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02节

  第403章 不去那个家

  忐忑,从上了车开始我的心就狂跳不止。

  到了地方,我才知道我已经紧张的全身汗水。

  这一次来,我是以卓家人的身份来,可看着这个陌生的家,我一点都体会不到我是卓家人的感觉。

  卓风告诉我说,“他身体不大好,你别说话就行,有我在,他不会对你怎么样,并且……”他很是无奈的吸口气,看着我,眼神灼灼,轻轻的捏我脸,很久才说,“你都跟我分手了,他现在还找你的麻烦我是真的做不到收住脾气。从前我以为只要我们忍一忍就过去了,谁知道我的忍耐只会叫他变本加厉,才会有今天的结果。我已经失去了你,再不会叫你离我更远。知道吗?”

  我点头,我明白,又不明白,脑袋里面只有一个想法,不去那个家。

  “姐夫,我不进去行吗?”

  “来都来了,进去吃个饭,没什么不好。”

  “可是。”

  “好了,走吧,有我在。”

  “……”

  我勉强跟上去,脚步沉重,浑身颤。

  他开了门,里面传来了卓振东的笑声,映入眼帘的,是姨妈,之后是僵在脸上的笑脸的卓振东。

  我偷偷的很快的看他一眼,“叔叔,阿姨。”

  “进来吧!”

  卓风拉我进去,叫了一声爸,拉着我坐在了里面的沙发上。

  我的屁股像被钉了钉子,坐立不安,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尽管隔着卓风和姨妈,中间还有一个跟卓振东说话的陌生人,可我还是觉得卓振东能够看到我,眼神毒辣,跟毒箭一样。

  卓风低声问我,“不舒服?”

  我摇头。

  “想吃点什么?”

  我还是是摇头。

  此时,卓振东突然叫卓风的名字,“卓风?”

  “恩?”卓风答应了,可仍旧看着我。

  “过来,坐过来,看看还认识不认识从前隔壁的张叔。”

  “好。”卓风起身,还不忘拉着我。

  我跟着站起来,姨妈小声嘀咕,“成什么样子?”

  卓风没搭理她,我吓得收了手,卓风又拽我手,对姨妈说,“你说成什么样子?”

  姨妈一怔,看想卓风,满脸怒气,还想再说话,被卓振东打断了,“卓风,过来,看看你张叔。远道而来,多年不见了,打个招呼。知道你们年轻人不喜欢跟我们老人一起,可也要问个好。”

  卓振东一改从前的语气,和蔼无比,却很突兀,显然,他卓振东就不是和蔼的人。

  “张叔。”卓风走过去,叫我也叫人问好,“卓尔,这是张叔。”

  “张叔好。”

  那个男人看起来也就四五十岁,保养得很好,笑起来的时候暴露了脸上的年龄,眼神很和善,一直点头,之后问我,“跟卓风什么时候结婚啊?听说都订婚了。哈哈,小年轻人就是好啊,我们老了,折腾不起来了。不过看着你们幸福就开心,我家那个也是,我的大儿子收养一个小女儿,谁想到到了年纪,跟着我孙子自己就偷了户口本领证去了。哈哈……现在过多小日子和和睦睦,怀了孩子。啧啧,可有我当年的风范啊,哈哈……”

  卓风听了很高兴,连连点头说,“快了,到时候请张叔喝喜酒。”

  “哈哈,好好,去玩吧,年轻人不能跟老人一起,我们脑子都生锈了。”

  张叔憨厚的笑,摆手叫我们离开。

  卓风拽着我往别处走,我特意看了一眼卓振东的脸色,难看的跟吃了苍蝇一样,可仍旧装作享受这份高兴,脸皮都在跳。

  卓风拉着去了二楼,从前我住的房间。

  此时的房间已经重新装修了,焕然一新,但是家具没变,只是移动了位子。

  这次的事情发生后卓振东就被卓风接来了这里照顾,他工作要忙,不能总是回乡下。

  同时,在这里,卓振东也等于被卓风控制住,断了一切卓振东背后的人,才叫卓振东彻底的收手。就算他卓振东生气,不同意,暴怒,可也说不了什么。

  可我们,已经分手。

  坐在房间的窗台边上,卓风在身后翻箱倒柜的不知道在找些什么。

  我看着外面的风景,心情复杂。

  “卓尔,你还记不记得你之前放在这里的一本《感言之选》?”

