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1节

  第40章 再回山村

  李思念跑走,好像带走了一阵风,叫温暖的办公室也冷的彻骨。

  卓风坐着没动,只低头看着一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知道,事情肯定严重了。

  我轻轻推他,“姐夫,去追回来,我认错,姐夫……”

  他怔怔的回头,看我一眼,摇头,却笑了,“订婚本来就是一场交易。”

  顾成峰对我说过,有钱人家的婚姻就是交易,互相联姻,牵动家族资金,才能迅速的扩张起来,才能一直兴旺。

  卓风从前因为跟徐娇娇在一起,毅然选择了自己创业,可在与徐娇娇分手之后,卓风的生意也开始走下坡路,这里面少不了卓家的插手,卓风不得已又回到了家族,可回到家族就要面临着被家族牵制的结果。

  所以才会有一次又一次的相亲,没有感情投入的婚姻里面只有利益和金钱。

  我一直无法体会到这样的无奈和逼迫是怎么样一种心情。这一次,亲眼看着他坐在这里愣神的样子,我知道,其实他的内心是多么的苦痛,或者说,还不如我的生活幸福。

  我还有他的陪伴和支撑,可是他呢,等待的却是无尽的被支配和利用以及迫不得已。

  我找不到任何话去劝说他,或者说连这样的陪伴都显得异常的笨拙。

  “姐夫,我,我去上课。”

  他猛然抬头,看着我,半晌才回过神来对我说,“今天不是周末嘛?”

  “……”我其实是想找李思念说清楚,哎,每次撒谎都能被他揭穿,我深吸口气,有些失落的又坐在他身边,“姐夫,你不去追李姐姐回来吗,其实她挺好的,真的。”

  我觉得是真不错的,至少她会给姐夫做饭吃。

  卓风却摇头,“人心隔肚皮,不要以为对你笑了就是好。”

  我愣愣的点头,“姐夫,可是她不光会笑啊,还会做饭给你吃,以前娇娇姐可从来不会做饭吃呢。我,我也不会。”

  “呵……做饭不过是一项技能,力所能及。再者,你见过是她亲手做的吗?如果我提着阿姨做的饭给你说是我做的,你也会说那是我做的了。”

  啊……

  我恍然,顿感脊背一阵凉。

  他伸出手来拍着我的手背,皱着眉头又说,“如果有人威胁到你了,我是不会退让的。李思念做的唯一的好,就是没能叫我抓到把柄。刚才的事情不过是个误会,她如此过激很不平常,只能说明她一直都在意我将你待在身边,可我又在怎么能把你送走?”

  只要姐夫不把我送走,我就听话,可我还是觉得有些害怕。

  “姐夫,李姐姐要是告诉你家里人该怎么办啊,真的撤资吗,你的生意就完了?”

  他摇头,很是轻松的笑着说,“两年足够我翻本了,撤走也好,摆脱家里人,呵呵……谢谢你。”

  谢谢我?

  我吃惊的望着他,不明白他的话,可看着他开心的样子我也开心起来。

  “姐夫,那我们现在还去你订婚的地方吗,我的衣服都准备好了,顾成峰帮我挑选的呢,他的眼光不错。”

  他站起来,拉我起身说,“带你出去玩。”

  他好像早就准备好了一样,开着车子直奔城郊,路过家里的那栋老别墅的时候他故意加大了油门,直接开了过去。

  我看着他放在身边的电话,好奇的问,“姐夫,你有两个电话吗?之前李姐姐用你电话打给我的。”

  “恩,是三个,号码都一样,有些时候需要用哪个如何用,你以后就懂了。”

  我有些乱,这个电话还能分什么时候用?

  他又说,“李思念不打给别人却直接打给你找我,是为了什么?”

  我皱眉,摇头,“不知道。”

  “呵呵,笨蛋啊!”

