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22节

  第443章 我努力过了,忘不掉的

  躺在满是爱液的床上,他侧身卧我身边,手指一次次的撩拨我的心口,问我,“你跟顾程峰几次?”

  我愣了一下,笑了,“没有过。”

  “上次呢?”

  “他承认了,是骗我的,我们是朋友。”

  卓风也笑,啃咬我的嘴唇,“在骗我?”

  “因为你结婚了。”我委屈的说,含着泪水往他怀里钻,他身体还是很烫,好像火一样。

  他将我抱住,声音低沉,带有几分责备,“这叫我很伤心,我以为这辈子得不到了。”

  “不会的,我忘不掉你,我努力过了,忘不掉的。”

  “给我点时间吧,冯科这边开始动手了,所以你最近都不要回国,李思念那边想插手也没机会的,我再不会叫你受伤害了。”

  “我相信你的,一直都相信你,我只是担心你。”

  “我很好。”

  卓风最大的希望就是要我,那些钱财公司,他都不稀罕,我也一样,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要他,买那些车子房子我都不想拿,可在我们之间,尽管有太多的物质,仍旧无法叫彼此靠近。

  “那我们以后怎么办?”我问他。

  “你想怎么办?”卓风反问我。

  我想了一下,我们还是不能公开的关系,他跟李思念那边还是夫妻,至少在他家里人看来还是很好的夫妻关系,我只是一个他身边的隐形女人,尽管这个身份令我无比的自卑。

  可想到他现在这样,脸上的表情都多了起来,我觉得我现在做的都是值得的,我甘之如饴。

  “我还叫你姐夫。”

  他摇头,“这样对你不公平。”

  “只是暂时啊,给你一段时间也是给我一段时间,还有你家里人。叔叔那边我不知道怎么办,他还是不接受我,我不想看到他跟你继续闹了,所以我想暂时不公开吧,我也不想叫你在外面被风言风语的排挤。”

  “那你呢,你不想想你自己吗?”卓风担忧的问。

  我摇头,“我没关系啊,反正都是跟你在一起,公开不公开都不重要的。”

  “傻瓜,重要,很重要,我回去写一份协议书,跟李思念离婚,虽然结婚证是假的,不过你说得对,婚礼是真的,至少要叫这件事澄清一下,我不承认这个婚礼就是了。”

  我呆呆的看着他,想到这件事一旦公开之后带给他和卓家的伤害我就浑身难受,我连连摇头,“卓风,暂时不要说,求你了,我现在绝得挺好的,跟你在一起我就知足,暂时别公开,至少,至少给我点时间,我现在还没有勇气继续面对你家里人,万一,我是说万一,叔叔因为这件事再病倒,那我们都承担不起。”

  卓风无奈,那个人是他爸爸啊,不顾一切的跟我在一起之后呢?要面对多少外来的压力,他应该比我清楚。

  他重重的亲吻我,半晌才答应下来,“好,不过时间过长,我不想叫你难过。我会尽快处理好。”

  我相信他。

  他笑,脸上的愁容舒展开,人更帅气成熟了。

  我主动亲吻上去,他愣了一下,笑着就压了过来。

  在我耳边轻声说,“还来吗?你刚才怎么了?”

  我脸一红,摇头往外面躲,“我要回去了,天都快亮了,会儿表现得。”

  “没关系,他们知道没关系,可我不想放你走,再来一次。”

  我大惊,掰手指头算,“刚才都五次了,你还能?”

  “能不能试试就知道了。”

  吻有些凉,落在我腮边,我浑身一抖。

  “有感觉了?”

  我笑着摇头。

  “那我慢慢来。”

  卓风总是能很快找到我身上的着火点,一会儿就忘乎所以的躺在他温柔的臂弯下,享受这份温柔。

  天色渐亮,他才同意我离开,送我回房间,看着我慢慢关上房门才走。

  躺在床上,我早已经困意全无,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胸口,这里还有他刚才留有的痕迹。

  我不知道何时喜欢上他的身体,他的手,不厌其烦的在我的身上索取,这叫我最后的理智和坚持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我甚至开始喜欢上这种背后的‘偷情’好像一个正在跳着艳舞的妖精,不断勾走我的魂魄,即便是睡着了,仍旧能够梦到他在我身边温柔的呼唤我的名字。

  这一觉,睡的无比的安稳,睁开眼,已经是下午了。

  外面传来顾程峰的说话声,很吵,该是打电话,跟着声音就消失了,没过多久他发来微信,“我公司除了事,我先走了,周一接你上课。”

  我发了个的表情。

  还以为他不会再回,不想他又发了一串文字,“照顾好自己,你们这样对你不公平。”

  我心口一紧,浑身都没了力气,扶着门把手才勉强叫自己站稳,他都知道了?

