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33节

  第466章 我怕挨打

  冯科啊,是危险的。

  我算是领教了。

  到了家里,我上楼洗澡。

  他在楼下书房看文件,很晚他才上楼。

  推门进来的时候他看我一眼,我们四目相对,他问我,“几个月了?”

  我算了一下,“四个多月了。”

  “可以了。”

  我不懂的看着他,他转身去了卫生间,洗了澡出来,浴袍都没穿,赤身裸体,几步走过来,我惊得缩了缩身子,所以他说的可以了就是可以做了?

  他抱我很紧,身下已经有了反应,看我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缝,无论何时都少不了阴谋算计。

  “卓尔,给我。”

  我是没有办法拒绝的,我怕挨打。

  “亲我。”他命令我。

  我有些生涩的亲吻上去,没有感情就没有感觉,像一只机器。

  他看出我的不对,猛然亲吻过来,按着我的头,叫我躲闪都不能。

  “卓尔。”!

  亲吻很热烈,像火一样,一次次的印在我的身上,每一次都好像要吸走我全身的皮肉一样疼痛,留下一片浅浅的痕迹。

  我担心他压到我的肚子,左右躲闪,他很轻松的又将我拉回去,猛人进入,满脸的满足。

  他盯着我的眼睛,问我,“恨我?”

  我重重点头。

  “迟了,你是我的。”(!≈

  我是我自己,我不是任何人。我心里无声的咆哮。

  “叫,大声的叫。”

  他无比的用力,每一下就要将我穿透,我大声的尖叫,撕破喉咙,发泄心中的悲苦。

  “卓尔,说你爱我。”

  我不说,我不说。

  我摇头,他的力度更加猛烈,我的肚子猛然一痛,紧张的连声求饶,“冯科,放了我,我的肚子,你轻点。”

  “求我,你求我。”

  “我求你了,轻点。”

  他果然动作放缓,却将我翻过身去,抵在冰冷的墙壁上,再一次进入,我抓着墙壁尖叫,指甲在墙壁抓挠,留下几条抓痕。

  他的动作更加猛烈,这样的折磨恨不得叫我立刻从二楼跳下去,再也不想活在这个世界。

  很久,他才将我松开,将我翻过去,低头亲吻我,一个个的吻落下来,带着很重的喘息,“说你爱我。”

  我不说,我紧咬牙关。

  他停下来,低头看我,温热的呼吸扑在我的脸上,眼睛里面带着火。

  “想卓风更难堪一点?”他威胁我。

  我立刻说,“我爱你。”

  “哈哈哈哈……”

  他狂妄的笑声好像已经穿透了厚重的墙壁,在外面的雨夜中慢慢震动。

  夜空渐渐地恢复平静,我躺在仍旧存有彼此汗液的床上,彻夜难免。

  早晨,冯科起身,回身扔给我一张金卡,“出去买些东西吧,我晚上很晚才回来,自己在外面吃了再回来。”

  “好。”

  早饭没事吃,我捧着一盒酸奶上了车,攥着金卡,我去了商场,市内最豪华的商场。

  看着这里的富丽堂皇,我计算着时间,从第一层到顶层,可以买下来多少东西,需要多少时间,时间多久,我与陆少见面的时间会多长。

  身后不远处站着的佳佳,左右观望了一下,对我比划。

  我先进了最前边的高档服装的试衣间,佳佳在隔壁,她从上头伸出半个身子过来,冲我放大笑脸的笑,“卓尔,我跳下来了,你让开一点。”

  我靠着门,看着她矫健的身影从上面跳下来。

  佳佳比我高很多,穿着运动装,细长的身子像一个玉树临风的大少爷,看着我的时候满脸的高兴。

  “陆少都跟我说了,我尽量拖延时间,按照你的衣服尺码买足了才出去。我们到时候在一楼的那边咖啡厅的包厢汇合。”

  我将身上衣服脱下来给她,她将一件黑色的宽松孕妇装给我,告诉我说,“你别急,陆少都安排好了,冯科的司机只会站在一楼,不会上来,所以你有足够的时间,不过别大意了,我担心冯科还会有别人看着你,你尽量别走人太少的地方。”

  “我知道,你穿上吧,走的慢一些,我走路很慢的。”我交待她。看她穿上我的衣服,觉得挺有趣。

  她转了一圈,笑着问我,“像不像。”

  “像。陆哥在哪里等我?”

