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09节

  第417章 寻找背锅侠的坏女人

  三更半夜的,陆少迫不及待的要去医院示威给艾漠看,不巧,遇到了前来看望艾漠的她那个营长父亲。

  我们都惊呆了。

  陆少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带着我们进去后自己坐在了唯张椅子上,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着实在叫人不舒服。

  他这么做就是诚心的,不想叫艾漠和她家里人喜欢。

  “妹子,把我媳妇领进来。”

  我忍着笑,将菲菲带了进去。

  菲菲装的非常像,挺着肚子进来,泪眼汪汪的看着我们,自己乖巧的站在陆少身边,低头说话,“艾漠妹妹,我知道你喜欢我老公,可我们现在三口之家很幸福,我希望你不要破坏我们,你看我这都八个月了,我马上要生产了,现在发生这样的事儿,真是叫我挺伤心。我老公在外面应酬难免遇到一些诱惑,这我都可以理解,但是我老公做事不会这么不小心,所以……艾漠妹子,你找个背锅侠也要找个合适的人啊,我老公跟你也不合适啊,再者说了,你现在不接受医院检查,谁知道你那肚子的是不是没拉出去的大便还是孩子啊?”

  我忍着笑,憋的脸疼。

  陆少都是一点不矜持,笑的很大声,跟着对一直不吭声的艾漠父亲说,“叔叔,我知道这件事你肯定恨死我了,可您的女儿什么样你应该清楚吧,在会所上班,被我上了不是很正常吗,我当时没喝酒,很庆幸,在那总地方我可最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了,你说我避孕措施都做足了,还怎么可能叫您家千金怀孕呢,还是那句话,孩子我可以认,但是要检查,证明给我看,不能您说怀了就坏了,自己心里没个数吗?再者,您刚才也听到了,我家老婆可是明白人,现在都八个月了,我可等着抱孩子呢,您这儿不能坏了我的一家幸福啊。”

  菲菲也接话,“是啊,叔叔,我也是女人,我懂得女人在怀孕的时候这份对母爱的执着,可也要看清楚父亲是谁啊,我就清楚我的孩子父亲是我家老公,我们为了要孩子可是一直都很努力的,他当时戒烟戒酒的,可没少受苦呢。我怀孕八个月,他这是头一次在外面找,也实在是不得已为了应酬,我原谅他了,以后还回家里来就是我孩子的好爸爸,可我们不能接受白白送来的不明不白的女人和孩子啊。”

  菲菲说的话还挺难听,这几句话就叫将艾漠说的是一个不自尊不自爱并且是一个寻找背锅侠的坏女人。

  可艾漠一直不吭声,眼睛都没眨一下,这个本事,还不是一般的厉害。

  陆少哼了一声,见父女两人都不吭声,知道这件事是暂时解决不了了,只说,“不说话没关系,我可以等,两个月后我们再见分晓?”

  陆少起身,回头牵住了菲菲的手,温柔的说,“老婆,我们回家。”

  菲菲点头,回头看我,还不忘继续演戏说,“现将妹子送回去吧,卓哥那边不知道忙完了没有。”

  “……啊,我问问,要不咱们一起去找找卓风,那小子是个工作狂。”

  两个人还真像夫妻一样,聊着家常,出了医院大门,陆少憋了好一会儿笑这会儿终于发出来了。

  “陆哥,你演的真相,不过你看艾漠那父女两个都不吭声的,我看这件事有蹊跷。”我说。

  “恩,难道那孩子真是我的?我那边还没调查清楚,监控录像都没有看完呢,草,真他娘的晦气。”

  菲菲这时候拆了身上的假肚子,看一眼时间,“陆少,我要回去上班了。”

  “今天不去了,陪老子喝酒,妹子,你给卓风打个电话,他这一去不复返的我怎么这么担心呢?”

  我不是不想打,是知道打了也白打,他回去了几乎都是关机的,就是不想有人打搅。

  “陆哥,你们去喝酒的话我也去吧,我不给他打电话了,喝完了你给我送回去就行。”我也不想自己一个人带着,心里发慌不说我也是十分害怕的。

  那个家太大了,并且非常空,只有我一个人,真的不知道如何睡觉,心里发慌,感觉整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实在太孤单了。

  陆少点头,一脚油门,车子哄的跑出去很远,跟着说,“那咱们不醉不归了啊,菲菲,这个事儿别说出去,回头给我等消息,二十四小时待命,我到时候给你奖金,草,这一家子都是奇葩,指不定背后想什么幺蛾子呢,想整我,没门。”

  我们喝到凌晨,不过我喝的少,陆少跟菲菲花划拳,两个人喝的热热闹闹的,等我们出来,天都亮了。

  菲菲要拉着陆少去楼上,陆少摇头,拉着我往车上钻。

  我们进了车门,陆少一脑袋砸在我肩头上,很痛,我揉着肩头将陆少往旁边推,他还是靠过来。

  “哎,陆哥,你别挨着我,太重了。”

  “呵呵,挨一下又不能怀孕,别乱动,给我整出感觉了咋办?嗝!”

