开我。”

  真霸道!

  我横他一眼,问他,“姐夫,刚才那个人是谁?”

  “一个手下做事的人。”

  “哦,有事发生吗,是生意上的还是什么?”

  “都不是。”

  “那是什么?”

  “还不清楚,就是最近觉得有些事情不太对,在叫人查,之前有了点线索,突然对方察觉后线索就断了,现在一点音讯都没有。”

  什么啊,说的那么玄乎。

  我知道他不确定的事情是不会乱说的,所以我没有办法继续追问。

  “陆哥知道这件事吗?”

  他摇头,又喝光了一杯酒,之后又给倒满了,我看一眼他身边,自己都喝了两瓶的红酒了,还有两瓶灌装的啤酒,这是……

  我紧张的抓住他的手,抢走了酒瓶子,连同酒杯也拿走,皱眉打量他,“你做什么,喝这么多做什么?”

  “喝一点没事,偶尔。别闹,给我。”他朝我伸手。

  不对,一定有事情发生,工作应酬的时候他都很少叫自己一直喝酒的,今天是怎么了?

  “别喝了,我不准你喝,想喝我陪你啊。”

  “你那点酒量?”

  瞧不起我。

  我哼了一声,“那你别喝了,不是聊天吗,喝多了怎么聊天啊?”

  “呵呵,好啊,聊天,坐过来。”

  他又拍自己的沙发,邪魅的笑。

  最近他脸上太多这样的表情,我看的很是心里难受了,这不是真实并且我认识的那个卓风。

  “姐夫,你最近怎么了,你变化很大。”

  他点头,没有再抢走我的酒,捏着牙签插一块西瓜,吃了之后才说,“你说呢,你好过吗?”

  额!

  好吧,是因为我。

  我愣了一下,身子都僵了,嘴巴也颤抖,说不出话来。

  这件事,我们都不好过的啊。

  “那我们都分开了,还在一起这样不是更难过吗?”我说。

  “不会。”他鉴定的摇头。

  “为什么?”我不明白。

  “会和好的,我在等。”

  等?

  一个“等”字害了多少人啊。

  当初他说叫我给他点时间,一年之后会公开我们的关系,后来没等到一年我们就分手了,世事无常,等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

  “姐夫,别等了,我现在没觉得后悔,难过是肯定,六七年都这么过来了,我想再过个六七年就好了。”

  “不会,我就老了,那个时候等不动了,所以现在开始等,努力的等。”

  我垂眸,看着桌面,心口滴血,浑身难受。

  “卓尔。”

  “恩?”

  “回去吧,我也累了。”

  “好。”

  “记住。”

  我起身,将衣服递给他,他没接,坐着没动,只是抬头看我,满脸的坚定,“别离开我,这不是儿戏。”

  他接过衣服,我急忙将手缩回来,生怕他就拉着我不放开,这样我们更尴尬。

  不想,他倔强的抓来,搂着我的肩头,胁着我走。

  我走的有些踉跄,往他怀里靠过去,他却发笑的警告,“别勾引我,我忍了很久了。刚才的两个女人真不错。”

  我哼了一声,没往下接,不过还是想赌气的说,不错就留着呗。

  不想,他搂我更紧,“谁都不如你好。”

  第402章 姐夫,你真卑鄙

  回去后没多久他就在床上睡着了,很沉,还有轻微的呼噜声,我将他的枕头抬高,呼噜声才好一些。

  我安静的坐在他身边,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出去,这一次我们换了个位子,他睡在三楼,我给他擦脸脱衣服,我睡在一楼。

  早上起来,他来敲门,叫我过去吃早饭。

  我迷迷糊糊的起来看时间,这还早啊,“姐夫,起来太早了,我想再睡一会儿。”

  “起来吧,到公司再睡,我今天有很多工作要做。”

  “我也要去吗?”

  “是,冯氏集团你必须露面的。”

  “好吧!”

  在车里,我困得东倒西歪,最后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睡了一路,醒过来才知道,我趴在他双腿,还留了一串口水在上面。

  他笑看着我,揉我头顶,“睡醒了?”

  我愣了一下,慌忙起身,抹掉嘴角的口水,尴尬的点头,热着脸说,“恩,睡,睡好了,我们下车吧!”

  “扶我一下。”他说。

  “恩?”

  “腿麻了。”

  “……哦。”

  我拉着他走下车,他扶着车门站了好一会儿才勉强迈步,我不好意的一直在道歉,“对不起姐夫,你怎么不叫醒我啊?”

