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23节

  第445章 你把我亲醒了

  他扯开领带扣子,坐在了床上,看我的牛奶还没喝,问我,“怎么不喝?”

  “才进来,还没来得及呢,刚才跟陆少说话来着。”

  “恩,是不是问你什么了?”

  “恩。”

  “别听他胡说八道,这件事我有办法,你好好在这里上学,别的事情不用管,知道吗?”

  “恩。”

  “喝了睡觉吧,我上来看看你,楼下还有事情在忙,最近都很紧张,明天我去了公司叫陆少送你去学校吧!”

  “好。”

  他抬头看我,朝我伸手,我笑着将手送过去,他轻轻拍着,抱我在怀里,头枕在我胸口,深吸口气,“委屈你了。”

  我不觉得委屈,至少他还在我身边啊。

  “你去忙吧,我要睡了。”

  “恩。”

  半夜的时候,卓风上楼来了,我听到了声音,还以为他会在隔壁休息,不想开了房门,躺在了我身边,身上还有很重的湿气,该是他才洗了澡进来的。

  我翻了个身,往他怀里钻,他抱我很紧,低头亲吻我。

  绵长的吻瞬间将我的困意给挤没了,我仰头看着他,月光下,卓风的鼻子更加高挺,眉目更加温柔,他低头看我,笑着问我,“吵醒你了?”

  “你把我亲醒了。”

  “呵呵,看到你就想抱着,做点什么。”

  噗,“不正经,跟陆少学坏了。”

  “谁说的,我本来就坏,就是对你好。”

  “睡觉吧。”

  我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他翻了个身,盖上被子,没多久也睡着了。

  很早他就去了公司,我起身有些愣神的看着他之前躺着的位子,心里有些不知道是好还是坏,提不起太多兴致来。

  陆少很早就在楼下等了,哈欠连连,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我提着书包抓了个三明治就叫他,他老大不愿意,“小妮子,你可好了,两个人睡觉多舒服,我单身狗人生艰难,困死我了。你吃完了我们再走,时间来得及,我再睡一会儿。”

  “陆哥,要不我自己去吧,我坐公交也来得及的,你去睡觉好了。”

  他闭着眼睛摇头,“不行,必须去送你,我也不太放心,李思念最近都没什么动静,我就担心她突然冒出来做什么事儿。”

  能做什么事儿啊,在这里李思念行动也不是很方便的,尽管不如国内治安好,可这里也是法治国家啊。

  “陆哥,我真的没事的。”

  “不行,不放心。”

  到了学校,相安无事,陆少还在打哈欠,可看到了美女两只眼睛发光,“这里美女真多,妹儿,以后我天天送你来啊。”

  “没正经,我上课去了,你小心点开车,在这里超速会被吊销驾照的。”

  “走吧走吧,我自己会玩儿,丢不了。”

  看陆少的样子,我倒是放心不少,他为了孩子的事情整日消沉,这会儿终于有事情做了,也算是件好事。

  课程依旧紧张,我一整天都在忙碌,中午的时候顾程峰打电话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我给拒绝了,我去了图书馆,抱着书啃英语,吃着汉堡喝可乐,正被单词,电话响了。

  “卓尔。”

  打电话是我哥哥。

  “哥哥,好久没联系上你了,怎么了?”

  哥哥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还是这一次卓风回去了特意去看的我哥哥才知道我哥哥那边故意断了联系,但是没说明原因,只说要我在这里等他联系。

  这会儿终于听到哥哥的电话,我放心不少。

  “哥哥,都快担心死我了,你怎么才联系我啊,嫂子生了多长时间了,我还想要问好呢。”

  “恩,没什么大事,你在那边好吗啊?”

  “好,挺好的。”

  “我这边有点情况,就没跟外边联系,你嫂子回了娘家,我这边忙不开,最近清闲了才跟你联系的,别担心。”

  我还真是挺担心,之前听李思念联系了我妈妈和大柱子,我就担心我哥哥这边。

  “哥哥,你小心点,李思念最近憋坏呢,她请了国外的专家给大柱子看身体,现在大柱子都恢复了,肯定会找我们报复的,我真担心他去找你麻烦。还有,嫂子回了娘家?嫂子不是孤儿吗?”

