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21节

  第441章 卓尔,我爱你,一直都爱啊

  顾程峰蹬蹬的跑上楼……

  两天后,卓风回来了,我正跟顾程峰在厨房做饭,有说有笑,他进门来,我们的声音戛然而止。

  卓风的身后还跟着蔫头耷脑的陆少。

  “妹子,躲几天风头,哥哥落难了。”陆少头都没抬的说。

  艾漠的孩子没了,陆少还是很伤心的,给了艾漠很多钱,艾漠也说了实话。她不是什么拆迁家的女儿,那个拆迁户是没有女儿的,只有一个在国外留学的儿子,出国后常年不回来,几乎不管家里的父母。一对老夫妻自杀也不是因为拆迁,而是因为儿子打电话说了一些话,伤了两个老人的心。

  这件事冯科那边都知道,于是就想到了这法子。

  但是冯科坚持说不是他找的艾漠,至于艾漠是给做事,始终没说。

  陆少的孩子是艾漠自己摔倒流产造成的,艾漠也险些造成大出血。

  当时艾漠闹,非要跟陆少结婚,陆少烦不胜烦就走了,才到家就接到电话说孩子没了,艾漠一直在哭,陆少就在安慰,艾漠心一软,说了实话。

  艾漠走了,去了别的地方,拿着陆少给的一笔钱。

  她走的当天晚上,陆少就买了飞机票,跟着卓风来了这里。

  卓风看我一眼,无奈蹙眉,看向我身后的顾程峰说,“留下来一起喝一点吧。”

  之前顾程峰在这里卓风都不留他的,不赶走就错了,顾程峰也听话,要他走就走。

  顾程峰一听,答应了,“好啊。”他冲我笑,我也笑笑,继续帮顾程峰做菜。

  卓风洗了手过来,我看他一眼,看厨房有些挤,并且他才下飞机,我就不想叫他帮忙,“姐夫,你出去吧,我跟顾程峰做好了,我们合作的很好的。”

  顾程峰咬了口黄瓜,嘿嘿的乐,我也抢过来吃一口,他捏我脸,我掐他手,他哎呦一声,肩头撞我,我们闹成一团。

  闹够了,发现厨房里面也没有卓风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我没在乎,继续跟顾程峰做饭。

  做饭出来,天也黑了,陆少搬来了很多啤酒,一罐子一罐子都打开了。

  顾程峰喝了一口,举着杯子给我,“凉快,尝尝。”

  我看了一眼,皱眉说,“我不喝。”

  “哦,你大姨妈来了,那别喝了,那边有果汁。”

  “好,是常温的吗?”

  “是,我去给你拿。”

  顾程峰要去取,卓风已经端了过来,“我喝了口,太甜。”

  我抢过来,尝一口,摇头说,“不啊,很合适,顾程峰没放糖的,放了蜂蜜,嘿嘿。”

  顾程峰冲我眨眼,我们继续笑,坐在了一起。

  才坐下,就看到陆少的眼神不太对,很有内容的在我跟顾程峰和卓风的身上来回的扫,跟着说,“你们这是有情况啊?”

  我一怔,没吭声。

  顾程峰嘿嘿的笑的很傻气,给我夹菜,“陆哥,尝尝我的手艺,这个是卓尔做的,她厨艺比我好。”

  陆少意味深长的看着我们,继续将目光放在卓风那里。

  卓风低头不吭声,端着酒罐子喝光了,哈口气,这才看陆少,“喝酒,看什么?”

  陆少呵呵的笑,摇头,“没事,没事,就是觉得,虐狗不太好。哎,喝酒喝酒。”

  三个人喝了一桌子的酒罐子,三箱子,都没了,我还想再去拿,顾程峰起身帮我去搬了过来,我全都打开了放桌上,卓风回头看我,“卓尔?”

  “恩?”

  “你们和好了?”

  我一愣,手里的罐子就落在了地上,咣当一声,开了酒罐子的酒水全都喷出来,洒了我一脚。

  顾程峰紧张得过来看我,拿了纸巾和毛巾给我擦说擦脚,“凉的,受不住了吧?去换条裤子?”

  我摇头,尴尬的看着顾程峰,又看看卓风,没回答刚才卓风的话。

  刚才顾程峰和陆少在说话,该是没听到他说什么的。

  他突然这么问,我的心里,很难过。

  “没事,擦干了就好了,你别忙了,我给你开酒,你坐过去,去啊!”我推顾程峰。

  他哦了一声,拉着我坐过去。

  这会儿我才知道,我坐在顾程峰的身边,与卓风面对面,陆少在另一侧,这距离,谁近谁远啊?

