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07节

  第413章 她再来就赶走

  “别紧张,她没说什么,你哥哥口风紧,更没说你的事儿,就是叫你妈妈别再来了,我还把钱还给了她,又给了她五千块,看着人这一年老了不少,操心的命,五千块在乡下足够活一段时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没钱了还会再来,之前给她的卡说丢了,可你哥哥这里有记录,最多一个月刷卡花费了将近两万块,你哥哥一生气,给停掉了,没多久人就来了,哎!”

  赵红的一声叹息,承载了多少无可奈何。

  妈妈那边是无底洞,填不满的,你给多少她就花多少,说是样儿能防老,可到头来,还不是被儿子拖累?

  没有文化,不知道上进,只知道伸手要,那是没够的。

  这也就算了,在母亲看来,还是女儿不好,儿子重要,因为女儿赔钱。

  我想起来这些言论就会其的浑身发抖,可妈妈的那些思想扭转不过来,继续吸血,我哥哥这边也承受不住啊。

  “也是奇怪啊,你说你和你哥哥是亲生的她不管,非要管着那边不是亲生的三个,过段时间就来要钱,这台说不去了。说好听了是关系好,说不好听的不就是愚蠢吗?哎!道理那么简单,可怎么就转不过这个弯来呢?”

  妈妈再一次出嫁后又生了孩子,好像是男孩儿,可都夭折了,就算活着,现在也有七八岁了。

  可妈妈始终都没有管过我们,唯独对那边改嫁之前的三个孩子那么好,的确是奇怪。

  这也是我恨她的主要原因。

  “嫂子,她再来就赶走吧!”

  “卓尔,不是不敢,是她一坐在地上大哭,就被人说闲话啊,我跟你哥哥也不是说没钱,可钱也不是白来的,你看你哥哥整天风吹日晒的不容易,给你妈妈不是不可以,就是觉得……哎,她不能当做这是理所应当,得有个度,是不?”

  或许结婚了之后都会有这些家长里短的麻烦事,赵红跟我唠叨就是想发泄,可我却将这件事记住了,在哥哥这里过完年的大年初五,我叫卓风带着我去了我妈妈住的乡下。

  进村子之前,卓风告诉我说,我哥哥之前给我妈妈没少拿钱的,我妈妈现在身边还有三个儿子,给三个儿子盖了三个洋房,她还住在草棚里面,看着是可怜,可这样的可怜不值得同情,叫我进去后多个心思。

  他是想提醒我别被我妈妈的凄惨的样子蒙蔽了。

  我知道,我理解,我来也不是想认亲,我只想告诉我妈妈,不要再去骚扰我哥哥,赵红那边再如何通情达理也不想受到我妈妈这样的亲戚的骚扰,她现在有了孩子,更想过安生日子。

  “姐夫,我自己进去,你在外面等。”

  卓风没强求跟着来,坐在车里面交代了我一番,我才出来。

  村子看起来还算可以,至少不似从前我住的那个房子那么破败,到处都有二层的住宅,有些是看起来比较贫困,只有裸露在外面的砖瓦,没有墙壁,的确是不好,可里面的摆设却是不错的,足以证明这里的生活不错。

  我妈妈住的房子在村口的最里面,靠近河流,北边是三座连起来的两层的洋房,看得出来是才修起来的,金碧辉煌,无比的壮观,门口放着三辆货车,该是谋生的那种长途货运车。

  其中一个房子门口蹲着两个孩子在玩泥巴,看到我来,看我一眼。

  其中一个孩子伸着满是泥土的手,踮着脚尖问我,“姑姑?”

  我一愣。

  那个孩子奶声奶气的继续说,“我在奶奶房里看到过你的照片,还有报纸,你是姑姑,姑姑。奶奶,爸爸,姑姑来了……”

  我还没搞清楚状况,孩子就转身往房子里面跑,一面跑一面大叫,剩下我在风中凌乱,和另一个孩子傻站着。

  “你真的是姑姑?”

  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说来我们的关系真复杂。

  都是一个妈妈,却有三个不同的爸爸,如果非要按照亲人的关系来算,那我就是姑姑吧!