  这人,还真需要艾漠那样的人修理他,要不然不知道收敛。

  “陆哥,没人开车啊,我找个代驾司机吧?”

  “恩,叫,叫代驾司机,回,回我附近的房子住,地方够大,嗝。你说那个卓风,是不是跟谁跑了,刚才我打了两个电话都没人接,回头我收拾他。”

  我连打电话的勇气都没有,就被说别的了,不过我们不是都分手了吗,他做什么,去哪里,跟谁在一起,跟我真没关系。

  代驾司机来的很快,将我们送到住处后还帮忙将陆少背了进去,我给了他多一倍的价钱,他笑呵呵的拿着钱走了。

  陆少这个房子我来过,不过估计上次我来过之后他就没回来了,里面到处都是灰尘,他就躺在地上,睡得鼾声四起。

  我拉不动他,叫也叫不醒,只能搬来被子叫他自己继续睡在地板上了。

  中午,我被声音吵醒,是外面巨大的敲门声。

  陆少迷迷糊糊起来开门,我也坐了起来,头痛欲裂,一夜未睡,再多的觉也补不回来。

  “啊?谁?出事了?”

  我听到不大清楚,陆少外面咆哮,跟着回头对我低吼,“妹子,穿衣服,卓风出事了。”

  第418章 卓风出事了

  卓风出事了,卓风出事了……

  我慌里慌张的跟着陆少去了医院,脸都没洗,找了一圈,终于看到了卓风所住的医院。

  外面徘徊的卓不凡一把将我拦住,“卓尔,别进去了,我爸和姨妈都在。”

  我愣了又楞,抹掉脸上的泪水,颤抖着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呢,发现的时候人已经昏死过去了,身上被刺了三刀,其中一刀靠近心脏,正在手术。”

  哄!

  我眼前瞬间漆黑,浑身无力的往地上倒。

  陆少在身后将我抱住,继续问卓不凡,“进去多久了,怎么才通知我们?我打了电话都没人接。”

  卓不凡无奈的摇头,“我爸不让说。”

  不让说?是不想叫我知道吧!卓风这边发生什么事,卓振东都认为跟我没关系,自然不需要告诉我。

  陆少气的吐气,“我照顾卓尔,你进去等消息。”

  卓不凡转身进去,临走前还不忘嘱咐我,“卓尔,别担心,会没事的。”

  会没事吗?我反复摇头,泪水飞出去,满心悔恨。

  如果我给卓风打电话,问他在哪里,如果我不怀疑他对我的关心,一直追问他的去处那是不是就会发现及时了?

  我死死的抓住陆少的手,“陆哥,陆哥,姐夫没事的,对不对,对不对?”

  “对,对,你先起来,地上凉,坐凳子上。”陆少将我抱起来,放在凳子上。

  我勉强坐下来,身上好像被扎满了刺,浑身难受。

  他在我跟前徘徊了一会儿,坐到我身边来,低声告诉我,“我觉得吧,这件事不要紧,卓风那身体多棒啊,才三刀,死不了,就是失血过多,这不是在抢救吗,没事的。丫头,丫头,你听我说话没?”

  我茫然抬头,看着他,脑子一片空白。

  “卓尔,听话啊,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别乱想。我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这卓家人就是不懂事,这样的事儿还瞒着,疯了吗?”

  陆少起身进去,我看着摇摆的门,心头锁紧,过了一会儿,他走了出来,面色凝重。

  我紧紧抓他的手,“陆哥,陆哥,说,告诉我,怎么样了?”

  陆少抱着我,吸了口气,才一字一顿的说,“人没事,但是你有事。”

  我大惊。

  “怎么了?我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我,卓风是不是因为担心我才出事的?”

  “你知道谁叫大柱子吗?”

  我心口一颤,顿时脊背冒了一层冷汗。

  大柱子来杀卓风?

  “大柱子知道吧,他动的手,带了瘸腿老张家的孙子在卓家的那个房子周围等了一天,终于等到了卓风,没看到你,卓风就跟他们动手了,大柱子说想报仇,这就拿了刀子,卓风也是没招架住,好在出事的时候在卓家门口,卓不凡补习回来看到的。”

  我心口砰砰乱跳,心慌,心碎,脑袋都要爆炸了。

  这一切,终究还是因为我。

  “陆哥,带我去找他们。抓到了吗?”

