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11节

  第421章 孩子是我的

  犹如雷击,我浑身僵硬,很久都没有回过身来。

  他却笑着又亲了一下,之后在我耳边轻声说,“自从你家里人将你卖出去后,你就跟那个家没有人恶化关系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你的错与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以后能够从阴影中走出来。”

  我楞楞的点头,“知道了姐夫。”

  转身,我躲开了,静坐了一会儿,觉得无比尴尬,想走又不知道说什么理由,心中还无比担忧他,只得这样垂头不吭声,不时的扣着自己的指甲,打破这样尴尬的气氛。

  “卓尔。”

  “啊,啊?”

  “你回去吧。”

  我松了口气,却又觉得心里压抑的很,“姐夫……”

  “我爸爸一会儿过来。”

  额!

  “好吧,我回去。那你,你好好休息,我空了就过来。”

  “暂时不要来,最近姨妈都在,你在陆少那边会很安全的。”

  这样也好,尽管担心他,可不碰面是应该也是迟早的事情,不如从现在开始就慢慢疏远。我点头答应了,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卓振东的车子过来,我连忙躲起来,顺着走廊,从医院的后门走了。

  从后门转回来,看着卓振东的车子,我心口还是很难受的。

  这个家,从现在开始,我就不再回来了不再接近,永远的画上句号吧。

  到了陆少这里,我等到他三更半夜才见他回来,他很不开心,垂头坐在沙发上不吭声,我就安静的守在他身边也不吭声。

  “卓尔,你说哥是不是个混蛋?”

  我摇头,“至少对我不是啊。”

  “呵呵,谢谢你安慰我,可我现在才知道我其实是混蛋,当初跟开心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挺混蛋的,后来她走了,我就想,混蛋就混蛋吧,至少我还是个人,现在觉得,我连人都不是。”

  我仔细的打量他,脸颊发红,身上还有淡淡的酒气,这是喝酒了?

  “陆哥,你喝多了啊?”

  “没有,我很清醒。”

  “那你干嘛这么说自己啊?那个艾漠的事情解决了?”

  他深吸口气,很久才低声说,“解决不了了,孩子是我的。”

  晴天霹雳,可霹雳不在我头上,在陆少心口上,叫他跟抽走了魂魄的木偶一样。

  “陆哥,到底怎么回事啊?”

  “哼,我说的没错,试管,一个多月了,她盯了我足足半年,开心走的那段时间我经常在会所住的,可我没接触任何女人啊,有那么一两次我也很小心,谁知道就被她给盯上了,每次收拾走的套子她都拿走了,这次成功了,就找了我麻烦来了。”

  可这是什么啊,女人生孩子就那么容易啊?

  “陆哥,她到底想干嘛?”

  “报复。”

  陆少的意思是说那个艾漠家里的确不是什么营长的后代,那个女人也的确是个大学生,但是很早就辍学了,那个男人是她花钱雇来的人,她没有父母,父母死在了一次陆少亲自带人做的逼迁的事情上,不过那次是意外,艾漠家里是钉子户,已经占到了两年,这个工程是陆少很早就包起来的,只是因为一顿时间内拿那家没办法就没动手,可钱都花了,地都开了,不能不办,不得已就带着人去吓唬吓唬,没想到当天晚上,那一家子就喝了农药自杀了。

  这件事当时正好赶上陆少出事,卓风背后找人一起就给结局了,谁想到这件事影响了艾漠,她辍学后就去了各种酒吧打工,直到半年前在酒吧看到了陆少,开始她的报复计划。

  孩子只是开始,她要用这个孩子拴住陆少,也因为这个孩子,陆少拿她丝毫办法都没有。

  陆少说自己要真是混蛋就好了,直接强迫她打掉孩子,扔到没人的地方那事情很好解决,可他做不到。

  他说,“孩子是无辜的啊。”

  我看得出来,陆少的心中也有柔软的一面,只是他自己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陆哥,她这样做能得到什么呢,怀了你的孩子,那之后呢?霸占你的家产?只为了钱?”

  陆少冷笑,一直摇头,一个字都没有说。

  我也不知道如何做了,我无法体会失去至亲父母的痛苦,更不知道这样的复仇对我是什么好处,换做是我,即便是报复我也不会走这样的渠道,这种自损八百对方折一千的法子我可做不来。

  “陆哥,你去问问我姐夫吧,他应该有办法呢?”

