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24节

  第447章 你真可怜

  我无法反驳,我就是小三啊,见不得光的小三啊。

  从前卓风是单身,所以跟我之间暧昧那都不算什么,可现在他是有家室的人了。

  我委屈的垂泪,无数次告诉自己卓风跟李思念是假结婚,也不过哄骗自己的一些假话,人家是真的夫妻才是真的。

  “哥哥,我,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忘不了他。”

  “不怪你,都怪卓风,你给不了我妹子安全的生活,你还去招惹她,你不算个男人,别回来,回来我就跟你拼命。”

  挂断电话,一连几天都没联系上我哥哥,是后来卓风叫他在国内的人去找了我哥哥才知道哥哥我那边没事,我哥哥一气之下还将去的人给训了一通。

  卓风看着我,一直叹气,“我是不是做错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没理会他,只觉得我们现在真的很不好,可是又能如何?

  “卓尔,对不起。”

  卓风离开之前扔下这一句话就走了,头也没回。

  我以为他就此回国,被李思念绊住在不回来了,一个星期后,她回来了,带着一份报纸,放在了我跟前。

  我展开,心口剧痛。

  他跟李思念摊牌了,结婚证是假的,婚礼也不是自愿的,并且直接公开登报,这件事占据各种头版,我在澳洲一直没关注,却不知道,国内早就炸开了锅了。

  卓风声音黯哑,浑身疲惫,低声告诉我,“事情解决了,现在你不是小三,还是我未婚妻。”

  我放声大哭。

  他将冯氏集团放弃了,只留下手头上的卓尔集团,李思念因为这件事要告他,卓风这边收到了法院的律师函,几天后要去打官司,他说要面临巨额的赔偿,尽管听起来很恐怖,可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卓风,你干嘛这么做,我没怨你,真的没有怨你啊。”

  他说,“我怨恨我自己,你哥哥说的对,我不该在这个时候跟你在一起,可我受不了你跟别的人,看着你越走越远,我任何事情都做不了。”

  “卓风!”

  “傻瓜,哭什么,事情已经结束了,就是赔钱,没什么大不了,钱可以再赚,你要是真的走了,我费多大力气也找不回来了。”

  三天后,卓风在一次回国,我开始惴惴不安,这天晚上,李思念来了。

  她来的时候是在学校门口等的我,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温婉的样子好像多年前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一样。

  我们在附近的咖啡馆坐下来。

  她一直没说话,吸了好几根香烟。

  “你找我有事吗?”我问她。

  “呵呵,卓尔,你该知道我是因为什么而来。”

  我点头,“我知道。”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不会离开卓风,这是我万年不变的想法。

  “李思念,你爱卓风吗?”我问她。

  她还是笑,笑着笑着眼角就流出泪水来,沉默了很久才说,“你知道什么叫爱吗?”

  我当然知道,我爱了卓风差不多七年了。

  “李思念,你知道七年多久吗?度过了我的所有漫长青春,直到现在我对他的爱都没变过。”

  李思念却笑,“可你是在到我认识他多久了吗?十多年了,如果可以细致的算下来,跟你的年龄差不多,你跟我比漫长的青春还不够资格,说到爱,你也比不过我,可你知道吗?爱不能说明一切。”

  为什么不能,就因为有爱我才能跟卓风走到现在。

  “李思念,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爱一个人不是成全而是占有吗?当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想过要成全啊,问题是卓风不爱你,你还不懂吗?”

  我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为了我自己的爱情去主动站出来过,此刻,我以一个正常的身份坐在李思念的跟前,说着我最有骨气的话,瞬间叫我觉得我往日的努力都没有白费,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了。

  李思念却继续冷笑,“你真可怜,卓尔。”

  我……

  我吃惊的的看着她。

  “你能给卓风什么?事业还是家庭?卓振东会同意你们吗?姨妈会同意你们吗?卓家人会吗?这件事会造成他多大的损失你知道吗?你以为你现在拥有的东西就那么理所应当吗?卓尔,你真够可怜的,为了爱情,你毁了卓风多少次,还是不肯罢?最疯狂的人是你不是我。我爱他,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爱他,他不爱我不要紧,我爱他就够了。他可以折磨我,可以不爱我,只要我们还是夫妻,我们就会在一起。你说的没错,卓风不是心狠的人,只需要时间,一年不行两年,两年不行三十年,我们才是一辈子,我们才是夫妻,呵呵……只要还在一起,我可以给卓风所有的东西,你呢?你只会给他带来伤害和痛苦以及永远甩不开的麻烦。”

