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12节

  第423章 卓风结婚,新娘不是我

  卓风要结婚了,这一次是真的。

  我报道的那天,国内传来了卓风结婚的消息,婚礼办的很阔气,不过没有公开,所以新闻上也只写了一个富豪结婚的消息再没有任何报道。

  陆少给我发的照片,上面是卓风,身边站着的是新娘,可不是我,是李思念。

  李思念笑的很灿烂,眼睛都眯成一条线。

  我看过之后选择了删除,没有追问陆少这件事的始末。

  只问他,“陆哥,艾漠那边事怎么办了?”

  “凉拌,还在已经三个月了。”

  我还想笑话他,可这个事是悲剧,不是喜剧。

  “陆哥,万一,我是说万一,你喜欢她呢?”

  “不可能,杀了我吧,妹子,我过几天去看,正躲开一段时间,这件事我暂时只能选择不露面,如果真的生了,我就养,可那个女人,哪凉快哪呆着去。”

  我以为陆少只是说说,没想到他三天后就来了。

  提这个大行李箱,我当时才上课回来,正窝在沙发上看书,顾程峰在厨房做饭,陆少就敲响了房门。

  我现在不担心我的住处被卓风知道的,所以也没有隐瞒陆少的必要,只是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

  “陆哥,你怎么没打招呼啊,我好去接你。”我仰头看他,他瘦了一大圈,或许是坐飞机太累了,脸色不是很好,说话也就随便的恩了一声,之后自己放了行李箱,就坐在了我对面。

  “这里不错啊,我还以为我走错了,没想到钥匙就开了。”

  估计是他去我哥哥那里了,不然哪里来的钥匙。

  “我哥哥买的房子,他现在都没有钥匙了吧?”

  “恩,我抢来的,你在这里不错?”

  陆少看一眼厨房里面的顾程峰,皱眉,显然他是没想到顾程峰也会在这里的。

  “你小子阴魂不散。”

  顾程峰笑嘻嘻的举着铲子出来打招呼,“陆哥,你来的很快,我们刚才还说是不是要问问你什么时候来呢,这会儿就到了。”

  “恩,丢不了,多大个人了,给了地址司机就送我过来了,我又不是傻子。哎,不说了,没劲,我先去补个觉,时差颠倒过来再叫我。”

  陆少自来熟的,来了就当做自己的家,自己随便挑了个房间就没出来。

  我和顾程峰面面相觑,谁都没说,知道他在国内,事情不顺利。

  顾程峰做好了饭出来,我们先吃,他就给我说,“我可都打听好了啊,你想听不想听吧?”

  我吃着他做的红烧肉,啪啦了一口米饭,问他,“关于陆少的吗?”

  “恩,还有卓风的。”

  卓风的事情我都是不想听的,直接没提,心里不难受过是假的,可我不能叫自己难过,只能暂时叫这件事憋着不吭声,“说陆哥的事儿吧,我之前给我哥哥打电话他都没说什么,我猜测事情不简单的。”

  “恩,你猜着了,不简单。”

  “那你快说。”

  “好吃吧,慢点吃。”

  我眯眼吃的开心,“快说啊,快说。”

  “那个女人就是报复,不光是要钱。”

  这不是明摆着吗,可是陆少这边也太被动了,只能认栽了,想想都觉得窝囊,女人都像艾漠这样的话岂不是世界就乱套了?

  “顾程峰,你说点重点的行不?”

  “嘿嘿,重点来了,陆少说一分钱不要,叫那个女人消失,孩子可以留下,女人以死相逼,还要跳楼,在国内闹的可大了,卓风……咳咳,他没少出力,可这人命关天,还是个三个月大胎儿,你说谁敢碰?万一出事了怎么办?你也知道卓风对孩子这件事很敏感,他也束手无策,就这么的,陆少来了,不过来的真快。”

  我听得也是头大,以死相逼,女人被逼急了就会这样,一个是孩子,一个是以死相逼,卓风最怕的两样了。

  我不知道那条神经不对,问顾程峰,“我要是以死相逼,你说卓振东会同意我跟卓风吗?”

  顾程峰一怔,脸色不对了,放了手里的筷子,看着我不吭声。

  我吃着一块排骨,也觉得不太对,嘴里面的味道也不对,皱眉解释,“我就是,就是……咳咳,随便说说,我脑袋抽了。”

  顾程峰还不开心,半晌才说,“卓尔,你是没救了,人家都结婚了。”

  我心口一紧,泪水在眼圈里打转,心脏剧痛,是啊,他都结婚了,我还念叨什么呢?说分手的是我,说离开的是我,不叫他找到的人也是我,现在这些,的确没救了。

  我也没了胃口,放下筷子,怔怔的看着面前的饭菜渐渐的冷下去。

  良久,我们两个互相看一眼对方,情绪复杂,这都不是没事找事吗?

