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13节

  第425章 非常想

  他来干什么啊?之前我说要去美国留学的,叫佳佳帮我将手续偷出来我就换了澳洲的一个同等学力的大学,他的公司现在也都在美国,来这里可是饶了很大的弯子呢。

  想象地图上都一巴掌盖不住的地上,那过来多费劲啊?

  可是他不能来。

  “陆哥,你告诉他,我不想见他。替我说声新婚快乐。”

  现在说“新婚快乐”最是讽刺的话,他能快乐的起来吗?

  “哎,我把话带到,别的事儿我可就管不了了,我现在都自身难保,那个艾漠,哎,就是缠上我了。孩子我能养,可人我可不能要,不说了不说了,喝酒喝酒,晦气。”

  我们三个各有心事,这酒喝的就有些乱七八糟了。

  我想的是卓风,顾程峰想的是我,陆少想的是艾漠。三个人的感情都乱成了一团,酒一上头,都倒在了酒桌上。

  好在都是同胞,餐馆老板帮我们找了附近的旅馆住下,早上起来,三个人睡在同一个房间,三张床,空调吹的呼呼的响,我头痛欲裂,好在周末,不然可真的是睡过了头了,这一觉睡到了中午,顾程峰鼾声四起,陆少却睡的很踏实,白色的外套都被自己压得变了形状,褶皱的衣服看上去好像抹布,可气的是他的身下还压得我的衣服。

  我拽了好几下都没拽出来,他猛然惊醒,转身看我,半晌才镇定下来,呼了口气,“我还以为我被人绑架了。”

  我揉头笑,“是我的衣服被你绑架了,起来,我有点冷。”

  “哦,冷就关了空调。”

  陆少爬起来,踢了一脚顾程峰,顾程峰惊的险些从床上翻在地上,“我还以为卓尔被绑架了。”

  噗,这两人,都没个好梦吗?

  我的梦好像也不是很好,我梦到了卓风,在床上缠绵,可是那个缠绵的是不是我,而是李思念。

  想到此,我开卫生间门的手僵在半空,浑身难受,卓风,真的与我越来越远了。

  心里很空,我连续喝了几大杯水才觉得舒服一下,起身跟着顾少一起在附近吃了早餐,顺便回去中国餐馆付了钱才离开。

  回到家里,顾程峰说要煮汤喝,陆少抢走了锅,自己捧着喝了一锅,连续跑了五趟厕所,躺回去补觉了。

  我则与顾程峰坐在沙发上,看着外面,相继无言。

  “卓尔,你想他吗?”他突然问我。

  我摇头,迟疑了一会儿,重重点头。“我想,非常想。可我想的是从前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的快乐,不是现在已经成为了别人丈夫的男人。”

  “后悔吗?”

  我摇头。

  与卓风在一起的时候我没后悔,与他分开我更加不会后悔,我后悔的是没有早一点离开,“我后悔的是为什么上学要在国内,如果当时就走了,后来也不会出现那么多事。”

  “那不怪你,是我姐姐找人做的,你知道背后的人是冯科了吧?呵呵,我也想不明白,冯科为什么会那么喜欢我姐姐,就算是因为孩子,可孩子都没了,我姐姐也没了,我姐姐最终爱的也不是他,他执着着有什么意思呢?如果不执著,也不会有今天的下场。”

  冯氏集团的四分五裂,冯科因为高可可的事情一直都没回国内,国内的公司被汤姆接受后掌管不利,现在百分之八十的股份都在我的手里,还有一部分在冯海那里。冯海自从治好了自己的身体疾病,整日沉迷在女人堆里面,公司如何也从不去过问,卓风找了人做代理,所以冯氏集团早就名存实亡,慢慢的剩下一具空壳了。

  “冯科现在还在美国吗?”

  “不知道,上一次回去我哥说他在法国看到了,抱着孩子,看样子还不错,不过没打招呼,那个时候我哥哥也不好,你知道的。”

  李思念借用顾洛的身份作为跳板,在国内疏通关系,叫李家重振旗鼓,李家在兴,李思念就将顾洛踢开了,转头逼迫卓家喝卓振东要嫁给卓风,这一步走的实在厉害。

  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却伤害了所有人,或许也高扩她自己。

  她可能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爱的人是谁,甚至连自己都不爱。

  “顾程峰,李思念那么坏,卓风过的一定很不好。”

  顾程峰冷笑,渐渐的将有些呆滞的目光收回来,看向我,“可你不要忘记了,卓风也不简单。”

  两个人半斤八两吗?谁都伤害不了谁,互相折磨,这个婚姻,对卓风来说就是地狱,或许对李思念来说也是地狱,是她自己给自己挖的坑,跳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顾程峰,我想出去走走,陪陪我吧!”

