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03节

  第405章 对孩子不好

  房间里面顿时安静,姨妈小跑着出来,身后跟着满身怒气的卓振东。

  “卓风,做什么啊,好好的你干嘛发这么大的脾气?”姨妈跑出来装好人。

  卓风冷笑,要过去。

  我大惊,不知道他做什么,可不能动手,急忙拽住卓风,“姐夫!”

  卓风愣了一下,回头看我一眼,停下来,拽我的手,对卓振东说,“我告诉你,李思念跟我没关系,这个家从今往后谁再提李思念我跟谁没完,还有你。”他指着姨妈,“你吹了我父亲二十年的枕边风,到了今天还不消停,我看在你是和我姨妈的份上我不管你,可别将手伸的太远,我们家里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我不管你拿了李家多少珠宝,别想再管我的事儿,不然第一次被赶出卓家的不是卓尔也不是卓不凡,而是你。”

  姨妈大惊,脸色瞬间灿白,张张嘴,不知道如何是好。

  卓不凡也走出来,捂着脑袋,卓振东的拐杖是实木的,顶端还有不锈钢圈,这敲上去多硬的东西都碎了,别说只敲打头顶。鲜红的血水顺着卓不凡的手缝往下面流,他微微眯了眼睛,看着我们。

  卓风也是吓了一跳,吸口气,镇定下来,“卓不凡,东西找到了吗?”

  “……”卓不凡愣愣的点头,拿好了。

  “走吧,先带你去医院。”

  卓不凡背上书包往外面走,临出门前,告诉卓振东,“你觉得我这个儿子不争气给你丢脸了那下次再用点力,敲死我算了。”

  卓振东仍旧没熄火,举着手里的拐杖要追过去。

  卓风咆哮,“过了,别闹了,还嫌弃这个家不够乱?”

  卓振东愣了一下,停住了脚,身后拽着他的姨妈连连求饶。

  卓风帮我提着包,拉着我往外面走。

  上了车子,卓不凡还在说话,没多一会儿就觉得头顶,脑袋一歪,栽倒了。

  “啊,卓不凡。”

  卓风回头看我们一眼,加了脚油门,告诉我说,“按住他的头,别叫他滚下去,我们马上到医院了。”

  到了医院,卓不凡确诊,轻微脑震动,缝了气针,正好在额头的上方,要是再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卓风,好在我们送来的及时。”

  卓风紧咬住薄唇,轻轻点头,抱住了我,道歉说,“对不起。”

  我没怪他,其实今天卓振东已经表现很好了,卓风一直都在帮我说话,那毕竟是他父亲,也不能打骂,讲道理讲不通就真的没有办法。卓风的初衷是为了我好的,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笑着说,“我没怪你,我觉得今天挺好的,真的。”

  “别说了,别说了,都是我不好。”

  我没有再说什么,拥有一个这么喜欢掌控自己子女人生的霸道父亲谁都没有办法。

  “卓风,卓不凡醒过来后问问他想不想出院吧,接回去照顾,快过年了,这里的护工少,我担心他这边照顾不周到。”

  “没关系,我会找到护工的,你别担心。”

  “好吧!”

  卓不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深夜了,一直看着我们不吭声。

  看时间太晚,卓风想叫李哥先送我回去,他陪着卓不凡。

  卓不凡才说话,“哥,对不起啊,我要是不回去今天其实没这事儿的。”

  “跟你没关系。”

  卓不凡满是不好意的看我,“卓尔,我真对不起,其实今天这是不是冲着你们,是我爸一直都看我不顺眼,之前我说不要遗产他就说不如当初掐死我。”

  我和卓风都没吭声,这件事啊,不好说谁好谁坏,可就是不对。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偏偏越是有钱的人家这种情越是纠结,牵扯到钱和利益,谁都会自私的。

  “卓不凡,你好好睡觉养伤,补习班半年暂时不用去了,年底也都要放假了,过完年再去补习一样的。我们先回去,你有事给我和卓尔打电话都行,病好了也别回家了。”

  “我知道啊,我不是在外面租了房子的吗?嘿嘿,我没事。”

  这一年来卓不凡懂事不找,在他身上尽管还能看到从前的吊儿郎当的样子,可他现在再不会胡闹。

  “过年了,总要回家的,那个家……”卓风无力的叹息,良久才说,“不回了。”

  “……知道了哥,你们先回去吧,我能照顾我自己。”

  “恩,我们走了,我回头给卓青青打电话,她最近一直都在问我你在哪里。”

  卓青青喜欢卓不凡这件事叫卓不凡一直避而不见的,卓不凡也从未正视这个问题,导致卓青青一直情绪不是很好。

  上次卓青青被卓振东带去山区找卓风,给我下跪这件事收卓青青就一直没见影子,卓丰说卓青青看到我们,就想到了她跟卓不凡,总觉得,他们会更加悲惨,可没正视面对过,总是心有不甘。

  不想,卓不凡说,“哥,她是我姐,这辈子都是,我不想打搅她,还是别说的好。”

  卓风笑笑,拉着我出来了。

  回到家后我洗了澡进房间,看卓风坐在房间里面背对着门口坐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走过去,坐在他身边,看他,脸色不是很好,周围很大的呛人的烟雾,面前的烟灰缸里面的烟头已经插了好几根。

  我心痛的抢走他的香烟,扔到了一边。

  “卓尔。”

  “姐夫,别抽了,之前不是戒烟了吗?”