  “就是以前的一个养父母,后来不是分开了吗,但是那家人一直给她汇钱,现在条件好了就想着相认,我看人不错,就叫她过去住一段时间,有人照顾也挺好。”

  我放心下来,交代哥哥多注意安全,哥哥反复嘱咐我照顾好自己才挂了电话。

  可哥哥的这通电话却叫我的心一直不安宁。

  隔天早上,哥哥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哥哥,有事啊?”哥哥不喜欢打电话的,之前也是经常不用电话联系,偶尔发个消息保平安。

  我的心提到了喉咙口,他那边声音有些不太对,“妹子,我回家了一趟。”

  他最近都不太安全的,还回家?

  “哥,你不要做什么啥事啊,回家做什么?”

  “恩,看看妈……”

  “哥,没有话跟我直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是回去看了看,她们过得还不错。”

  不对,我哥哥不是这种习惯拖拖拉拉的人,肯定有事。

  “哥,说,到底怎么回事?”

  “卓尔,你说妈那边到底跟了多少个男人?”

  我的身份还不确定呢,之前李思念那么说之后我就告诉了我哥哥,我哥哥说李思念说的没错,在我妈妈进我家门之前是跟着别人好了一段,后来那个女人被人打死了,就给我妈妈买给了我爸爸,没多久生了我姐姐和我,但是时间上都不对,也就是说在我妈妈到了我爸爸家里后还在外面跟别人好过。

  “哥哥,是不是查出什么了?”

  “……”哥哥那边安静了气起来,跟着就听他无比沉重的叹了口气,“妹子,我觉得我们都不是妈妈真正想要生的孩子,她就是一个做代孕的女人,被卖来卖去,就是要生儿子,生了日子就走,所以他对我们一点感情没有。到了你爸爸那个家,生了三四个都是女儿,她最后就被卖了,卓风当年去处理这件事的时候妈妈已经离开,事后才到了现在的大柱子,那个家男人对她不错,不要她生孩子,所以她对那个家才有感情。卓尔,她不爱我们。”

  轰隆隆……

  头顶上的天空炸裂开的一条缝隙,掉落的千斤重的石头就砸在了我的脑袋上。

  我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妈妈是做的代孕的,所以我是代孕的产物,却因为对方看我不是儿子,于是就任意放我养在别人家里,看着我被那个家我叫父亲的男人欺负。

  第446章 晴天霹雳

  我捂着嘴巴不叫自己哭出声来,这件事对我打击太大。

  人都说,没妈的孩子像一根稻草,我以为我只是被人抛弃的傻子,还是个人,可现在就是一根稻草了,还是烂的。

  这么多年来虽然我恨她,可至少在我心里我还知道我是有个妈妈的孩子,我不缺少母爱的,我也不缺少亲情,没想到,我幻想了二十多年的亲情竟然是一场泡影。

  “哥,这是真的吗?”

  “我一直在查,我也是代孕生的孩子,妈妈就是做这个的,在村子里面真正的媳妇不多,妈妈算是众多普通女人中的一个了,村子拆迁之前还算风平浪静,这种事都当做是平时,都想传宗接代要儿子,女人就显得尤其不重要,只是发泄的工具,虽然说在这个社会听起来很叫人难以接受,可却是存在,哎……我也是,我也是心里难过。”

  何止是难过,简直是晴天霹雳。

  “哥哥,我一直以为我是有个家庭的人,至少我有父亲和妈妈,就算他们对我不好,可我知道我还是个有人疼爱的孩子,我,我现在觉得我真多余。”

  一个人的出生是没有办法选择的,哥哥的出生至少是被人期盼着长大,被人需要的,可我呢?

  我只是被当做垃圾一样的养着,从来都没有被喜欢过。

  “哥哥,我心里好难过啊。”

  我趴在图书馆的桌子上放声大哭,这个事情叫我很难接受,真的很难接受。

  “妹子,别伤心,事情知道了也挺好,至少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恨她了,哎……”

  我挂了电话,哭了很长时间,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卓风过来,我才停止了哭闹。

  他拉我出来,告诉我,“你们老师给我打电话,告诉你在这里哭,大家很担心,却又不知道如何劝,就叫我过来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卓风,我其实只是一个被妈妈做代孕抛弃的孩子,我不是被人需要出生的,我才知道,我才知道。我还以为我是有妈妈有爸爸的人,就算她们因为我是女儿不被喜欢,可我还是有父母的孩子啊,我,我……我觉得我真多余,我为什么要出生啊?”

