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06节

  第411章 现在就滚

  “拿走,快滚,现在就滚。”

  我没有躲闪,感受着钱砸在脸上的疼痛,真的很痛,这份羞辱叫我无地自容。

  “姨妈。”

  “滚,我叫你滚,听到了没有?卓风跟李家的婚事我们两家人早就订好了,就因为你,卓风反复推脱,你现在就滚我或许还会叫你家里人安生一些,不然你跑到国外去也别想好过。寄生虫还想在趴在枝头变凤凰?简直异想天开,滚!”

  “姨妈,我,我现在走了,手续都在我姐夫那里,就算我躲起来了他找不到了,可我还是会在国内啊。”

  我急了,这个道理她为什么就不懂呢?

  “少跟我说这些,我不管你去哪里,躲着一辈子都别出来,出不了国跟我没任何关系,我们卓家人就是不想看着你出现在我们面前,永远都别想。”

  我气的哭出来,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我还有什么还矜持的,我的声音也挺拔了几分,问她,“你们这样对我,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姨妈冷笑,好似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话,“好处?我们卓家人是上层人物,你呢?就算现在被卓风包装的如何有钱你骨子里面还是贱骨头,你的家里人,各个都是吸血的蛀虫。还有,李家跟我们卓家是世交,就算卓风不结婚,李思念还是我们卓家的儿媳妇,如果不是你,两个人现在孩子都有了,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跟我定做,问我这些,我打死你个贱货。”

  姨妈在我看来就算是泼辣骄纵,可她还是有着长辈该有的矜持,不想,她今日的所有表现,狰狞的脸,还有充满鄙夷的话,那种高高在上的荣耀,叫我对她的看法彻底的颠覆。

  “姨妈!”

  她的巴掌一下一下的往我脸上拍,我躲闪,我挣扎,手还是无情的挥舞过来。

  “姨妈,啊!”

  我的脸犹如火烧,终于忍耐不住推开她。

  她踉跄着往后面退,咚的一声,撞在了身后的柜子上。

  “啊,小贱人,你敢还手?”

  我也吓坏了,她身高没我高,还很瘦,因为年纪大了,手上的肉都皱了起来,干瘪的身子一瞧就是没有力气的人,我刚才的确是用了力,却不想,他竟然一点招架都没有,撞在柜子上的声音沉闷而又叫人惊骇。

  “姨妈,我不是有意的,你没事吧?”

  她不依不饶,脾气更加暴躁,疯了一样的冲向我。

  这一次我没有还手,任由她对我拳打脚踢,指甲划伤我的皮肉,擦着脸颊过去,痛的我浑身都在抖。

  我缩成一团,躲在角落,等待她停手。

  可我竟然低估了她对我的报复,打了我足足半小时,之后又找来了椅子,我抬头,正要起身躲开,已经来不及,椅子咣当一声,落在我肩头。

  我身子晃了两下,彻底的没了力气。

  姨妈竟然不慌不忙的低头看我,去翻找手包,她在打电话。

  “喂,老头子,今天这事儿你可要给我做主,那个小贱人打我。是我在这里,儿子出去上班了,你要过来?来吧,叫些人过来,我要是不反抗,就被她打死了。好,好,想办法将她弄走。死了?死了倒是好了,哼!”

  我有些意识不清醒,可还是听得真切,要挣扎起身,就是觉得浑身无力,扶着床边上站起来,晃了又皇,到底是眼前一黑。

  不想,姨妈身起来一脚,尖利的皮鞋直接敲在了我的脑袋上。

  顿时血水冒出来,我连疼痛都感知不到。

  姨妈却只对我冷眼敲了一番,转身,出去了。

  我勉强站稳,摸索着去找电话,现在逃走是不可能了,这样流血下去怕是要死人了,我还不能死,我还有学业没完成,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就算不跟卓风在一起,我还有我自己的人生。

  我找到了电话,看上面第一个名字,直接拨了过去。

  昏死之前,我用尽了力气对电话那头的卓风说,“姐夫,救我。”

  卓风回来的时候我正被卓振东的人从房间里面抬出来。

  卓振东也是够聪明,知道现在把我弄没了没有办法跟卓风交代,所以一转头,将全部的责任推给了姨妈。

  “卓风,回来的正好,你看看你妈妈做的好事,好在我来的及时。”

  卓风看一眼他,看看我,走过来,怒吼,“放开她。”

  我被放在地上,卓风捞起我,往外面飞奔。

  送去医院的路上,他反复叫我的名字不叫我昏睡,可我实在太困了,最近都没睡的好。

  我很想告诉卓风,床边的位子一直空着,我放了很多的熊猫都还觉得空旷。

  可这番话我只能放在心里,一直腐烂,蒸发。

  脑袋上被缝了十七枕,看着镜子中的我,第一个心疼的是我的头,会不会变笨。

  “姐夫,我要是变笨了怎么办?”

