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04节

  第407章 别再给我添乱

  李思念的话一出,众人哗然。

  我大惊,不管这件事是不是真的,李思念这么说对卓风都不利。

  李思念不等卓风反驳,继续指着我说,“她是你妹妹,不是你女人,你这么护着她叫我怎么想,我才是你为未婚妻,你可以不要我肚子里面的孩子,我不能不要。哼!”

  李思念潇洒的一跺脚,提着手包,活像一个胜利的孔雀,摇晃着乱颤的腰肢就要走。

  卓风却将她给拽住了。

  “站住。”

  我紧张起来,悄然走过去,轻扯卓风的衣服,不想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卓风看我一眼,不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只继续对李思念说,“孩子?李思念,你的孩子不是已经溜掉了吗,确定是顾洛的,可不是我的,你这样诬陷我,小心我去告你。你才有今天的成绩也全都是顾洛的功劳,用不着在我这里找平衡,还有卓尔是我妹妹,可只不过在名字上是我妹妹,我们并无半点血亲关系,她是否是我的女人跟你没关系,你污蔑我可以,不要污蔑卓尔。”

  因为卓风的半个身子都被挡住,我看不真切,可看得出来他此时很生气,如果不是李思念是个女人,我想现在卓风肯定动手打她了。

  李思念脸不红不白的怒瞪着他,半晌都没有吭声。

  尽管这里都是公司的高级白领,受过高等教育,可步伐少数人是喜欢背后嚼舌根的,这一句说的是,“哎哎,那就是卓尔,跟照片上不一样啊,本人更漂亮。”

  “是是是,我见过,在公司经常过来,看样子跟卓总很好,那个李思念算个什么东西?”

  另一边,在同情李思念,“李思念也是苦命的女人,可自己跟谁睡了,有了谁的孩子自己不清楚吗?之前跟卓总在一起时间不是很长,可看卓总对李思念也不错,怎么就走到今天这地步了?”

  “哎,在如何好也敌不过经常朝夕相处的两个人啊,那个卓尔跟卓总在一起多少年了,肯定有感情。”

  一句一句的说的我头痛,这边卓风和李思念互相辩论,李思念不承认撒谎,卓风要叫人去找顾洛过来对峙,两个人一来一去的说的不可开交。

  我想叫卓风尽快走,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场合被人当猴子一样的观看。

  可卓风就是不想绕了李思念,非要当年对峙。

  李思念想走,卓风不让。

  争执下就有人过来劝架。

  卓风急了,一声暴怒,“谁敢拦?李思念诬陷我你们都看到了,这件事没完。谁都继续看好戏尽管看,但是我要你们知道看戏过后的代价。还有,卓尔是清白的,谁还想继续在背后说三道四,同样会收到一份律师函。”

  卓风是想叫所有人都打消对我的误会,这一点无疑是好的,可我不想备受瞩目,我拉卓风,“姐夫,走吧,走吧!”

  他回头看我一眼,一伸手,手背上一层汗水子。

  我一紧张就全身冒汗,他是知道的。

  卓风这会儿才松了口气,点头说,“好!”

  我也放心下来。

  卓风松开李思念,还在警告她,“别再给我添乱。”

  李思念不依不饶,怒瞪卓风,尖叫着要追上来,身后有李思念的人,拉着李思念劝说,还遭到了李思念的谩骂,好好的一个餐厅就成了菜市场。

  出来后,外面起了风,吹在身上,一扫我身上的汗水,彻底的凉快了不少。

  卓风看我,打量我,确定我没事才放心的问我,“还想上去吗?”

  我摇头。

  “那我们直接回家。”

  到了家里,卓风反复的问我,“真没事?”

  我被问的有些无奈的笑了,“我真没事,是你吓到我了。”从前卓风可不这样,李思念也不这样,这是都怎么了?

  “恩,从前是我太软弱才会叫你受了这么多委屈,再也不会了。李思念变成这样也是她咎由自取,从里面出来后她的西格格就变了不少,听说在里面没少受欺负,人本来就瘦,嘴巴还不饶人,挨打是肯定的,打过一次两次或许还会想着反抗,次数多了就不知道反抗了,人格会扭曲,要不是因为身上有肿瘤,她怕是要被打死在里面。”

  “……”

  我听到一阵后怕,所以当时李思念自杀是因为忍受不了被毒打吗?

