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2节

  第42章 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喜欢我

  我一时之间蒙住了,不知道如何回答,我是说是呢还是说不是呢?

  看她的样子好像对这件事很关心,可不是担忧的关心而是有了一种什么目的的关心。

  我盯着她的眼睛,很久都没有吭声。

  良久,她又笑了,抓我手说,“傻孩子,有些事情对我来说实在太新奇,我就是好奇罢了,你不要多心,徐娇娇都不在了,我们不说她的事情。来,你尝一尝这里的咖啡,味道不错的,我之前跟你姐夫就是在这里相亲的。”

  提到了相亲我也有了几分兴趣,想知道姐夫那么个厉害的人物在相亲的时候是不是侃侃而谈,还是憋着不吭声?

  他对我可是很有话题说的。

  我问她,“姐姐,姐夫来相亲时候是什么样子?”

  李思念呵呵一笑,放下了咖啡杯子,打开了话匣子,她说很慢,话语很轻,盯着我脸说的一字一顿。

  “你可知道他还会画画和摄影,兴趣那么广,我以为肯定会喜欢攀谈。没想到一见面才知道,其实他话不多,不善于言谈,我也没当回事。事后我约他出来的时候他老是推脱,不过现在都是他主动约我。呵呵……哎,小孩子,你听听就好了,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叫我姐姐叫他姐夫也一样的,好吗?”

  她微微靠过来,我看清楚了她脸上的表情,微笑之中却带着一丝期待,可那双一直没有任何表情的眼睛里面却叫人倍感冰冷。

  我愣了会才点头,“好!”

  我来这里的目的是解释给她听那天我跟卓风之间没有发生什么,我只是……我只是,哎,我解释什么呢,其实就是我的不对啊,我说的越多不是越描越黑吗?

  我吸口气,安静的听她絮絮叨叨说个没完,三句话都不离开卓风,每一个字都好像提着刀子在我跟前晃,叫我不得不听的及其的认真。

  等我们从咖啡厅出来,她拉我手,非要我去她那里,叫她的父母看看我。

  我一下子就醒悟过来,李思念她一直都没有想过要跟我姐夫分手,她的目的仍旧是要引诱我相信她放松警惕,从而接纳她嫁进卓家,可是卓家已经因为她要分手的事情而离开了,卓风那边不是在着手处理分家的事情?

  哪里不对呢?

  我拒绝了李思念的邀请,回了顾成峰那里,将他从床上拖起来,他勉强撬开一条眼睛缝隙看我,半晌才说,“做什么,你想陪我睡觉就直接说,不想就等我睡饱了再来陪你。好不好啊?我的小祖宗!”

  我扯了扯他的脸皮,“给我清醒点,我觉得卓家人好像被李思念给利用了,我刚才去找李思念,她一点想要分手的意思都没有,跟我说了好多关于跟我姐夫的好。之前那么生气的,现在怎么一点事都没有,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顾成峰揉着眼睛,哒哒的穿着拖鞋去了卫生间洗脸,出来的时候一面擦脸一面闷闷的说,“你是不是脑子坏了,你竟然直接去找李思念。那就是个狐狸精,被人家卖了还帮她数钱都不够资格。我跟你说,卓风不蠢,这里面的事复杂的很,你想不明白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老实在我这里住下,等卓风那边忙过了我就把你送回去,一切。你好好的不出事,我才能留下来,就知道添乱。”

  他啪嗒一声扔了毛巾,窝进沙发内,咕嘟咕嘟的喝了一大口的饮料才停下来继续说,“走,我带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宴会。安妮家那个太小,不上档次,愣着做什么?换衣服去。”

  这时候还有心情去参加什么宴会,疯了吗?我才不去,我站着不动,脑子还在琢磨着李思念的事情,她如果前后说的都是假话,那这个人也太阴险了。如果都是真话,李思念也实在太虚伪小人。利用我来背后给卓风捅刀子,我才不愿意。

  我问顾成峰,“你说,李思念这样做还能嫁给卓风吗?她这不是将自己推的更远了?哪像娇娇姐,是真心对卓风好的。”

  顾成峰恩了一声,默了很久才说,“都说我姐水性杨花,其实她还是挺喜欢卓风的,她真掏心窝子的对卓哥好。哎,不提了,你干嘛老提我姐,要不我带你去她的墓地看看?”