  我抿了抿唇,我是真笨。

  他也没给我解释,我是后来问了顾成峰才明白。李思念早就知道我喜欢我姐夫,她对我好是投其所好,故意哄我,叫我安心的离开我姐夫,可她这么利用我没错,错的是她故意要我的身份叫卓家人知道,这就显得有些卑鄙了。

  卓风不喜欢跟身边的人玩这些把戏,这也是为什么一直对徐娇娇忘不掉的主要原因,徐娇娇直来直去,就算在外面如何用尽手段,可在卓风这里一直都是透彻分明的,喜怒都在脸上。

  到了城郊的一处旅游景点,姐夫才将车子停下来,我四周看了看,这不是都要到了我从前的老家了吗?

  他笑着对我说,“就是这里,山村的家。”

  山村的家,却不是我的家,因为我现在的家里面有我跟他。

  “姐夫,这里我来过了,很久前顾成峰带我来过,我们一起逃课来的。”

  他没好气的的看我一眼,“还知道是逃课?以后不准逃课了。”

  “哦,我不逃课了,嘿嘿。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看看风景,顺便查一查之前给你汇钱的那个人。”

  对了,有一个人每个月都给我汇钱,我直到现在还能收到。钱都给了姐夫,他留着没动,已经装了一个小盒子了,每一封日子都很准时,地址也没写,卓风说查过的,可是没查到来源。

  “姐夫,那汇款的人就在这里吗?”

  我想,肯定不是我的家人。

  “恩,地址是这里,可这里住的都是一些旅游的游动旅客,查起来不容易,我叫人来问过,一直没消息。”

  卓风拽着我往山上走,他走的很慢,好像当初带着我离开的时候一样小心翼翼,担心我摔倒,那手就牢固的攥着。

  我偶尔看着他的侧脸,偶尔看着山上的枫叶,想到了三年前我们来这里的场景。

  我每天背着箩筐铲猪草,偶尔会看到他带队在山上走,走走停停,咔咔拍照,有些时候就会举着画板在树荫下,一坐就是一天。

  那个时候我经常偷看他,他是那么多人中最干净清爽帅气的,村子里的一些妇女们也经常凑在一起议论,说他是大老板,是大学生是留学生。我就蹲在角落偷听,手托香腮,想象着他的身份。

  他是真好看啊!

  我问他,“姐夫,你现在都不画画摄影了吗?”

  他笑着摇头,伸出手给我看,“现在拿不了画笔,相机……落了灰,很久不碰了。”

  他的手是在我到他家后没多久出的事,那个晚上下着大雨,他浑身血水的回来,徐娇娇吓得脸都白了,大叫大嚷。

  就算姐夫受了伤,徐娇娇还在跟卓峰吵架。我当时听不明白,现在懂了,卓峰出事是因为半路遇到了截货的人,卓风拼死护着,才保住了货物,可徐娇娇埋怨他赚钱不要命,训斥完了他还在大哭,家里乱成了一锅粥。

  我有些思绪走远,等我回神,我们已经到了山上。

  一望无际的枫叶林,红艳似火,风吹来,哗啦啦的响,身上一片凉爽。

  他站在我身边眯眼看着前方,一脸的憧憬,微笑在脸上渐渐浓厚,对我说,“这里是真美,当初发现这里的时候是一个驴友走丢,我们来寻找才发现的。”

  那个驴友是个女人。

  在我们这个村子,女人都是工具,是男人生孩子孕育后代的媳妇,走到了这里,无疑是掉入了狼窝。卓风带人找来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被村长绑走了,幸好找到的及时,不然就成了别人家的媳妇。

  再一看此时的风景,没了从前的美好。

  这里的美,再如何惊艳都被人蒙上了一层凄凉。

  “姐夫,我们去找给我汇款的人吧?”

  他点头,最后看一眼,这才拉着我往山下的山庄走。

  山庄修缮的尤其的壮观,白色的洋楼,矗立在溪水边,鸟语花香,仿若人间仙境。

  卓风好像认识这里的人,走走停停,很多人跟他打招呼。

  最后他敲响了最里面的一间房子的门,走出来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

  那人看了我一眼,才对卓风说,“找谁?”