  我很生气,却一点还击的能力都没有。

  她说的没错,我什么都给不了。

  “只有爱,很好,你们只有爱,爱能吃吗,能花吗,能买房子和车子吗,能给卓风强大后盾和生意吗?都不能!就包括当年的徐娇娇,她那么厉害,背后是顾家,可还不是要用自己的身体赚来资本吗?比起爱,你不如徐娇娇的万分之一,你可以为了卓风出卖自己吗?徐娇娇能,我能,你能吗?”

  “……我……”

  “你什么你,你不能,你自命清高,那不过是被卓风宠的,其实最自私的人是你,你以为有爱就有了一切,如果真的爱他,你就给卓风所有美好的东西而不是一切负担。你知道现在卓振东为了这件事已经病发了吗?如果卓振东出事,卓风要背负多少东西?一个骗婚的老男人,气死了自己的父亲,只因为想要跟你自己养大的女儿在一起,说出去他怎么做人?卓尔,你想过吗?”

  “我……”

  我哑口无言。

  李思念依旧冷笑,她胜利了,这笑容在告诉我她说的都是事实,我跟卓风之间的鸿沟只能越来越大。

  “卓尔,好好想想。啊,对了,我给你指条路。卓风要面临多少损失,冯氏集团没了,那是他直到现在最重要的东西,卓尔集团不过是个空壳子,账目上钱的确不少,能收回来的才是真的,等着破产吧!哦,你可以去求张欣啊,你们不就是同学吗,告诉她,你找到开心叫她跟张博远复婚,或者……呵,你嫁给张博远,他需要女人,你最合适了,哈哈哈……”

  第448章 我决定,回国

  两个月后,我学校休假,卓风除了隔几天跟我联系外一直没有任何消息,我查遍了所有国内的消息都没有关于卓风的任何风声,顾程峰也说不知道,他的公司也因为这件事受到牵连,顾洛找过我几次,叫我想点办法,可我不知道如何做。

  李哥在公司苦苦支撑,我看着一个个辞职离开的员工心里难受非常,却什么都做不了。

  所有人都不告诉我卓风现在的情况,我只能闭塞的在这里等,坚持着卓风最后的一点东西。

  李思念说的对,账目上东西很多,可是能收回来的却很少,坐吃山空,我开始打算卖房子了。

  晚上,在公司看完了一天的账目回来,我累的在沙发上一动不想动,看着空荡荡的厨房,心也空了起来。

  卓风没回来的这段时间,我吃饭都是随便对付几口,看着自己一天天消瘦下来的手臂,我无比的难过着。

  这个时候国内应该才凌晨,我试着拨通了卓风的电话,没想到,他接了。

  “卓尔?”

  他好像喝了酒,声音很低沉,打了个酒嗝,跟着就没声音了。

  “卓风。”

  “恩。”

  “好吗?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很好,还算顺利。”

  顺利为什么不回来,他在骗我,可我却不能揭穿。

  “卓风,我想回去看看你,可以吗?”

  “暂时别回来了,这边很乱。”

  “可我担心你。”

  “我没事,刚才跟朋友聚会喝了点,我才到家,你那边也要休息了吧?”

  “是,我也才回来,最近都在公司,我在慢慢熟悉业务,我想帮你。”

  “傻瓜,工作上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的,还有秘书和助理,你现在需要好好学习专业,英语跟的上吗?”

  “很好了,我跟得上,最近都在复习,卓风,我还是很担心你,我想去看你。”

  他又打了个酒嗝,说了一句,“好好休息。”电话就挂断了。

  我呆呆的看着电话,心情复杂。

  大半夜,我头一次开了车子,去找顾程峰,他不在家,我就去了他公司,果然还在加班。

  “顾程峰。”

  他的办公室房门虚掩住,他坐在里面低头看资料,因为发愁,偶尔喜欢揪自己的头发,一脸的愁容,看我进来,还楞住了,“卓尔?”

  “是我,我去找你,家里没人。”

  “过来,怎么这么晚出来,多危险,没出事吧?”