  “我听到了,不过知道你这样很开心,我尊重你的选择,之前我撒谎,对不起,不过还是那句话,被后悔就行。”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之前他留下来,我想邀请他进房间来,他进来后什么都没做,只躺在我身边跟我说话,之后就告诉我,喝酒那件事是他撒谎的,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我知道顾程峰的良苦用心,却不知道他会牺牲这么大。

  我跟卓风这件事,叫我觉得,我连最后一丝做人的脸都丢尽了,从前那个总是自以为三观正的卓尔,怕是早就因为爱情,沦丧的一点颜面都没有。

  我知道,我的爱卑微,卑微都尘埃里,甚至不惜做了卓风的‘小三’。

  我深吸口气,还是发了消息回去,“谢谢你,我不会后悔的。”

  陆少起来的时候就开始大脑,他心情极度的差,他说自己从未想到自己还会喜欢孩子,尽管还没出生,可每次带艾漠去做产检都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如果可以,跟自己相爱的女人生个孩子,他会幸福的昏死过去,可现在梦碎了,一切都都完蛋了。

  陆少唠叨了一阵,继续喝酒,喝的酩酊大醉,四仰八叉的睡在地摊上。

  我和卓风面对面坐着,谁都没动他。

  默了很久卓风说,“叫他这么混吧,过几天就好了。”

  我点头没吭声,瞧着卓风脖子上的吻痕,想起了顾程峰的话,“顾程峰知道我们的事情了,昨天晚上他没睡着。”

  “恩,知道就知道吧,本来就没想瞒着,对外面委屈你,在朋友之间不想委屈你,你累不累?上去休息一会儿,陆少这边还有我。”

  “你不是还要去公司的吗?”

  他看看时间,“不了,去了也做不成什么,今天就休息一天,你上去吧,听话。”

  我站起身,看时间也的确不早了,下午三点,他时差还没调整过来,肯定到现在还没睡,眼睛都是红的,拉他手,“把陆少送回房间,我们一起去休息吧!”

  他笑了,嘴角邪魅的好像一个男妖精,“又想要了?”

  第444章 傻不傻

  我推他,“才不呢,我还有点疼。”

  “我给你用热毛巾敷一下吧,陆少这儿……不管了。”卓风起身,还踹了陆少一脚,拉着我往楼上走。

  躺在他怀里,我睡得就特别的舒服,这一觉睡到了天黑,身边已经没有了卓风。

  楼下很安静,看时间都是晚上八点多了,我起身出去,看到了楼下坐着的几个人,其中陆少在沙发上看电视,卓风在饭厅的桌子上跟助理和李哥还有一些同事在忙。我没去打搅,倒了水做到了陆少身边。

  才坐下,卓风问我,“饿不饿?”

  我摇头,“不饿,你们先忙吧,我陪陆哥说会儿话。”

  “也好,等我一会儿就好了。”

  陆少哼了一声,遥控器随便乱按,一个节目都没站住,“没有好节目看,都听不懂啊。”

  我笑,“是啊,都是外国的电视台啊,我也听不懂。”

  “那我们去看个电影吧。”

  “太晚了,这里晚上还是尽量别处去的好。”

  “有我怕什么。”

  我闻了闻他身上,还有没散去的酒气,这个样子可不能出去,“陆哥,要不我们去地下室的电影院看吧,我这里有个小电影院的,足够五个人呢。”

  “还有这个好地方?走吧,我选片子,别跟我抢。”

  我回头看一眼卓风,他对我点点头,我拉着陆少,他还东倒西歪的,走路乱晃,到了地下室,陆少咣当一声跌进沙发里面就开始问我,“做了几次?”

  我一怔,脸就热了。

  “别瞒着我,我都知道,当我傻啊?卓风这次回来就你们就在一起了吧?做了几次,说!”

  “不知道。”

  “那,看来是真做了。”

  额?

  他哼,“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看你们两个人眼神就不对,肯定是和好了,你不会撒谎,我一句话就敲诈出来了,真是笨,你说说你,学习那些好,情商怎么那么低?”