  “姑姑,奶奶来了。爸爸,爸爸,姑姑来了。姑姑我去叫爸爸来,我爸爸才回来没多久,嘿嘿。”

  小孩子的叫声建立刺耳,刺的我浑身难受,有些不自然的站在原地不动弹。远处,一个狗搂着脊背的女人走了出来。

  算起来,妈妈后来所生的三个孩子都没有我大,可他们因为初中就辍学,不到结婚年龄就结婚生孩子,所以现在他们都已经成家了。

  身后传来脚步声,孩子都向着脚步声跑了过去。

  我回头,看到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他眉宇间,跟我哥哥很像。

  “姐?”那个人低声叫我。

  我浑身一跳,紧张起来。

  这时候,孩子又跑了过来,拽我衣袖,“姑姑,姑姑,奶奶走不动,我带你过去看她。”

  我愣了一愣,本以为我是不受欢迎的那一个,却不想会遭到这样热情的招待。

  我正愣神。

  那个男人走过来,抱起了两个孩子其中稍微小一点,对我说,“姐,妈天天念叨你,你真来了?是不是去了哥那边?”

  这些称呼太陌生了,我很吃惊。

  “大妞。”

  妈妈的呼唤有些沉重,粗哑的嗓音听起来叫人很不舒服。

  “姐,过去看看妈吧,她很想你。”

  我愣愣的点头,脑袋千斤重,脚也千斤重。

  勉强跟着走过去,几步之遥,看清楚了妈妈的样子。

  她,一点没变。

  “大妞。”我身子一跳,没有哭,只有难过。

  这一声称呼,迟了很多年,并且很生疏。

  “……我,我叫卓尔。”

  我情调说。

  妈妈尴尬的笑笑,点头,“是,你现在改了名字,真好听,呵呵,你,你自己来的吗啊?”

  我没说跟我姐夫一起来,不想给他造成麻烦。

  “恩。”

  “进来吧,我,我去给你烧水冲茶喝。”

  “不,不了,我来就是,就是……”就是什么来着?我怎么给忘记了?

  静默了良久,我多没想起来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只尴尬在站着,一直无言。

  僵持了一会儿,那个男人说,“那就在这里坐着吧,妈,你那屋太黑了,别进去了,还没灯。”

  我不高兴了,我妈妈要了那么多钱,一只灯都没有吗?

  我脸沉下来,问他,“这里连只灯都没有吗,那你住的地方有灯吗?”

  第414章 我打死你

  那男人没说话,妈妈先开口解释了,“我眼神不好,见不了灯光的,所以没安装灯。呵呵,大妞,你,你要不就在这里坐坐?大柱子,你去拿凳子过来。”

  “……哦。”被叫大柱子的男人极度不情愿的哦了一声转身就走。

  我看着他,心里不是滋味。

  “大妞,听说你要出国留学了啊?真是厉害,咱们家还没有上过学的孩子呢,呵呵,真是有出息,你在那个家里,好吗?那家男人对你很好吧,给你公司了,给你钱花,比跟着我们受苦强,呵呵。”

  “……”

  她说的话听着真别扭。

  我感受不到亲情也就罢了,却不想她满口都是钱钱钱,好像除了钱之外就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吸引她了。

  大柱搬来了凳子,两个小孩子也跟着来回跑。

  我接过来坐下,看着妈妈。

  她是真的一点都没变,没有老,只有背驼了,走路也有些跛脚,从前她经常下地干农活,只有坐月子的时候才会勉强吃一颗鸡蛋,那个时候就很瘦,现在也瘦,皮肤苍白,毫无血色,牙齿很白,眼睛亮,看着我的时候却一点都不慈祥。

  我是女儿啊,哎!

  “大妞,你是不是要出国了,所以来跟妈妈道别啊?”

  我摇头,压抑心中的不快,“不是,我就是过来看看你,顺便想告诉你,以后别去哥哥那里了,他一个人很忙的,你别老去打搅他。”

  “……哦,这样啊,呵呵,我没经常去,就是偶尔去看看,好歹他是我生的,我就是去看看。”

  大柱子哼了一声,“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妈,那我们不是你生的就不看我们了?”

  这话不是诚心挑刺吗?我妈妈过去干什么他不知道?

  “你们不是住在一起的吗?你住着洋房,她住着什么?”我问他。

  “你怎么说话呢,我住的是什么怎么了,我自己赚的,我不该住吗?嘶,不是,你来干什么?一来连妈都不叫,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说得着吗?白叫你姐了。”

  我抿了抿唇,没觉得理亏,我举得我的态度更加强硬。

  “大柱子,你叫我姐我没说什么,你可以不叫,我也不是你姐,你没必要套近乎,你赚钱没错,可你赚的钱能盖得起这么好的房子吗,你的钱还不是我哥哥给的,你拿着我哥哥给的钱自己花,你只想着她了吗?不错,我没叫她妈妈,你问问她,将我当成女儿了吗?当初将我卖掉的时候她是怎么想到,绑走我的时候她亲眼看着呢。我不叫她妈妈,可我至少当她是我妈妈,你呢?你一口一个妈妈,你真正当她是你妈妈了么,只当做是摇钱树,你就想伸手要钱花。”

