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31节

  第461章 软弱

  回国的那天下了雪,这里的冬季似乎好了很早,而国内,依旧阳光明媚。

  冯科的私人飞机落在地上那一瞬,我觉得天地都在张开双手迎接我的美好,离开前,我还是一个带着满身伤痛的傻瓜,回来后,我只想着要好好保护好孩子的预备母亲。

  冯科牵我手走下去,每走一步,他就要在我的跟前停下来等我。

  双脚踩在地上,结实而又熟悉的地面叫我倍感舒心,心情都好了不少。

  冯科告诉我,“冯氏集团现在更名了,已经不属于卓风,只属于你一个人的。”

  冯科将冯氏集团解散了,亏损的钱落在了卓风的头上,而我的那一部分被冯科调走,现在重新更名,另起炉灶,叫卓尔集团,与在澳洲的卓尔集团同名却不同根。

  我结婚之前,冯科就已经叫我签名将卓尔集团给了卓风,他说,我是冯科的女人,那就该花冯科的钱,属于卓风的东西还给他,债务也还给他,我的一切都是他冯科的。

  作为当事人的我,只看到几张白纸黑字,那些虚无的权利和金钱,我一样都没看到。

  坐上回家的车子,冯科的电话就响个不停,他的业务一直很多,整个冯家的东西都在他的掌控之下,当初冯氏集团出事,汤姆来闹过几次,我第一见到冯科那么严厉的发脾气,显然,汤姆是他的。

  进了房间,因为久坐,我的双腿浮肿的厉害,冯科帮我脱了鞋子,用温水泡脚,一下一下的轻轻捏我的脚背。

  我盯着他的眉眼看的出神。

  “冯科。”

  “恩?”

  “如果你能爱上别人,那个女人一定很幸福。”

  他笑,“可我只爱你。”

  随随便便说出来的爱不叫爱,他也不爱我,他爱的是折磨我的这份快感。

  捏好了脚,他交代我说,“你可以出去吃点东西,我不能陪你了,这边事情比较忙,你公司里面的事情一直是我一个人在做,现在回来很多合约要看,估计这两天都不会回来,我将司机留给你,你可以……”顿了顿,他擦了手,之后对我说,“可以出去走走,见见你想见的朋友,包括卓风。条件,不能说不该说的话,不能做不该做的事。”

  他对于我的掌控势在必得,现在的卓风大不如从前,没钱没权没势,才出院不久,卓风有的只是对我的无尽等待和身后的巨额债务。冯科想捏死卓风,易如反掌,而我必须叫卓风活着。

  当然,我第一个想见的就是卓风。

  冯科知道我的想法,叫司机直接送我去了卓风家里。

  司机帮我开车门,交代我说,“冯夫人,冯总交代一个小时候要您亲自给他打电话交代行程。”

  我点头,看着这个熟悉的别墅,心口难受。

  记忆犹如打开的闸门,汹涌的跑出来。

  而当我推开大门的时候,看着站在石阶上的熟悉身影,我到底还是没能坚持住我的最后一点点坚强,泣不成声。

  卓风几步跑过来,他有些跛脚,走到我跟前,将我上下打量,满面青色胡茬的他看起来异常的憔悴,眼神浑浊,浑身酒气。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就是我印象中一直意气风发帅气风度偏偏的潇洒卓风。

  “卓风。”

  我声音颤抖,这一声呼唤,暴露了我的软弱。

  他将我抱住,很紧,很用力。

  我担心肚子,轻轻推他。

  可我只能无情的提醒他,“我现在冯科的老婆。”

  他身子一僵,将我送来,揉了揉眼睛,眼睛更红了,重重点头,“我,我知道,进来说吧。”

  我吸口气,迈不开步子往里面走。

  他跟在我身后,跛脚的他走路很缓慢。

  坐在熟悉的沙发上我局促不安,他坐在我对面,双臂撑在双膝上,看着我,眼睛不曾移开。

  “卓尔。”

  “我来看看你。”我勉强笑,却不知道这笑是否比哭都要难看。

  “那件事办的怎样了?”我给冯科下毒的事儿是我通过一个送餐的小哥写信给顾程峰,肯定是顾程峰问了卓风,卓风才会递纸条给我,但是计划失败,冯科发现了。

  我摇头,“失败了,他发现,之后他再没吸过香烟。”

  “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我摇头,“我很好。”

  他盯着我的肚子,看了又看,我比从前瘦,肚子也看着不是很明显,穿着宽大的衣服,可他还是发现了,但是他没问,相信,问了也白问,时间上对等,这个孩子无论怎么想,都该是冯科的,却不知道,其实是他。

  我跟冯科才结婚两月,孩子已经三个月多了。

  我吸几口气,轻轻抚摸我的肚子,幻想着身边坐着的孩子的父亲卓风,正满心享受的与我一同抚摸,感受着孩子的存在,生命的跳动。

  可我不能,不能。

  冯科会对卓风动手的。

  我故意岔开话题,问他,“你的脚怎么了?”