  “走。”

  顾程峰起身,好像往常一样,习惯的要牵我的手,我这一次没拒绝,想着被人握着手也不是一件坏事,至少,他对我是真心实意。

  我有时候在想,总是一味的追求爱情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我们走过那么多坎坷,到头来真的什么都没有得到。

  “卓尔,前边有一段路上种植了很多的红色枫叶,前两天路过的正在变颜色,现在应该已经变了,我们去看看。”

  我笑着点头。

  他也冲我笑,灿烂的笑容上布满了阳光,犹如外面的阳光一样,晃人眼。

  顾程峰一直都是青春阳光,在他的身上总是能够看到叫人自信的笑脸,给我温暖,给我力量。

  他与卓风不同的地方在与他不用去做,只用笑,就足够给人安心了。

  “你现在有高可可的消息吗?”我问他。

  “没有,不过听说在欧洲。”

  那不就是跟我在同一个地方了。

  “上次我在国内的学校看到她了,好像也是去办手续。”

  “我知道,具体在哪里我不清楚了,不过也是办理了出国手续,她在国内待不下去的,这个学校是冯科给安排的,之后两个人之间再也没有任何联系。”

  不过是一夜情,冯科也是厉害了,一次就叫高可可怀孕了,那个冯海估计也没想吧!

  “高可可也是一个命不好的人。”我有些感慨的道。

  “恩,谁都一样,没必要同情……”顾程峰的话没说完,张大了嘴看着前方。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也愣住了。

  有些人还这是不能念叨,这不,一抬头,她就出现了。

  “卓尔,顾程峰,见到我很意外吗?”高可可大笑,一脸的高兴。

  第426章 谢谢你喜欢我

  的确意外。

  高可可来这里比我早,我却一直都没见过她。

  她却早就知道我们在这里住,不过因为最近参加了一项社团活动,忙的没时间过来。

  三个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闲聊,说起来了高中的事情,高可可突然停顿下来,眼睛有些红,看着顾程峰,“其实我还是喜欢你的。”

  顾程峰没说话,只安静的坐着,半晌才喝了口咖啡说,“我从来都不喜欢你,谢谢你喜欢我。”

  “我知道我们以后更加不可能了。”

  高可可变化很大,少了锋芒,多了几分柔和,身上的那些霸道和不讲道理也都不见了,更多的是脸上的从容和乐观。

  我很喜欢她现在的状态,可是她却说,“我有很多钱,不知道怎么花,冯科给了我很多钱,条件是永远不要出现在他出现的地方,所以他去哪里,我都要躲着,有了钱去没有自由。”

  有了钱没有自由,这是我之前的状态,现在我没钱,也没有自由,可我却觉得我过的很好。

  “可可,你忘掉从前的事情吧,还是想着以后比较好。”

  她笑笑,“我知道,卓尔,谢谢你不计前贤,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对,那段时间是我太小气,对不起。”

  我接受她的道歉,可我却不能原谅她,因为她,我的表姐永远的不能享受以后的阳光。

  “可可,我想我们以后还是同学关系。”却不是朋友关系,这是我做的最大的让步。

  “我知道,我都接受,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呵呵……”

  静默了片刻,高可可接了个电话,就笑着走了,顾程峰始终都没说话,目送高可可离开后才松了口气,“我一直怕她。”他突然说。

  我好奇的问,“为什么啊?”

  “她给我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从前是觉得她缠着我烦,后来不缠着我了就觉得她一定憋着坏,对你那么做的时候我就知道她目的不单纯,看着挺无辜的吧,其实都是她坏,你别怪我嘴巴毒,我就觉得她对我们笑的时候没好事发生。”

  噗!

  “顾程峰,别整天神秘兮兮的吓唬自己了,我们回去吧,陆哥肯定饿了。”

  “恩,以后见到了她还是能不见就不见,回去吧!”

