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32节

  第464章 给我滚

  冯科冷笑,“如果我不呢?”

  “没有如果,孩子必须给我养,那个孩子也是我的。”

  “当初是谁非要打掉孩子的,现在要来要孩子,你是看中了冯家的家产吧?高家现在过得不好吗?我给了你父亲多少东西你自己清楚,是他自己没本事,从前喜欢赌博,现在又染上毒品,这些恶习就算是出卖你一百个高可可都不够他花的,窟窿那么大,你想用我的孩子做威胁,门都没有。还有,我最后提醒你一次,你在这里出现,只准住三天,今天已经是第二天,还不走的话,休怪我不客气,孩子?想都别想,滚出去。”

  高可可跳脚,怒瞪着眼睛张牙舞爪,她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的有力气,鼓着腮帮子的时候跟河池边上的青蛙一样,暴风雨来临前她总是平静的,尖叫声划破长空,惊得我肩头一颤。

  冯科也怒了,豁然起身,“给我滚!”

  高可可吓了一跳,她有些胆怯后撤,却不在看冯科,而是看向我。

  她恨我,如同我恨她。

  “卓尔,你休想得意,你也会遭报应的,看到的下场了吗,你还不如我,至少我没被婚姻绑着,我还有自由,你呢?你也会跟自己的孩子分开,一辈子都见不到,哼!”

  高可可说中了,我也猜到了,她的话就像是一块钟,敲打在我的心口上,撞的我浑身难受。

  高可可走后,冯科过来陪着我,一直不说话,他甚至都没有为高可可的话辩解几句。

  是呢,他为什么要辩解,就算这是他肯定会做的事情也肯定就做了,何必要跟我解释,我有点高估了我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

  夜里,他睡在隔壁,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这件事,我要提前准备。

  隔天早上,冯科起来敲我房门,我一夜未免,这会儿觉得头痛的厉害,勉强起身,冯科已经推门进来。

  他站在们口愣了会儿深,惊讶的看着我,快步走了进来,“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头痛。”

  他摸我额头,不热,又看我脸色,“没睡觉?”

  我点头,“睡不着。”

  “躺下,快点躺下。”

  可是我想出门,我要去找陆哥,我要他帮我想办法,孩子不能叫冯科带走,不能啊。

  我急,却浑身无力,冯科按着我肩头叫我躺下来。

  我勉强看清楚他的脸,担忧的眉头满是凝重,“我去叫医生过来,别乱动,听话。”

  我怔怔的点头,他起身往外面走,房门关紧,我迷迷糊糊的看着人来人往,一阵头昏脑胀,后来吃了一些东西,就睡着了。

  睁开眼已经天黑。

  我豁然起身,身边伸过来一双手,我一怔,是冯科的手。

  多少次,我都以为这是卓风的手,恍惚了一阵,我将手伸过去,放在他手心,他拉我躺下。

  “舒服点了吗?”

  我点头,仰头看他,他就躺在我身边,穿着睡衣,丝质的睡衣上在暗淡的灯光下看起来闪闪烁烁的,刺的我眼睛痛。

  他轻拍我肩头,“再睡吧,这个时候嗜睡很正常。”

  “我口渴了,想喝水。”

  “我去给你倒,躺着别动。”

  谁送过来,我喝了个光,他又出去倒水,我看着他放在床头上的电话,却没动。

  他进门,看着我,那眼神,就跟毒辣的箭一样,好像早已经看穿了我的全部心思。

  我有些躲闪的垂眸,心底骂自己是个废物,不管任何事,我都能被人看穿,简直是蠢货。

  “卓尔。”

  他放下水杯,坐在我身边。

  我没应声。

  他说,“高可可话你相信吗?”

  我还是没回答,高可可的话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觉得冯科肯定会抢走我的孩子,只有这样他才会觉得痛快,才会报复了我跟卓风。

  “睡吧!”

  他什么都没说,拉着我又重新躺下,盖上被子,同为一张床,却两个人的心,两个人的梦,我们到底不是夫妻。

  就算有了夫妻之实,始终都不在心连心,更可说,我的心上悬挂了一把刀子,准备随时对他下手。

  枕边人,却挂着要对对方下手的想法,这是最可悲的吧?

