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29节

  第457章 脱光,取悦我

  事实证明,冯科就是疯子。

  他晚上留了下来。

  我洗好了澡出来,早就做好了被他凌辱的打算,既然都要结婚了,我还矜持个什么?

  只要还是没事,我豁出去了。

  他给我准备的是丝质的睡裙,透肉,穿在身上丝丝滑滑很凉爽。

  他坐在床上看着我,细长的眼睛好像一只成精的狐狸,看着眼前的猎物,而我,就是他的猎物,咬到嘴的肥肉。

  他问我,“喜欢吗?”下巴高高的扬起来,他问的是我身上的睡衣。

  我点头,不喜欢也要说喜欢。

  “你多大?”

  “二十三。”

  “好年纪,我三十三了。”

  跟卓风同龄,我不禁吸口气,他却是公子哥,钻石王老五,卓风白手起家,拥有今天的样子已经不错,可上流社会还是容不下他,一个愣头小子,谁能看得惯他混得风生水起呢,没有背景没有人买,卓风多不容易。想想都叫人心疼,我希望,我能帮他,从前不懂不会,只要现在我肯学,我想我会帮助他的。

  冯科笑,“转一圈。”

  我听话的转了一圈,转回来,他已经起身,朝我走来。

  他的宽厚胸膛不如卓风的暖,有很陌生,隔着厚厚的衣服,叫我觉得很冷。

  “卓尔。”

  当初卓风这样深情呼唤我的时候我的全身就好像过了电,苏苏麻麻,慢慢的就放松了思绪,想沉沦在他的怀抱中,可现在,我时刻都在保持警惕,警觉的像一只竖起耳朵和身后尖刺的刺猬,准备随时攻击我的猎物。

  “脱光,取悦我。”

  我一怔,思绪回旋,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不会。

  我呆呆的看着他,木讷。

  “不会?”

  我点头。

  “卓风没教你?”

  我垂眸,我没事要提起他?

  冯科却笑着说,“看来是没有,我教你。”

  “脱光。”

  我迟疑着。

  “脱光。”

  我还是没动。

  “我最后说一遍,脱光。”

  不怒自威,这张脸已经足够严肃,突然他的声音提高了几分贝,更像是豺狼虎豹,我浑身颤抖。

  他却笑了,伸出手,捏我肩头,很用力,一把扯开我身上的衣服,嘶啦一声,上千块美金的蚕丝睡衣,就这样毁了。

  可我心疼的不是这件衣服,是衣服背后的我,我的身体。

  我提醒自己不要特意去捂住肚子,这会暴露。

  只要他动手,我的孩子就有救了。

  想到此时,我却无比希望他能够碰我,无休止的,那么我的孩子就顺理成章,顺理成章。

  “帮我脱衣服。”他突然说。

  身上一脸凉,我不敢抬头看他,他实在太高了,勉强够到他的衣领口,一颗一颗的解开纽扣,扣子解开,里面是白色的衬衫,领带早就摘掉了,领口也敞开,露出他结实的胸口。

  他很白,不是卓风那样的古铜色皮肤,所以冯科看起来更像是无力的书生,可他的阴狠却一点不像温和的人。

  我慢慢的扭开衬衫纽扣,赫然,看到里面的一条伤疤,该是很深的,足有手臂长算,像一条蛇,纠缠在他的身体上。

  他抓我的手,放在唇边亲吻,又用手指慢慢的抚摸着他的伤疤,告诉我,“缝了四十七针,知道是谁做的吗?”

  我摇头。

  “卓风。”

  我一怔。

  他冷笑,“徐娇娇出事,他来找过我,将你一个人仍在国内,他来找我报仇,不知道的吧?我放了他,我知道娇娇的死跟我有关系,我发现了,可我没阻止,她已经不止一次用死威胁我了,没想到她这一次做到了。”

  我紧张起来,有一种危险的气息。

  抚摸完了伤口,他自己解开了皮带,啪嗒一声,皮带抽了出去,扔在地上,“解开。”

  我呼吸都紧蹙起来。

  他却一直在冷笑,好像毒蛇,早已经张开了獠牙,等待吸食我的血肉。

  我迟疑着。

  “我不喜欢重复我的话,解开。”

  我身子一跳,快速解开了裤子,哗啦,落在了地上。

  张扬的东西早就在深蓝色的底裤里面伸展,他抓我的手,往里面探。

  我坑距,他拽着我的手,“喜欢吗?”