  出来后,我们坐上车子,我仍旧看着远处没走远的高可可,她坐在一个黑人小哥的敞篷车里面,擦败退扛在黑人小哥的肩头,裸肩的衣服很宽大,半个身子都漏在外面,黑人小黑本来就黑,一笑一口大白牙,这画面看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可就是觉得高可可这样子不太好。

  或许是我太保守。

  不想身边的顾程峰却哼了一声,“还不是老样子?别被她骗了,少跟她来往。”

  从其高可可对男女之间的开放程度我不知道,不过她跟冯科的时候还是第一次呢,说明也跟我一样保守的吧,可现在……

  哎,都是人身自由,我也不好说什么,最后再看一眼,有了些的担忧,在顾程峰的一阵唠叨声下,车子呼啸着跑走。

  回家后陆少正在打电话,听那电话内容,好像国内情况不太好,挂了电话,很久才从房间里面出来,看我一眼,脸色很差,“艾漠要过来。”

  “咣当!”我手里的盘子掉落在桌面上,惊得我六神无主。

  “恩,知道你也惊讶,我更惊讶,我说我我把钱都给她,她之前答应了,现在反悔了,说要跟我结婚。”

  额!

  我和顾程峰脸色难看的看一眼对方,没吭声,这个事儿吧,不好办。

  “我不能结婚,我,我不爱她,我还特别烦她,不能说我操了她一次就非要娶她吧,那我成什么了,本来当初就是她主动地,是,我是个男人,可我不是,哎?”陆少眉头一皱,好像猛然间想起来什么了,呆呆的看着我们,看我的浑身不自在。

  “陆哥,怎么了,想到什么了,你那么看着我干什么?”我紧张的问。

  “我他娘的想起来了,我说我当时怎么那么想要呢,草,她给老子的酒水里面下了药。”

  所以,这一步步走来都是艾漠做的手脚和全套,当初陆少就说艾漠计划了他半年,但是怀了孩子后艾漠还赖着不走又要钱又要人的,事情就不太对了,怎么就那么巧合的被陆少点了她呢?肯定是吃了药了啊,陆少那段时间可是很有自控能力的,为了开心姐姐都要出家了。不可能因为喝了点酒就非要找个女人发泄吧!

  “草,该死的女人,老子跟她拼了,相威胁我,没门。”

  陆少彻底的怒了。

  如果说艾漠只是想用孩子要陆少的钱,那艾漠就该收手,她却一再要求结婚,追着陆少跑,那目的就不单纯了呗。

  “这个女人想叫我家破人亡啊,跟她父母的时候一样?痴心妄想。再说了,当时她父母接到了威胁电话不是我打的,是上头做的,管我什么事儿,上头说要是不签字就将他们女儿卖了,两个老人家才想不开跳楼的,草,赶我屁事,哎,不对,我这是被出卖了,被人拉出去挡枪使了。奶奶的,我得回去好好查查。”

  他起身就提着包走了,饭都没吃,交代我们在这里等他,别把东西扔出去就成,马不停蹄的就往飞机场赶。

  我和顾程峰都被这个事惊骇的一直没说话,送他回去后回来,始终都没吭声。

  很晚的时候,顾程峰起身要回去,突然开口问我,“你说这个人会是谁?”

  我也一直在想,下了这么打一盘棋整治陆少,那艾漠还豁出去半条命了,生孩子可是很危险的事情啊,可这件事还在坚持做,背后的人不简单。

  我吸口气,摇头,“想不到。”

  “陆哥说是上头人,那上头人不就是白道上的,官字两张嘴,有理说不清的,陆哥怕是要麻烦了。”

  这不是钱的事儿了,是人命的事儿。

  我也有些害怕。

  想了想还是打电话给我哥哥询问这件事具体经过。

  哥哥那边果然是知道的。

  “跟我之前的事情有关系,你该知道是谁了。”

  “张欣的爸爸?”我大叫。

  “恩,开心跟张博远离婚了,就在半年前,不知道吧?我也才知道,新闻上都登了。”

  半年前离婚,现在才公开,那艾漠也是半年前才盯上的陆少,所以是那个时候就开始做这件事了,只是事情还没开始,直到最近兜不住了才公开,可公开不能是白公开的,肯定有别的目的。

  “哥哥,那开心姐姐在哪里?这件事她不可能不知道啊,好好地,怎么就离婚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