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28节

  第455章 你是狗吗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下了大雨,豆粒大的雨珠子拍在身上无比的痛。

  我迎着雨雾,仰头看着漆黑的天目,天雷滚滚,如果现在就劈死我可好?

  可雷声滚过,就有风声和雨声,我连自己的哀嚎都听不到。

  冯科的车门打开着,安静的坐在里面等我,哭够了哭倦了才爬上车。

  冯科看我一眼,“开车。”

  隔天,我被冯科带去法国。

  这里他修建了一个宫殿,富丽堂皇,一共七层,左右一共一百多个房间,我的房间在他的房间对面,处在三楼的阳台,而他将我放在这里后,就一直没回来。

  我是从报纸上和电视上知道国内的消息。

  在我回来的当天晚上,卓风被送去了医院,他的家里人赶过去,卓家也撤销了案子,但是谁人都不知道,卓风这段时间去了哪里。

  电视里面只有医院的门牌号,和卓不凡一张冷峻满是怒火的脸,他驱赶记者,碰的一声关紧了病房的门,这是我对卓家知道的最后一个消息。

  两天后,冯科回来了。

  他满是怒气,将一份资料摔在我跟前,咆哮着说了很多话,我没仔细听。

  到了这里之后我就觉得我好像整日心神不宁,做事不认真,从前喜欢看的书也没了兴许,只翔看着窗外,数着外面院子上挂着的藤蔓开了多少花,甚至连伺候我的一个老妈妈问我的话都听不进去。

  冯科的话我勉强听进去几个词语,他的生意被人动了手脚,冯氏集团竟然在面临破产。

  冯氏集团还在我手上,我没签字,就是始终是我的,而冯科也说,我们是夫妻,我是否签字,都无所谓,他要的不是钱,是卓风永远退出商场。

  我不理解做生意的那些弯弯绕绕,知道里面的残忍和冷库,看冯科大发雷霆,我确信,他损失不小。

  “冯科。”

  “什么?”他猛然回头,脸上还挂着怒气没消。

  我问,“我们还结婚吗?”

  “当然。”

  “那尽快吧!”

  我想,尽快做个了断。

  “不急,我这边还要在准,你着急嫁给我?”冯科冷笑,气消了,坐在我身边,仔细的打量我。

  他的手很好看,只是在碰我的时候就彻底的失去了美感,他总是很霸道的捏我,禁锢我,不给我躲开的机会。

  我想躲开,始终都是徒劳。

  “过来。”他低吼。

  我身子一跳,在没挣扎。

  “你听话,我们就会过好日子,可你要是不配合,我不知道会对你做出什么来。”

  冯科是性格粗暴的人,我相信他被逼急了肯定会对我动手,可我打不过他。

  “冯科,你对我好就行。”

  “哈哈哈……谁对你好就跟谁走,你是狗吗?”

  我想是吧,我从来没有挑剔过接触的人,只要对我好,我也都会对对方掏心掏肺,从未计较。

  “如果我是狗,那你还会喜欢吗?”

  冯科一愣,哈哈大笑,跟着松开我,“放心,我至少还是个人,不会强求你,去换件衣服,我带你回家。”

  他爸爸我见过一次了,只不过上一次他爸爸生病,我连话都说的上,卓风去求他爸爸的时候也是去的急,连威胁带恐吓,但是看得出来,他爸爸不是那种容易被考恐吓的人。

  冯科细心的帮我挑选了回家参加家宴的衣服和首饰,出来后他抓我的手腕,还是很用力,偶尔回过头来看我,走出去两步就停下来,我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瞬间高了不少,可也只到他的下巴处。

  他实在太高了。

  “走慢点,我等你。”

  我对他点头,“谢谢。”

  “哈哈,谢我把你带到这里来?哈哈……卓尔,有些时候你很聪明,有些时候却很蠢。”

  我一直都很蠢,“可能是吧。”

  “告诉你个消息,卓风没事了,哼,那小子一旦还活着,就会对我做手脚,不过损失的可不是我的钱,是你的钱。”

  钱本来就不属于我,损失了我也不在乎,再者,我相信,卓风那边肯定有目的,他知道我失踪了跟冯科有关系,我只希望他保护好自己,不要来找我。

  “冯科,是不是见过家长后,你父亲同意了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恩。为什么那么想要结婚?”