  “还有我。”

  “我想学习啊,我是学霸。”

  “恩,我帮你,不会变笨的。”

  醒过来后我就一直看着卓风低头切水果,始终不抬头,一直不看我,但我能看到他的脸色,很不好,不说话的时候金咬着薄唇,他在强迫自己不发脾气。

  “姐夫,你抬头看看我。”

  他先是叹了口气,之后才抬头。

  “姐夫,你看看,这里不会看出来的吧,如果留下瘢痕的话。其实留下疤痕就好了,我希望留个瘢痕,这样我就有理由去纹身了,这里纹一条美女蛇,一定很好看,嘿嘿。”

  他眉头紧皱,只定定的看着我的脸,隐忍着。

  “姐夫,是我自己摔伤的,我跟姨妈犟嘴来着,还推了她一下,她才生气的,不是故意的。”

  卓风还是不吭声。

  我继续说,“姐夫,我没事,真没事。”

  “……”

  “姐夫?你看看,给我缝伤口的大夫手法真好,这里就跟开了一条线一样。”

  “卓尔。”

  听到他说话,我终于放心下来,松口气,“姐夫,你别找家里人麻烦,好不好,算我求你了。”

  姨妈说的那么多刻薄的话我都不接受,可唯独有一句是对的,他们到底是一家人,我走了以后卓风还要面对他家里人,不能因为我就叫他跟家里人对着来啊,那卓风得孤单,他一直都是一个人,我也希望看到他身边有家人陪伴和关心,尽管这么多年我也没怎么关心他,实在是不会照顾人。

  “姐夫,你别那么看着我,我真没事,你看我这里是不是还有些痛,我记得我当时自己撞到了墙壁,我发起疯来自己都怕的,要不是我不懂事,姨妈肯定不会还手,是我不对。”

  “姐夫,你切了那么多水果做什么,不给我吃啊,我盯着那串葡萄很久了,你帮我洗了,我想吃。”

  “姐夫,姐夫!”

  我伸手去推他。

  他浑身的紧绷瞬间送了下来,“卓尔,我宁愿看着你对我发脾气,打我骂我,至少叫我知道你也会受委屈,而不是一再的委曲求全,知道吗?”

  我立刻没了言语,如果今天这件事面对的不是姨妈,而是学校的人,哪怕是高可可,我都不会善罢甘休,可我做不到跟他的家里人针锋相对。

  “姐夫,你别追究这件事了,其实姨妈……说的都对,只是过激了一些,我不怪她。”

  说我是圣母吧,我不介意,处在我现在这样尴尬的位置,我也只能这么做。

  我跟卓风之间,真的太多不可能了。

  既然决定了要分手,那就断的彻彻底底,姨妈这件事,会叫我放弃的更加彻底,额头上的伤疤,就像是警世钟,无时无刻不再提醒我,跟卓风不可能。

  卓风放下了水果刀,擦了擦手,声音很低,却很稳重,“我已经将公司的主要业务都调到了国外,你安心上学,我就会照顾你。”

  第412章 赵红怀孕了

  我还想说的话瞬间被堵了回来,呆呆的望着他,不知如何是好。

  “我想过了,你放你上学我不甘心,也耽误了你,可在国内,的确是不安全。”

  他的家里人,实在是一个祸害。

  “姐夫……”

  “我已经决定了,公司在慢慢转移,国内我找了人做代理经营,偶尔回来一次也不错的,不过偏重于在国外。”

  “……”

  我吃惊的嘴巴张的老大,他将一块苹果塞进去,之后笑了,“本来想过段时间告诉你,现在说了也一样。”

  “可是,我,我还想。”我还想跟他慢慢疏远,之后永远不联系,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的结果。

  “姐夫,你在考虑考虑?”

  “考虑过了,这个办法不错,我也想安静一段时间,家里人太闹。”

  我无力的叹息。

  除夕当天,我出的医院,拆了药线后,医生叫我不要碰水,因为恢复的比较好,所以不会留下疤痕。

  我笑着跟医生说再见,身后卓风告诉我,“去你哥哥那里过年,我们现在就出发。”

  连家都不回了,卓风是诚心躲着他家里人的。

  我在卓风这里的这几年,他除夕都会回去的,不带上我,也会吃了饭就回来。

  这一次,他连家都不回了,电话不接,后来给我哥哥打了个电话直接关机。

  到了哥哥这里,才知道,我都要当姑姑了。

  赵红怀孕了。

  我看着她高高挺起来的肚子,高兴坏了。

  “哥哥,你这没结婚就……那也太不地道了。”

  赵红笑呵呵的,“是我不想结婚,孩子是意外,有了就有了,先养着呗,不结婚也一样。”

  卓风在我身后说,“你哥哥的户口和一些手续还不能办,也办理不了结婚证书。”

  可也该给赵红一个像样的婚礼仪式啊。

  哥哥就抓头不吭声,脸红的跟西瓜瓤一样。

  我捏他肉,哥哥痛的直皱眉,抬头看到我额头上的伤口,大叫着问我怎么了?