  “不提了,我以后再也不提了。”我发誓。

  “吃饭。”顾程峰举着筷子敲我的碗,我将空了的碗递给他,“我要喝汤。”

  “呵呵,小样儿,我煮的汤绝对一流。”

  我笑着点头,含着泪花子,将心里的那句话堵了回去,其实我想说,卓风煮的汤才是一流。

  隔天早上,陆少蓬头垢面的出来了,穿着我那件唯件宽大的恤,看起来还不错,赤脚站在我跟前,样子看起来还挺可怜。

  “陆哥,你这样很容易叫人以为你是变态啊,那边有顾程峰的衣服,你穿上吧,估计合身的。”

  他回头看一眼,却没动,问我,“你们睡了?”

  “……”我无语,没理会他,背着书包要走。

  他突然拉住我的手,“说,是不是睡了?”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卓哥,是不是我说没有也不会相信啊?”

  “相信。”

  “那就是了,我们没睡,只是朋友,上次他家里水管坏了,整个房间都淹水了没地方住才过来的。”

  “哦,了解,偶尔过来注意下,睡不睡的就不重要了。”

  “陆哥!”我大叫,都多大的人了还不正经?

  “得了,不逗你了,走吧,我吃什么?”

  “哦,给你留了,在厨房呢,你别动厨房的东西啊,给我烧了可就糟了。”

  “走吧走吧,什么时候回来,我自己无聊。”

  从未看过陆哥这么小孩气的,看起来真可爱,我仰头看他的脸,两天没剃胡子,这会儿看起来就像是老头子,可眼睛还是滴溜溜转的跟个孩子一样。

  “陆哥,你现在变得这么可爱了啊?”

  “滚一边去,烦着呢,走吧。”

  我哈哈大笑,他在我身后嘀嘀咕咕,显然是真的心情不好。

  我开门出来,顾程峰的车子也正好过来,按了车笛,我跳上他的敞篷车,他靠过来问我,“陆哥好点了没有?”

  第424章 他不会轻易的放弃我

  我摇头,“不好,刚才还骂我。”

  “那你可要小心了,陆哥骂人很厉害的,骂不过我回头找人帮你。”

  他那群朋友,普通话都还没过关,就想帮我,我很是怀疑。

  顾程峰在这里修的是研究生,经济管理这一门科,跟我算是同一系了,不过他是研究生,我还是新生,英语才过关,上课却是很吃力的。到了学校后分开走,他交代我放学在老地方等我别乱走,看我点头了才离开。

  他总说这里治安不好,不如国内,不过我没朋友,除了认识他,别人我都很少接触。

  一整节课下来,我忙的蒙头转向,还是有些跟不上,下课了出来,第一件事拷贝老师自己录制的视频,拷贝好了准备走的时候,老师突然问我,“卓尔?”

  我没改名字,但是卓文名字顺序颠倒,听得有些别扭。

  “老师?”

  “这个给你。”他交给我一个文件包,我看了一眼,好奇的问,“什么?”

  “你的哥哥给你的。”

  “我哥哥?”

  我哥哥还认识学校老师?我看一眼文件包,包的很严实,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但是可以肯定里面的东西还挺重。

  晚上回家坐在顾程峰的车里,我才有时间拆开这个包,吓了一跳。

  “顾程峰。”

  “恩?”他正开车,没功夫搭理我。

  “你说卓风跟李思念结婚是为了什么来着?”

  “为了他爸爸啊,卓振东胃癌,跪下来求卓风的,李思念那边也不得不答应,你走后没几天卓风就带着伤结婚了。”

  看似顺理成章,可这一切不是卓振东的如意算盘吗?知道走了就开始逼迫卓风尽快结婚,一旦生米煮成熟饭了,我这边想插足都不可能了。他也知道,卓风再如何生气,到底还是孝顺的,毕竟他还是卓风的父亲。

  可他忘记了,卓风是人,是一个有血有肉,注重感情的男人,他不会轻易的放弃我。

  我看着手里的盒子,心情沉重。

  这里面是什么我都知道,当初卓风出事,我跟陆少打开了保险柜,每一样东西我都看过了,这个盒子里面的所有照片我都有仔细看过的。重量我都记得,就别说外面的包装了。

  “怎么了?”顾程峰将车子停下来,问我。

  我茫然抬头,泪水也啪嗒一声流了下来。

  “顾程峰,这是卓风给我的东西,你看时间,在我到这里的第二天就已经从国内发出了,他知道我在这里。”

  他给我这些,在告诉我什么?