  冯科,折磨我,也在折磨他。

  第二天早上,冯科很早就起床去忙了,我赖了会儿床,到了中午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出门。

  司机送我到陆少的公司落下,交代我,“夫人,冯总交代,晚饭前回去就可以了。”

  我点头,“知道了。”

  听说陆少的公司最近不是很好,他一个人忙的焦头烂额,卓风那边也因为巨额的债务,现在分身乏术,国内国外两边跑,我哥哥那边送了钱过来,可也是远水解不了近火,到底是入不敷出的。

  看着原来热闹的大楼,此时已经人烟稀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荒凉,我心口难受。

  陆少的办公室门前聚集了很多,可都被挡在了门口,里面陆少大发雷霆,对着坐在沙发上的人怒吼,声音穿透玻璃门墙,震荡不歇。

  我在司机的护送下,前边还有助理帮我开道,在满是瞩目的眼神中,我一步一缓的站在门口。

  敲门的手还未落下,陆少已经打开了玻璃门,拉着我进门,随后他的手下出来,陆少对着外面怒吼,“都滚,滚!”

  所有人鱼贯而出,偌大的办公楼彻底的安静下来。

  陆少看着我,最后也将目光落在了我的肚子上。

  我没吭声,安静的坐着。

  气氛一度紧张,过了很久,他才说话,“见过他了?”

  我点头。

  “我已经很多天没见到他了,听说你回来,他特意从外地赶回来,这会儿估计又去忙了。”

  我吸口气,“知道,他很憔悴。”

  “你也一样。”

  “我很好。”我觉得,我现在真的是很好了,至少我现在不愁吃穿。

  “卓尔,后悔吗?”

  我摇头,不后悔,下定决心的那一刻我就没有后悔,只要能够叫卓风安全,我做什么都愿意的。

  这一辈子,长这么大,从未觉得我是如此有用过,所以冯科如何对我,我都无怨言,只要卓风好。

  “卓尔!”陆少坐在我对面,继续看着我的肚子。

  即便没有公开,现在的身体也跟从前大不相同,我怀孕的消息很快的传播开,已经成为了公开的秘密。

  “孩子……”

  我打断陆少的话,“陆哥,我哥哥那边能联系上吗?”

  “能,你想见他,在市内呢,听说你回来了也打算见你,之前一直在忙他的事儿,估计现在也差不多了,我叫他过来。”

  “好。”

  哥哥瘦了,嫂子胖了,孩子很健康。

  我看着他们一家四口,泪水成线,却无比满足,他们都安全,我很是欣慰。

  “卓尔,你那肚子……”嫂子欲言又止。

  第465章 孩子是冯科的

  哥哥哼了一声,嫂子无奈的没吭声。

  我笑着摸着自己的肚子说,“不好吗?”

  几个人都没有说话。

  他们以为,孩子是冯科的。

  我没解释什么,看着两个漂亮的小家伙也心里高兴,想象着我的孩子出生的时候的样子。

  跟他们做了一个下午,出来的时候陆少单独送我。

  哥哥和嫂子在房子里面不吭声,他们是不想看到这个样子的。

  陆少问我,“你到底想怎么样,就这么算了?”

  我摇头,“不知道。”

  “卓尔,有话跟哥说,卓风那边不方便联系我给你传话,冯科那个人……很危险。”

  “陆哥,我没事,他对我挺好。对了,开心姐姐呢?”

  陆少摇头,“不知道。”

  开心露面后将东西给了卓风,人就不见了,我问过冯科开心在哪里,他说反正没出事,也没多说什么,开心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了影子。

  我还想跟陆少说什么,看时间不早了,我要尽快回去,不然冯科发脾气,我下次就出不来了。

  “陆哥,我明天还来。”

  我握他的手,他愣了一下,跟着重重点头,笑着说,“我明天跟卓风一起出来喝酒,等你。”

  我笑笑,跟他摆手,上了车子。

  才坐上车子,冯科的电话准时的打进来,司机递给我,我说,“我要回去了。”

  “到酒店来,带你见个人。”

  张博远一直在国内,张欣也在。

  见到我的时候他们都很意外,因为我的肚子。

  不管怎么说,我的肚子都不像是才两个月的样子。

  冯科也不吭声,我只任凭张博远那双眼睛如鹰勾一样在我身上来回流转。

  良久,张博远说,“卓风的生意彻底垮了,现在只是一个空壳子,陆少那边的资金被冻结,想支援也没力气,至于肖老大,不过是个卖鱼的。”

  他这话说的赤裸裸,听到我很是难过。

  我的亲人,我的朋友,如今成了这幅样子,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但至少,他们都活着。

  “恩,还好。”冯科点头,看向我,问我,“你觉得呢?”

