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19节

  第437章 早死早托生

  我真想一把抓花她的脸,李思念真是将婊子的身份演绎的淋漓尽致。

  但是我没吭声,这件事我也不想闹大,母亲那边联系不到我,哥哥也会保护好嫂子和孩子,大柱子闹腾出什么样子也不管我的事儿。

  因为公司和房子的名字,我和卓风的户口都在国外,李思念那边拿着的是假的结婚证,被蒙蔽的滋味相信她也不好受,相反的,我现在不生气了,我非常的同情她。

  她太可怜了。

  自己找的男人不爱她,还非要往身上贴,既然已经得到了,可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珍惜,卓风的心也不是铁打的,日子相处久了肯定会有变化,她就不懂吗?

  不过我懂,我将这件事简单的分析了一下,横她一眼,“是吗,那你可真是有钱没处花了,不过跟我也没关系啊。”

  “呵呵,卓尔厉害了,我的钱也是我老公给的,不过是用你的公司赚的嘛!”

  “是吗,那你不谢谢我吗?”

  “……呵呵,谢谢卓尔了。”

  我笑,“不客气。”

  对付贱人,就应该比她脸皮还要厚。

  我们对话就这样结束了,李思念自己去了浴室洗澡,卓风很晚才回来,我已经上了楼。

  才睡下,楼下就传来了两个人的争吵,“滚出去。”卓风咆哮。

  李思念也尖叫,“你就是想着那个贱人,我才是你老婆,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再这么对我,我就告诉爸爸去,反正他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早死早托生。”

  额,李思念太过分了。

  我起身冲出去,不想,李思念已经倒在了地上,泪水连连。

  我没看到是卓风推得他还是李思念跟卓风争执的时候自己摔倒的,我吓得跑过去,卓风站在房门里面,脖子上一条血痕,我大怒,知道肯定是李思念动了手,要不然卓风肯定不会碰她根手指头的。

  “李思念,你滚出去,这是我的家,滚!”

  我对着她尖叫,她在这里我不反对,毕竟他们是夫妻,可是她在这里撒野,我就不会容忍。

  “滚!”

  李思念从地上站起来,抹掉脸上的泪,怒瞪着我。

  卓风拉我进去,对李思念说,“你先回酒店,我给你订房间,你收拾东西现在就走。”

  李思念站着不动,好像杀人刀一样的眼神在我的身上来回剐蹭,跟着大叫,“我不走,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我报警,你私闯民宅。”我怒吼。

  “好啊,去报警啊,我回去就将你们的事情告诉记者,卓风在外面包养的是自己的妹妹,这件事一定非常轰动,你们说是不是?还有,肖老大的孩子出生了吧?很漂亮呢,要是她们知道了自己的姑姑是个被人包养的小三,不知道这辈子会不会都太不头来做人。”

  真卑鄙。

  我忍无可忍,李思念这个女人,是我这辈子最痛恨的人,我伸出手就要去打她。

  卓风将我拉住,护在我身前,指着李思念再一次警告,“现在就走,你说的事情我不在乎,我既然做到现在,就早咋已经想好了怎么对付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给我滚!”

  李思念惊得浑身颤抖,泪水成线的往下流,怒瞪着卓风,满身的怒火。

  卓风不为所动,继续大声说,“要么现在去酒店,下次见面我当做没事发生,要么现在就个滚回国内,这辈子别想再见我到。”

  “啊……卓风,你是不是疯了?我是你老婆,我是你跟你过一辈子的人。”

  李思念尖叫的声音好像划破了玻璃的手,吱吱的很难听。

  卓风弯腰将地上包裹提起来,塞到李思念的怀里,拿了电话拨打出去,“李哥,过来,接李思念去酒店,好,没有酒店暂时住公司楼下也可以,好,十分钟后在门口见。”

  李思念满脸的不相信,可还是抓着手里的包,因为很重,包裹落地,拉低了她半个身子。

  “出去。”卓风继续说。

  李思念冷哼,最后看我一眼,转身往外面走。

  卓风也跟了出去,我望着两个人的背影,松了口气。

  这个房间原本很安静整洁的,卓风是个有轻微洁癖的人,就算我不收拾他也会收拾的很好,此时却已经乱的到处都是衣服和零散的杂物,脚下都没有地方落脚,白色的地摊上一块怵目惊心的血痕,看着十分令人心痛。

  卓风很快回来,坐在沙发上,大口喘息。

  我反找出药箱子,给他上药,这会儿才注意到,他心口上的刀伤撕裂了。

  因为当时伤口很深,他有没有休息好,我那个时候离开后他就记着结婚,之后就出了院,这里一直时好时坏,最近好了不少,可还是会有些化脓,好不容易愈合的地方现在都裂开了,周围满是指甲的抓痕。