  “……”我愣了一下,回头看着他着急的样子想了一番说,“这里的东西都没拿出来过吗没有的话就还是在原来的位置放着的,我想想…”

  “恩。”

  “在下面的抽屉。”

  “找到了。”

  他翻出来,找到了里面的一张照片,递给我,之后说,“收好,别丢了。”

  我看一眼,很帅气,是我之前偷偷用手机拍的,他站在树荫下看书,阳光温和,照在他的脸上,帅气十足,魅力无限。

  是我后来打印出来,外面做了封皮,所以现在保存很好。

  “姐夫,那个时候你真年轻啊。”那时候他多大来着?哦,我才学会用手机拍照洗照片。他那个时候二十七,我十七,徐娇娇还活着呢。

  记忆打开,我惆怅起来。

  他轻轻揉我头顶说,“记得那么清楚?”

  “记得啊,我都记得。”

  “那就不要忘记,记我一辈子。”

  我愣了一下,最近这“一辈子”三个字就好像插进我脑子里的一根毒针,无时无刻不在刺痛着我。

  我将照片放回书里面,连同书也拿在手里,“那我就带着书一起走吧!”当做是在国外的一种念想。

  他笑了,点头,问我,“知道今天为什么回来吗?”

  我仔细想,不是他生日,也不是卓不凡生日,卓不凡都没回来,那是卓振东生日?可这排场都没有啊,难道就举家吃饭这么算了?可卓振东就算是不想过越不会想看着我来猜对,那是什么?

  我摇头。

  “其实,什么都不是。”

  我笑了,“姐夫,你现在学坏了。”

  “呵呵,就是想带你回来,至少吃个饭,只有我们一家人。”

  可我不是一家人啊。

  我咬着薄唇,没说出这番话,却在心里面,打了铁的烙印在心头上,痛的我直皱眉头。

  他又说,“订婚后还没回家来吃过饭。”

  我大惊,我们都分手了啊,难道吃饭就是因为想做一个正式的身份公开确认吗?

  我不愿意了,慌忙起身,“可我们分手了。”

  “我知道。”

  “那什么意思啊?姐夫,你别这样,好吗?我都答应你了还跟从前一样生活在一起,可我们应该保持距离的。我,我,哎,不对,是我一直在留恋你,所以才一次次的跟你走的近,我们不该这样。姐夫,送我回去,我不能留下来,意义不同,这对你对我都不公平,我不想欺骗别人。”

  “……”

  他沉默起来,只眼神灼灼,渐渐的脸上一层痛苦,半晌才拽着我的手,叫我坐下来,“卓尔,家里人吃个饭,没有那么多意义。知道吗?这是我欠你的。”

  第404章 就算分手,还是一家人

  我不懂的摇头。

  “一家人吃个饭很平常,可这多年我以为我将你藏起来就是保护你,实则是在伤害你,我知道分手了,可分手了我们还是一家人,吃饭是应该的。我知道你渴望亲情,你家里人那个样子,你得不到半分的亲情,至少在这里可以有,我父亲那里以后都不会对你怎么样。”

  是吗?

  可刚才卓振东的眼神可不像是对我没怎么样啊。

  我勉强答应,点头说,“知道了。”

  就算是我临走之前给卓风的一个礼物吧,他想如何就如何,就算分手了,我们还是一家人。

  过了一会儿,留下煮饭的阿姨叫我们下去,之前的那个张叔已经走了,留下了很多东西,现在都杂乱的摆放在桌子上,东倒西歪的,正好没了我和卓风落座的位置。

  卓振东坐在主位上,阿姨在他的左手边。

  卓风拉着我坐在他们相对的方向,拿开了东西自己才坐下。

  四个人,相对而坐,却相继无言。

  这样的气氛着实有些尴尬,犹如火烧,煎熬着我。

  卓风笑着帮我摆开餐具,问我还需要什么?

  我连头都不敢抬,看一眼面前的几个杯子,今天吃的西餐,各种酒水都在,很齐全,我端着果汁低声说,“就这个吧。”

  “好。”卓风将别的酒水都拿走,帮我将手帕扑在膝盖上,等煮饭阿姨放了扭来和海鲜过来,才自己自己动餐具。

  我一直垂头,大气不敢出。

  从前在学校多威风,之后出事我打架动手一点不含糊,可偏偏在看到卓振东的时候异常的胆小,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过分好。

  卓风帮我切好了一块鲍鱼放在我跟前,又洒了酱汁,示意我尝尝。

  我点头,戳着叉子吃一块,点头,这就再没动过。

  这段饭吃的我很累,卓风知道我的饭量不多,也没有过多的帮我夹菜,只将面前的东西一点点的切好,送过来一些我就吃一些,叫我喝水我就喝水,叫我擦嘴起来我就擦嘴起来,眼看着一顿饭终于结束,我也偷偷的松了口气。

  不想,一直没说话的卓振东说话了,“不坐一会儿了?”