  冯科的折磨一直是不显山露水的,但是来的凶猛,我的亲人和朋友成了如今的样子,我能怎么想?他真是坏透了。

  “冯科,你说呢?”我反问。

  他哈哈大笑,搂我肩头,跟着对张博远说,“这边没事了,我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也回去,她要准备生产的。”

  张博远继续盯着我的肚子,看了一会儿才将目光收回来。

  张欣坐在靠窗的位子上,盯着我和冯科始终没说话。

  冯科去了卫生间,张欣起身叫我过去。

  我扔了手里的抱枕,走过去。

  她对我说,“跟我进房间说吧。”

  我听话的跟过去。

  房门关紧,她很是嘲讽的笑,“当初那么抗拒,现在这么听话,卓尔,你真是本事了。”

  依照我的脾气我肯定会固执的宁可死也不会屈服,可我不傻的,我死了谁保护卓风他们,我必须活着,只要我听话,我可以得到很多东西,我看的很通透。

  都说我情商低,那要分什么事情。情商可以学,智商低就没办法了,谁叫我聪明呢。

  我没吭声,听着她继续说,“高可可去找过你吧?”

  “恩,为了孩子的事情。”

  张欣也盯着我的肚子,抓着我的衣服将腰部收拢,肚子看到更清楚了,皱眉问,“怎么这么大,这好像都四个月了。”

  我笑,“因为我瘦,肚子显得很大,好像还是双胞胎。”

  “是吗?那可有福气了,不过真的太大了,我记得当初高可可怀孕的时候四个月也才你这么大的,你这个不像是两个月啊。如果真的是双胞胎,那就太好了。其实冯科很好的,只是脾气古怪了些,你别招惹他,他就对你好。再说了,女人吗,嫁谁不是嫁呢,卓风再有钱,在对你好,也是不是无休止的,他父亲都没了,家里人肯定更加不会接纳你了,不像冯科,他在家里可是老大,他爸爸都听他的,你不会吃亏的。”

  我连连点头,笑的满脸春风,心里却在滴血,女人就只有这点出息吗?那活的也太悲哀了。没有自我,连自己想要的爱情都得不到,还结婚做什么?婚姻如果是牢笼,是束缚,我过得多舒服我都不需要。

  尤其,我不爱冯科。

  张欣说的头头是道,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却不知道,他说的话是多么的狠毒,一刀一刀的刺进我的心口,叫我痛不欲生。

  冯科敲门,“卓尔?”

  “我在。”

  冯科进门,看我们一眼,朝我走过来,牵我手,对张欣说,“对我老婆说了什么?”

  张欣冷笑,“你老婆那么聪明,还要我教吗?不过冯科,你不感谢我吗,没有我,你可是娶不到卓尔的。”

  “是,所以给你爸爸的那批货,我没要钱,你们可以滚了。”

  张欣冷了脸,咬了咬薄唇,没吭声,她生气的跺脚,半晌才憋出一句话,“冯科,你这是过河拆桥啊。”

  “恩,算是吧。别忘了,你爸爸的那些东西我手头上也是有备份的。”

  昂?

  我心里一阵痛快,冯科到底是厉害的,不留一手,回头被张博远反咬一口,他都会被搭进去。

  所以,我好像想到了翻身的办法……

  跟着冯科出来,张博远仍旧坐在刚才的位子上,吸了口雪茄,白烟吐出来,弥漫住了他的脸颊。

  他没说话,目送着我们离开。

  看样子,张博远是不知道冯科留后手了,可张欣为什么不说呢?

  外面下了雨,很轻的雨丝落在身上有些冷,冯科帮我披了件衣服,搂住我肩头,高大的身子挡住了外面的严寒,等了一会儿,司机的车子才开过来,停在我们跟前。

  冯科帮我开了车门,我先坐进去,身后张欣跑出来,对着冯科大叫,“冯科,你真卑鄙。”

  冯科冷笑,站着没动,只看到张欣扔出来的文件落在他脚边,溅起来的雨珠子落在了他干净的鞋面上。

  冯科是个爱干净的人,受不住这样的脏污,拧眉告诉张欣,“别耍花招,张家想在这里发展要问问我。”

  “卑鄙,你给的价钱这么低,等于叫我们白给了你钱,我们不会同意的。”

  “呵呵,回去问你爸爸,签字的是他,不是你。哦,对了,开心呢……想知道在哪就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