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34节

  第468章 对你有什么好处

  司机无奈吸口气,翻箱倒柜,在抽屉底下翻出来一盒药,看了看,给冯科吃了进去,回头交代保姆阿姨去打电话,暂时不要移动冯科,等医生来时,冯科已经行了。

  他脸色苍白,看着我,好看的眼睛一眨一眨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不说话,我有些害怕的守在他身边,看着他。

  他突然笑着问我,“担心我?”

  说不上来是担心还是不担心,毕竟是一个好好的人,就这么出事了说都会在乎的,我没吭声,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握着我的手说,“你睡那么死,我叫你都没醒,知道不对我想吃药,想不起来药在哪里。”

  他竟然有心脏病,我一点都不知道。

  “没事了吗,你怎么会有心脏病的呢,我一直都没发现。”

  “不严重,天生的,偶尔会有些不对。”

  医生叹口气,“如果你长时间工作不好好休息,会很严重,已经几年都没有犯过病了,一定要注意,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暂时不要乱动就好,休息两天吧。”

  冯科点点头,司机送医生走,冯科抓着电话按了个号码,交代公司一些事情,继续看我,“真不担心我?”

  我还是没吭声。

  “呵呵,你说的对,我在折磨你也就是在折磨我自己,我如果死了,家产全都是你的,你不担心我很正常。”

  可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冯科,我没有这么想过的。”

  “不要紧,这是事实,是有这一种可能的。可我爱你啊,你却不爱我。”

  我不知道他的爱什么会这么变态,或许是因为我体会不到他的爱吧!

  “冯科,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我觉得,至少我该做点什么,在如何不对,他还是个人,是个完好的人,做顿饭还是可以的,我还不至于狠心到对他只看着什么都不做。

  “恩,你拿手的吧,扶我起来,我要下楼看着你做。”

  我搀扶他下去,他靠在沙发上,脸色仍旧很苍白,呼吸也有些轻,身后靠着松软的垫子,眼睛一瞬不移开的盯着我,我做了排骨汤,西红柿炒蛋,还有几个青菜,端上桌子的时候冯科就在笑,对我竖起大拇指,问我,“你给卓风做过几次饭?”

  我如实说,“几次吧,我不做的,都是他做。”

  “真是惭愧,我不会做。”

  “你吃就好了,喏,筷子。”

  他接过去,却没吃,低头看着,很是满足,眉眼都温和起来,突然很是感慨,“人之将死的时候说话也是诚实的,我现在虽然还没死,可我大难不死,想必是有福气享受的,没想到第一件事享受的就是我的老婆给我做的午饭,真好。你坐过来,陪我一起吃。”

  我听话的端着饭碗坐在他身边,看他吃着西红柿炒饭,满足的点头,一口气吃了三碗米饭。

  “你慢点,这样吃东西身体不好。”

  “恩,难得享受一次,呵呵,是不是要吃做的饭我要多病几次才行?”

  我没理会他的玩笑,冯科不是一个喜欢说笑的话,我也体会不到他的幽默感,跟他相处,我都时刻小心,生怕他突然脾气不对了对我大吼大叫,我可不想叫我的孩子整天受到这样的熏陶。

  他吃过饭后看着我洗碗,我收拾好了擦了手转身,他正皱眉望着我,脸上刚才还挂着的笑容不知何时变成了忧郁,眉头痕迹很深,问我,“卓尔,恨我吗?”

  这还用问吗,我恨他,非常恨,若不是他,卓风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我现在就算不是跟卓风结婚也该是跟他交往,我们在共同努力保护我们的孩子,却不是面对他的威胁。

  我没吭声,坐在他左面,端着他倒给我的咖啡,没有喝,感受手心中水杯传递给我的温暖。

  “我约卓家吃饭的事,你还是不同意吗?”

  说来也是奇怪,他做事可从来不会过问我的意见的,这件事问我,我肯定不会答应,但是我还是很奇怪他为什么不直接去做,而是来征求我的意见,难道我的意见很重要?

  “你为什么不直接强迫我去做呢,你知道我是不会同意的。”

  “恩,我也奇怪,呵呵,哈哈哈……不过看你发难的样子,我真的挺开心。”

  看吧,他就是做事令人无法理解,变态的疯子。

  他抓我手,漫步在院子里面,一直不说话,好看的眼睛里面仍旧精明的算计,过了会儿,拉着我坐在院子的长椅上,低声问我,“喜欢吗?”

  我没明白,抬头看着四周。

  “这里,喜欢吗?”