  “知道你太累,走吧,上去开会。”

  今天的会议有很多人,上次我来的时候也是股东大会,这一次还是,并且冯家人也在,除了冯科,都在。

  冯海挨着他父亲,坐在后面的是汤姆,之后是我,我的身侧是卓风,依次排开,围绕无比巨大的桌子坐了整整三排。

  会议是准时准点开始,是早上的九点。

  会议内容说的是这一年的工作,每一个股东都派出自己家的助理,说了一番自己手头上的工作项目,里面还有一些是公司的集体合约,现在进展的都还不错,但是最好的还是冯海那里,相对来说,我这里就没有那么大的风头了。

  冯海的父亲看起来很是健硕,神采奕奕的,比之前在他家里看到的那个躺在病床上的老者身体好了不少,他满头白发,眼神闪着精光,手里拄着拐杖,坐在位子上腰杆子挺拔如松,看起来无比的有霸气。

  相反,坐在他身边的冯海和汤姆就没有这么霸气了,身高比他高了不少,可看起来却没有歧视,尽管年轻,脸上也少了很多的精明,尤其是冯海,看起来就像一个得到了好成绩,拿着奖状来邀功的傻孩子。

  奈何,他的好成绩自己的父亲一点都不在意。

  等会议接近尾声,作为最大股东的冯海的父亲说话了。

  “今年的收益不错,回头会有详细的报表出来,到时候大家拿到手的分红也会张贴出来,但是我今年好说一件事儿,使馆我的儿子。”

  冯家有很多个孩子,据说这个老头子有三个老婆,外面生养了至少八个孩子,可真正在外面露脸的只有冯科和冯海以及坐在他身后最为器重和在乎的小儿子汤姆。

  如今冯科已经因为高可可的事情败走到了国外,连影子都看不见,他能来也是迫不得已。

  但是冯家人不喜欢被人看着内斗,固然是不会公然叫冯海如何的,为此,他将汤姆推举了出来。

  “汤姆是我的小儿子,年龄小,但是他将来也是要来公司做事的,手头上有一个很小的投资公司,现在做的还不错,业务往来也很好,我希望在座的各位前辈们能够给后生们一个立足的机会,暂时留在公司做一点小职员跑腿的活儿,你们看着使唤,多多提点,又不懂的他会问,希望各位朋友不要怪罪我的犬子啊。呵呵!”

  众人一阵敷衍的笑,这件事也就顺理成章了。

  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自古以来,父母的天花板是孩子的踏脚搬,固然,汤姆再没能力,也会成为公司的高层,在底下做事,是熟悉业务,可谁敢真正的使唤他。

  汤姆跟大家问好,笑容钱和,颇有几分冯科的气质,可他,跟冯科差的太远了。

  卓风说过,他只会做生意,耍计谋,可他还是斗不过冯科。

  如此,冯家人将汤姆推出来,看来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汤姆好像还没毕业,比我高一届,现在读大三。

  我看看他,没吭声。

  他却笑着问我,“卓副董,多多关照。”

  我愣了一下,笑着点头。

  出来后,卓风拉着我进了办公室,他将一些文件给我看,尽管我信任,可卓风还是将一些重要的需要我签字的合约全都说给我听,详尽的解释里面的内容和利弊之后才允许我签字。

  几次下来,我也对这里的生意有了了解,冯氏集团主要做地产,其实连带着开发一些高科技的,例如节能汽车以及电池,现在我签字的是投资一个很小的无人飞机,卓风说国内批不下来,但是国外很火,所以他打算在国内做生产,卖到国外去,里面最需要的一个零部件,就是陆少从冯科那里抢来的那批货。

  我明白了,签了字,瞬间觉得自己的责任重大起来。

  “姐夫,这个事情要是成了,我们是不是会赚很多钱?”

  他笑笑,剐我鼻子,“之前的一个已经买了大厦助我开公司,现在不缺钱花,你要那么多钱干嘛?”

  我对钱没什么概念,听的最多的就是他们口中的一些数字,却很少见到现金,不过我现在需要钱,“姐夫,我想出国后打工,赚的钱我留着,给山区建学校,可以吗?”“用你手头上的钱足够,何必再去打工?”

  “我就是想啊。”

  “可以。不过要去我的公司才可以。”

  什么啊,那还叫打工啊,那不就是给自己公司做事啊,他的公司整个都是我的,法人代表和出资人都是我。

  他这是变相的牵制住我。

  “姐夫,你真卑鄙。”

  他呵呵的笑,承认的说,“是,不过我没做错,你的公司你不管理,要指望我一辈子吗?”

  “……”

  一辈子?

  我不敢去想了,七八年都这么漫长,现在觉得七八天都是度日如年,一辈子啊,太远了。

  之前卓风经常说要照顾我一辈子,我们永远不分开的。

  可是我先打了退堂鼓,不知道他这样会坚持多久,七八个月,还是七八年,我想不会是一辈子吧,我们总会有各自的生活,各自的家庭,我生一个我跟我老公的孩子,他带着一家几口出门,见了面,尴尬的打招呼,各自安好。

  我正胡思乱想,他敲打桌面的手就伸了过来,捏住了我的鼻子。

  “痛!”

  “不能叫你胡思乱想,继续看资料,我们下午回家。”

  “你这是旷工,才上半天班就走啊?”我一面揉鼻子一面说。

  他垂头,默了一会儿才说,声音有些低,带着几分试探的味道,“回那个家。”

  有卓振东的那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