  顾程峰仔细打量我,看我的样子无比担忧。

  我笑着摇头,“没事,我就是过来看看你。”

  我有些局促,我是真不会撒谎的,看着他的眼睛就知道已经看穿了我的局促是因为什么,我不是来看他,我是想问卓风那边的消息。

  顾程峰给我倒了杯果汁,坐在我对面,点燃了香烟后,一直没抬头,白烟弥漫在他头顶,遮盖住了他此时发愁的脸,很久他才低沉着声音说,“卓风那边情况不是很好,三个人一起对付他,他吃不消的,我帮不上什么,冯家太厉害,背后还有个张博远,几笔生意下来我这边就险些出现危机了,我哥哥前段时间过来说了我很长时间,我现在焦头烂额,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好。”

  “……我知道。”我心虚的垂眸,我没想求古顾程峰,可他的态度实在叫我心里发虚,他们都想着帮我,我却不知道如何报答,李思念说的对,我是真的很自私。

  “顾程峰,我来是想问你卓风那边情况到底怎么样?”

  “哎,我只能说,他这半辈子算是白努力了。”

  破产或许是好事,最可怕的是破产都不可以,破产还能保护最后一点东西,可不能被宣布破产,怕是一直拖累着,窟窿越来越大,那债务就越来越多,这辈子都不要想翻身了。

  我倒抽口气,无法想象卓风的处境。

  最后,我决定,回国。

  回国的当天,顾程峰过来送我,交代我说,“别做傻事,先去你哥哥那里等消息,卓风那边有卓振东那里,你见不到他,去了又是给卓风添乱,去也肖老大那边好好住几天,看准了时机再出去,知道吗?”

  我点头,我答应,我同意,我能做到。

  可没想到,才下飞机,我就被来这里想要做大新闻的记者给围住了。

  面对一个个艰涩的问题,我无地自容。

  陈年旧事,就好像扛在我肩头上的巨石,叫我抬不起头来。就算顾程峰想的周到,给我了帽子口罩和围巾,我鼻梁上巨大的蛤蟆镜,还是没有办法躲开记者的拦截。

  “卓尔,你想说点什么吗?这件事是否参与了,卓风涉及到诈骗婚姻,抢夺李家的资源是不是真的?”

  “卓尔,你是卓尔集团的总裁吗?那个冯氏集团也跟你有关系吗?这计划你们计划了多久,不想说点什么吗?”

  “卓尔,你是卓风的妹妹还是从小养到大之后包养的情人,你想解释些什么吗?”

  “卓尔……”

  “……卓尔!”

  我一路捂着脸挤过人群往外面走,却寸步难行。

  他们就好像黏在身体上的驱虫,不住的啃咬我的身体,叫我痛不欲生却又无法抗争。

  后来佳佳赶过来,拉着我,陆少的人将记者们推开了我才顺利出来。

  坐上车子的那一瞬,我才能松口气。

  佳佳语速很快的跟我说,“你一定在国外被人盯上了,顾程峰发现了什么给我们联系,可还是迟了,我们才到这里就被人给拦在了外面,等我们冲进来,看到你们被记者围堵,陆少再调集人手过来我们才能进来,卓尔没受伤吧?”

  我摇头,看着佳佳,看看前便坐在副驾驶上的陆少,心情复杂,我想,事情肯定闹大了。

  陆少一路上都没说话,到了地方叫佳佳先回去,之后自己开车载着我出了城,一直去了哥哥的房子,才说话,“最近卓风很忙,你见不到的,最好别去给他添乱,你回来事情不小,多少人都想整出个大新闻来,卓风只交代我照顾好你,所以你千万不能出事,现在他最想保护的是你,知道吗?”

  我点头。

  陆少看我,无奈的叹口气,“他说现在一无所有了,不能没有你,你在这里很安全,肖老大在里面,还有杜飞都在,我的人也都在,我不能一直在这里守着,外面事情不少,很多人在找开心,相信张博远这一次一定是想要开心手里的什么东西,不然不会这么凶狠的的搀和冯家的事儿,所以我也要去找找,你进去吧,看你进去我再走。”

  “陆哥!”

  我站在别墅门口的台阶上跟他摆手,“路上小心,你和开心姐姐会和好,幸福一辈子。”

  他笑着摆手,“走了,照顾好自己。”

  身后,传来哥哥的说话声,“卓尔,快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