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14节

  第427章 门当户对

  哥哥在那头叹气,“男人吗,多疑呗,看着开心那么靓丽,出来进去的肯定会想到从前的事情,还有,那个男人真不是东西,他家暴,打了开心不止一次了,上一次是开心兜着说自己摔倒,陆少说的对,就是他打的,孩子都没了。男人打女人算个什么东西?我现在也在打听开心的下落,可我帮不上什么,你也知道我现在更不能露面,我不想影响你嫂子。”

  是啊,还有两个未出生的宝宝。

  我头痛!

  顾程峰也坐在我身边,一直叹气,最后一敲大腿,“卓尔,拉个脸给卓风吧,直接问,卓风肯定会告诉你全部的事情经过的,说不定就在查呢,可肯定比你哥哥知道的多,你问清楚了免得乱担心。”

  “……我不。”万不得已,我真不想跟卓风联系。

  “那我打。”顾程峰拿出电话,我拦住,“顾程峰,我不想跟他联系,你要是想知道陆哥的事情就问陆哥,干嘛问他?”

  “我,我就是,我就是……哎,我直接说了吧,张博远最终目的就是要卓风退出冯氏集团,他要叫自己的女儿跟冯科联姻。”

  “啊?”

  我尖叫。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有钱人家,上层社会的联姻很常见,冯科家底殷实,与张博远家里联姻是肯定的,门当户对,并且两家都已经暗中合作了多年,当初张博远因为开心帮了卓风和陆少,可现在开心走了,张博远就没必要继续帮助卓哥了,这道理不是很简单吗?高可可的孩子顶多算一个私生子,在冯家一点地位都没有,可是张欣就不一样了,两家一结婚,强强联合,说不上来的好呢。你,哎,你就问问卓风,看他怎么办,这件事必须通过卓风解决,放弃冯氏集团的股份是肯定的。”

  所以,这就是卓风要来这里的主要原因吗?因为我才是冯氏集团的最后签署人。

  我彻底的懂了。

  “顾程峰,我……”

  “你什么你,卓尔,你不想看着你哥哥在被关进去或者陆哥出事,你就必须跟卓风好好商量怎么解决,当然了,这件事我猜测李思念没少在背后出力,她就是想逼死你。”

  所以,即便我躲到了澳洲,依旧无法逃脱被他们逼迫的命运。

  “那我如果直接放弃全部的冯氏集团的控股权呢?”

  “那给谁?给卓风?最后还不是落在卓风这里了,卓风一个人怎么扛,他的卓尔集团也是你的。李思念要的就是你放弃全部,好跟卓风双宿双飞。可是你好好想想,卓风会同意吗?他费了多大大力气才将这些东西弄到手的,现在说放弃就放弃,你觉得他会吗?”

  哎呀,这不会那不会,那是什么会?

  我彻底崩溃了。

  “我,我不知道,我不管,我不想破坏卓风跟李思念的婚姻,我好不容易逃出来的,我不想在叫卓风难做,我一个人受委屈就够了,那些东西本来就不属于我,我把冯氏集团给冯科,卓尔集团给卓风,我什么都不要,还不行吗?我不要钱,我一分都不要,还不可以吗?”

  “上船容易,下船难。关键的是,现在你都给了出去,张博远和冯科会不会同意收手,现在你们手上还有股份,有资金还能跟张博远和冯科抗衡,什么都没有了,那卓风就真的完了。”

  我痛苦的尖叫,骑虎难下。

  “那我,我,我必须跟卓风联系了吗?可我一旦跟卓风联系了,李思念肯定会嫉妒,背后卓振东那边肯定也会动手,卓风不是境地更加艰难了?”

  “可陆哥也说了,卓风都在准备过来了,相信他会有办法的吧,并且,这件事还必须通过你。哎,其实,其实我也不想你跟卓哥有联系,但是没办法,我不得不说,陆少离开之前我就都知道了,我哥哥还跟我打招呼别叫我插手,他说李思念那个坏女人惹不起。”

  难怪之前顾程峰一直对李思念说坏话,原来他早就知道。

  “那你干嘛不早说?”

  “早说晚说都一样,主要是卓哥那边已经在动手了,你们必须见,我说不说都要见。反正,你也不喜欢我,我白担心。”

  “……”

  我看他一眼,没了心情继续追求这件事,可一想到跟卓风见面,我就心里发慌。

  走之前他还没出院,心口上的刀痕不知道现在好了没有,身上是不是留下了很难看的伤疤,现在坐飞机可以吗?身体吃得消吗?他自己来还是和李思念一起来,知道他过来找我,卓振东会答应吗?

