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17节

  第433章 从卓风养大的女人变成了小三

  所以,我现在已经从卓风养大的女人变成了小三吗?

  我觉得好笑。

  从房间里面冲出来,我站在二楼,居高临下的告诉李思念,“自己没本事别乱说话,我跟卓风清清白白,你非要给自己戴绿帽子我不介意,但你最好把嘴巴放干净点,我卓尔是好欺负,可我没必要被你欺负。”

  我第一次对李思念这么说话,我一直都将她看做是不同于徐娇娇那种的女人看待,后来她出事,她将最后一笔钱给了我,我一直念着她的好,后来知道她只是想用钱赎罪,我对她的印象已经大大折扣。

  可我不会看着她继续对我任意欺负,不是谁都能踩在我头上的。

  高可可不想,她李思念更是不行,即便是徐娇娇活着也不行。

  “……卓尔,呵呵,我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也好,今天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将该说的都说了,没错,我没本事,可你也该知道我现在跟卓风结婚了,是他求着我结婚的,他现在的妻子是我,不是你。”

  是啊,我没有任何一件,卓风做的没错,为了自己就要死的父亲,做了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他也是受害者,可我这件事里面错的不是卓风和我,是她李思念,如果她李思念肯放过卓风,会答应结婚吗?

  “李思念,别站在道德制高点批评我,跟卓风结婚不是你自己原地吗?他是求你了,可你可以不答应啊,你明知道卓风不爱你,难道你能说在卓风被逼迫的情况下去求你你不是存着意思报复的心吗?你是受害者,卓风和我就是了吗?你现在指责我,说我是小三,你要拿出证据来,我跟卓风哪里做了对不起你的侍寝,他又哪里做了对不起你们婚姻的事情。”

  我从未如此激动地说过话,我一直被欺负,是弱者,我连说话的容易都没有,最多跟同学动手,也是被在逼急了的情况下,我夹着尾巴做人,懦弱到二十多岁,可我发现,我的懦弱换不来任何好处。

  “李思念,从今往后,我在听到你对我的侮辱和诽谤,别怪我不客气,是,我没本事,可我至少做的正,行的端,至少我没有利用男人做靠山给自己争取和别人的婚姻,我是很不堪,我出身卑贱,甚至我都不知道我真正的父亲是谁,可我从小到大没有做一件昧着良心的事情,而你呢?李思念,你敢说你做的每件事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从你出来,跟顾洛在一起,到现在,你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跟卓风在一起,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你反过来说卓风不忠诚说我是小三,你还是人吗?”

  我激动的对她尖叫,泪水流了满脸,可这样不足以发泄我身上的怨恨。

  都来职责我,为什么不反思自己。

  我想,我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就是没能跟着她们所有人争抢卓风,我是不是也做一个不要脸的人才可以活在这个世界上?

  卓风将李思念的东西都拿了出去,叫来了出租车,李思念不情愿的离开。

  卓风还是没有走。

  顾程峰也想留下,最后被卓风推着离开,房间里面再一次只剩下我们两人。

  尴尬弥漫在四周,我有些不知所措。

  “卓尔,上去休息吧。”

  我坐着没动,哭了很长时间,告诉他,“我很难过的,一直都很难过得,可不见到你的时候会好一些,你为什么还要来呢?你这样叫我们都很不好受啊。”

  “我知道。”

  “那你什么还来?”

  “不放心你。”

  我哽咽,“你该放下了,你结婚了,你们结婚了,我不想被人说成是小三,行不行?”我求他,求他离开我,永远的离开我。

  卓风痛苦的皱眉,抓我的手,“我会弥补你的。”

  “好啊,好,现在就弥补我,你离开我就可以了,你去跟李思念好好过日子吧,给我足够的空间,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弥补,知道吗?”我推他,起初还不是很用力,到了最后我几乎是一阵敲打,对着她的身体剧烈的敲打。

  他始终沉默,很久后才深吸口气说,“卓尔,放不下你,你叫我怎么走?结婚是迫不得已,可你这边,我真的放不下。”

  我大哭,就真没有别的方法可以做了吗?

  “卓风,你这样会叫我一辈子难过得。”

  “不会的,不会的,相信我。”

  我不相信,我谁都不相信了,我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干嘛相信他?