  陆少还是不吭声,两只眼睛空洞的望着窗外,一直静坐到了第二天天亮。

  我给卓风发了消息,之后也出来了。

  卓风知道我要去的学校,知道我办理学校的全部相关事宜,可我不想他继续关注我。

  从陆少这里出来,直接打了车子,回了家里。

  他应该藏东西的地方不多,保险柜算一个,他的书房抽屉算一个,最后就是他的办公室了。

  前俩个地方我都没有找到,那我只能去他的办公室。

  我知道我出现在这里一定很醒目,被人知道了肯定有人会告诉卓风,所以我多了个心思,叫来了佳佳,叫她帮我去办。

  “卓尔,真的能行吗?这要是被发现了,我可是要被抓起来的。”佳佳逗趣。

  我笑笑,“佳佳姐,你是帮我拿东西,就算抓到了也是我认罪,没关系的,再说了,就是拿我的手续和证件,不是别的之前的东西,记住,这是我能想到的密码,你挨个试,到了第六个的时候就不要动了,会发出警报的。”

  我将我能想到的全部的密码都写了出来,还有一张门卡和卓风的证件。

  佳佳特意换了一身干净的女士西装,踩着高跟鞋,更显高挑,接过东西后,挎着小包,就从公司的正门进去了。

  我一路紧张,听着她开了免提的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

  “是卓总的人吗?”说话的声音很熟悉,该是卓风的助理,佳佳已经上去了。

  佳佳说,“是,卓总要我来找一份最近关于东方旅游景点改造的企划案。”

  “哦,知道了,在里面,自己去找吧,有事叫我就好。”

  “恩,多谢。”

  门开了,佳佳的脚步声在偌大的办公室里面显得尤为的空旷,跟着听佳佳对着电话低声说,“保险柜在哪里?我没看到啊。”

  “在角落,东边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小门,金色把手,打开就是了。”

  “吱呀!”柜子开了,她说,“看到了,祝我成功。”

  第422章 校友

  一个小时后,佳佳满载而归,满头汗水,坐上车来,浑身都在颤抖,脸都白了,“卓尔,我第一次做小偷啊。”

  “哈哈,佳佳姐,这是我的东西,不算是偷,我们走吧。”

  一个月,说来也是快,我准备手续就用了很久,离开前的一个星期,我去看了徐娇娇。

  坐在她的墓碑前,我一直没说话,就看着她的照片。

  她永远的定格在这个年纪了,再过几年,我就跟她的年龄一样大了。

  我抚摸着她的照片,常年风吹雨打,这里依旧保持的很好。

  “娇娇姐,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了,出了国,我就不会回来了。过了这么多年,你该放下了吧?卓风不喜欢你,就算喜欢,你们也不可能。从前我就在想,即便卓振东反对我跟卓风在一起,我也不会放弃,不管是什么原因,我都不会叫离开他。可我现在真的要放弃了,我很累,真的很累,这几年我坚持的真的是身心俱疲。卓风也累,我们都累。唯一的好办法就是我们分开,我现在终于做到了。呵呵,你是不是该为我高兴?”

  无人回答,周围只有清风吹面,拍打我的脸。

  我笑看着她的样子,“你那么狠心的,就算死了也要给我们埋下那么多危险,现在你终于得偿所愿的看到我们分开了,该收手了吧,叫卓风幸福下去吧,他多不容易啊。我离开后,你保护他吧,好不好?”

  离开徐娇娇这里,我又看了我二表姐,她的墓碑一直没有人来的清扫,我在这里清洗了很长时间才能看清楚墓碑上的字迹。

  “表姐,你恨我吗?”