  陆少说的还真对,我就是情商低。

  我随便翻出来一个没看过的片子仍给他,“你自己放进去看,不要说这件事了。”

  他一把抢走,眼珠子瞪得老大,“傻不傻,我在帮你,你现在跟他不明不白的对你有什么好处?你是个小姑娘呢,才多大年龄?就整天想着跟卓风谈情说爱,他是结了婚的男人。”

  陆少不知道卓风跟李思念的结婚证是假的,我也不能说。

  我紧咬着薄唇不吭声。

  他高高的举起手里的碟片,轻轻落下,放在我头上敲,“真是蠢,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卓风是对你好,可至少给你个安稳的环境和正常的关系,他怎么想的?你也是笨,说点好听的就和好了?能不能行?亏得我当初那么费力气的给你联系学校,白瞎我的好意。”

  我垂头不吭声。

  他看我不吭声更生气,“我说你呢,没听到?你想想怎么办?那个李思念现在多厉害你不知道吗?不是从前还知道爱情的女人了,她现在任何手段都能用得上,上次你挨打没够?”

  陆少竟让都知道我脑袋被开了条伤口的事情是李思念做的了,那卓风肯定也知道啊。

  “卓风回去后怎么做的?我的脑袋上的伤口我没说是李思念做的啊。”

  “哼,卓风?现在都被冯科和张博远挤到这里来了,能做什么,将李思念送回去警告一番,别的做不了什么。看着风光吧,国外跨国集团,自己多难他最清楚。现在他不敢还手,钱再多能够冯家多吗?冯家都对付不了还能对付冯家和张博远?哎,我也是笨,帮不上,一个孩子的事儿就把我折腾够呛,我能给卓风帮忙的只有钱,他不要,那我就没办法了,开心也不知道哪里了,我真担心她就一辈子不回来。”

  我看陆少,眼神发红,浑浊的好像在散发着酒精的醉意,可说的话却是头脑清楚的。

  “陆哥,你这样不是办法,你要振作起来才行。”

  “振作起来能做什么呢?像你一样不顾一切的做小三?你啊,这件事要是被你哥哥知道了,肯定跟卓风翻脸。他都结婚了,你蠢不蠢?实在不行我带你走,妈的,我最看不起男人给不了女人正常身份了,老子我好歹还能给开心个身份,只是她不想要。”

  陆少的话说的我刚才还坚定的想法瞬间烟消云散。

  是啊,身份,对于很多女人来说都很重要的,尤其在世俗的人眼中,身份最有说服力的,我呢?我是小三啊。

  我心口突然就难受起来。

  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我,这件事到底做的对不对呢?

  “陆哥,可我……”

  “知道,忘不掉吗,卓风还追的紧,换了谁都难以抗拒,可你……哎,至少给自己一个自由选择的空间吧?之前我还以为你跟顾程峰好了,谁知道那小子那么不正气,你说你们直接睡了不就好了?至少事情不是现在这样。看着简单吧,卓风保护你,其实事情多了,哪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李思念迟早会知道,她不会饶了你的,卓风还能将你别在裤腰带上看着?防备人是防备不了的,只要存了害你的心,难逃一死,你真蠢。”

  陆少骂我,我还嘴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他说的都对,都对啊。

  “算了,你们自己的事情我不插手,免得卓风跟我翻脸。但是丑化说前头,你这样没好结果,到时哭鼻子了,别说我没提醒你。傻妹子。”

  没好结果……

  这四个字就好像卓风拿了铁锤,一下一下无情的敲打在我的伤口上,痛的我五脏六肺都难受。

  心不在焉的看完了电影出来,已经半夜了,卓风还在忙,几个人围着桌子坐,之前还能正襟危坐,现在累的都东倒西歪。

  卓风低头看资料,手里夹着香烟,回头看我一眼,交代我,“你先去睡吧,我热了牛奶,在你床头。”

  “……哦。”

  我重重点头,往楼上走。

  陆少也跟我跑了上来。

  我要关门,他跟一条鲤鱼的似的挤了进来,“哎,妹子,这件事想好了早点做决定,我过几天回国,肯定要告诉你肖老大你过得好不好,两头都是我兄弟,我谁都不能撒谎不能瞒着,所以我只能说实话,但是说了实话的话后果你该清楚,肖老大肯定不会看着自己妹子过得不好,你现在……说不好听话了,不就是小三吗,从前被卓风捧在手里的人,现在做小三,谁都接受不了的,好好想想。”

  我怔怔的看着他,觉得浑身的皮都被无情的剥开了,痛的我浑身难受,鲜血淋漓。

  可这样的结果,不正是我自己作的吗?

  “陆哥,我知道,我会好好想的。”

  他一点头,转身离开,外面传来了卓风的说话声,“兄弟,对卓尔好点。”

  卓风没回应,脚步接近,他走了过来,推开门,我后退半步,他就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