  一连串的问题和烦恼都一股脑的冲了过来,好像一缕烟雾,呛的我浑身难受。

  卓风是在三天后到的,没跟我说,招呼都没打,直接过来了。

  当时我和顾程峰正在家里吃早饭,他特意去附近的煎饼果子铺买的,我热了牛奶,榨了果汁,等了他一个早上才吃得上,刚咬一口,卓风就推门进来了。

  我嘴里面的煎饼果子都忘记了嚼,咕嘟一声,吞了进去。

  好久我都没缓上来,顾程峰注意到我不对,拿着果汁给我灌了好几口。

  我狼狈的看着卓风提着箱子进来,他穿了一件很宽大的风衣,消瘦的脸颊,身上也清减了很多,显得整个人更加高了,细长的身子,被门口的阳光照耀的身影拉的老长,盖在我的脸上,我捂着嘴巴打嗝,愣愣的看着他朝我走过来。

  “怎么了?”

  他温柔的问我。

  我惊慌的茫然收回视线,没吭声。

  顾程峰举着果汁杯子还继续叫我喝,“再喝口。卓哥,你来的真快,没打招呼我们去接你啊。你再喝口,听话。”

  我接过杯子,仰头喝了一口,咕嘟一声,煎饼下去了,这才觉得舒服不少。

  “噎了?”卓风问我。

  我点头。

  顾程峰接过话,“恩,煎饼有些干。”

  “慢些吃。”

  “……哦。”

  尴尬的气氛一过,卓风很是轻松地坐在我对面,顾程峰挨着我坐,他用手肘轻轻撞我,我仍旧垂头,不说话。

  “卓尔,事情都听说了吧?”卓风问我。

  我梗着僵硬的脖子点头,“恩。”

  “那我们回头再详细的说,现在你好些了吗?”

  我继续僵硬的脖子点头。

  顾程峰见我太尴尬,拉我起来,“卓哥,我们先去上课了,有事晚上回来说吧,她今天课程比较多。”

  “好,我在家里等你们。”

  顾程峰拉我起来,我一路小跑往外面冲。

  身后传来卓风的疾呼,“卓尔,你的书包不拿了?”

  第428章 他结婚了,结婚了

  我心一惊,想抢了就走,不想他已经走过来,送到了我跟前。

  我没敢抬头。

  他低声说,“别紧张,我来只是想处理公司的事情。”

  “……哦,我,我知道,我,姐夫,我上学去了。”

  我拿走书包,他没松手,尽管我没抬头,可我还是感觉到他在低头看我,僵持之中正尴尬着,他笑了,“去吧,路上小心。”

  他一松手,我立刻拿着书包就转身离开了。

  说不出来的紧张,叫我浑身都冒了汗。

  从里面出来,跳上顾程峰的车子,顾程峰将车子发动,在我身边骂我,“出息?”

  “我愿意。”

  “就知道跟我来劲,有本事你多看一眼卓哥?”

  我不敢。

  我斜眼瞪他,他嘿嘿的乐,伸手剐蹭我鼻子,“不逗你了,走了,系上安全带。”

  一整天上课都浑浑噩噩的,终于熬到了放学,顾程峰告诉我说他哥哥来了,送我回去后他要立刻走,顾洛那边公司临时有事,估计他这两天都能接送我上学,尽管说的时候很痛快,可送我到了家门口,他就犹豫了,车门上了锁,我推不开,他就一会看我,也不说话。

  “顾程峰,开门啊,我得进去了。”

  “那么迫不及待吗?我不打搅你们了是不是很好?”

  呸,才不好呢,我现在宁愿他在,至少不会叫我台尴尬,可谁想到顾洛这个时候会来啊。

  “那你别走了?”我问他。

  他笑着摇头,“不行啊,我也是公司的执行懂事,必须过去,你进去吧,记住,他结婚了。”

  我点头,反复将这四个字在心中念叨,他结婚了,结婚了。

  我提着书包,脚步沉重,站子门口前,正拿出钥匙开门,房门开了。

  卓风一张有些担忧的脸出现在我眼前,将我身上打量一番,之后看着我身后,顾程峰已经开车走了,只有我自己。

  “怎么是自己?”