  “你。”大柱子豁然起身,那收石头跟木棍子一样粗,戳着我的额头。

  我躲开,也站了起来。

  妈妈拦着大柱子,挡在大柱子跟前,笑呵呵的跟我道歉,“大妞啊,别怪你弟弟,他没文化,不懂的说话,你别跟他一个土包子一般见识。”

  土包子?还别侮辱了我土包子这种话,一般的土包子只是没加过市面,可不会坏心肠,眼前的人就是个坏痞子,他拿着钱,一口一个妈,却没将这个妈当成是自己的亲妈一样看待,只是一个拴着亲情的刽子手,到处吸血。

  更可气的是,这个被吸血的妈妈还帮着他。

  “你当她是你亲生儿子吗?却处处为难你亲生儿子,他说的没错,我没管你叫妈,那是因为我恨你,我来的目的还真不想瞒着你,我就是警告你,别再去找我哥哥的麻烦,你哭你闹跟他们去,你的钱都给了他们,养着你的也该是他们,不是我哥哥。还有,你想认我?你不配,你从一开始就嫌弃我是女儿,将我卖掉你也参与了,你休想得到我的原谅。”

  我说的有些激动,可这是心里话,说我是没良心不孝顺的混蛋我都认。

  可我不能再看着我哥哥和嫂子被她这么欺负着不吭声。

  “你,我打死你。”大柱子急了,伸手要来揍我。

  妈妈拉着,我往后面躲,眼看着他要推开了妈妈,我急了,抄起板凳就要抡过去。

  身后被人给拽住了,我回头,卓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姐夫。”

  “做什么?”卓风面如表情的看着他们,拿走我手里板凳,放在地上,又伸手捏了一个孩子的脸颊,之后问大柱子,“你想动手打死谁?”

  大柱子愣愣的看着卓风,打量他,说话有些结巴,“你是卓风?”

  他们应该很早就关注我们了,加上李思念和卓家人的帮忙,肯定知道不少我和卓风的事情,刚才那小孩还说我妈妈保存了我的报纸,所以认识我和卓风一点不奇怪。

  “是。”

  “你,你想怎么样,你们有钱人来这里,欺负我们穷人?”

  额!

  卓风也是无语了,吸了口气,“不是,我陪着卓尔过来看看而已,她一直没回到车上去,我就过来瞧瞧,无意间听到了你说要打死谁?”

  卓风怒了,只是在隐忍,他克制的还想讲道理,大柱子会不会挨打就看大柱子会不会再动手。

  “我,我,我就是说说,你既然来了我们就把话说开了,我住的房子可没花你们一分钱,就算有也是我妈给我的,我妈给我的钱不算是从你们手里拿的吧,你们想用这个威胁我可威胁不到,并且我也有工作,我还要养活我的老婆孩子。”

  这一句话就算是将他跟我们关系撇的一干二净。

  就算是拿了,也不承认,因为,没正面通过我们动手。

  真是无赖。

  卓风也不在乎这些钱,从前给的他就当做是打水漂,可听大柱子说的这么没良心当然生气。

  穷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穷志短还不要脸。

  卓风的拳头向来伸的快,“咚”闷响过去,大柱子转个圈的倒在了地上。

  片刻的安静,暴起一阵叫嚷。

  孩子上蹿下跳,妈妈也急的大哭,蹲在地上抱着大柱子哭号。

  卓风摔了一下手,警告大柱子,“卓尔来是看她妈妈,这里面有你们搀和的话别怪我不客气。阿姨,你跟卓尔之间的事情我希望您能有个度数,谁远谁近该很清楚。”

  “我,我,我,我知道。”

  妈妈才不会知道。

  知道的话她今天就不会一直帮着大柱子了,我看着她心疼的样子,无比心痛,刚才还想喊她‘妈妈’的话也彻底的没了力气。

  可我来了不能白来,话还是要带到,“我哥哥那边好不容过上的好生活,我希望你不要再打搅他了,你缺钱我可以给你,但是我现在还在上学,等我毕业了有多余的钱会给你。你这边三个孩子已经给的够多了,你该清楚我们没有这个义务给你更多的,你对我跟我哥哥怎么样比谁都明白的,你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知道吗?”

  妈妈愣愣的看着,她还是不懂。

  我拉着卓风就走,她在我身后哭着问我,“大妞,你是我生的,我给了你一条命。”

  我气的心口疼,知道给了我命就要对我好,为什么还要卖掉我,不认我,嫌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