  我摇头,笑笑,“我不想回去了,早点结婚,会断了我的念想,还有卓风的念想。”

  “哈哈……这一点你聪明了,不过不急,我冯科的婚礼,就要豪华隆重。上车。”

  他帮我开了车门,我弯腰提着裙子坐上去,他双臂撑在两边,半个身子伸进来,很是兴致盎然的看着我,跟着就笑了,“卓尔,如果早一点遇到你就好了,你肯定不会是卓风的女人。”

  我垂眸,似笑非笑,从国内出来,我就一直这样的表情,不喜不有,一点情绪都没有。

  “很好,保持这个微笑,或许我爸爸会喜欢,哈哈……”

  冯科的父亲看着就很严厉,如今身体好了一些,双眼更加有神,手里的拐杖在满是珠光宝气的房间里面发着冰冷的光,好像此时他的眼睛一样,盯着我,叫我拘谨。

  冯科却笑着介绍,“爸,我未婚妻。”

  汤姆走上来,打量我,好像在看一场好戏,而我就是那个表演的一只猴子。

  “哥,你真是疯了,这个女人就这么好吗?”

  “好不好都是我未婚妻,叫嫂子。”

  汤姆哼了一鼻子,转身离开了。

  冯科没吭声,继续说,“卓尔,叫人。”

  我摇了摇薄唇,到底还是说,“爸!”

  艰难而又苦涩,可我竟然做到了。

  冯科哈哈大笑。

  我以为冯科的父亲也会对我奚落一番,就好像当初卓风带着我去见他父亲一样,不想,他只是轻声说,“恩,去吧,年轻人自己玩,带着她四处转转,叫张妈妈过来,给我锤锤腿。”

  “知道了,爸,回头我给你捶,你带卓尔去后花园。”

  “恩,别远走,一会儿就吃饭了。”

  我松口气。

  跟着冯科去了后院。

  这里是真大,不知道为什么国外的住宅都会这么大,阔绰的好像土地不值钱一样。

  “小心。”冯科该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他很有丰富,若非因为脾气古怪,我想他很会招女孩子喜欢。

  “冯科,你家里人都在吗?”

  “不,只有我在,冯海在国内,我姐姐和一个妹妹在欧洲,还有一个个弟弟在非洲。”

  家族人真多,但看得出来,家里还算和谐,这跟卓风家里完全不同。

  我总是想想起他,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肚子。

  宝宝,你慢点长,好吗?只有我跟冯科结婚了,你才能安全。

  第456章 疯子

  冯科拉着我在后面逛了一段路,我觉得累,就坐着不动了,他看着我,打量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我担心他看出来,或许是我心理作用,才一个月的时间是看不出什么来的,可我还是做贼心虚,躲开他的眼神,看向别处。

  “冯科,我想去上学,我还没完成学业。”

  他冷笑,“在这里上学一样。想走?没门。”

  我不走了,在哪里不是呆呢,至少这里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不走的,我只想上学,至少可以料理我的公司吧,我也是冯氏集团的大股东。”

  “哈哈,倒是有趣,你被卓风保护的那么好,也会公司的东西?啧啧!不过上学不是不可以,结婚之后。”

  看吧,只要我说要走了,他就肯定会用婚姻拴住我,我的证件和一切的东西都在他那里,我能走到哪里去,更主要,我现在有了卓风的孩子,我更不想乱走了,我要把孩子生下来,属于我跟卓风孩子。

  “那就尽快结婚吧,我想去上学。”

  “呵呵,你很想结婚还是很想上学?”

  我看着他的眼睛,里面透着光亮,诚然,冯科不发脾气的时候魅力很大。

  “我都想呢?”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至少我现在在你这里,当初是我选择的你不是卓风啊。”

  “呵呵,不代表什么,结婚后给我生个孩子就好了。”!

  他拉我起来,往回走。

  吃过饭回来,冯科告诉我,“下个月结婚,你想怎么办?”

  我摇头,我没任何意见。

  他说,“我想好了,一切从简,但是过程不能少,结婚登记,手续和各种相关准备都要有,婚纱照都不能少。”

  我点头,从简比较好,不摆酒席的话,卓风就没有机会过来了,我就不用见他,不然我真担心我一直不坚定跟他走了。(!≈

  “下个月初一,还有十来天。”

  只有十来天了。

  我下意识的又摸了摸肚子,“冯科,我饿了。”

  他呵呵的笑,“回去吃,这里的饭菜很难吃,我也吃不惯。”