  我一怔,点头答应了。

  我还特意去花店买了花和一切娇娇姐喜欢吃的零食,到了墓地我和顾成峰爬了半小时的山路才到地方。

  这的墓地真大,整片山都是,其中在最里面的角落就是徐娇娇。

  她的墓碑被打扫的很干净,巴掌大照片上永远的挂着她的笑脸,她也永远的停留在了二十八岁。

  我蹲坐在墓碑前,看着那张脸,心里难受,可我又说不出话来。

  顾成峰一直拿着毛巾仔细的擦着墓碑,已经很干净了他仍旧在擦,很久也坐下来,看我一眼,点燃了一根香烟夹在了墓碑上,“姐,你看看吧,那个小哭包现在来看你了。她还是那么笨,不知道人间险恶。我知道你有些时候挺喜欢她的,可你啊,就是太自卑,总觉得全世界人都在跟你抢东西,那卓风是个大活人,说能抢走就能抢走的?你啊,哎……”

  顾成峰耷拉着脑袋,说到最后声音低不可闻,我也心情不好的低头抹泪。

  其实我有一肚子的话想对徐娇娇说,她看似对我不好,也不过是嘴上的,背后她也经常给我买东西的,只是有些时候她的脾气真是的是叫人害怕。

  卓风总说她情绪不好,是因为不能生育导致的她脾气变差,可我不是答应了我来生孩子吗?

  只要我们都对卓风好,谁给他生孩子不一样呢。那孩子生下来也是卓风,是自己喜欢的男人的孩子,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从前我有些时候也非常痛恨徐娇娇对我的恶,可现在她人都不在,那些恶就变成了惆怅,搁在心底,永远都忘不掉。

  我摸了把脸上的泪水,“姐姐,项链真不是我拿的,裙子也不是我剪坏的,我知道是你做的,我知道的,姐夫也知道,可我们都没有怪过你,你为什么还要就着不放呢?我知道你害怕我抢走了姐夫,可我不是没抢。姐姐,有些时候我在想,如果现在站在卓风跟前的人是你,那该多好啊。外面的那些女人都不爱他,对他多好也是有目的的,想想就难过。”

  我捂着脸,无声的落泪,从来不知道我会这么想她。

  从前那么怕她的我,此时却希望一眨眼她就出现在我跟前,哪怕是指着我鼻子骂我我也高兴的。

  顾成峰递给我纸巾,我接过来狠狠拧一鼻子鼻涕。

  他就冲我笑,指着墓碑上的字对我说,“看看吧,是卓风给立下慕白,亡妻之墓。”

  卓风总说,他从前能给徐娇娇的只有感情,没有丰厚的物质条件,更多的还是两个人面对苦难背后的无奈。可后来生活条件上去了,他们之间发生了各种各样的悲剧。卓风依旧隐忍,徐娇娇依旧继续骄纵。

  感情会慢慢因为隐忍和骄纵而变淡,从而不在相爱,有的只是彼此的折磨和互相的责任。

  到了后来,卓风说能给她的只有婚姻。犹豫再三,卓风决定给她婚姻的时候,她却得不到了。

  但是墓碑上的字证明了一切,没有结婚证,没有结婚仪式,她徐娇娇的身份依旧是卓风的妻子,我的姐姐。

  我有一丝欣喜,看着照片上的徐娇娇,轻轻抚摸她的脸颊。

  “姐姐,你可以安息了,姐夫我来照顾。”