  “之前戒烟是担心你意外怀孕,对孩子不好。”

  “……”

  我惊愕的转过去的身子没转回来,身体上好像过了电一样,惊得我半个身体走麻了。

  “还有两个月了吧?”

  我出国,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了,国外没有过年这一说法,所以开学比较早。

  “恩。”

  我起身,绕着床走到了另外一个方向,背对着他。

  刚才话,好像一只皮塞子,抽走了我全部的力气。

  “专业选好了?”

  “选好了,工商管理主修,我还选了数学,陆哥说有一个很有名的数学家在那里做教授。”

  “不错的。”

  他的声音充满了惆怅,听得我心口难受。

  “这一走就是好几年。”

  泪水在眼圈里打转,我再没了力气回应他什么,只捂着脸颊默默的哭。

  “去了之后照顾好自己,别叫我担心。”

  “……我知道。”

  “姨妈说对了一句话,你走后,我身边就没有人了。”

  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流,我终于泣不成声。

  分手,这份难过,对我们都是相互的。

  他比我更严重。

  第406章 卓尔,你长大了

  隔天。

  卓风去开会,叫李哥接我去他公司,我一个人百无聊赖,去了公司楼下的咖啡厅。

  在这里,遇到了心情不好的卓青青。

  她已经毕业了,最近在计划周游世界,打算叫卓风给她准备一份周有世界的计划表格,卓风去过很多地方,自然知道一些各地的风俗和需要注意的地方。

  坐下后,卓青青笑着说,“我听秘书说你也来了,我就过来了,卓哥开会一般都要很长时间的。”

  我笑着点头,帮她点了一杯咖啡和一份甜点。

  卓青青喝了一口咖啡,之后笑着问我,“真的打算出国了?”

  “是啊,现在就等那边开学了。”

  “哦,倒是不错,到了国外有需要帮忙的联系我,我在那边认识一些朋友的。”

  “好啊,谢谢青青姐。”

  卓青青笑笑,又喝一口咖啡,低头看手机,过了一会儿,她突然睁大了眼睛问我,“卓不凡在医院?”

  我正好奇她是怎么知道的,她举着电话给我看,是卓不凡的朋友圈发了东西。

  我愣愣的点头说,“恩。”

  “我叔叔打的?”

  我没吭声,这件事卓不凡都交代了不能说的。

  “算了,我自己去看。”

  卓青青提着包就要走。

  我给她叫住了,“青青姐,你,你真的要去吗?”

  “是啊,我去看他。在哪个医院,你知道的吧?不告诉我就叫卓哥秘书去找,也会找到的。”

  我再次追问,“青青姐,你决定好了一定要去看他吗?”

  卓青青皱眉,站着没动,默了一会儿,又坐下来,端着咖啡愣神的看着窗外,似乎在神游,可从她的脸上的表情能看得出来,她这是难过。

  良久,她的声音带着几分哭腔的苦涩,低声问我,“是他叫你们不要说的吧?”

  我还是没吭声,对于隐瞒秘密这件事上,我想我做的还是很到位的。

  “呵呵,卓不凡,还挺狠心,跟卓哥一点都不同。”

  我跟卓风都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不然我们也不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早就老死不往来。

  “我跟他……呵呵,说起来是我的不对,他一直当我是姐姐,可我当他是我的男友。从小到大我都知道他不是我的亲生弟弟,所以我从来都没有在乎这些,却忽略了他那边的感受。”

  卓青青还自嘲的说是不是卓家人都有这个毛病,跟着自己身边的人产生感情,可她有说卓风跟她不同,至少卓风能够分得清楚他对我是真心相爱还是一种变态的依赖。

  她肯定的说,她对卓不凡是变态的依赖。

  “青青姐,感情的事情我自己都一塌糊涂,我没有办法劝你,不过我现在知道了什么叫及时止损,只要两个人都好过,不管是否在一起都一样的。你说是不是?”

  卓青青愣愣的看着我,跟着笑了,却笑中带泪,“卓尔,你长大了,呵!”

