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18节

  第435章 真是太糟糕了

  顾程峰非要跟我睡了,我哭了一整天,思来想去都觉得我背叛了卓风,可我们都分手了我还背叛个屁。

  可我也觉得我跟顾程峰做了什么,不然为什么没穿衣服啊,他身上还有吻痕。

  我的人生一片灰暗。

  这个旅行也彻底的泡汤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没搭理顾程峰,这件事我们还必须去好好斟酌。

  我说,“即便是做了,也不代表什么。”我们都是成年人,做点什么都是你情我愿的,做了就做了,没伤害谁,我不想纠结这件事。

  顾程峰了解我,“你不就是想说你跟卓风还有可能吗?是啊,你们还有可能,我没说什么,干嘛这么跟我撇开关系?”

  我……

  我哑口无言。

  他说对了,我最想跟卓风保持最后一层关系的就是身体还纯洁了,可是现在不是也说不清道不明了吗?

  真是太糟糕了。

  “顾程峰,如果是我主动的,我,我,我负责,可我不……”我不爱他。

  他拽我手,笑的无比舒畅,却说,“傻不傻,成年男女,什么负责不负责的?你要是叫我负责我肯定认,可你说这话我怎么觉得那么别扭呢?反正你我都不吃亏,我还解了我这个处男之身呢,我得感谢你,虽然说我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感觉,不过想想应该挺爽。”

  “哇……”我哭声更大。

  我恨死他了,干嘛这么说啊,我是那种见色就上的人吗?

  “好了好了,都怪我成不成,去什么酒店篝火晚会啊,不再去了,别哭了。”

  我哭不够,我委屈,我觉得我跟卓风的轨道偏离太远了。

  可是……

  我抽噎,说了心中最不想说却又是事实的话,“这样做,或许是好事呢?我是不是就可以开始正儿八经的跟卓风划清界限了?”

  顾程峰没吭声,眼神复杂。

  我使劲推他,“你干嘛非要跟着我一起旅行啊,我说好了自己过来的。”

  “好好好,都怨我还行吗?那我负责?”

  “不要,不是爱情的婚姻,你也不会幸福的。至少,至少要等我心里有了才行。”

  我觉得是这样。

  可这话听起来这么别扭呢?

  “你这是要跟我交往吗?不对,应该说是跟我重归于好吗?”

  他眼睛发亮,跟灯泡是的,看着我的时候都带着光。

  我不想承认,可我觉得,事情都做了,我至少要负责的吧!

  可我心里咋就那么难受呢?

  “给我点时间,成吗?”

  “成啊,这几年都等了?你等了你姐夫五年,我也在等你五年?”

  我摇头,“五年不用,一两年吧,时间太久还没着落,岂不是耽误了他这个王老五?”

  我警告他,“回去不许说,知道吗?”

  “好,不说,我谁都不说。”

  看顾程峰样子,就跟捡了多少钱似的。

  我偷偷看他,他有些眼神闪躲,还是冲我笑,笑的跟嘴巴抹了蜜一样。

  回去后我见着卓风,就觉得有些不一样了。

  这人还真是怪,明明心在他这里,却因为身体不在了就有些不同了,甚至我开始轰他走,“卓风,你走吧,去酒店找李思念好不好?”

  “不好。”

  “那你老是在这里也不行啊,我觉得特别不习惯。”

  我其实觉得挺习惯,就是心里有愧,我臊得慌。

  “哪里不习惯?”他一本正经的问我,切菜的手停了下来,回头看我。

  “……我,我,我就是觉得不喜欢,哎呀,你就出去住吧,成不成?”

  “不成。”

  真是臭不要脸呢。

  我咬着嘴唇想了半天都没想到好办法,他做好了饭菜从书房出来,看我,我脸顿时就热了,躲闪不想看他。

  他将手里的饭菜放下,走到我身边,低头看我。

  我被看的浑身发毛,这份紧张叫我脊背冒汗。

  “你,你干嘛?”我紧张的问。

  “你跟顾程峰好了?”

  啊?