  “顾洛来了,顾程峰必须过去,好像是公司的事儿。”我低头说。

  “应该是吧,进来啊。”

  我听话的迈步,站在门口,我紧张不已,心跳加速,浑身都在不住的颤抖,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紧张,他一直不动弹,我就只能站着。

  “怎么不进去?”他问我。

  “哦,我换了鞋子就进去。”

  好像这是家啊!

  好吧,我承认我早就忘了这一点,遇到他,怕是我这辈子的劫难了。

  “我做了饭,写了手就过来。”

  他转身往饭厅走,我这会儿抬头,才看到他身上披着围裙,换了居家服,还是从前的衣服,牌子都没换,只是颜色比从前多了一些,是淡淡的粉色,看不到脸,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他瘦了很多,身上的这件衣服有些不合身,松松垮垮的,腰更细了。

  我看的愣神,瞥见他猛然转身,我下了一跳,惊得心跳更快,急忙往卫生间方向跑。

  开门进去,咣当一声,我关了房门,放了水龙口,掩盖了全部不自然。

  镜子里面的我脸很红,眼睛也有些睁不开,我不知道在下午的时候偷偷的哭了多久,想到从前,心里难受的要被撕开了一样。

  外面传来他炒菜的声音,叮叮当当的,我有些迷糊,好像回到了很久的从前,我们还在一起,我在上大学,他下了班接我回来开始做饭,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人,唯独不同的是,现在的身份。

  他是我的哥哥……

  我洗了把脸,吞了好几口水龙头里面的凉水,这才擦了脸出去。

  一桌子的饭菜,六菜一汤,还有三个饭碗。

  我看的愣了,提醒他,“顾程峰不来了,还给谁准备饭啊?”

  “李思念。”

  哄!

  我觉得,天塌了。

  这顿饭没办法吃,并且,这是我家。

  我很想对他咆哮,我不欢迎李思念,不欢迎他。

  可我看着他一直不抬头盛饭的脸,说不出口。

  他坐下来,看着我,指着他对面的位子,“坐。”

  我能坐的下吗?

  他来这里就可以了,招呼不打,为什么还要带着李思念?

  真过分。

  我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摇头,“不了,我不饿。你等她吧,我还有很多作业要写。”

  “卓尔。”

  我转身就走,他立刻叫住了我。

  我没回头,继续前行,他突然问我,“你也会心里难过吗?”

  这不是废话吗?我难过的时候谁都不知道,可不代表我不难过啊。

  “你扔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想过我吗?”卓风问我。

  我惊的猛然回头,他一脸的难过。

  我吸口气,没敢多看,也没回答。

  “你突然离开了,我叫人找了你两天,出院的时候陆少告诉我你偷走了你的证件,临时更改了学校,你哥哥那边已经帮你买了房子,好在,这个院子原来是的,知道你很好,我才放心。”

  才放心的跟李思念结婚吧!

  我冷笑,可,我说出口,这样的事情追究下去也没有必要。

  “卓尔,为什么突然这么做?”

  他干嘛还要问,我这么做也不光是为了我自己啊,他都知道的,现在他已经是别人的丈夫,还追问我这些有什么必要。

  “姐夫,啊,不,哥哥,我,我现在有自己的生活,你也结婚了,这些问题就没有必要问了吧?”

  “有。”

  我无奈吸口气,“哥哥,你现在是别人的丈夫了,如果你没结婚我或许有义务跟你解释,可现在完全没有必要。你,你还是等着你的妻子一起吃饭吧,我上楼去了,不要打搅我。还有,这里现在是我的家,你可以住下,可你们夫妻走在我不会允许的,你知道我不会原谅李思念的。”

  我转身离开,身后传来他的咆哮,“你真的祝福我跟她新婚快乐吗?”

  我心口痛,剧痛,浑身抽出,痛的我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流。

  “我不祝福难道还要看着你们分开吗?这个婚姻对你很好,叔叔身体不好,你别叫他担心了,好不好?”我压抑着哭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却始终是徒劳。

  泪水挡住了我的视线,好像燃烧的火,灼烧了我的双脚,行进艰难。

  “卓尔。”

  我不想再听,这些无谓的辩解,已经没有任何用处。

  “碰!”我关了房门,蹲坐在门口前,捂着嘴巴,无声大哭。

  夜里,我实在太恶,起来翻东西吃,卓风没走,李思念还没来,我想拿了东西就上楼,能不跟李思念碰面最好不要碰面,她们不走我也不能再赶。才打开冰箱,转身看到卓风走进了厨房,拿走我手里的面包,对我说,“吃了胃不好,饿了吗?我给你热一热吧,坐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