  我无法想象李思念的狠毒,看到这伤疤,着实叫我吓了一跳。

  “姐夫,去医院吧,这样不是办法,已经裂开了,在化脓感染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了。”

  “没关系,只是裂开了,没什么事,你将那个用棉球沾点酒精就能消毒了。”

  “恩,好吧,姐夫,你忍着点。”

  酒精擦上去,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忍着没吭声,我将棉球拿下来一瞧,一团血。

  他一直摇头,叫我别担心,自己拆了包扎的药布,又涂了点碘酒,这才靠在身后的沙发上没再动。

  我去给他倒了杯水,他接过去喝光,叹口气,跟我道歉,“对不起,我没想到她会来。这次业务她要做全球巡回演出,所以会路过这里,应该有十天的形成,我以为是下周,没想到她将时间提前了。”

  “姐夫,我没怪你,你不用道歉的,我只是担心你。”

  他轻笑,抓我手,“傻瓜,我没事,你去休息吧,我在这缓一缓就去睡了。”

  我哪里放心的下,陪着他说了会儿话,知道他还很痛,可他不想叫我一直陪着,忍着痛回了房间,我这才上楼。

  躺在床上,我一夜无眠,想着李思念从认识到现在的林林种种,她好像就从未有过善心。

  从我们认识开始,她就在做坏事,相比较而言,她不如徐娇娇呢。

  哎!

  我翻来覆去,到了天亮才勉强睡了一会儿,卓风敲门,叫我下楼吃早饭,我开了门,看到卓风苍白的脸。

  “姐夫,你怎么了?”

  我抓他的衣领口,触碰到了他的皮肤,惊得大叫,“你发烧了,哎呀,流血了。”我的话还没说话,他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第438章 想你了

  刀口还是感染了,李思念的指甲长,又闹了很长时间,要不是因为伤到了卓风,卓风也不会推她,只是太用力了,不过能想象的到伤口被撕裂开的感受,看着他即便是昏睡也紧皱双眉,我就心痛不已。

  原本是没想通知李思念的,不知道她为什么就直接过来了。

  来都来了我不能赶走她,看着她也很是担心的样子我就没怪她。

  她说她来照顾卓风,我就让开了地方,看她照顾的还不错,我才离开。

  毕竟,人家是夫妻。

  出来后,遇到了李哥。

  李哥一夜没睡,他说李思念哭了一整夜,实在不放心,就没走,坐在车里等着时间到了接卓风上班的,谁想到不是上班而是来医院。

  李哥告诉我说最近公司太忙了,卓风休息不好,身体吃不消的。

  我垂头看着地面,满是愧疚。

  “李哥,带我去公司看看吧,姐夫不在,得有人盯着啊。”

  “也可以,那这边的事情怎么办?”

  李哥也是不放心李思念的。

  “没关系,走吧,李思念肯定会照顾好姐夫的,只要不惹怒她,她还是很好的。”

  “成,走吧,公司还在等着开会呢。”

  公司业务我不是很懂,只能看懂一些数据和账目,目前来看业务挺多,进账的也不少,我潦草的听了一个会议就出来了,站在外面看着人来人往,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面,我有些迷糊。

  当初卓风带我出来的时候我才上高一,他说叫我多接触工作,方便以后自立更好生,可谁想到呢,他到现在都不放手叫我自力更生,给我公司,给我钱,唯独不给我出来闯荡的机会。

  这里的装修跟国内的很像,如果不是看到外面全是工作的外国人,真不知道这里是国外。

  卓风的助理也跟了过来,他是举家迁移,卓风给他买了别墅,住在郊区,这里道路宽,人少,所以来回开车也很方便,这会儿他才接了外宾回来,看到是我,愣住了,跟着笑,“卓总啊,卓总呢?”