  我猛然抬头,睁大眼睛望着他。

  他继续打量我,那双眼睛好像光射线,直接射穿了我的身体,看透了我的全部心思。

  这样的压力下,我不得已招了,“我喝多了,我们一早上醒过来就全身赤裸,他脖子上还有吻痕,我想,我想至少……至少我不是从前的我了。”

  我不在是那个深爱他的女人了,我已经有了别的女人。

  卓风却笑,“很好,我们现在不是很公平了?我也有了别的女人。”

  我眼珠子瞪圆,他跟李思念是夫妻,在一起正常啊。也不对,我跟他分手了啊,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也正常啊。

  我吸口气,觉得这件事好像也没那么难以理解。

  “吃饭吧,吃好了我送你去学校,晚上我不回来,加班会很晚,你可以叫顾程峰过来陪你,明天我早上回来带好早餐,你不用起来做的。”

  “……”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件事我还以为会像从前一样得到他的咆哮愤怒,没想到只是简单的一句“公平”就彻底的过去了。

  尽管这件事在我的心口上放了很长时间,可卓风却始终对我,都没有任何改变。

  直到他拿着最后的签署文件找到我的时候,我才知道,他在这里的目的不光是为了跟冯科交手,还是为了转移公司,尽管很难,可他做到了。

  我看着公司转移的最后文件,公司地址喝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我签字落实。名字还是卓尔集团,注册资金十个亿,我一夜之间成了上市公司的大老总。

  提着笔杆子,我犹豫不决。

  同样,我是震惊的。

  这叫我更加后悔当初为什么不明不白的就把顾程峰给睡了。

  “签了字我们的公司就签到了这里,我会国内外来回联系业务,不过是注册在这里,国内有地方保护的手续,所以这段时间我都在跑这个,如今文件已经下来了,落实下来后的公司就在市中心,我买了一栋大厦,你的房子就在楼下,先过去随时都可以,方便你办公,当然了,你现在主要还是学习重要,公司的事情我……”

  “姐夫。”

  我打断他,含着泪,心里难受。

  他吸口气,点头说,“这件事我从知道你在这里上学开始就在做了,不过因为冯科那边的事情叫我手头上的业务挤压的太多,才会这么慢,好在冯科那边没有多大的动作,我转移资产也快速,保住了冯氏集团的一半股份,以后我们不是大股东,不需要那么累了,卓尔集团我想做大,不过是给你的。”

  都给我,他呢?一分都不要嘛?

  我看着手续上的文件,所有的名字都是我,他只是一个代理经理。

  泪水啪的一下流了下来,“姐夫,对不起,我,我不想要。”

  第436章 不需要她原谅

  “你必须要。这也是我给你的最多的东西了。”

  我摇头,慌乱急了,他给我的越多我越是觉得压力大,我越是觉得我们不该分开,我越是觉得我当时跟顾程峰睡了就是罪恶,我浑身不自在。

  “姐夫,可我你这么说得不到任何好处啊?李思念那边不会原谅你的。”

  “不需要她原谅,对她我已经仁至义尽,不过她的事情跟你没关系,我会解决的,你只管上学,我在这边照顾你我也放心。”

  “姐夫……”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怒火,疯狂的对他嘶吼,叫他清醒,看清楚我们现在的情况,我不再是他的女人了,我已经成年,不需要他来保护我,为什么还要给我这么多,我不想要,我不能要。

  “姐夫,你看看我,我是卓尔,我是大妞,我现在二十多岁了,我跟顾程峰睡了,我以后还会跟别的男人睡,你不懂吗?我们不肯能了。”

  “不懂,睡觉而已。”

  “……”

  我犹如憋了的茄子,没了接话的力气。

  他轻轻吐气,“这件事我在乎,可没有办法,算是我给你的一个报复吗,我不是也跟李思念结婚了吗?”

  “可那是……”假的啊。

  我看看四周,就算家里只有我跟他,我没说出口。

  他继续将文件往我跟前推,“签字就可以去上课了,约会也好,泡吧也好,最好身边多带个人,我最近真的很忙,新公司需要很多新人,我要去做面试官,当然了,你有时间的话也可以帮我分担一下。”

  我摇头,这个文件,我不签。

  卓风却笑了,拿出来我的之前放在他那里的印章和印尼,之后说,“你可以不签,但是这样的印章也是具有同等法律效应的,再有,想一想你的钱,我赚来的可是很吃力的,你迟迟不签字,自己不落实,怕是要出问题了。”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无奈的看着他。

  “签字了吧,我还要去开会,听话。”

  他拉着我坐下,我看着文件,提着笔,正犹豫。

  他见我不动,拿出印章,在纸上重重的压了一下,之后说,“签字吗?要不我来?”

  “姐夫,你这是逼我呢。”

  “对,给你钱都不要,你是不是傻?”

  “可这不是我的钱啊,是你的钱啊。”

  “都一样,签字吧,签了字我就要出去了。”

  “……我不签字呢?”