  “这里是西风街37号吧?”卓风从兜里拿出来一个信封,笑着问那个人。

  那人的脸色很明显的僵了一下,跟着摇头,“不是。”

  卓风指着他门口的牌子,“不是吗,我走错了?”

  那牌子上明明就是37号,上面三个大字,“西风街。”不会错。但他依旧否认了,回头将房门拉开,对卓风低吼一声,“不是,滚远点。”

  伴随一声巨响,房门关紧,好像整个房子都在颤。

  我吓了一跳,卓风回头看我一眼,轻轻拍我头顶,对我说,“看来是他了,我们先回去。”

  我听话的点头,一步两回头看着那个房子的号码,想着刚才那个男人,他好像年龄也不大。

  “姐夫,那个人跟你差不多吧,我觉得他是故意蓄了胡须看起来苍老的。”

  卓风恩了一声,没说什么,拿出电话拨通,低声说,“是,就是他,查一查,不,我确定不是,好,我等你消息。”

  电话挂断,卓风回头问我,“你还记得村子上还有什么亲戚吗?”

  我摇头,“我家里只有我表姐那一家了,后来我表姐被人带走,我就只有我奶奶和我爸爸以及我妈妈。上次我跟顾成峰回来的时候有个人说我妈妈带着我三妹妹不知去向,我爸爸和我奶奶被抓走了。”

  卓风吸口气,点头说,“那件事我知道,我回头对你说,你再想想还有没有什么亲戚,会给你汇钱的亲戚。”

  啊,好像是,有……

  第41章 酒醉

  我记得从前村头有个小哥哥,他对我很好,每次见到了都会给我零食吃,不过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依稀记得他好像跟我家有什么关系,我奶奶每次见到他都给他塞钱和吃的,他都不要,跑的老远的看着我们,奶奶就会骂我是扫把星挤走了她孙子。

  我的记忆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少,现在想起来,连那个小哥哥的样子我都不记得了。

  我告诉了卓风,他一直没吭声,过了很久对我说,“我会去查的,我们在这里住一晚上。”

  时隔三年,我们又回到了这个山村,不同的是,我不再是大丫也不再是从前那个等待着被家里人卖掉的代孕工具,从前的摄影爱好者卓风成了我的姐夫,我也成了他的卓尔。

  我们住在山上靠街边上的一个房子,分为上下两层,房子很干净,看样子是每天都有人过来打扫,家具很简单,环境也好。

  晚上的时候他亲手做了烧烤端到楼上来,我们席地而坐,看着月亮,吹着山里的风,吃的开心。

  我从他那里偷来一杯酒,喝光了又将杯子给他放回去,他笑着看我不吭声,提着酒瓶子送到我跟前,“你成年了,可以喝,但是不要喝太多,明天会头痛。”

  我笑嘻嘻的接过来,喝光,哈口气。

  “小馋猫,还喜欢喝酒?”

  我点头,“以前就喜欢喝,家里没有热水只有酒,我爸爸喜欢喝我奶奶也喜欢喝,一年下来的粮食都做成了酒,我和我表姐冷了就偷酒喝,嘿嘿,可我酒量一直不好,不过我没像我爸爸那样喝酒了就打人。”

  他点头,递给我一块牛排,“不说以前都事,吃了吧,味道还不错,喜欢吃的话我们回去了再自己做。”

  我吃着他亲手做的牛排,喝着他递给我的酒,看着他,听他说话,跟着他一起笑,这样的夜晚简直太美妙。

  可再如何美妙,到底还是被电话打断了。

  是他家里人打来的,电话才接起来就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咆哮,即便是在夜风正盛的此时,我还是听的清楚,“儿子,你给我回来,这么大的事情你想就这么撂挑子了?你不小了,你快三十了,你就这么处理事情的?给我回来,回来……是不是跟那个小狐狸精在一起,啊?你不要做傻事,那还是个孩子,这几年家里人对你关心不够,可你也不该做这样的事情啊,给我回来。李家人都在呢。”

  我低头咬着牛排,刚才还觉得味道不错,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就难以下咽了。

  卓风看我一眼,站起来无奈的说了一声,“妈,你不要乱说话,她叫卓尔。好了,你好好说话,别生气。我知道。我知道……李家?哼,李家想要什么你还不知道?李思念你以为多好?相亲的时候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你非要安排,这回你们过来我也没同意。哎,咱们能不能讲点道理?”