  我笑,“叫我卓尔就好了,叫我卓总不习惯,我姐夫在医院,我临时过来看看。”

  他又楞了,紧张起来,“是不是刀口还没好。”

  看来他知道。

  “你早就知道干嘛不告诉我啊?是伤口裂开了。”

  “啊?裂开了?这是去做什么还能裂开?就是感染了啊,我一直给他换药布的,最近都好了,怎么还裂开了,那我拿着资料过去还是卓尔你签字呢?我这已经忙的差不多了,我还是要去医院的。”

  我看看资料,不是很懂,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说,“那我们一起过去吧,我这也帮不上什么的。”

  “好,我开车,咱们一起去。”

  到了医院,卓风已经醒了,李思念出去了,地上放了很多洗漱用的东西,估计李思念不会收拾,这里很乱,摆放的跟菜市场时的,地上都没落脚的地方。

  卓风躺在松软的床上,整个人陷进去,更显他的苍白。

  “姐夫。”

  “去哪了?”他有气无力的问我。

  “去公司。我将你之前没完成的合约看了一遍,没问题就敲定了。”

  “很好,继续努力。”

  我还说了一会儿话,就出来了,助理跟他谈工作,我也听不懂,里面地方不大,我只好出来。

  这会儿李思念回来了,手里提着打包回来的饭菜,看起来很油腻,汤汁都流淌了出来。

  她坐我身边,将东西放在地上,吸口气,跟着说,“他没事了吧?”

  我点头,实在不想跟她讲话。

  “这件事是我不对,可我也是被逼急了,我们是夫妻,卓尔,你说夫妻哪有不睡在一起的?”

  这样的问题直接问我,是摆明了要说给我听得,依照我对她的了解,绝对不是要跟我诉苦求得安慰,她不是那种主动示弱的人。

  “卓尔,你劝劝他,至少跟我生个孩子吧?我们是不相爱,可我们都结婚了,总是这样不行的,他可是答应了他爸爸要在临死之前生个孙子给他的,这样下去去哪里生孩子啊?”

  也是,夫妻哪有不在一起的呢,可他们这样的夫妻还叫夫妻吗?

  我皱眉,“思念姐姐,你们夫妻的事情我没有办法插手啊,你与其跟我说,不如跟我姐夫好好相处,他不是心狠的人。”

  “我知道,我这不是在努力吗。哎,我进去了,我知道他喜欢吃排骨,就买了回来,你也进来一起吃啊。”

  我看了一眼,实在没忍住,还是说了,“其实是我喜欢吃,他是喜欢吃青菜的,并且现在他身体不好,还是不要吃这么油腻了,我先走了。”

  我时刻在提醒我自己,他们是夫妻,是夫妻,尽管不是真的,可我跟卓风分手跟顾程峰睡了是真的。

  出来后,我给顾程峰打了电话,顾程峰直接过来接我,听说卓风出事,要进去闹,我给拽了出来。

  顾程峰现在对李思念是意见最大的一个,顾洛那边还萎靡不振,现在又给卓家添堵,顾程峰是撕了李思念的心都有。

  “你说,她怎么能比冯科还坏呢?”

  我哪里知道哦。

  “走吧,今天没课,正好出去走走,我想吃点凉的东西。”我心火大,不吃点凉的就觉得难受死了。

  “好吧,去吃炒冰,我知道一家,是个同胞卖的,很干净。”顾程峰拉着我,像哄孩子似的,笑着脸上都开了花。

  我却一点不高兴,卓风那边,我一直都在担心着。

  晚上回来,意外的,李思念在家里。

  我眉头紧皱,这才稍微好一点的心情彻底的没了。

  “你怎么来了?”我吃惊的看着她。

  她将手里的东西全都扔进了垃圾桶,冲我笑着说,“我来给收拾收拾,是我不对,我不该闹,我喝了酒,心情不好就喜欢大闹,你别怪我。趁卓风没回来住,我给收拾好了就走。”

  李思念这个情绪转变的我一点没意外,从前她就是这样子的,笑脸迎人,背地里坏,所以我认为,她肯定在背后做什么坏事呢?

  可看她从未做过家务的手在地上捡东西,我还是挺欣慰的,所以也没有办法赶走她。

  她收拾东西,我在厨房做吃的,顾程峰今天要去顾洛那边开会忙业务,我说好了做好了等他回来一起吃,看李思念一直在收拾,就问她是不是也没吃。

  她倒是不客气,“没吃呢,对了,你做点米粥吧,我给我老公送去。”

  哎,一口一个老公,听得我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却又无可奈何,谁叫我分手了呢?

  我点头,想着卓风的口味,给足了两大碗,包好了放在桌子上,这会儿李思念也洗刷好了光鲜靓丽的出来,提着饭桶就走,招呼都没打。

  我看她背影离开,拿了电话问卓风,“姐夫,好点了吗,思念姐姐提着米粥去你那里了,我明天去看你,行吗?”

  “米粥吗?放了糖吗?”

  卓风喜欢吃放糖的,他说甜而浓稠,容易下肚,我自然不会忘记。

  “放好了,你多吃一些吧,明天我在做给你送过去。”

  “好。卓尔……”

  “恩?”

  “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