  “好了,不要想她,想这件事后李思念也会收敛。”

  我点头,结合李思念的前后变化,还挺为她惋惜,这个人怕是毁了。

  “卓尔。”

  “恩?”我挑眉。

  “……没事,睡吧,下午两点时候我叫你起来,我们还要去陆少那边看看,听说他要结婚了。”

  昂?

  这也太快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到了陆少这里我才知道,这件事还真的是快的离谱,那个女人他才见过一次,两个人就滚了床单,再见面,就开始商量结婚了。

  那个女人好像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因为比较叛逆,自己在学校打架,被学校开除了,自己就找了个工作,谁知道就来了陆少的会所,头一天就被陆少看上了,就是那天我们三个一起来的那一次。

  我算了算,才五天啊。

  我吃惊的看着陆少,他却满不在乎的说,“跟谁结婚不是结啊,她说结婚,那我就同意了。”

  这也太不负责了。

  “陆哥,你这样对自己和对女方都不负责啊,闪婚闪离啊。”

  “呸,死丫头,咒我不是?我结了婚就必须离婚吗?太小看我了。”

  我倒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觉得没有基础保证的婚姻是真的不可靠的。

  “陆哥,你见过女方家长了吗?你就听那个女人自己说自己的亲身经历你就相信了吗?万一,我是说万一是假的呢?”

  陆少仍旧一脸的不在乎,“骗我就骗吧,我给她钱就是了,公司都可以给她,钱没了我可以再赚,可人都骗走了,我赚多少钱都堵不上啊。”

  他还是在想开心。

  我没有话说了,看着卓风,想他说两句话,他倒是好,一直吃水果,估计是中午没吃饱,这会儿用水果找平衡,吃了好久才抬头,竟然是问,“什么时候办婚礼啊,我给你当伴郎?”

  陆少愣了一下,哈哈大笑,“那卓尔是伴娘吗?”

  额!

  我脸一热。

  陆少这边笑声渐渐停止,半晌过后,吐了口气,听得出来,他内心多么空虚和无助。

  思念一个人,该是很痛苦的事情。

  从前我跟卓风分开几天就觉得难受的不能呼吸了,可现在呢?明知道得不到了,开始后悔,在如何后悔,还是得不到啊。

  “其实吧,我不想结。”陆少突然说。

  “什么?”门口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吓得我们所有人浑身一跳。

  第408章 我不喜欢干嘛睡他

  陆少无奈皱眉。

  不用介绍,也知道,这个女孩子就是要跟陆少订婚的那个人了。

  “陆豪,你想反悔吗?”

  陆少没吭声。

  女孩子走进来,看和卓风一眼,坐在了陆少身边,抓陆少的手,“你想反悔?”

  陆少半晌才恩了一声,低不可闻。

  我怎么觉得他有点怕这个女生?

  “陆豪,你想反悔也没办法了,我回去跟我爸爸说你把我搞大了肚子还想不负责,别说是你的会所,你的全部家当都要被充公的。”

  陆少哼了一声,很是不在乎,他说过,钱没了可以再赚,但是不能没感情,显然,他对她是没感情的。

  “你哼什么哼,你不在乎那我就去叫我爸爸将你喜欢的那个什么开心抓来。”

  陆少不愿意了,豁然起身,怒瞪着女孩子,指着她的鼻子,估计如果眼前的人是男人,他肯定破口大骂,可现在坐着的是一个小姑娘,他就骂不出口了,生气的用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生气的一甩袖子,走了。

  我和卓风,风中凌乱。

  包厢里面寂静无声,不知道歌曲什么时候也停了,只有我们三个人的呼吸声。

  良久,卓风问她,“你喜欢他吗?”

  女孩子笑了,“我不喜欢干嘛睡他,他尽管不是我的一个男人,可我肯定是最后一个。”

  好吧,这脾气倒是跟陆少很配。

  那女孩子看我们一眼,伸出手,“你好,我叫艾漠。”

  卓风愣了一下,看着她伸过来的手,看看我,这才伸出手,轻轻一握,“你好,我叫卓风。”

  “……卓风?你就是卓风?哦,那你就是卓尔喽?”

  我们这么出名吗?

  我点头,笑笑,“不好,我叫卓尔。”

  “哈哈,我就说吗,陆少的朋友肯定是你们咯,我见过你们,啊,当然了,在报纸上,嘿嘿。我爸爸当时还说,如果我要是遇到了像卓风这样的男人就同意我不去当兵的,可我没遇到,就不得不去读军校了,可我不是这块料,打搅被开除了,我爸爸还不知道呢,等他出差回来一定会骂我。”

  昂?