  她意味深长的看我一眼,对我举起咖啡杯,一饮而尽,没有说话,起身走了。

  我安静的坐在位子上看着她离开,上了车子,一脚油门疾驰而去,绝尘的样子,像极了古代武侠片的女侠。

  为了爱情,有些人真的可以做到不顾一切。

  中午的时候,卓风下来找我,跟我去餐厅吃饭,吃饭的时候问我,“卓青青都说了什么?”

  我一五一十的说清楚,他低头没吭声,擦了擦嘴,喝了口酒,半晌才说,“卓青青肯定不会放弃的。”

  我捏着杯子的手微微一僵,很久都没有回过神。

  心口一荡,总觉得她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此时,身边传来了脚步声。

  我茫然抬头,一张带笑的脸映入眼帘。

  “卓尔,卓风?”

  李思念举着酒杯过来了,身后有服务生帮她加了椅子,还将她的餐具也端了过来。

  卓风很是不高兴的放下脸,轻轻吐口气,没有说话。

  我跟她问好,“思念姐姐。”

  “呵呵,卓尔,最近可是准备出国呢?”

  “恩,准备好了。”

  “哦,听说国外很不好混呢,你过去后可要照顾好自己啊。”

  我勉强笑笑。

  对于李思念,我现在只能保持最后的一点点耐心。

  “卓风,这次的合约如何?”

  李思念说话,还特意往卓风的身边靠近一些,之后说,“其实我这边已经说了,只要你签字,价钱好商量。”

  卓风端着酒,正好躲开了李思念就要去握住的手,笑笑,“可我暂时这边不想跟你合作。”

  “啧啧,卓风,不会这么小气吧,我们之间的私人恩怨没有必要上升到公司的利益上来,我这里公司才成立没多久,手头上也都是一些老客户,可我也缺少你这样的新客户啊,你现在可是名人啊,白手起家,手头上的资产可是一块肥肉,谁不想抓一把?我们是老相识了,不看从前也要看现在是不是?”

  李思念变化真大,从前她可不是这样的,温婉还在,可她的脸上多了很多刻薄,尖酸的叫人有些作呕。

  她的官腔说的也不伦不类,听上去叫人觉得很不舒服,看似平常,却句句都透着暧昧。

  我很是不舒服。

  她笑笑,眼神流转,移向我,又慢慢的移了回来。

  继续对卓风说,“我昨天去看了叔叔阿姨,听说了些事情。”

  卓风脸色微变,却没有说话,只手里的酒杯晃了一下。

  李思念捕捉到了卓风的紧张,笑了。

  “还是没变,那么在乎卓尔。呵呵……不过别担心,我也不是喜欢嚼舌根的人,卓尔和你家里的事情我是不会说出去的,对我也没有好处不是?尽管我们现在结婚的事情没个着落,可不代表以后不会。哎,卓风,别急着拒绝反驳我,你该知道,有些事情不是绝对。”

  卓风抿紧薄唇,脸色更难看。

  李思念继续笑,笑的浑身发冷。

  “妹妹,你看你哥哥,现在脾气多不好,不过你走了以后就看不到了,我会告诉你的,呵呵……”

  我深吸口气,愣愣的点头,不知道如何回应。

  如今的李思念就像是在脸上缝了一块铁皮,机枪大炮都打不穿,说话刁钻,处处逼迫,不给人留情面。

  “哦,时间不早了,一会儿开会见。”

  昂?

  所以,今天卓风开会是跟李思念?

  我看一眼卓风,他垂眸,没动。

  李思念起身,冲卓风抛了个媚眼,惊得我浑身一颤。

  卓风此时说,“不用了,你没有必要出席,这件事我已经决定,合约解除。赔偿金款我会一分不少的给你,至于你说的经济损失,我自己会承担。”

  李思念身子一僵,慢慢转身,站在卓风的身边,歪头瞧他,好似没听懂刚才的话,追问,“你说什么?”

  卓风扔了手里的帕子,站起身,低头系好衣服扣子,对我说,“卓尔,我们先上去,休息一下,下午带你出去转转,这里很无聊吧!”

  卓风完全没搭理李思念。

  此时,餐厅人不多,本就安静,可两个人说话都站着,还是最近的新闻人物,自然吸引了无数眼神。

  正在所有人的目光投注之下,卓风走到我身边,拉着木讷的我,继续重复的对李思念说,“我会告诉我手下人,从今往后不会跟你有任何生意上的合作。”

  李思念脸色从微微吃惊变成暴怒,转身一声尖叫,踩着细长的高跟鞋追了上来。

  “卓风,你给我站住!”

  卓风不得不站住,李思念的脸就要黏在了卓风的胸口。

  卓风看着她,没吭声,眼神轻蔑,一脸的不在乎。

  李思念却变怒气为笑容,笑的十分诡异,看一眼我,又看一眼周围人群。

  我预感不妙。

  她问,“卓风,生意归生意,我不怪你,可你该想好,我们孩子该怎么办,你的孩子也不想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