  “在电影院,他包了场,在区的6号房间,这是电影票,去吧。”

  我拿好电影票,摘了身上所有的东西给佳佳,连内衣都没穿,直接挎着佳佳给我的一个大包往七楼的电影走。

  电梯里面很拥挤,我在最里面,背对着所有人,躲避所有的视线。

  进了电影院的房间,打开门,赫然,看到了卓风,他就站在门口等我。

  我迫不及待的扑向了他怀里。

  他紧紧抱着我,故意将肚子留开一块距离,轻拍我肩头,问我,“好吗?”

  我忍着泪,“好,好,我很好。”

  “进去说。”

  卓风拉着我,最后看一眼我身上的衣服,眼神停留在我的肚子上,看不出人任何情绪。

  陆少在最里面坐着,桌子上放了很多资料和零食,见到我们过来,冲我们招手。

  坐下后,陆少快嘴快舌的说,“文件都在这里了,卓尔,我们上次说好的,只要你签字,东西都给了你哥哥,你现在名下就只有这里的卓尔集团,表面上看似平常,其实钱都是空账,冯科赚一笔,钱就会送到你哥哥的名下,不会被发现,并且这些钱会被直接送到国外,直接投入到欧洲的卓尔集团,我都按照你的说法打了文件条款,你看一眼有没有出入?”

  我不用看,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做这个,我要帮助卓风,叫他重振旗鼓。

  冯科不是想利用我威胁卓风,压得他喘不气来吗,我就要用冯科的钱全都给卓风,叫卓风与他实力相当,不管最后我这边是否离开,冯科也得不到半分好处。

  可是,卓风不同意。

  “我不同意,这样太危险。”

  卓风握着我的手,定定的看着我说,“你知道这多危险?不能这么做?冯科不可能不知道。”

  知道又如何,等他发现,钱都已经是卓风的了。

  “卓风,这是我能给你的最后的东西了,你必须要。”

  “不许说傻话,我这边会很快周转过来,你别插手这件事,等我接你回来。”

  我问他,“我怀了他的孩子,你还接我回来?怎么接我回来?我跟他结婚了,我要给他生孩子了,我跟他是夫妻。卓风,你看不到吗?”

  卓风摇头,“不代表什么,孩子我可以养,我们还可再生,婚可以离,但是你人要安全。这件事我不答应。”

  第467章 一无所有

  我还要再说话,他将文件抢走,拉我往他怀里送,“听话,等我接你回来,冯科现在还不会对你怎么样,这件事我来解决。”

  我挣脱开他的手,紧张的问,“你怎么解决,你拿什么解决?”

  他皱眉,还是摇头,“你别管,我有办法。”

  “卓风,你听我说。”

  “卓尔,听话,我不会再叫你涉险,当初如果知道你不听话的跑出来,我宁愿被打死,也不想看着你现在这样,知道吗?”

  我心口一痛,泪水涌了出来。

  他继续说,“当初我的计划里面知道我会出事,可张博远在没拿到东西之前肯定不会对我怎么样,我只想你安全,知道吗?你上当了。”

  说这些已经迟了,他不想看着我出事,难道就能叫我看着他出事吗?

  “卓风,以为我能看着你被打死吗?”

  “……卓尔,听话,这件事我来觉得,我现在是一无所有,可至少我还能看见你,别叫我连你人都找不到。冯科是危险,至少他现在还是理智的,你别做任何事情他就不会对你下手,知道吗?”

  我咬住薄唇,看着卓风,十分无力。

  这份文件,到底是没签成。

  陆少给我们让了空间,交代说,“有话快说,佳佳那边时间长了会被发现,我在外面等你们。”

  陆少出去,偌大的电影院里面就只有我跟他,我们相互依偎,像两个正在取暖的野孩子。

  我趴在他怀里,感受着切实的温暖。

  “卓风,对不起,叔叔去世了。”

  “不怪你,这件事如果他不插手,也不会出事,生病的事情早就有了,只是他一直没告诉我,不怪你的。”

  “可是他应该会有一年的命啊。”

  “化疗很痛苦,他年纪大了,受不住的,当初医生也说是保守治疗,他出事不是因为你,是因为他想开刀手术,谁想到扩散的那么快,却始终瞒着我。”

  我深深的吐口气,这心口上的一块沉重到底是没落下去。

  “卓风,我好想你。”

  “我也是。”

  他低头亲吻我。

  我热烈的回应。

  这份彼此偷情的日子不知道要进行多久,可我甘之如饴,我乐此不疲。

  我竟然喜欢上这样的偷偷摸摸,看到他,我就想要,无休止的要。

  他几次拒绝,看着我的肚子。

  我轻轻抚摸,笑着说,“没关系。”

  他狐疑的问我,“是我的吗?”