  当兵?

  这下有好戏看了。

  陆少是土匪啊,遇到了当官的,不知道他是否知道这个叫艾漠的底细,要是知道了,怕是更加不会同意,估计卓风也想到了,看看我,一脸愁容。

  我们安静的坐了一会儿就出来了,艾漠竟然还要去上班,蹦蹦跳跳的样子好像一点没受到刚才陆少的拒绝影响。

  我和卓风分了一会儿才走。

  在车内,我们同时笑了出来。

  卓风说,“真是有趣,有戏!”

  恩?

  一个土匪一个当官的能戏吗?

  “姐夫,陆少可是混黑道的啊。”

  “是啊,可你看那个艾漠像是当官家里出身的人吗?”

  也是!

  我回头看一眼会所,陆少不知道去了哪里,车子还停在外面,人却不在,估计是藏起来了,想想刚才他的样子,不知道在知道女孩子的爸爸是当官的时候会是什么一种表情。

  卓风呵呵一笑,一脚油门,离开了。

  到了家,意外的,姨妈来了。

  她的到来,叫我和卓风都很不自在。

  姨妈自己坐在门口放着的凳子上等我们,见我们一回来,就起身追了过来。

  卓风下了车,问她,“追车做什么,多危险?”

  姨妈笑笑,很是可怜的样子,跟着卓风身后,“卓风,你这个周末还回家去吗?”

  为人父母的,竟然做到这份上,也真是的很可怜了,按照她跟卓风的关系,就算不是亲生,相信关系也肯定很好,可偏偏姨妈不知道把我这层关系,叫两个人的关系异常的僵。

  每次我看卓风见到姨妈都没有好脸色,他是打心底里痛恨姨妈的。

  “不回。”

  卓风简单的回了两个字,开了房门,拉着我进去了。

  我去给姨妈倒水,切了水果,姨妈看也不看我,东西也没吃,继续问卓风,“你爸爸其实也是好心,就是脾气差了些,你体谅他一些吧,还能有多久的活头了,我们都是土埋半截子的人,真的没有多少日子在外面了,卓风啊,你懂点事吧,老大不小了,何必总是跟家里人作对呢?”

  我轻轻吸口气,做父母的总认为孩子是他们的私有财产,却从未将孩子当成个体,所以才会有姨妈这种道德绑架的言论,他们才会变本加厉的利用各种卑鄙的手段破坏我跟卓风,却从未真正的想过或者问过卓风到底需要什么。

  卓风很少跟家里人沟通,也是知道够用了也白搭,他倒不如不说。

  卓风沉默不语。

  可气氛不能就这么尴尬,我还是见不得长辈这样的。

  “姨妈,姐夫会回去都,您吃点水果吧,累了吧?等了很久吗?”

  姨妈看我一眼,没吭声。

  我尴尬的锁了手。

  卓风将水果拉过来,“你切好的吗?”问我。

  我点头,“是啊。”

  “我尝尝。”

  他拿了一块自己吃,之后点头,“好吃。”

  姨妈不愿意了,可她没说话,只瞪我。

  我垂头,再不敢说话。

  卓风又吃了一块,之后说,“我这周要出差,要三天时间,等我回来再说,有时间就回去。”

  “啊,那就好,那就好,我回去跟你爸爸说,你爸爸还是很想你的,你这边打电话不接,信息不回,我真怕你爸爸在出点什么事儿,只要亲自过来了。那,那我……哎,卓风,我做顿饭给你们吃吧!”

  哎!

  说来,姨妈是最可怜的人,一被子都想争抢些什么,却一辈子都挣抢不到。一辈子都想得到卓风的任何叫她医生妈妈,可从未得到过。

  她现在卑微的样子,就是从前做的所有的错事,如今在自己的身上糟糕了报应。

  卓风不领情。

  我还想再开口,知道我说话姨妈肯定会瞪我或者更加看不起我,可我还是要说。

  “姨妈,留下来吃就好了,我会做到。”

  “你,会做?”姨妈满脸的鄙夷。

  卓风说,“我先不要她做,你想留下来就留下来吧,天也黑了,不过我来做,你们都坐着等就好。”

  卓风起身,轻轻拍我肩头,“你上楼睡会吧,下午累了吧?”

  我知道卓风是不想我跟姨妈正面交流,我也不想惹姨妈不高兴,起身要走。

  姨妈却笑了,“卓尔,陪姨妈说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