  冯科不会做,家里有厨子,他们家在法国是有名的商人,在这里钱真的可以做一切,厨子设计师应有尽有,还有一个很大的酒窖。

  我帮他选好了酒,开始安排他的酒水。

  顾程峰来的时候我的确很意外,差一点就忘记了他是法国人。

  他穿着笔挺的西装,来这里是应邀参加冯科举办的酒会,来的都是法国人,顾程峰能来是他顶替了他哥哥过来,顺道过来看我。

  他端着酒杯,坐在我身后,与我背靠背,说话好像从天边飞过来,砸在我的心口,“卓风知道你在这里,过不来,要我先看看情况。卓尔,别着急,我们会带你走的。”

  我心口一紧,这里面的事情不是我走了就可以解决的,卓风没了跟张博远&冯科交手的东西,钱没有,生意没有,拿什么打翻身仗,我现在走,孩子都未必能够保护好,最主要,我没有脸回去,卓振东的死跟我脱不了干系。

  “顾程峰,他好吗?”我没说回去的话,只将话题岔开了。

  “他还行,在医院呢,知道卓振东死了很后悔,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也没用,现在他只想带你回来,我们拦着呢,账户被冻结,哪里都去不了,生意没得做,他现在很艰难,卓家人都在埋怨他,可埋怨有什么用啊?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卓尔,你当初怎么想到就来了这里啊,我想不通,你知道不知道你来这里多危险,我听说冯科要跟你结婚?”

  “恩。”

  我喝了口酒,想了想,又吐了回去,端着果汁喝了个精光。

  “卓尔,别做傻事啊,卓风现在只有你了,保护好自己,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会带你离开的,或许结婚那天就带你走,我回去跟卓哥商量商量。”

  我吸口气,泪水吞了回去,“顾程峰,回去告诉卓风,我不会走的。”

  “什么?”

  顾程峰激动的转身,看了一下四周,又坐了回去,声音放低,不敢相信的问我,“说什么呢,疯了你?”

  “我没疯,告诉卓风,我不会回去的,我在这里很好,是我自愿的,叫他好好养身体,我要跟冯科结婚了,他对我很好,我不会回去的。”

  “……你,卓尔,我知道你肯定有苦衷,是不是把柄在冯科那里?告诉我,回去我跟卓哥说。”

  我哪里有把柄,最大的把柄就是卓风啊,我回去了卓风还能活吗?

  “顾程峰,别犯傻了,我已经不爱他了,你回去就这么告诉他吧!”

  我起身,抹掉脸上的泪,跑着躲开了。

  透过门扉,酒会现场顾程峰还在到处找我,冯科的人将他拦住,顾程峰大闹,外面传来他的咆哮,“卓尔,你听好了,我们都不会放弃的。”

  冯科笑着在我身边出现,吓得我浑身一抖。

  “真有趣。”

  我连续吸好几口气才将泪水憋回去,“走吧,我累了。”

  “不,看完了再走,有热闹为何不看?”

  他拽我回来,掰着我的脸叫看向外面,顾程峰被人架了起来,他还想动手,几个高大的法国打手将他按在地上,顾程峰一阵哀嚎。

  “如果那个人是卓风,那更有趣了,哈哈哈……”冯科哈哈大笑。

  我扭开他的手,“冯科,没劲,你要的是我,我不会走的,放了他。”

  “哈哈……够味道,走,回家。哈哈……”

  回家后,冯科坐在沙发上,拽着我的手跟我说话。

  他挨得很近,我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龙香水的味道。

  他很少吸烟,味道淡雅,说话儒雅,看得出来是一个经受过良好教育并且出身很好的人。

  可是他的眼睛很令人害怕,尤其不说话的时候专注的看着一个地方就会叫人觉得他在算计什么,好像挂了刀子,钻人的皮肉。

  我不敢跟他对视,他能看透我的全部心思。

  他说了很多,告诉我婚礼的详情,准备了蜜月旅行。

  最后问我,“是不是喜欢大的钻戒?”

  我愣了一瞬,看着他抓我的手,当时戒指戴的时间不长,所以没有戒痕,但是那个位置,仍旧有感触,好似已经雕刻了卓风的名字,再容不下别人了。

  冯科看着我的手,仔细的打量,最后笑了,一点头,“买个更大的,以后都不准摘下来。”

  我点头,“好。”

  “婚纱呢?”

  “随便吧!”

  “不,不能随便。啊,我知道了,李思念设计的婚纱不错。”

  我一直保持的微笑瞬间僵硬,好像碎掉的冰窟。

  冯科看我的脸色,狂笑不止,跟着搂我入怀,“有趣,哈哈哈……看你受尽折磨,我特别开心,哈哈哈……”

  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