  “……”卓风脸色一沉,将我抱紧,轻轻的在我耳边低声说,“谁告诉你的?不要胡思乱想。”

  “我哥哥告诉我的,他查清楚了,他跟我一样是被代孕出生的,我真多余,是不是,我现在连恨她的理由都没有,我就是一个她用来做交换的商品,人家满意了就收下,不满意了就随便丢弃,我怎么那么多余呢?”

  “傻瓜,别胡思乱想,不会的,不会的,跟我回去再说。”

  回到家我还没从这份悲伤中走出来,一直在哭,我特别的伤心,我一直最期盼的东西都是假的,这份心情是能够理解?

  卓风默默的陪着我,良久才问我,“是不是李思念告诉你这些的?不然为什么会叫肖老大查这些事情?”

  我没说话,是不是李思念又如何,我的身世是改不了的。

  “卓尔,告诉我,是不是?”

  我哽咽,泪水还在脸上,摸了一把,还是模糊着视线。

  他帮我擦干净,我吸口气才勉强镇静下来,“不是。”

  我不想叫卓风跟李思念对这来,陆少说的对,他的实力还不够。

  对付冯科已经叫我们浑身无力了,我们谁都不能再出事。

  “你否定我也猜到了,是她说的吧?”

  我没吭声,不在否认,也不再应答。

  “我会解决的。”

  卓风低声说。

  我依偎在他怀里,“卓风,李思念那边能拖着就拖着吧,现在经不起折腾了,我帮不了你任何事。”

  我真是太没用了。

  “我知道,不会叫你受委屈就是了。”

  “我就是心里难过,我想……我能回去吗,我想亲口听我妈妈告诉我这件事的事实,可以吗?”

  “可以,等你休假,现在课程这么紧张,你跟上都很吃力。”

  我重重点头,抹掉泪水,这件事要早解决才行,我不想再叫卓风因为我的事情成为李思念的威胁条件,继续拖累他在生意场上大展拳脚。

  几天后,陆少打算回去,最后问我是否想好了。

  我拽着陆少躲到一边说了这件事,“陆哥,我想好了,我能等,我还年轻,我能等卓风几年的,并且我不后悔,每一步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相信卓风。”

  陆少有些生气,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但是没说什么,只告诉我,“等肖老大的电话吧,他肯定很生气,我走了啊,我去找开心了。”

  “啊?开心姐姐跟你联系了吗?”

  他摇头,戴上了墨镜,深吸口气,很是惆怅的说,“没有,不过我相信她会跟我联系的的,我先去美国看看,她在那边肯定会有住处的吧,碰碰运气吧,我挺想她。呵,我就是贱,从前不知道珍惜,人丢了才知道找,希望没有太迟。”

  送走陆少没多久,哥哥的电话果真打了过来。

  他对着电话里面的我和卓风破口大骂。

  “卓风,亏得我当你是我兄弟,你这么对我妹子的吗?我就这么一个亲人,你舍得伤害她?卓尔单纯,跟了你那么多年得到什么好了?你现在跟她在一起,你能给她什么?至少的尊重都没有,你还算个男人吗?”

  卓风一句话没说,一直垂头。

  我哥哥从来没说过这么多话,可今天真的是一刻都没停顿,将卓风从头骂到脚,一个多小时。

  最后,哥哥大口吸口气,问我,“卓尔,你知不知道这么做是对你自己都不负责,你才多大,你想做他一辈子的小三?”

  到底还是这个称呼,很难听,可也是事实。

  我没有办法告诉我哥哥卓风跟李思念结婚是假的,只能忍命的听着。

  “哥哥,我不后悔,我努力过要忘掉他的,可我忘不掉啊。”

  “忘不掉就非要在这个时候吗?他都结婚了,是李思念的丈夫,至少你们现在不能光明正大的公开关系吧?说到底人家才是一家人,你算什么?你告诉我,你算什么?啊?卓风回来后参加各种酒会家宴,能带上你吗?你不在乎,你真不在乎?我才不相信你不在乎。”

  是啊,我在乎,非常在乎。

  他们才是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