  “没事,昨天公司有人闹事,我过去后被推倒了,摔倒了脚踝,没什么大事。”

  我放心下来,可还是担心的继续打量他,绷着最后一道想要抱上去的冲动,泪水就在眼圈里转圈,我仰头,看着天护板,这里什么都没变,才离开没多久,却觉得像是离开了几个世纪那么久。

  “姐夫。”

  我猛然叫他,他身子猛然颤抖,肩头也缩了一下。

  我心痛的皱眉,看向别处,“冯科说要轻一家人吃饭,我给拒绝了。”

  “恩。”

  “我,最近都在国内,可我不能经常出来,你有事给我住处打电话吧,这是号码,我没有电话的。”

  他一愣,看向我,有些浑浊的眼睛渐渐清澈起来,看着我递过去的号码纸条,抓我的手,“卓尔,他虐待过你吗?”

  我摇头,怔了怔手,没挣开,“没有。”

  “说实话。”

  我心虚的没有吭声。

  “他还对你做了什么?孩子……”他的话没说完,不知道他在猜测什么,但是冯科对我,是另外一种虐待,他对我打骂的话我或许会更加恨他,可是他对我很好,无微不至,这叫我恨都显得很无力。

  “姐夫,我要走了。”

  他还是没松开我,手很热,温暖的像火,却灼烧着我的心口。

  “姐夫。”

  “卓尔。”

  卓风豁然起来,一把拉我过去,我没招架,扑进了他的怀抱,暖,而又熟悉,味道清香,这是他独有的芬芳,我想念极了。

  到底,我在他的怀里放声大哭。

  第463章 看望我老公

  高可可晒黑了,穿的很少,即便这边已经快要入冬,她还穿着漏脐装,脚上穿着凉鞋,只披了一件风衣,看起来无比新潮。

  我穿的很厚,即便房间里面的空调开的很高,我还是觉得冷。

  才喝了很多的鱼汤,坐在沙发上觉得肚子都要涨了,勉强站起来走动,高可可就打量我。

  “卓尔,你怀孕了?”

  我笑着说,“是啊,你看出来了?”

  “呵,冯科的?真是厉害,当初跟我也是一下子就中了,没想到跟你才结婚就怀孕了,看肚子长得真大,该不会是两个吧?”

  我摇头,“不清楚,才这么短的日子,看不出来的吧,不过现在很健康。”

  “恩,健康好,健康了以后就可以跟我儿子争家产了。”

  还没出生的孩子就想着要争抢家产,这就是有钱人家的悲哀。

  “高可可,你来干什么?”

  “看望我老公啊?”她说。

  我笑,是真的在开心的笑,这个话说出来还真挺奇怪。高可可不是冯科的妻子,却生了孩子。我是冯科法律上的妻子,却怀着卓风的孩子,多奇怪啊。

  “冯科知道你来吗?”我问她。

  “不知道,他说过,他在哪里,我就要躲开,可我现在必须来,因为你怀孕了。”

  高可可不怕死的重复了好几遍,跳起来,继续打量我。

  她看起来非常健康的身体,是那种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腹肌四块,呼吸的时候看的很清楚,紧致的皮肤,健康的肤色,肚脐上还有一个脐环,闪着亮光。

  她打量我后又坐了下来,问我,“你去看过卓风了吗?”

  “是,冯科叫我去的。”

  “啊?冯科这么大方?”