  顾成峰看我一眼,我没敢去看他的眼神,不知道那眼神里面承载了多少内容。他只默默的拉着我往山下走,一路上都没再跟我说话。

  到了家里,他将自己关进了房间没出来,我则坐在沙发上愣神。

  晚上的时候,卓风的电话打了过来,告诉我说他到了老家,一切安好顺利,叫我不要乱走,听顾成峰的话。

  我笑着告诉他,“姐夫,我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怎么做,你要照顾好自己才行,我在家里等你回来。”

  卓风挂了电话,随后我的账户上收到了他转给我的钱,告诉我随便花,他要在那边忙一些时间,不要太想他。

  我按了一个飞吻的表情,笑看着他的头像,那只是一个“风”字,看起来潇洒的好像他这个人,徐娇娇告诉我说他的字还曾经获得过奖项,我不能参与到那些他的过往,可那里面有姐姐的陪伴,其实也不错,姐姐是爱他的。

  顾成峰突然从房间里面跑出来,拽着我的手,“出去,散心,闷得要死。”

  我被他拉着出来,站在大街上懒散的散步,他的司机开着车子跟在我们身后,我们走了三个街才停下来。

  他突然转身看我,眼神在漆黑的夜幕之下看不真切,眸子却带着光芒,忽然问我,“卓尔,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喜欢我?”

  我没法回答,喜欢一个人其实有些时候不需要做什么的,就是喜欢呗。

  我摇头,“我不知道。其实顾成峰,高可可挺好的啊,你为什么不喜欢她呢,她也为了你做了很多事。”

  顾成峰生气的瞪我,一弯腰,抓着我的脸,那嘴巴就要贴上来。

  第43章 嫁给我,不行吗

  我生气的躲闪,一伸脚就要揣在他身上。

  他有了经验一样,直接躲开,将我搂在怀中,低头看我,呼吸喷在我的脸上,眉头紧皱,目光深邃,呼吸很重的问我,“嫁给我,不行吗?”

  我浑身一僵,脑袋都在嗡嗡乱响,可我的脑袋一片空白,甚至忘记了回绝。

  他猛然亲吻过来,堵住了我的呼吸,我顿时迷乱起来。

  他用了很大力气亲吻我,扯着我的舌头,咬着我的嘴唇。

  我吃痛的一身闷哼,将他推开。

  他又好像黏皮糖一样的贴过来,死死的困住我。

  我急了,尖叫,“啊……”

  他豁然将我松开,却依旧握着我的手,大口呼吸的看着我,突然一声低吼,“卓尔,你要折磨死我吗?”

  我也吼回去,“我什么时候折磨你了?我说过我不喜欢你,我们是朋友。如果我在这里叫难过,我可以走的,好不好?是你折磨我,你明明知道我喜欢的是……”

  他突然甩开我的手,倔强的好像一个孩子,匆匆的往里一个方向走。

  我的话没说出来,其实不用他打断我也说不出来。

  “顾成峰,你去哪儿,你走错方向了,顾成峰?你给我回来,你看着车,啊……”

  我怕吓得捂住了眼睛,耳边一阵呼啸的车跑了过去,等我睁开眼,顾成峰却站在我跟前。

  我紧张的检查他的身上,确定没事,生气的一拳头戳在他的胸口上。

  他的身子微微倾斜,却突然笑了,扯我脸上的肉,对我说,“你还是关心我的,我继续努力叫你喜欢上我。”

  我生气的瞪他一眼,“你疯了,多危险啊,吓死我了,这个是开玩笑的吗?”

  他哈哈大笑,抱着我低头吻我头顶,搂我肩头往回走,“回家吃夜宵,不闹了。”

  我生气,他又占我便宜,我踹他,他躲开,哈哈大笑,高挑的身子被路边的灯光照的拉出老长一条身影,映在地上,盖在我的脸上。

  隔天,我们一起去学校。

  顾成峰比我高一年级,他明天春天要面临考试了,可我从未瞧见过他看书,最近反倒是看到他手里经常提着一本书。

  我笑话他,“你知道学习,真心不容易。”

  他哼了我一鼻子,随便将书翻开一页对我说,“我会五国语言,现在学习的东西都没有用处。我要学的是经济,这些对我有没用处,化学方程式我用来上班做生意吗?还不如不看。”

  我笑话他,“那你还不如去玩呢,提一本书也不看,装什么三好学生?”