  我没说话,这件事我不能说,卓风要是知道了会疯了一样的不顾一切的要带我走,这样我们都危险。

  我亲吻他,像一个欲求不满的小荡妇。

  我的身体给了他,又给了冯科,就算我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我的心是卓风的,可我还是觉得我很脏污,但是见到卓风我控制不住。

  我迫不及待的解开他的衣服扣子,看着那个我已经期盼了很久的身体,重重的亲吻上去,留下我的痕迹,我的味道,我的液体。

  他有些抗拒,“卓尔,你冷静点。”

  我摇头,“卓风,我想你,我好想你。”

  欲望的火一点点的被打开,我浑身燥热难耐,他也呼吸沉重,捧着我的脸,看着我的样子,我眼中思绪中全都是他的样子,他健硕的身体,就好像一味毒药,叫我控不住的想要攀附在他的身体上大肆纠缠。

  皮带解开,早就张扬的探头出来,我撩开裙子,猛然间坐了上去。

  他一声闷哼,抱紧了我,“卓尔,好想你。”

  “我也好想你,要我,快点,要我。”

  他动作轻柔,一点点的进入,我抓着他的肩头,感受着他的激动。

  “卓风,快点。”

  他控制着情绪,“卓尔,会伤到你的。”

  “不会的,你快点,快点,我要你,就要你。”

  “卓尔。”卓风拥紧我,像是要将我陷阱肉里。

  我发出一串满足的呻吟,在他的怀里激情索取。

  很久过后,他一阵剧烈的冲撞,更深一步的冲进去,抱我更紧。

  我缩着身子,往他的身体里躲藏,感受着身体带给我的舒爽。

  “卓风……”

  “傻瓜。”

  真好,他掩盖了冯科的全部痕迹,汗液流淌,洗掉了冯科的所有味道,真好。

  我哄骗自己,冯科的痕迹都消失了,我还是属于卓风一个人的。

  卓风帮我穿上衣服,却仍旧怜惜的亲吻,“回去后不要做任何事,听话,只要你安全,我做什么都可以,知道吗?”

  “我知道。”

  “下次我会约你出来,别做傻事,别轻举妄动,冯科很聪明,你做任何事情他都会发现。钱我会想办法,公司我也会周转过来,现在最要紧的你们都安全。”

  你们……

  他说的是我和肚子里面的孩子。

  我有些忍不住想告诉他孩子是他的,张了张嘴,还是没能说出口,我不能乱了计划,不能叫卓风也乱了他自己,他也要安全。

  “卓风,我要回去了。”

  “恩,记住我的话。”

  坐在车里,我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自己的手背,这里还有卓风的痕迹,他的温度,他的味道。

  到了家里,我清洗了身体,出来后看到冯科就坐在床边看书,猛然抬头,这一瞬的眼神惊得我心都紧了起来。

  他打量我,那双眼睛似乎要穿透我的全部皮肤看到我的肉,猜到了我的心。

  “脱了。”

  我没动,湿漉漉的头发流下来的水顺着脖子往下流,“我不想做。”

  “脱了。”

  “我说了我不想做,我很累了。”

  “……”他走过来,一把扯开我的衣服,嘶……刚才买的睡衣又撕坏了。

  我不情愿的后退几步,躲开他,他抓着我的手,拦住我。

  “去了哪里?你有些不对。”

  他是真聪明。

  发现也好,他能将我怎么办?突然之间,我想通了,竟然一点不觉得害怕,瞪着他的眼,问,“是啊,我跟卓风做了,怎么样,你生气吗?”

  他瞪我的眼睛,我的脸,我的身体,笑了,“你不敢。”

  他松开我,回头将另外一件睡衣扔给我,“我不喜欢蓝色。”

  我看着地上的蓝色睡衣,一阵心惊胆战,穿上他扔给我的红色,整理了一番,爬上床,翻身沉沉睡去。

  隔天,冯科没去上班,外面阳光正好,我这一觉竟然睡到了中午,冯科竟然还在睡。

  我翻身看着他,他眉头松散,安静的样子就好像一个才出生的孩童。

  可都是快十一点了,他不可能不起来的。

  我推了他一下,没反应。

  “冯科。”

  有些不对。

  我试探他的鼻息,大惊,听着心跳,很轻,我大叫,“冯科?”他眼珠子转了一下,我觉得不妙,起身去叫人过来,司机跑上来,贴他胸口听了一下,对我说,“太太,冯总有心脏病的,药呢?”

  什么药,我完全不知道。

  我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