  “你走,你走,你走……”我踢他,踹他,拳头无情的招呼在他的身上,他一动不动,躲闪都没有。

  过了很久,他握着我的手,将我捆在怀里,“对不起,别闹了,求你别闹了。”

  我大哭着,哭的喉咙沙哑,哭的浑身颤抖,终于没了力气。

  他抱着我,一动不动,如果可以,就叫时间停下来,我们彼此不再分离,周围的所有事情都跟我们没有关系,该多好。

  可这样的美好到底还是被打破了。

  卓振东的电话打进来,彻底的破密了我的最后一丝美好。

  我挣扎着从卓风怀里挣脱出来,他接了电话,起身走到阳台的方向,声音很低沉。

  “爸,身体好些了吗?”

  我不忍心去听,直接转身上了楼,关了房门,将自己蜷缩成一团,再不想知道外面的纷纷扰扰。

  过了很久,卓风过来敲门,问我,“吃过药了吗?”

  “我吃过了,你去休息吧,我现在很累,要不……你去找她吧。”

  外面没声音,卓风没有回应我,过了很久听到了他的脚步声,走的很慢,走的很艰难,一步一步,下了楼,进了他的房门。

  半夜的时候,我起来喝水,顺便看了一下自己的脸,肿胀的跟外面卖的红烧猪头一样,简直太难看,我拍了医院的诊断单子,写了一封邮件发给了老师请假,打算好一些再过去,但是我不想在家里看到卓风,又继续给古城风格发信息,想叫他帮我报一个旅游的段线路旅行团,要中国的旅行团。

  顾程峰发了个的手势,过了半个小时,事情就高兴了,我连夜收拾了东西,打算直接就走。

  才开房门,卓风也从房间走了出来。

  我们四目相对,有些尴尬。

  我吸了口气,才有几分力气解释说,“我,我想出去散心,顾程峰帮我报了旅行团,我出去几天就回来。你,你忙你的吧。要不叫李思念过来住也行,她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

  我昧着良心说话简直太难受,可我必须这么说,难道还叫他跟着不成?

  我转身要走。

  他却突然告诉我,“我跟她,没结婚。”

  第434章 名副其实的小三

  我大惊。

  他走过来,抢走了我手里的包裹,一样一样的检查。

  我带的东西不多,三套衣服,三套内衣,鞋子两双,还有三本书。

  他都拿了出来,检查了一遍后又都叠好,一样一样有规律的放进包里面,之后说,“只办了结婚酒宴,没有办理结婚证书,李思念看到的是假的证件,这件事只有我和你知道。”

  我吃惊的眼珠子都要蹦跳出来,不敢相信的望着他。

  他装好了包裹后递给我,又翻看我的电话,锁屏密码他一猜就对了,是他的生日,很快的输入了几个电话号码,打了名字,告诉我说,“李哥也在这边,还有我的助理,以及冯氏集团的一些外调员工,这里的号码我都给你,你出去后随时可以找到任何人连续我。我最近都很忙,真的分不开身照顾你,你想出去玩就放松一些也好,不过顾程峰一个人我不太放心,我会叫李哥暗中跟着你,你不要慌张,也不要躲。我对你,没恶意。”

  我彻底的蒙了,任由他起身走到我跟前整理我的衣服,继续交代,“长大了挺好,至少有了自己的想法,你想走我不拦你,可在我没放弃你之前你不能推开我,懂吗?我对你有过很多保证,都兑现了,唯独有一点,不要离开我没有做到,可我在坚持,希望你也坚持。”

  我泪水在眼圈里打转。

  “知道你受了委屈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所以只能叫你先知道这些,别再闹了,看你难过我素手无策,我也很难过,答应我,别走的太远,至少叫我看到你就在我身边。如果有一天你真的爱上了别人,再跟我告别,我接受。”

  他走过来,近了几分,一伸手,将我抱住了。

  我浑身僵硬,三魂七魄都没了,眼中只有朦胧的泪和他的轮廓。

  “别哭,告诉你这件事是我实在不想你难过,我结婚很意外,可不是没有准备,李思念那边暂时只能这么办,我爸爸的病现在很严重,我这辈子做过很多跟他作对的事情,如果现在还这样做,不知道他会怎么样,我只有这个亲人了,他不好,很坏,甚至无数次害过你,可他至少还是我父亲。”

  我懂,我都懂,所以他结婚我没怪过他,可这件事实在是叫我太意外了。

  “姐夫,我……”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我承认我猜测过他结婚这件事是否真实,可我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去吧,顾程峰在等你。”