  他两眼反光,“我发现一家新开的游戏厅,我带你去玩。”

  这人,一说玩的地方就眼睛发亮,跟老鼠一样。

  我不想去,我还有很多作业要写,姐夫回来了要检查的,我拒绝,转身就走。他一把将我拽住,却愣住了。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李思念站在了学校门口。

  她还真是阴魂不散。

  “我要过去吗?”我问他。

  他点头,拉着我的手说,“你先给你姐夫发个信息通知一声,说我们被李思念接走了。”

  我听话的拿出电话编辑短信,卓风那边迅速的回复,“注意安全,随时联系,我叫人过去找你们。”

  我笑着锁了电话,心里一片安心,不管走到哪里,姐夫都在保护着我。

  说来也奇怪,李思念也不是妖魔鬼怪,为什么我要怕,顾成峰也要怕呢?

  李思念接我们去的不是她现在住的卓风家,而是她的公司楼下,她说晚上还有临时会议要开,所以带着我和顾成峰吃了饭就要去忙。

  她说这事忙里偷闲。

  她事先订好了包厢,进去后没多久服务生就端上饭菜,满满一桌子,足够十几个人吃了。

  我捏着筷子不知道如何动筷子,顾成峰自来熟的低头猛吃,吐噜吐噜的声音十分没形象。

  李思念笑眯眯的看着我,就好像只一只大灰狼在看着小红帽,叫我浑身不自在。

  “姐姐,怎么了,你怎么不吃啊?”

  她摇头,放下了筷子,抿了抿唇角对我说,“最近胃口不是很好,这些都是给你们点的,知道你们喜欢,快吃吧!”

  “……哦!”

  我提着筷子夹了一块炸红薯,低头吃一口,味道还不错,可比阿姨做的差多了。

  我嚼着红薯,眯着眼睛冲她笑。

  她突然问我,“卓尔,你知道你的老家现在还有什么人吗?”

  我摇头,“都没人了,现在那边拆迁,人都走了,我爸爸和我奶奶被抓了。”

  李思念哦了一声,点头又说,“那你想找到你母亲吗?”

  我妈妈啊,我当然想了,我还想看着我的三妹妹呢,三妹妹出生的时候跟小猫一样小,喵喵的叫了一整宿,当时我捧着她在怀里哄了好长时间。

  我心里计算,现在小三妹子快四岁了吧!

  “姐姐,我想啊,可找不知道,我姐夫都找了好几年。”我有喝口汤,味道还是很奇怪,不知道这家饭店为什么都喜欢放糖,各种甜,吃的要腻死人。

  顾成峰吃的贼快,放下了筷子捂着嘴巴剔牙,斜睨着眼睛看我,那眼神好像在警告我什么。

  我想了想没什么不能说的,李思念还不至于看上我家里人来威胁我吧!

  不过,我也不怕,我身无分文的,我也不会跟着他们回去做代孕,告诉李思念也没什么。

  李思念继续问我,“那就好,如果我能找到你妈妈,你会不会开心?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如何做?跟家里相认还是留在卓风这里?”

  我愣住,是啊,找到我妈妈的话我要如何做呢,是不是就要回到我妈妈身边去了,可是我走了我姐夫怎么办啊?

  我咬着嘴里的一块排骨没吭声,看着李思念脸上的表情有些心虚起来。

  她是打算要找到我家里人,然后将我送走,她就可以将姐夫占为己有了吗?