  卓风回头看我一眼,我使劲皱眉,心中一万个想说不了,可我没有办法说出口,我不想卓振东折了面子。

  “好,听叔叔的。”

  卓振东哼了一声。

  卓风冲我笑,拉我坐在了沙发上,早有人送上来水果,卓风又体贴的将水果送到我跟前,我举着叉子没敢吃,看着卓振东火辣辣的眼神,我的心都要飞出来,放下了叉子,拘谨的坐着,一动不动。

  卓风问我,“不舒服?”

  我摇头。

  阿姨此时说,“卓风,最近公司忙不忙啊?”

  “还好,一直在忙一个项目,倒是不轻松。”

  卓风仍旧固执的将水果递给我,我接过来,偷偷的吃,嚼碎的声音都觉得是突兀的。

  “忙啊,就不要经常过来了,我们这里什么都不缺,就是很担心你,你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

  “我很好,阿姨别担心。”

  “呵呵,怎么能不担心呢,之前你身边多个拖油瓶,但至少是不孤单的,可现在听说卓尔要走了,你身边每个人,自然是无聊的,要不然就搬回家来住吧,我今天还跟你爸爸说,李思念那丫头在外面也跟你一样,互相离得也不远,忙工作的太累了,不如家里温暖,都来家里也热闹,是不是?”

  阿姨这番说的我都要打个洞钻进去了,她说我是多余的,但是因为卓风在乎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存在,只说我的作用是陪着卓风给他开解烦闷,最后提到了李思念,她在提醒我,我走了就不要回来了,说到底他们是一家人,并且将来卓风是要跟李思念在一起的。

  我咕嘟一声,艰难的将嘴里面的水果吞进去,不知道是不是这橙子太酸了,竟然酸的我想流泪。

  “不了阿姨,卓尔会一直陪着我的,你不用操心我的事情,李思念跟我也不可能的,你们跟李家的事情最好不要影响到我和卓尔,现在卓尔需要安静,她还有很重的学院,我更加不希望她受到半点打搅。我们回来的次数也不会多,尤其这里,你们住着就很拥挤了,再多一些人,怕是更加不好。不是卓青青也要来吗,男女都在,更加不方便。”

  卓风的话噎的姨妈一点回话的力气都没有,只干瞪眼。

  卓振东始终不吭声,绷着脸上的横肉似乎要喷出火来。

  良久,又陷入了安静。

  外面的房门被推开,走进来的卓不凡吃惊的看着我们,扔了手里的钥匙,笑着问卓风,“哥,回来多久了?”

  “吃过饭了,马上走。”

  “那正好,我拿点东西也走,你等我一会儿。”

  卓不凡连跟卓振东和姨妈都没打招呼,就换了鞋子蹬蹬的往楼上跑。

  卓振东气不打一处来,暴怒的提着手里的拐杖敲到桌面,“成什么样样子,进了家门没看到我们两个老的吗?也不说句话,当年你叔叔是怎么教他的,气死我。”

  姨妈在给卓振东顺气。

  其实卓不凡一直对卓振东就这样,他这一次这么生气是因为实在没地方撒气了,现在他知道自己寄人篱下,在卓风的控制中生活,在如何生气也必须控制住自己。

  可到底是一辈子的脾气改不了的。

  卓不凡的房间就在我之前住的房间的隔壁,正对着客厅,门还开着,听得真真切切,他是什么样子自然是卓青青那边的家里人教育的,卓不凡可从未将这个父亲当做是自己的父亲。

  他也暴怒,在房间里面摔摔打打,“你什么时候当我是你的儿子了?我成什么样子跟你没关系。”

  卓振东怒气更大,举着手里的拐杖就冲了进去。

  姨妈大惊,脸色苍白的追了过去,里面顿时传来卓不凡的嚎叫。

  “走开,你就是看不起我,别认我啊,还将家产分给我做什么,我不稀罕,你打死我算了,打死我。”

  卓风一直安静的坐着,连头都没抬,双臂撑在双膝上,垂着头。

  里面吵闹声不断,看似卓振东教育自己不争气的儿子,其实撒气给我和卓风看。

  我心口难受,紧紧的攥着衣袖,紧张不已。

  卓风连连吸气,终于忍受不住,忽然起身,哗啦一声,掀翻了面前茶几,“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