  我轻轻抚摸她的照片,样子变了,与我记忆中的样子变化很大,或许是她老的太快。

  “恨我吧,我真的错了,小时候是你一直在照顾我,我却无法回报你。你去找我的时候,如果我直接与你相认,是否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害死你的人已经进去了,再过几年才会出来,到时候你就不孤单了。”

  二表姐的样子越来越模糊,模糊到只存在我的记忆里。

  回来的路上,我没急着坐车,沿着宽敞的山道一路往回走。

  其间卓风给我发了微信,问我最近好不好,出国前还需要准备什么,他已经叫助理准备好了现代过去,之后问我在哪里。

  我看过后没回,直接关了电话,打了车,去了机场。

  没有人知道,我偷偷的将学校换了,同等的学历,同样的专业,不同的是地方。

  更无人知道,我提前了一个星期离开,甚至没有带走任何东西。

  坐在机场的候机大厅,我看着不断滚动的文字,心情无比的平静。

  飞机漫长而又平静,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这里是新的环境,新的场所,新的人和新的事物。

  哥哥提前叫人在这里给我找了住处,他说租房子不方便,但是想买也不容易,我说我没钱,他说给我的嫁妆钱可以提前花了以后再赚,赵红却直接往我的账户上打了五十万,她说攒的不多,希望我能吃点好的就别饿到了自己。

  我拿着哥哥给我的地址,一路用有些生涩的英文说了地方,付了车费,到了地方,看着这个两层的洋房,我感叹,哥哥还真是下了血本叫我上学。

  两层的房子他都租了下来,这里的房子跟国内的不一样,大的离谱,我本来就不喜欢自己一个人住,看着空旷的房子,我真的挺担心的。

  我给哥哥打电话报平安,“哥,这个房子太大了,我住浪费,退了吧,或者给我租一个独立的房间也好。”

  哥哥却说,“都买下来了,名字是你的名字,你嫂子说买个大的住着舒服。”

  “……哥,哎呀,我都说了不要了,你干嘛还买啊,多少钱啊,多浪费啊,你赚钱也不容易的。”

  “容易,容易,卓风给我联系了客户后我这边的生意好的没话说,供不应求啊,赚钱哗哗的快,你就花吧,我们钱太多了也闹心,你那边别亏待了自己就成,啊,不说了啊,好好上学,你嫂子又饿了,我给她做饭吃。”

  我笑着挂了电话,看时间,现在国内还是晚上呢,可这里,已经是早上了。

  我深吸口气,拖着行李箱,开了房门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我的照片。

  我看的楞一瞬,哥哥提前叫人过来是肯定,可这照片知道的人可不多啊。

  我正皱眉想,身后有人来敲门。

  房门虚掩着,我先松开了行李箱的杆子,转身拉开房门,赫然,看到顾程峰的脸。

  “你……”我惊愕。

  “我什么我,作为校友了,不请我进去坐坐?”

  校友?

  我大惊,眼珠子都要跳出来。

  “是啊,校友,我才过来没多久的,快点让我进去看看,我都要累死了。”

  我愣了一下躲开叫他进来,“你怎么来了?”

  “恩,我在附近住啊,顺路呗。”

  他是故意过来的。

  这个混蛋一直在监视我,我办了手续的第二天,他就转了学,直接过来了。

  “顾程峰,你疯了?”

  “没有啊,我不很成长吗?”他吊儿郎当的坐在沙发上,四仰八叉的躺着,舒服的好像整备瘙痒的猫,满脸的笑,“卓尔,这里真不错,嘿,你哥真有钱啊,我当时都没买下来,这房子太贵了,没想到你哥哥就直接付了钱,真厉害。”他撇嘴,对我竖起大拇哥。

  我皱眉,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啊?”

  “嘶,别给我装糊涂,快说,到底怎么回事,还有谁知道我在这里?”

  “你哥哥,我,你嫂子,哦,还有给你办手续的工作人员,之后……没了。”

  “那你干嘛监视我?”

  “我想你啊。”

  我瞬间没了脾气。

  “别,别哭啊,我就是想你了,哎呀,我想你这个朋友了还不行吗?没别的意思,你哭什么,真是的。”

  顾程峰紧张的看着我,我泪眼婆娑,泪水真的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顾程峰,你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啊,我都说了我不……”我不喜欢他。

  “你不喜欢我,我知道啊,但是吧,你也得给我个叫我跟你做朋友的机会吧?啧啧,别哭了,还哭,再哭就不好看了。”

  “顾程峰,真的没有别人知道我在这里了?”

  “你是想问是不是卓风也知道?”

  我没吭声,可他问的对了,我就是想知道。

  “知道了也过不来,他身体美好,并且最近被卓振东给看起来了,估计是逼婚呢,李思念在准备婚礼。”

  哄!

  晴天霹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