  “跑了一个,但是主要的人都找到了,你要去看看?成,我找个人去安排,等我打个电话。”

  陆少起身出去,我歪着身子坐在凳子上,拳头捏紧,又是冲我来,为什么一定要伤害周围的人,这群人都疯了吗?

  那个大柱子也是脑子不清楚的,不知道他住的房子的钱就是当年卓风给的吗?为什么不领情呢,不见好就收?现在出事,我叫他偿命。

  卓不凡这时候从里面出来,左右看一眼,问我,“陆哥呢?”

  “出去打电话了,姐夫怎么样?”

  “没事了,手术很成功,就是失血过多,现在还在昏迷,已经推出来了,我来告诉你们一声。哎呀,我爸出来了,你快躲起来。”

  我紧张起来,无比慌乱,被卓不凡拉着,脚步不稳的往左手边的走廊里面走,躲在阴影下,才站稳,不远处传来了卓振东的咆哮,“该死的一群穷鬼,敢动我儿子,叫他们都不得好死。去找,给我去找,人呢,现在都在哪里,是不是因为那个卓尔,是不是?别叫我看到她,第一个弄死!”

  我肩头一颤,大颗的汗珠子就落了下来。

  我想出去保证些什么,可我看到卓振东胆小的双腿都在颤。

  卓不凡在身后拽着我,不想我跑出去,等卓振东走远了,才松开我说,“出去吧。”

  我扶着墙壁踉跄的走出来,迟疑了一番,到底还是忍不住的跑向病房。

  病房中的卓风,身上的血还没清理干净,身上插满了管子,眼睛紧闭,安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我扑了过去,想抓他的手,上面有输液针,叫我不知道手往哪里放。想扑进他胸口,却被很厚的药补蒙着,心痛不已。我只能抱着他的腰,仰头看着他,渴望他能够睁开眼睛看看我。

  卓不凡过来拉我,“快走,我姨妈来了,估计要留下来照顾他,我们先出去,快点。”

  我又被卓不凡连拖带拽的往外面走,我慌张的就好像那个刺伤卓风的人是我一样。

  蹲坐在外面的地上,陆少过来拽我,“走,我先叫人将那个什么大柱子给藏起来了,你想怎么做可以直接自己动手,回头再叫人发现了就没时间了,卓振东也过去,不过他应该不知道大柱子不在,那边还有老张的孙子,够他发泄了。走啊,别磨蹭,起来,妹子,给我起来。”

  “陆哥,我要去,我要去找大柱子,找他算账,带我去。”

  “走,哎,我背你,上来。”陆少一弯腰,我爬起来,他颠了一下,快步往石阶下走。

  到了他说的地方都下午了,周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爆起了狂风,人藏在了荒郊野外的一处荒废的建筑工地里面,房子没有窗户,风吹进来,带着灰尘,叫人睁不开眼睛。

  大柱子就跪在地上,双手绑在身后,垂着头,看样子也是伤的不轻。

  他看到我过来,愣了一下,跟着就笑了,“我还以为我走运被哪个老大看上了要我入伙呢,原来是你啊,来吧,要杀了我吗?”

  杀了他岂不是便宜了他?

  “大柱子,杀了你的事情我不会做的,杀人犯法,杀人偿命,你该懂吧!”我已经镇定下来,手里握着陆少给我的刀子,上下掂量。

  “哼,杀人犯法?我就是法,教训不了你,就教训他,也不亏。”

  亏不亏我不知道,可我知道他是肯定不会好过了。

  “陆哥,叫他无罪可以做到吗?”

  陆少也楞了,还是点头,“可以,回头找个好律师,叫他死不认罪,昨天下了一场雨,证据都没了,门口也没个监控的,卓风也不指认的话他会无罪释放的。”

  “好,大柱子,你别得意,我叫你出来可不是真的认为无罪。你不是我妈妈的好儿子吗?你不是一家之主还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吗?好啊。我妈妈那么爱你,你那么爱你的妻儿,现在就是检验她们真爱的时候了。”

  刀子毫不迟疑,直接切向他的手。

  他一声哀嚎,我直接戳碎了他的手筋,再对着是他的心口。

  “大柱子,你成为一个不能行动的瘫痪,叫爱你的妈妈和爱你的儿子照顾你吧,你将永远都是个废物。”

  刀子不够快,我反复切。

  他痛的哀嚎不断,惨叫连连,“啊,大妞,你个贱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