  卓风一路无奈的说着话下了楼,就算这样我也能够听得到他的说话声。

  我失落的坐在阳台上吹着冷风,等待着卓风上来。一个小时过去,他依旧没有回来。

  饭菜冷了,酒水更冷,我捧着酒瓶子喝了个酩酊大醉。

  好像中途接了顾成峰的电话,他对我一阵低吼,我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后来是谁将我送到了房间我都不知道了。

  早上起来就看到顾成峰和卓风都坐在楼下等着我下楼吃早餐。

  我使劲揉着脑袋,痛的厉害!

  “活该!”顾成峰老大不愿意的瞪我。

  卓风笑着将荷包蛋和热牛奶递给我,“吃了我送你们回去,我要出去一趟,你最近要在办公室住的话我叫司机将你的东西拿回来。”

  我叼着荷包蛋问他,“姐夫,你要出门吗?”

  “恩,送爸妈回去,要在老家住两天。这边李家人还没走,你还是不要回去的好。在我办公室住一样,助理会照顾你。”

  我不需要人照顾的。

  但是我没反驳,点头答应。

  顾成峰做到我身边狠狠敲我额头,“你就是傻,那是上班的地方叫你去就去,你怎么从来不会拒绝?卓哥,还是叫她在我家住着吧,我照顾她。”

  我回头瞪他,“我不去,我不需要人照顾,那是你家,又不是我家。”

  他生气的吸口气,“说你不懂事还不承认,那是办公室,你去那里叫公司的人怎么看?”

  也对啊。

  我抿了抿薄唇,揉着被他敲的有些痛的脑袋说,“那我……”我想说我去学校,看卓风的脸色和顾成峰的样子,我知道我是不能说出口了,“那好吧,我去顾成峰家里住。”

  卓风还是不太高兴的。

  我偷偷打量他的脸,就要改口。

  顾成峰就已经起身牵住我的手,“走,去我家,我车接车送的还不行啊?别看了,现在就走。”

  我起身,不情愿的回头看卓风,他的脸色不对,是不愿意我去顾成峰家吗?我问他,“姐夫,我,我去办公室住吧,我……”

  “不用,过去吧,我收拾好了直接去机场,不能送你,记得跟我联系。”

  “……哦!”

  我被顾成峰拉着出来,他站在台阶下面仰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眯起眼睛回头瞪我,“不懂事,车上跟你说。”

  顾成峰告诉我,姐夫悔婚会叫他损失惨重,公司估计保不住了,他回去就是为了这件事。

  并且,人人都说,姐夫悔婚是因为我。

  我耷拉着脑袋不吭声,这件事的确是为了我吗?

  “想什么呢,我知道,这个事儿啊是李家人做出来的,其实哪是为了你,你没那么大的本事叫卓风放弃公司,他就是想脱离开卓家,不过是凑巧了,你最好最近别接近卓风,免得被人抓住了把柄害了卓风。”

  顾成峰说的对,担心的也对,我也想到了。

  可我想到姐夫孤身一人面对这一切,我真替他担心。

  “顾成峰,我姐夫那边不会出什么大事的吧?我知道现在不管是明星还是有钱人都被记者报社盯着,报道一些花边新闻出来叫人身败名裂,我的出现的确是不好,可我也不想因为我叫姐夫这么难做啊,我能做什么?”

  顾成峰摇头,吸口香烟将烟头扔出去,“回头我再想,我好困,回家睡觉去,你得陪我,我都担心死了,你说你喝什么酒?”

  我心情不好还能宿醉了?

  我哼了一鼻子。

  他闲下来一只手捏我脸,拉的老长,“小哭包还记仇了?记恨我没去接你放学?我那不是生气吗?也是做给家里看的,我家老子发话了,跟高家必须订婚,要不然我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