  一场酒下来,三个人全都喝趴下了。

  卓风还算清醒,走路也有晃。

  陆少心情不好,酒入愁肠愁更愁的,没多久就醉倒了。顾程峰酒量不是最好,喝不过卓风的,自然也没停住,咣当一声,睡在了酒桌上。

  卓风固执的要去帮我拿了果汁过来,走路晃,洒了手里的果汁,晃了晃身子坐在我对面,深吸口气,指着顾程峰,问我,“你们和好了?”

  之前我就想说没有的,可我跟卓风这样子下去也不是办法,我非常想说,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我只能垂头不吭声。

  “顾程峰不错,可我没想到,这么快。”

  他这样我心里更难过了,我想反驳,却不知道如何反驳。

  “卓尔,你长大了。”

  是啊,我早就长大了,他注意不到而已。

  “可我没想到,感情可以放弃这么快。”

  我含着泪水,看着桌面,这不是放弃感情,是迫不得已,人生有很多的迫不得已,我想这就是其中之一。

  “姐夫,我们早就分手了的,你照顾我感谢你,可不管怎么说,你们现在都结婚了。”

  “我知道,可我说过,那是假结婚。”

  “姐夫,一样的,你们到底还是举办了盛大的婚礼,被很多人见证你们的婚姻,这和是否办了手续没关系。我们分手了,知道吗?早就分手了。是你不肯放开我。我们的关系不能一直这样的,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没有你的日子怎么正常生活?”

  我的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流,止不住的流,心跟碎了一样,很痛,很痛。

  卓风一口一口的喝酒,喝光了桌面上的所有罐子,继续开了红酒喝,喝到他自己也满脸的泪,到最后抓我的手,声音黯哑,“顾程峰很好,我放心。”

  我泣不成声。

  他放心,我如何放心啊?

  “姐夫,你别这样。”

  “我很好,呵呵,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情的,只是我父亲我实在没办法。我以为这一次再忍一忍就过去了,他只有两年的命了,我以为只有两年而已,李思念这边我会公开,我会承担所有的责任,可我不想放弃你的,你知道的卓尔。”

  我抓着他的手放声大哭,他的话就像一条有了生命的虫子,直接钻进我的脑子,啃咬我的全部神经。痛不欲生。

  “姐夫,求你别说了。”

  “我要说,我我要说,只有这一次才能说,以后不会了。我也希望你幸福,过好自己的生活,跟着他很好,真的很好。卓尔,对不起,是我无能,是我无能。”

  我实在忍不住看他这么难过,起身抱住了他。

  他的脸很烫,泪水更烫,无声的在脸上流淌,落在我的衣服上,灼伤的却是我的心脏。

  “姐夫!”

  “卓尔,我爱你,一直都爱啊……”

  第442章 当做是纪念

  夜里。

  卓风帮我将陆少和顾程峰都送进了房间,这里房间不多,一人一间之后剩下的两间就在楼上了。

  卓风没上来,我洗漱好了去看他,他仍旧坐在楼下客厅的沙发上,开着电视,却低头喝酒。

  我担心他身体吃不消,下去劝说。

  他喝光了最后一点,才说话,“没关系,偶尔。”

  “姐夫,喝这么多对身体不好的。”

  “恩,不喝了。”

  他放下酒杯,靠在身后的沙发上,歪头瞧我,跟着就笑了,“卓尔,不管怎么说,你还在我身边,我就知足了。”

  我不想再提这件事,说得再多,还是无法改变现状。

  “姐夫,我扶你上去休息吧?”

  “我自己回去,你先去休息,我再坐一会儿。”

  知道他是睡不着,坐着看会儿电视也挺好,我没再强求,起身要走。

  他一把将我抓住。

  “卓尔?等一等。”

  “恩?”我转身看他,房间里面没开灯,只有电视的画面在闪,将他的脸照的有些模糊,他从兜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塞我手里,“留着吧,留在我这里也是无用的。”

  不用打开盒子也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当年他求婚,我真的很意外,盒子很精致,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任何改变,盒子的棱角在手心里面凸起,顶的肉疼,却疼在我心口上。

  良久,他说,“收好了,当做是纪念吧。”

  我没拒绝,“好!”

  上了楼,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天气这么凉快我却觉得热的难受,起来喝水,发现卓风已经在自己房间里面。

  他的房间灯开着,门虚掩着,高大的背影落在地上,背对着门口,面对着窗户,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看着心里无比难受,左右犹豫,还是推门进去了。

  “姐夫,睡不着吗?”

  “恩,还好,你怎么还没睡?”