  我皱眉,看他的眼,泪水在眼圈里打转。

  “你要是敢哭出来,信不信我要了你的命?”

  说完,他的手已经捏上了我的脖子。

  我立刻收起泪水,连连吸气。

  “真听话,卓风喜欢的就是你的听话,我也喜欢,哈哈哈……过来。”

  他拉着我往床边走,猛地将我扔到床上,床很软,我扑进去,还未弹回来,身后他就压了上来。

  粗粝的手掌在我的身上摩擦,很重,痛的我一阵低吟,他很是享受,伏在我耳边吹气,“卓尔,叫我。”

  “冯科。”

  “呵呵,真听话,叫老公。”

  我咬牙,我的老公不是他,不是。

  “快点。”

  “……”我不。我无声的抗拒。

  冯科有些迫不及待,粗暴的扯开我的腿,跟着一阵撕裂的疼痛袭来,他捂着我的嘴巴不叫我发出声来。

  “不想叫就一辈子都别叫。”

  “恩……”

  他力气非常的大,要将我穿透了,我扭开他的手,一阵哭号,他在背后痛快的发泄,一次猛过一次……

  无声的泪水大湿了被褥,留下的却只有一片屈辱。

  良久,他有些疲惫的将我松开,躺在我身边,还是不肯放过我,“坐上来,继续。”

  我迟疑,他抓我的身体叫我坐上去。

  “叫出来。”他低吼。

  我抹掉脸上的累,咬着牙,坐上去,低头看他的样子,想象着那就是卓风,想象着那就是我爱的人。

  可我做不到。

  泪水顺着脸颊流淌,冯科的脸模糊,却无比狰狞。

  “快点,不想你的孩子就死在你的肚子里,满足我。”

  我大惊,泪水也瞬间也干涸了,吃惊的看着他,他都知道?

  他却冷笑,“哈哈哈……你以为你瞒住我吗?我早就把你调查清楚了,上个月坐飞机的时候你就该来,检查怀孕还是很容易的,可我不需要查,一个月了吧,来了吗?月经没来,你着急结婚,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真的会老实在我这里做我的冯太太?快点,别坏了我的兴致,趁着我还不想杀你的孩子之前,满足我。”

  第458章 冯科,我不爱你

  一次次的进入快要了我的命,他发泄一样脸就像一只已经失控的猛狮。

  天蒙蒙亮,他才将我放开,拉着我去了浴室,温热的水扑在身上,怎么也洗不掉我身上的屈辱。

  冯科抱着我,身后的胸膛心口一阵阵的跳动,他的声音有些粗哑,一整夜早叫我们精疲力竭。

  “你的孩子,我的孩子,他的孩子,呵呵,真有趣,还不是孩子?我养大的就是我的孩子,叫我爸爸,叫你妈妈,哈哈……想想都很有趣。当初徐娇娇杀了我的孩子,双胞胎,卓风也想当做自己的孩子来养,知道我多伤心吗?现在风水轮流转,哈哈哈……”

  我一阵阵的冷汗,他是疯子,是疯子。

  “坐着不要动。”

  我果然不感动,冯科就像一只随时都要爆炸的炸弹,我不敢反抗。

  他动作轻柔,用毛巾一点点的擦我的身体,跟着说,“记住,你是我冯科的女人,叫卓尔,卓风只是你的哥哥,哈哈……以后我带你回娘家。”

  变态!

  我心中大骂,可我却只能无声的抗争。

  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父亲,卓风。

  婚礼的当天,顾程峰要闯进来,冯科早做了准备,叫了警车开道,我们的婚车在一片警察的护卫之下慢慢的驶进婚礼的殿堂。

  从始至终我的脑袋都是浑浊的,看着神父手里的圣经,我竟然觉得有些可笑,如果真的有上帝,那我现在处的不就是地狱吗,神父来主持婚礼,是不是可笑?

  我发疯了一样的推开了神父,长长的婚纱裙子牵绊住我的脚,我发疯了一样要推开面前所有的人。

  当冯科的巴掌甩过来,我还是没有停止大闹。!