  “那我就跟李思念摊牌,结婚证是假的,说你已经有了我的孩子,这件事即便是假的,我一要面临骗婚罪,二我要面临再一次被舆论逼婚的境地,三,家里也会因为这件事脸上无光,我怕是承受不起父亲给我下跪了,你能承受我给你下跪吗?”

  我的心都要碎了。

  卓风疯了!

  “姐夫,你一定是疯了。”

  “是,都逼我,我不反击,那就没活力了,尤其,这是为了你好,没有我你还有钱,如果有朝一日我保护不了你,还有钱可以保护你,总归是对你好,只要是对你好的事情,我没有理由不做,签字吧!”

  他又将文件往我跟前送了一下,细长的手指头敲着签字的地方,之后说,“签字,听话。”

  我再一次犹豫。

  他拿出了电话,当着我的面将电话打给了李思念。

  “喂,老公啊!”

  我心口一紧。

  他逼我签字,要说出结婚证的事情了。

  疯了,疯了。

  僵持中,卓风说,“李思念,我们结婚……”

  我立刻抖着手,签了字,将笔杆子往他跟前一扔,提着书包就往外面跑。

  他继续对李思念说,“结婚三个月了,想给你送些礼物,要什么?”

  因为是开的免提,我还没出门,自然是能够听到你李思念说的话,李思念那边在笑,很大声,笑了很长时间,“老公,你突然对我这么好,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想跟我离婚了,哈哈……我真是受宠若惊,说吧,有什么事情求到我了?”

  “有。”

  “哦?还真是有啊,哼哼,如果是因为卓尔的事情,那你就不要说话了,如果是公司的事情我想我会同意帮忙,当然,前提是给我好处,我一个结了婚的女人,饥渴难耐啊,你难道还叫我出去找男人?”

  “呵呵,是公司的事情,但是好处没有,我会将冯氏集团的百分十三的股份给你,不要钱,你不是喜欢冯氏集团的设计吗,很好,直接送你了。但是我有条件,你永远不要来欧洲。”

  “……”

  李思念那边没吭声,跟着电话就挂断了。

  卓风起身,提着文件,抓着手提包,走到门口。

  我怔怔的看着他,他变得我有些不认识,还是说在生意上,卓风一直都是这么心狠手辣叫人畏惧?

  “姐夫……”

  “恩?”

  “你,刚才在威胁李思念吗?”

  “不,是公平交易,她会同意的,没了婚姻和感情,还有钱,她自然会选择钱,至于跟我之间,她很清楚,不可能的。因为……”他陡然靠近,薄唇上翘,邪魅的一个微笑。

  我惊愕的眼珠子都要跳出来,只听他笑着说,“亲一下就走。”

  我摇头,时间摇头,躲闪要跑。

  他一把将我吧唧,薄唇擦着我的脸颊过去,脸颊麻了一片。

  “啊……”我尖叫。

  他已经走出了出去,对我摆手,上了自己的二手破汽车。

  我看着停在前边的新车,他从来都没有开过,有些心疼,追出去大喊,“姐夫,你开那个车啊,我坐公交车走的,你开这个。”

  他在车里跟我摆手,一个转弯,飞驰而去。

  卓风说的对,李思念同意了。

  可不代表李思念就真的不来澳洲,她还能借助工作的机会过来,这一点卓风是没有办法的。

  三天后,李思念又回来了。

  她回来先进了家门,没敲门,我当时正在看书,还以为是卓风下班回来,伸手扔出去一个球,“姐夫,我吃过饭了,跟顾程峰一起吃的,你自己吃吧,不过我可以陪你喝口汤。”

  李思念笑着问我,“我老公吃饭当然我来陪了。”

  我仰头看她,她今天穿了一件碎花的裙子,看上去年轻了不少,笑起来很甜,比之前看到她的时候黑了一些。

  “我姐夫不在,你干嘛不去公司找他?”我语气不是很好,对她,我真是和蔼不起来。

  “你姐夫在开会,我去了也是见不到人,不如来这里,哦,对了,忘记告诉你,我没预定到酒店,所以只好来这里住了,你不介意的是吧?”

  我眉头一皱,我介意。

  她却笑着将手里的行李箱放下,脱了鞋子,自己去了卓风的房间。

  隔着房门,她对我说,“回去后我去看了个老朋友,知道是谁吗?”

  我才不关心,我继续看书。

  她走出来说,“大柱子现在修养的很不错,听说能走路了,哦对了,不用感谢我给他找的专家大夫,至于费用吗,呵呵,大柱子说了,以后给我做事他不收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