  “我给你倒杯水,喝了那么多酒很难受吧?家里还有醒酒药的。”

  我拿了醒酒药回来,卓风已经睡着了。

  他睡得很沉,呼吸声都很轻,我将药放在他床头,蹲在地上看他。

  卓风啊,我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到底还是要分开了。

  当年他将我从山村带回来的时候,我就曾经幻想过无数种我们最后的结局,我却从未想都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他帅气,多才,有能力,有手段,多少女人主动往他跟前凑,可是卓风都没兴趣,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心中就只有我,就好像我的心中只有他一样。

  可我们,到底还是不能在一起。

  他的父亲,姨妈,家里的所有亲戚,都反复我们,我只能走。

  现在他结婚了,委曲求全,为了家里人和父亲,委屈他自己,我看着心痛,可我一点都帮不上。

  我只求他能够真的为了自己而活一次,不管在哪里,只要为了自己而活,可他这辈子,似乎都在为了别人,却从未考虑过自己。

  我轻轻的抚摸他的脸颊,俊朗的脸上没有任何岁月的风霜,有的只是对事情的厌倦和疲惫,他很累,很累。

  为了公司,为了这个家,他做过多少,付出多少?到头来,自己却一无所有。

  这样的卓风,到底为什么得不到他想要的东西呢?

  我将他抱住,很紧,要将他镶嵌到身体里,永远不分开。

  他突然醒了,歪头看着我,回应我。

  我一怔,要挣脱,他的吻就压了过来。

  “卓尔。”

  “姐夫,我,我就是……你松开我,我,唔……”

  吻压了过来,很是霸道,将我胸腔的全部呼吸都吸走了。我无处躲闪,身体被他捆住,房门开着,我不敢发出更大声音挣扎,即便我要埋进被褥中,仍旧难以躲开他的吻。

  呼吸紧蹙起来,“卓尔,卓尔……”

  他一遍一遍的呼唤我的名字,要将我沉睡在身体里面的那一条已经沉睡的神经唤醒。

  我有些意乱情迷,沉醉在他的呼唤里拔不出来,潜意识里面我仍旧在做最后的挣扎,可我的身体出卖了我自己。

  我徜徉在他的温柔里,一遍一遍的听他对我的深情呼唤,早已经放开了全部防备。他的手力道适中,在我的身上来回的揉搓,点火一样。

  “卓风!”

  “卓尔,我在,我一直都在。”

  他的吻再一次汹涌的压了过来,整个身子也攀附在我的身体上,热辣而又沉重。

  衣衫尽落,身上一阵凉,随着他的一次次的吻席卷,我彻底的没了最后一丝挣扎。

  “卓风,我,我……”

  他猛然的进入,不加任何防备,迫不及待的冲撞,令我一阵惊呼。

  “卓风,我,我……”

  “你什么,说,你什么?”猛然的顶进去,我闷哼一声,大声,“我要你!”

  “我在,给你,都给你。”卓风迫切的一次次的冲锋,整个床都发出一阵声响,地板咯吱咯吱的震颤。

  “别离开我,卓尔,你要什么都给你,好吗?”

  “我只要你,我只要你啊。”

  “好,好。你,叫我,叫我。”

  “卓风,卓风……”

  “叫我老公,求你,叫我老公。”

  “……老公,啊……”

  带几分偷情的激情,忘我的我们在小小的房间里面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

  他从温柔到霸道,身后传来他一次次的呼唤,叫我欲罢不能。

  身体的切合和需要,早就叫我失去了最后的清醒,什么道德,那些乱七八糟的凡俗,早就跑之脑后,他一次次激烈令我浑身都在颤抖。

  我渴望他的凶猛,带着几分痛,可这份痛却是像是毒药,叫我无法拒绝。

  “卓风……”

  他停下来,伏在我身上,低头一寸寸的亲吻掉我身上的汗水,抬头看着我,借助微弱的光线,我看的到他眼神里面的光芒,似乎在笑。

  “我在。还想吗?”

  我没回应,只抱着他,身上的汗珠子顺着脊背往下流淌,一遍一遍的摩擦,混合着汗液的身体将彼此链接在一起。

  良久,他的身体又热了起来,低头看我,“还想要吗?”

  “卓风,我,我有点怕。”

  我怕我们的关系被人耻笑,我知道婚姻是假的,我知道他爱的是我,可我们这样还是别人眼中的苟且,我是名正言顺的小三了。

  我怕,怕极了。

  “有我在,你在我身边很安全,李思念会放弃的,我将她送回去了,不会打搅我们的,好吗?再给我点时间,对不起,对不起。”

  卓风的声音又低沉,蛊惑我的神经。

  又一次冲进来,我的低呼彻底的冲散了我身体里面的担忧。

  “卓尔,说你爱我。”

  “我爱你,我爱你。”

  动作迅猛,快感来临,我一阵低呼,像一只沉浸在他汗液里面尽情挥洒身体里淫荡的小荡妇,“我爱你。”

  “再说。”

  “我爱你。啊……”

  一阵颤抖,浑身的汗毛孔都张扬,我紧紧的抱住他。

  他喘息着告诉我,“再也不分开,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