  我愣愣的点头,抹掉脸上挂着的泪水,却迟迟不敢动身,他冲我笑,对我摆手。

  我一步两回头,留恋他的吻,他的怀抱,他的一切,可我还是出来了。

  冲动和理智之中,我选择了理智。

  我们分手了,这是目前来说最大的事实。

  结婚证书是假的,结婚典礼,交换戒指这件事却事实存在,新闻都发布了,多少人知道卓风的妻子是李思念,我再搅合,那就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小三。

  跟顾程峰到了旅游景点,他预定了酒店,两层的洋房,上下五个房间,我觉得太浪费了,叫他可不可以请两个同学过来,他两手一摊,告诉我,“我也才来这个学校,我不认识别人啊。”

  好吧,我认识的人更是少,不过两个人的旅行也不错,比较安静。

  我们坐在洋房的二楼游泳池内玩水,偶尔闲聊,提到了很久不见的李白。

  “李白结婚了,跟一个白人,家族联姻,李白当时闹的很凶,但是没办法,上流社会都这样,他意志不坚定,闹了一阵就没动静,我告诉他要是再坚持一段时间家里人就不管了,这都是经验之谈,谁知道他突然就答应了,结婚那天我给当的伴郎,草草办了结婚仪式,也没见他笑过,从那以后见面就少了,哎。”

  顾程峰一声冗长的叹息,承载了多少爱恨情仇和心酸。

  “还好我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顾程峰笑了,摇头,“或许就是呢。”

  “我的公司也不是我的,都是我姐夫的,早晚都会给他,我不想要,我哥哥的钱也我会还给他,我要靠自己的双手去赚。”

  顾程峰对我竖起两只大拇哥,噗咚,自己跳进水中,水花溅了我一身,我大叫着用手撩水还回去,打水仗应该就是这么来的。

  闹腾了好一会儿,在泳池里面游了好几圈才出来,夜里的天明镜的能照人,他就坐在岸边看着我,我游好了出来,趴在他身边,他递给我毛巾,问我,“卓尔,你真美,自己知道吗?”

  我笑着摇头,“我不知道,我觉得我是丑小鸭,是柴火妞,一晒就黑。”

  “哈哈,那古铜色皮肤不是很好嘛?上来吧,我们下去做点吃的。”

  顾程峰擅长煲汤,可我一直觉得味道不对,不如姐夫做的好喝,我从来都没告诉过他,他说好喝就好喝。

  吃过饭,应酒店的邀请,我们去了附近的篝火晚会,玩闹了深夜才回来。

  或许是因为喝了点酒,我头昏昏的,被他拉着整个人都跟散了架子一样。

  隔天一早。

  我浑身酸痛的睁开眼,吃惊的看着面前的顾程峰,大叫,“啊……”

  他没穿衣服,我也没穿衣服。

  这下糟糕了。

  我的尖叫声叫顾程峰也惊醒,他猛然坐了起来,早晨的坚挺还在我跟前晃,他吃惊的看着我,跟着皱眉,也叫了起来。

  “啊……”

  “你别叫了。告诉我,我们昨天干嘛了?”我揪他耳朵问。

  他懵懂的看我,跟着摇头。

  我觉得天都要塌了。

  这会儿我才知道扯一件衣服穿上,他也蒙上了被子,我们四目相对,开始回想。

  片段不多,都是一些昨天喝酒欢闹的场景,回来的时候还是他抱着我回来的。

  我们一起进来,之后呢……

  我看向他,他脖子上有吻痕,我连忙去照镜子,很干净,可这不代表什么都没发生。

  我急的直冒汗,“快想,快想,我们昨天都干嘛了,快想啊。”

  “我,我不知道。”顾程峰生气的敲被子。

  我浑身一软,瘫坐在地上,“哇……”放声大哭。

  他急了,跑过来坐我身边,“卓尔,我负责还不成吗,你别哭啊,我慢慢想,我觉得吧,我还是挺正人君子,就算是喝酒了我们也不会发生什么事儿对不对?”

  我指着他脖子上的吻痕,“那这个呢?你正人君子,我可不是。”

  好吧,我承认我有想法,可这个想法不是针对他,谁知道我喝醉了会不会将他当成我姐夫?

  “你快想,男人对这种事都很在乎的,你喝醉了不可能还能做什么,你快想,快点,快点。”

  我使劲拽他,推他,“快点想啊。”

  “额,那个……咳咳,我,我要说我做了,你信吗?”

  “信,啪!”一个巴掌。

  他捂着脸,很委屈的看着我,“我就想要你啊,我处男身都保持了多少年了。”

  “哇……”我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