  我这会儿才注意到这里,很多年前,我第一次到卓风的家里,徐娇娇从别墅的房子里面走出来欢迎他,却看到的是我,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有多难看。

  当时我只注意到了徐娇娇的脸色和我身上难看而又脏的衣服,还有那个富丽堂皇的大房子。

  此时的房子跟卓风当时的家很像,不同的是这里更大更繁华。

  我深吸一口气,明白了冯科带我回来的用意。

  “冯科,你这么折磨我,对你有什么好处呢?你心里开心了吗,真的开心吗?”

  “是。”

  “撒谎,你不开心的,你知道我不爱你,所以你就想看着我难过伤心的样子,这样你会痛快一些,可并不代表你就开心,你还是内心空虚的,你渴望得到的,却始终得不到,所以你会破坏,会毁掉,却从来不知道如何真心相待,如果你对我真的好,对我真的爱,你不会舍得看我受半点委屈的,可你一直都在想办法折磨我,点点滴滴,哪怕是我喝水都杯子都是从前卓风喜欢的款式,这样对我是折磨,对你更是啊,你已经失去了自我,你不累吗?”

  冯科没应声,只默默的看着我,脸上的表情渐渐松垮下去,半晌才听到他长而沉重的呼吸声,“是啊,我不开心。”

  我的心一颤,回头看他,他眉头继续皱着,看起来很是伤心。

  “你甘心吗?”他突然问我。

  “什么?”我不懂。

  “卓风当年那么爱徐娇娇,却不爱你,在青春鼎盛的岁月里面没有你的影子,留在卓风心口上的也不是你,你甘心吗?”

  我不甘心,可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不想永远留在对方的心口上,可这不是做恶的理由。

  “冯科,你连自己都不爱,你怎么去爱别人,你做的事情对别人是折磨,对你也是,你连自己都伤害,做不到对别人好的。甘心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走出来,徐娇娇已经死了,回不来了,你伤害再多人,她还是不会回来。”

  第469章 至少我现在还有你

  冯科摇头,“不,至少我现在还有你。”

  我无力皱眉,他这个人是讲不了道理的。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我决定了,跟卓家人吃个饭,顺便带你见识一下姨妈的义子,现在卓家的继承人。呵……”

  卓振东死的很突然,他自己都没想到开刀手术后的第二天还没过了麻醉药就断气了,所以卓家的家产都落在了姨妈的手里,卓风本就无心想要,卓不凡也将之前的遗嘱推了,现在卓家手头上的一些固定资产就任由姨妈支配。

  姨妈的亲戚,也就是卓风的舅舅家有三个儿子,其中最小的一个叫郭渊,如今是卓家的法定继承人,舅舅已经将郭渊过继给了姨妈抚养。

  郭渊,今年十七岁,还是一名高中生,在之前我读的那个双语学校上高二,跟卓不凡是同一年级,卓不凡学习一直不上不下,之前降级后始终没通过考试,他如今已经在学校读了好几年了。

  卓不凡一直不将学习放在心上,倒是对音乐很上心,卓风之前给他拿钱弄了个很小的录歌房,现在他就住在那里。

  告诉我过去吃饭的是卓不凡,他直接将电话打到了座机上,提醒我别乱说话,卓家人都在,我才知道冯科早就预约好了时间。

  到了卓家吃饭是三天后,冯科的身体好了不少,只是仍旧说话很无力。

  我扶着他,他却坚持摇头,牵我的手,走的无比稳健。

  卓家人是真不少,我之前见过的卓不凡,卓青青,以及一直在国外的卓晗都在,其余的七八个人,我全都不认识。

  卓风没有来,他的位子上坐着的就是郭渊,因为他跟姨妈同姓,也就没有改名字。

  但是,他今天叫姨妈,妈妈。

  “妈妈,这个就是我的妹妹吧?”郭渊说话清脆,像个可爱的女孩子。

  姨妈笑,没理会的郭渊的问话,可见我的存在并不重要。

  姨妈叫冯科坐下,跟他说,“冯科啊,你来可好了,我们家知道你回来了,就一直相联系卓尔,叫我们一家子坐下来吃个便饭呢,你们结婚太意外了,呵呵……最近可是很忙啊?”