  “我自己摔倒了。”我不在乎的说。

  哥哥是不相信的,回头看卓风。

  “我姨妈动了手。”卓风如实回答。

  哥哥不愿意了,一把扔了手里捞鱼的渔网,“卓风,我把我妹妹交给你可不是要你这么欺负她的啊,你家里人看不上我们就看不上了,干嘛动手啊?这么长的一条伤疤,这是下了狠手的,你姨妈……哎,卓尔,别回去了,出国前都在哥哥这里。”

  “哥哥,我这不是没事吗?”

  “没事?这叫没事吗?你从前在家里也没挨过这样的打啊。”

  还真是,从前在乡下,爸爸和奶奶是经常打我,用的家伙也都千变万化的,可真没有被打成这样过。

  我不吭声了,心里难受起来。

  其实在我看来很好的生活,也不过是掩盖在光鲜亮丽外表下的一场美丽谎言罢了,其实,我过的并不好。

  赵红过来解围,笑呵呵的拉着我的手往里面走,回头推了我哥哥一把。

  我哥哥看赵红一眼,又对我叹口气,才对卓风说,“兄弟,咱们去那边说会儿话。”

  我担心哥哥的臭脾气暴躁起来就动手,卓风因为理亏肯定不会还手,“哥哥,这件事跟卓风没关系,他当时不在家,不知道的。”

  “你先进去,你嫂子给你买了好吃的呢,先进去。”

  赵红拉我进去,我还不断回头,真担心哥哥动手了。

  我挨打就算了,别叫卓风也挨打。

  “嫂子,哥哥不会动手吧?”

  “你不了解你哥哥啊?刚才一通骂就代表只是生气,不是暴怒,不会动手的,你尝尝这个,很好吃的,我天天吃,特别辣。”

  她给我打开一个零食,自己又开了一包,咔咔的吃。

  我瞧着赵红的样子心情好了不少,“嫂子,零食还是少吃,你爱吃辣的那是不是女儿?”

  赵红笑了,眼睛都完成了月牙,“是啊,是两个女儿,嘿嘿,我去查过了,两个啊,要不然才四个月怎么肚子这么大?”

  “啊,两个,小棉袄,那感情好了,不孤单,嫂子,你有福气了。”

  赵红嘿嘿的笑,继续吃零食,咔咔的嚼,一脸的满足,之后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你哥哥说就要女儿,所以有了女儿后他比我都高兴,哈哈!”

  我哥哥是神兽重男轻女其害的人,见到比我更多,但是他对我是真的好,喜欢女孩子是肯定。

  “我哥哥肯定喜欢女孩子,尤其是嫂子生的孩子。”

  “嘿嘿,快吃啊,这里还有很多别的,我知道你爱吃,你来之前就买足了,能吃半个月。”

  “嫂子,你的瓜地还在吗?现在还有瓜吗?”

  她指着山上的瓜地位置说,“才种没多久,是室内的,这会儿不会担心受灾了,不过都是你哥哥在打理,我是伸不了手了,不能弯腰。”

  赵红性格开朗,跟着她在一起有笑不完的事情,我们正说道她怀孕的当天高兴的事情哈哈大笑,哥哥和卓风就进来了。

  笑声嘎然而止,哥哥撩开帘子看我们一眼,脸色还不是很好,交代我说,“妹子,赵红,我跟卓风进城里去买海鲜,你们在家里别乱走啊。”

  我一直歪着脑袋想看清楚卓风是不是挨打了,哥哥看出来我的担心,没好气的瞪我,“没动手,臭丫头。”

  我对他吐舌头,他一转身走了,卓风看我一眼,笑了,交代我说,“别调皮,走了。”

  两个人离开,赵红的话题就从孩子的事情上变成我跟卓风的事情。

  “卓尔,真分手了?”

  我点头。

  “难过吧?”

  我没吭声。

  “那就和好呗?其实卓风可没觉得是分手,就觉得你在脑袋脾气,要不然哪个男人还能在分手之后还对你这么好的?卓尔,你啊,还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赵红却不知道,我这哪里是福啊,姨妈没打我之前我真的在动摇的,可这次事情是真的害怕了,姨妈动手的样子我怕是一辈都忘不掉,她内心的那种鄙夷是无法改变的,我想,就算我和卓风最终抗拒了所有的困难走到一起,结婚生子,可我们就真的能幸福了吗?

  答案是,不能。

  家里人的阻挠是不断的,并且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只能越来越深。

  卓振东真的因为我跟卓风结婚了被气死,那我们这辈子就完了。

  “嫂子,我现在就是觉得特别累,提不起兴趣来。”

  “恩,你是太伤心了,你跟卓风真不容易,好在卓风对你死心塌地,可有些事情也不是死心塌地就能解决的。你哥哥跟我都是没家长的人,如果我这边有了父母,按照父母的想法来说,一定不会同意我跟你哥哥的,哎!都说父母是好,可有的父母真的不如没有。”

  或许是对的吧?

  我的父母不就是还不如没有吗?

  “对了,我想起来一件事,你妈妈前几天来了,我看着了,还给了我五百块钱。问起了你。”

  我心口紧,呼吸有些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