  “冯科,我不爱你。”

  “我爱你。”

  “你撒谎。”

  “卓尔,给我起来。”冯科很生气,他在隐忍,已经打了我一巴掌,我不在乎再被打,他却隐忍着没有动我,抓我的手将戒指戴在我的手上,我甩手拍他一个巴掌,刚才安静下来的气氛又热闹了起来。

  汤姆过来,要打我,他咆哮大骂我是婊子,“臭婊子,我哥娶你是看得起你,还敢打人?”(!≈

  冯科怒吼,“滚开。”

  汤姆惊恐的看着他,“哥,她不同意结婚,你为什么还结婚,你们这样会幸福吗?她是卓风的女人,她现在要打你,以后就会动手要杀了你,哥……”

  “啪!”

  冯科的一巴掌甩过去,汤姆的脸上一条血痕,血水和口水流了出来,飞出去一条,触目惊心。

  我却伏在冯科的怀里冷笑,这一切真好,冯家,乱吧,继续乱。

  “继续。”冯科怒吼。

  我不知道他对我是不是真爱,至少我知道,我再闹,他还是不肯放我走。

  只要冯家不好,卓风就会好。

  我要闹下去。

  结婚的第三天,冯科终于爬起来去上班了,我勉强从床上坐起来,计算着时间,已经两个月了,今天冯科给我叫了医生给我做产检,孩子很健康,我也很健康,医生说的法语我听不懂,只看到他一直点头,我想现在的状况是不错的。

  冯科有个习惯,喜欢在早上的时候吸一根香烟,只吸一口就放下,之后吃早饭,准时八点离开,每天都不例外。

  今天他稍微迟了一点,我看着那只香烟,越看越出身,四周无人,我抓起来,藏在衣兜里面,离开……

  晚上,冯科打电话过来,要带我出息顾家的酒会,我故意穿的美丽妖娆,画了浓妆,踩着高跟鞋,坐上冯科的高级轿车。

  到了地方,冯科过来接我,呆呆的看着我,站在石阶上,等待我提着长长的晚礼裙走上来。

  他继续低头看我,脸色不是很好,眉头都皱起来,跟着收放在我后背上,温暖的手遮盖了我的后被皮肤,在我耳边低声问我,“你想做什么?”

  我冲他笑,“我没做什么啊,你不是要我打扮的漂亮一点吗?”

  他面容冷的像冰,“回去再说,进去。”

  我保持微笑,高挺脊背,因为怀孕,胸围上涨,我不知道我是如何的光鲜亮丽,只觉得开了门,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我,那眼神,有羡慕的,有欣赏的,还有嫉妒的,而男人们更多的都是色情的。

  我在人群中发现了顾程峰,多日不见,他消瘦了很多,站在人群中更没了从前的光彩,样子也有些憔悴。

  我只从他的跟前一扫而去,目光又收回来,看向身边站着的冯科。

  他携着我往里面走,地上警告,“老实点。”

  我笑,“我现在还不不够老实吗?”

  “给我丢脸吗?”

  “冯科,有个漂亮老婆不好吗?你要是觉得丢脸,干嘛娶我?别忘了我是谁,我是卓风的‘妹妹’。”

  ‘妹妹’两个字,我咬的及重,故意叫他引得周围人听得清楚。

  冯科冷笑,捏我的腰,“小心你的孩子。”

  我瞬间没了脾气,收齐脸上的调笑,转身进了里面的酒会单间。

  进去后他一面应酬一面赔笑,在商场,真的跟战场一样,从前我以为国内的酒会已经足够残酷,不是同一个圈子的人想挤进来真的不容易,还会遭人嫌弃,在这里更是如此。

  身份地位,都写在身上和脸上,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冯科是不给人留情面的人,见到不喜欢的人连眼神都不给一个。

  我陪着笑,做足了花瓶,可我的脑子也在飞速的旋转,一场误会下来,我会学到不少,至少现在,我能够听懂一些简单的法语问好和简单的介绍。

  快结束的时候,顾程峰叫人送信留住我们单独吃饭。

  冯科没有拒绝,他知道,顾程峰留住我们的主要目的是因为我。

  他意味深长的看我一眼,势在必得,他拿准了我不会做出什么幺蛾子。

  吃饭期间,我去了三次卫生间,头两次,冯科跟着我,最后一次,他身边的一个助理跟着我,可其实,这三次我都没有接触过任何人。

  只是手中多了一个东西,一个纸包,包着药粉,无色无味,却不知道疗效如何。

  回来后,冯科就睡着了,他喝酒就会睡觉,话都不多,今天的确喝了不少,顾程峰那边没少费力气。

  我打开纸包,里面还有一张字条:卓尔,我想你。

  字迹我在熟悉不过,苍劲有力,透过纸背,这是卓风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