  我开始害怕起来。

  此时,顾成峰哼了一鼻子说,“姐,卓尔的家人找到也没有用,卓哥早就将卓尔领养到自己身边你不知道吗,户口都在卓哥这里。”

  那个事情我知道,顾成峰说的没错。

  李思念却说,“顾成峰,你怕是不了解国内的政策,异性之间的领养需要相差四十岁。你看卓风和卓尔相差多少岁?才十岁。这要是领养就说不过去,背后一查,那就麻烦了。”

  昂!还是这样的吗?可当初。

  对了,当初卓风带我去做手续的时候是走的后门,还是在晚上去的,那个时候那个人还说看在卓总的面子上。

  我一阵心惊。

  糟糕,好像事情麻烦了。

  李思念为什么要说这件事,她想做什么?

  啪嗒一声,我注嘴里的排骨落在了盘子里面,心跳飞快,咚咚的好像擂鼓,追问她,“姐姐,你为什么要说这件事,我姐夫那边知道吗?你想了解的话去问我姐夫吧!我和顾成峰都不懂。”

  李思念脸上的笑更加灿烂,呵呵的低头笑了很久,才说,“瞧你那样子,说你是笨蛋也是蛮聪明的。我不过是关心一下,这件事我既然能查到说明别人也能不是。我们要早做打算,别叫别人利用了,免得到时候我跟你姐夫结婚了背后有人使坏,是不是?”

  是这样吗?

  我茫然的看着她,又看看顾成峰。

  心中十分怀疑。

  顾成峰对我眨眼,他也跟着李思念笑起来,“姐,我们吃饱了,还要出去玩。你不是还有事情吗,我们先走了啊!卓尔,我们走,我跟你说,那个游戏机可好玩了,我上次赢了很多金币,我带你去看看。”

  我被顾成峰拽着往外面走,他大长腿撑的老大,我勉强跟上,几乎是小跑。等我们出来了,就看到司机叔叔站在外面,他看到我们出来,焦急的走向我们,询问,“卓尔,有事吗?我接了电话就过来了。”

  我怔怔的摇头,“没事,叔叔你回去吧,我跟顾成峰出去玩。”

  叔叔看我一眼,一点头,“那成,我给卓总回电话,你早点回去,别耽误课程。”

  我和顾成峰一点头,往他车子的方向走。

  上了车,顾成峰满是怒气的低吼,“该死,这个女人真是狡猾,她早就调查出来了,就是要套你的话,我都险些被她拉下水。这件事啊,就算她不说,别人也知道,可谁都没挑明,就是说明都不在乎,习以为常,可一旦有人说了,这个事情就会酵母一样发酵,迅速扩散,好事也变成坏事,真是麻烦。你给卓哥打电话说清楚,叫他早作准备。实在不行,我们先去找你母亲,叫她做一些保证,比如放弃抚养权什么的,免得卓哥这边出事,被人诬告就麻烦了。”

  我听到也是一阵害怕,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是真的害了卓风。

  我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卓风,他那边很久的沉默后告诉我说,“你别多想,没事的,安心的在顾成峰家里住着,我来处理。”

  顾成峰抓我电话对卓风喊,“卓哥,你这样可不行,什么事都不跟卓尔说,出了问题她这里肯定着急,你打算怎么做告诉她,我也想听听,或许我能帮上忙。”

  卓风那边又沉默了,跟着一声叹息,语气也变的沉重起来,说道,“这件事早就公开,只是无人当一回事罢了,可被有心之人利用了的确后果不好。卓尔的家里人是真的找不到,之前那个汇款的男人也消失了,我还在查,目前就只有这个情况。至于李思念……”

  卓风没再说,听得出来,他也在发愁。

  我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不想顾成峰捂住了我的嘴巴。

  他对卓风说,“那我知道了,我去想办法找找卓尔的妈妈,你那边也别放松,挂了。”

  我着急的皱眉瞪他,他挂断了电话后问我,“我知道你想说大不了你回乡下你妈妈那里去。你是不是傻?你觉得卓风会同意吗?再说了,你也不问问我会同意吗?更何况,事情还没严重到这一步。最主要,我猜测,卓风最后实在没辙还是会选择跟李思念订婚。你想看到他娶一个对卓风不好的坏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