  “不管怎么说,卓风还是我哥哥。”

  “也是,也不是老死不相往来了,到底你们还是一家人。呵呵,说来也是怪,我干嘛操心这件事。直接说了吧,我来这里是想劝你打掉孩子的。冯家只有有我一个孩子存在,你的孩子只要活着我的孩子就是个威胁,相信你卓尔也没有那个能耐保护好自己的孩子,万一是个男孩子的话,肯定要争抢冯科的家产,所以避免不了的要跟我儿子斗争。我们两个都是死对头了,还叫自己的孩子也成为死对头吗?你尽快将孩子打掉,我以后就不来骚扰你。”

  啧啧,高可可还是那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样子,她从前就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可她没搞清楚状况,这个孩子是否活着,都跟她没关系。

  “高可可,我也提醒你,你的孩子已经不属于你,现在已经过继给冯科的姐姐抚养,就算以后长大,冯科也不会叫你的孩子继承家产,冯家的产业,就算不是我的孩子继承,也肯定不会是你的孩子。”

  “什么?”

  高可可大叫,显然她是不知道孩子这件事的。

  “这件事今天冯科才告诉我,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问冯科,当然了,冯科可是不想看到你出现在这里的,你最好现在就走,如果被他知道了你在国内,你该知道后果如何。”

  高可可丝毫不将我的话放在眼里,她冷笑,“我怕的话还会回来吗?就算他知道了又能拿我怎么样,好歹我是孩子的母亲,他是孩子的父亲。你呢?卓尔,你就心甘情愿的给冯科做老婆了?告诉你,冯科在外面女人可不少。”

  多与少都跟我没关系,我只要卓风安全,孩子安全,别的事情我也管不了。

  他冯科如果可以爱上别人,我更高兴,早点将我放开,我还落得清闲和自由。

  “高可可,你还不走吗,我可要赶人了。”

  高可可眼睛瞪大,“你不知道好歹,我在好心提醒你,卓尔,你别说你真的爱上冯科了。他是有魅力,可他是个变态,当初我怀孕七个月他还要对我动手,你小心你也走我的老路。”

  我一点都不奇怪,冯科是否会打女人不清楚,可高可可确实有本事叫别人发疯动手的。

  “我的事情跟你没关系,早点离开吧,不然我现在给冯科打电话,孩子的事情你可以去问他,我想他是不会同意我打掉孩子的,呵……”

  冯科就指望用孩子继续羞辱卓风,他巴不得我的孩子茁壮成长以后叫他父亲。

  “好啊,你打,我也躲了这么长时间,我还不想躲了呢,他冯科就是天王老子也要给我个交代,凭什么要将我的孩子扔给别人养?”

  看着高可可执拗的样子,我不禁想到了一年后的自己,如果到时候我的孩子也是这样的下场呢?

  我不禁一阵脊背发凉。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做点什么。

  正走神,那边的保姆阿姨已经走了过来,问我,“夫人,要给冯总打电话吗?这个电话只能您打了,我们打的话会挨骂的,冯总在开会不喜欢被人打搅。”

  “好,我打。”

  不想,高可可起身,跳起来老高,抢走了我手里的电话说,“我打,一群废物,都走开。”

  高可可拨通了号码,还未说话,那边已经挂断了,她白了脸色,吃惊的看着电话,半晌才皱眉尖叫,“啊……冯科,你个混蛋,他听到是我的声音就挂断了。”

  我真替高可可悲哀。

  我拿过电话来,拨通。

  冯科没吭声,我说,“冯科,回来吧,高可可来了。”

  “我知道,在路上,十分钟就到,等我。”

  冯科知道高可可回来了。

  没用十分钟,冯科进门了,将手提包放在门口,脱了外面的西装,走进来,拉着我坐在沙发上。

  高可可坐在我们对面,如今的身份……

  尴尬。

  我有些抬不起头来,自认为,我才是抢走了别人一切的那个坏女人。

  从前抢走属于徐娇娇和李思念的一切,现在抢走高可可的一切,我才是一切祸端的根源。

  可我的孩子是无辜的,我必须保护我的孩子安全出生。

  “冯科,你就是杀了我,我也要说,我不能看着我的孩子以后跟着她的孩子抢财产。”

  如果高可可不来争强,我不相信冯科真的一点不给自己的孩子留着,好歹那个孩子才是他亲生的。

  “所以呢?”冯科一点表情没有的问她。

  高可可眉头一皱,怒了,声音提高了几分贝,“冯科,那是我的孩子,你的亲生骨肉,你不想要也得要,是你当初非要留下来的,为什么不好好照顾,你嫌弃的话就还给我,我来养。”

  “呵呵,你来养?用什么养?用我的钱包养你的小白脸够吗?你拿什么来养?”

  高可可的那个黑人男友分手了吗?

  我正狐疑猜测,冯科又说,“小白脸也不挑选个好货色,喜欢黑人吗?”

  高可可气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