  我结婚姨妈当然高兴了,只要跟去霸占卓风,我嫁给谁她都高兴,今天是真高兴,眼睛笑的眯在了一起,只留一条缝,眼角皱纹痕迹都深了。

  冯科浅笑,“恩,最近还好,才回来,是要忙一阵子了,不过跟家里人吃饭我是早有打算,不过最近身体不好,才一直推迟,叫姨妈惦记了。”

  冯科家教好,做事说话都很得体,如果不是背后的一些阴狠手段,光从这待人接物上来看他是很好的,非常优秀,还有很有头脑,对人热情,做事仔细,该是很多女孩子喜欢的人,可他,却是一个十足的变态。

  我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不要被他的外表骗了,不然他的温水煮青蛙是的虐待会叫我慢慢沉沦,忘记了我恨他这件事。

  我正低头吃的有些心不在焉,郭渊突然问我,“姐姐,认识我吗,我叫郭渊。”

  我愣了一下,这孩子倒是不错,“恩,听说了,你就是郭渊啊,我们头一次见。”

  郭渊笑眯眯的,“我大哥没来,所以今天我坐这里,不过我以后就是卓家的人了,可因为妈妈说不用改姓名,所以我还叫郭渊,嘿嘿。姐姐好。”

  他可爱的伸出手,我又愣了一下,才握手过去。

  他真是可爱,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家庭才会教育出这样的孩子来,在他的眼神里面没有任何复杂的情绪,看得出来,他是一个被保护的很好的孩子。

  卓不凡坐在他身边,看我们一眼,没吭声。

  隔着几个人的位子坐着的实在卓青青,他的眼神已经落在卓不凡的身上,而坐在卓青青身边的年长一些人该是卓青青的父亲了,穿着普通,看样子很是疲倦,卓家的顶梁柱子倒了,卓家现在大不如从前,面对冯科,大家都有些畏惧。

  冯科只淡淡的笑着,偶尔跟姨妈说上两句话,我听得有些心不在焉,眼神一直在所有人的身上看,试图分辨这里面人都是谁。

  卓风没来,是因为他在外地,他在筹集资金,到处借钱,目前来看,他缺的就是钱。

  我无法想象一个曾经呼风唤雨的人现在在外面忍气吞声到处向人伸手借钱的凄惨,那该是很难的吧,所以,在一天前,我已经联系了陆少,通知他,那份合约,我还是要签的,不管多少钱,我都不会便宜了冯科。

  正想到此,有个人突然问我,“卓尔,你怀孕几个月了?”

  我茫然抬头,看着那人,该是卓风的一个姑姑吧,远房亲戚,爷爷兄弟家的孩子,看着还算眼熟,可我分不出她是几姑,只要笑笑说,“恩,快三个月了。”

  “哦,真大啊,是不是多胞胎啊?”

  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能符合我现在的身材了。

  我笑着没吭声。

  冯科却说,“估计是,没去查过。”

  “哇,那感情好了,不过多胞胎的妈妈可是受累了,冯科可要好好照顾我家卓尔啊。”

  所有人都为之惊讶,有欣喜想有羡慕的,更多的是了解这件事的人的眼神,他们在猜疑,我的状况,知道的人不少。

  大家都在怀疑,还是不是卓风的。

  冯科却脸色不红不白的笑说,“到时候请大家喝喜酒。”

  “哈哈,好好好。”姨妈满脸红光,她可没注意我是不是多胞胎,从我进门开始眼睛就没从冯科的脸上移开过,冯科是有钱人,家族势力在这礼摆着呢,姨妈可是喜欢的不得了的。

  冯科的手上握着多少资源,姨妈清楚。

  她想怎么做,用脚趾头都能想象的到。

  吃过饭回来,坐在车子上,冯科问我,“姨妈要跟我合作做生意,你觉得呢?”

  我就知道,姨妈肯定不会放弃大把捞钱的好机会,她现在有自己的孩子了,到底还是一家子啊,不管是不是亲生,现在将来都叫她妈妈,并且她知道,钱越多,那儿子越是忠诚,姨妈向来如此。

  在卓风这里她备受排挤,那如今有了听话乖巧的郭渊,岂能放过。

  可是姨妈是否会做生意们能否做生意,我就不知道了,冯科要想合作也跟我没关系。

  “我不懂啊。”我说。

  冯科冷笑,“那就是不同意了?”

  “我只说我不懂,做生意我不懂。”

  “恩,那就不做了,我还想用你的卓尔集团跟她搭把手,钱拉进来,给你投资用。”

  这不等于将姨妈的钱给了卓风用吗?我才不会这么做呢,我摇头,“我不懂,还是别了,我现在连专业知识都看不懂了,你不叫我去上学,我每天就当米虫,脑子没墨水,生意这些不想碰。”

  “哈哈……卓尔,你那么聪明……”

  他话里有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