  顾程峰帮我将盒子拆开,最上面一层是一封信,之后才是照片,随着夜里的风吹动,照片哗啦啦的洒出来,慌了顾程峰的手。他慌张的将掉在地上的照片捡起来,又放回去,盖上盖子,吸了口气,没有吭声。

  我呆呆的看着盒子,呼吸粗重。

  诚然,我是心里难受的。

  “卓尔,卓风结婚了。”顾程峰提醒我。

  我点头,泪水落的更汹,止不住,我想叫自己坚强,可我做不到啊。

  “卓风给你这些不代表什么,就算他当时是想给你承诺,可现在他已经结婚了。你能做什么呢?看着他得了癌症晚期的父亲继续给他和你下跪吗?”

  不了,卓振东的那一跪足以叫我折寿十年,我再也不想承受了。

  只是……是啊,卓风给我这个东西是什么意思呢?

  我没勇气拆开那封信。

  “那封信你最好别看,不是我小人心,当时他写信的时候还没结婚,后来就结婚了,那心情肯定不一样,你现在看了心情会什么样子?只能叫自己更加难受。卓尔,卓尔?”

  我愣愣的点头,泪水啪嗒啪嗒的跟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来的雨水一样。

  “你要是相信我,就把东西给我保存,免得你自己难受。”

  我看着盒子,不吭声,给他不是不可以,可我现在……做不到。

  “顾程峰,给我点时间,我想会过去的,这里面的东西我暂时没勇气看。”

  “成,那你别哭了。哎,你一哭吧,我就心里难受,你看老天爷都难受了,也在哭走了走了,回去跟陆哥吵架去,都心情不好,吵一架就好了。”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还能这样吗?”

  “能啊,东西收好,别被他看到了,那个八卦男。”

  “恩。”

  我听话的将东西装进书包,再不想拆开看。

  到了家里,我没急着进去,顾程峰看我眼睛红肿,不想进去了被陆少讽刺,缓了缓才允许我下车。

  欧洲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这会儿已经晴空万里,外面院子里的草地上满是雨水,我才落脚,就被打湿了鞋面。

  急着往里面走,迎面撞在了突然出现的陆哥胸口。

  “陆哥,你这身子是铁打的吗?”我捂着脑袋抱怨。

  “恩,再撞一下试试?”

  “不了,你干嘛啊,突然出现,我都没看到你。”

  他拉着我往外面走,穿的干净利落,帅气逼人,语气倒是吊儿郎当的没个正经。

  “顾程峰,开车带我们兄妹两个出去找个吃法的地方去。哥哥请客。”

  顾程峰满不情愿,他看陆少一眼,问我,“没事吧?”

  我点头。

  “那陆哥叫我也去呗?”

  “去吧去吧,人多热闹。”

  到了附近的一家比较有名的中国餐馆,陆少要了里面最安静的包间,屁股才坐在凳子上,他的话好像晴天霹雳一样扔在了我的头顶上,“卓风刚才打电话了,问起了你。”

  我正弯腰要坐下,半个身子都僵硬住了,很久才缓过来,躲闪着他的眼神答应,“哦。”

  “想知道我怎么说的吗?”

  “……怎,怎么说的?”

  “呵呵,我说你跟顾程峰睡了。”

  “啊?”我大叫。

  顾程峰却很是高兴,笑眯眯的继续打听,“那卓哥怎么说?”

  “他没吭声。”

  这样的回答叫我有些失落,可卓风也只能不吭声了。

  陆少瞪一眼顾程峰,继续说,“他后来又说,他不相信。”

  还是卓风了解我,不动情,如何动身呢?要是可以随便跟睡就睡了,怕是我也不会叫自己走到今天这地步了。

  “哎?为什么不相信,陆哥你该说这件事是真的,叫卓哥死心,也叫这丫头死心。”顾程峰捏我脸,我推他,他不松手,捏痛了我才收了手,笑呵呵的看我,满脸温柔。

  陆少不搭理他,对我说,“跟卓风联系联系吧。说到底,你们还是兄妹。”

  兄妹,多讽刺的关系啊,我宁愿不要这个兄妹直接成为陌生人,也不想叫彼此再受折磨。

  “陆哥,他都结婚了,再说了,我现在不是他妹妹。”我想,绝情一点没什么不对,至少叫我们彼此都能好过一些,现在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

  他有一个被两家父母都看重的婚姻,对自己的事业和父母都好,不是两全其美吗?

  可一旦牵扯到我,他就会事事不顺心,只为了飘渺不真实的爱情,对他太不公平了。

  “丫头,你可够狠心的,不过这样也不错,至少不叫自己难过。不过他说,过几天就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