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3节

  第44章 李思念其实也不错

  我愣愣的看着他,直摇头。

  “知道就好,你啊,就是笨。”

  我不笨,我就是不想看着卓风为难。

  但是这个事儿我不能就这么算了,我总要做些什么。

  这天晚上,我给卓风打电话,他很久才接起来,好像已经睡下来了,说话声音很小,问我,“怎么了,卓尔?”

  我支支吾吾了半晌才说出口,“姐夫,如果我同意回乡下,你会不会恨我?”

  他那边没直接回答我,只问我,“你为什么这么想?”

  我说,“因为你把我带出来,我现在却要回去,那你这么多年不是白费劲了?可我不想看着你受委屈。李思念的目的不单纯,我知道她在打我的主意,我却任何事情都做不了。”

  我是真着急啊。

  他无奈的笑笑,“傻瓜,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李思念……其实也不错。”

  啊?

  之前他不是还说李思念不好的吗?

  “姐夫,你是不是答应了李家真都要订婚吧,你不是说她不好的吗,怎么又反悔了?”

  “我没有反悔,我只是……哎,回头再跟你说。这么晚了不睡觉你就在琢磨这么多事情吗?快睡吧,我很快就回去了。听话!”

  我哦了一声,不情愿的挂了电话,可我翻来覆去睡不着。

  隔天,顾成峰将我送到了学校就走了,说是去见他家老子,叫我好好在学校等他回来带我中午出去吃午饭。我点头答应了,提着书包就走。他又将我给叫住了,问我,“卓尔,你说,如果我也跟卓风一样做,你会不会喜欢上我?”

  “啊?做什么?”

  他突然很生气的看着我,冲我尤其嫌弃的摆手,“算了,当我没说,你的脑袋真是不开窍。进去吧,等我中午回来一起吃午饭。”

  “……哦!”

  他的车子呼啸的跑来,眨眼就没了影子,我还是没将目光收回来。

  在巷子的另一头,李妍的车子开了过来。

  她自己会开车,上学来都是自己开车的,今天好像车子上多了个人。

  我特意看一眼,想跟她打招呼。她却好像没看到一样,直接关了车门拉着车里面走下来的小帅哥从我身边走过去。

  我好像没惹到她吧!

  我识趣的再没去打搅她,身后安妮跑了过来,拽我衣袖,问我,“哎,卓尔,听说卓风的婚事取消了,是因为你这个妹妹不同意?”

  我摇头,“不是,别听外面胡说八道,不是那么回事。”

  安妮哼了一声,将我上下打量一番,又问,“你不是卓家人我知道,可卓风为了你这几个没血亲关系的妹妹豁出去家族生气不做了也实在说不过去。你说说,外面传言的那些是不是真的?”

  我就知道,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不管是谣传还是真事,到了别人口中真的会变成你无法想象的样子。

  “反正卓风是我哥哥,我叫卓尔,你说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你要是想听谣传去问别人。”

  我也有些生气,安妮本来挺好的一个姑娘家,怎么就喜欢嚼舌根,实在搞不明白。

  她被我这么一说脸上挂不住了,对我使劲皱眉,自己先走了。

  我被扔下,看看身前身后,到底还是没朋友的,不过这些人,也不配成为我的朋友。

  我自己提着书包进去。

  第一节课是英语课,我的英语口语老是有些问题,看文字做阅读还不错,到了我用口语的时候就很费力气了。

  今天是一节大课,九十分钟不间断的口语交流,着实叫我头大。

  我偶尔走神看看窗外,就想到了逃课,想到姐夫,想到徐娇娇,想到李思念。

  也不知道谁突然喊我的名字,我猛然转头,答应,“我在呢。”

  同学人轰然大笑,我茫然看向四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老师朝着我走了过来,低头看我,将我桌子上的书本抽走。

  我吸口气,知道要挨批评了,我的书本没带来,我看的是一本英语小说。

  “你叫卓尔吗?”老师用很慢的英语问我。

  我用不标准的英语回答,“是,老师,对不起,我的书没带来,我的课程表昨天没找到,所以不知道今天是大课。”

  她点点头,将小说还给我,又说,“下课了去办公室找我。还有,我刚才问你的不是你的名字,我问的是今天课程之内我说的主角叫什么,你回去好好看看书再来回答我。”

  “哦。”

  下了课,同学们三三两两的出去,我从办公室出来没地方去则依旧趴在桌面上,看着外面。

  李妍挡住了我的视线坐在我跟前。

  我抬头看她一下,这才坐直了身子,有了几分精神,一夜没睡好,实在没力气做任何事情。

  她问我,“卓尔,你说,你哥哥突然不订婚了到底是不是为了你?”

  我可不想叫这件事继续发酵,眼前的人如果是我好友,我肯定会告诉她实话,说一说我的心里话,可她不是。她是众多有钱人家的大小姐的其中一个,她们对于好友的相处模式都有些功利成分在里面。当初她主动与我接近是因为她也是被孤立的一个,可现在却不是了,她交到了好友,还有了男友,所以不会再需要我。

  “李妍,我说不是,你会相信吗?并且,那些事情我也做不了主,你们都喜欢听谣传之后还来问我,你要我怎么解释?”

  她很明显的是愣住了,半晌才愣愣的点头,“我知道了,我不是成心要污蔑你什么的,我就是听说了一些事情,不过你别担心,相信谣传会不攻自破的。我走了!”

  她转身看一眼门口,直接离开。

  我追着她看过去,就看到门口站的男生,穿着外校的校服,长得很高大,没看清楚脸,可是跟早上我看到的那个男生不一样。

  哎,在这个学校里面,谁还没交往好几个呢,真是的太平常了。

  我将目光收回来,继续趴在桌子上发呆,混到了中午,没精神的往学校外面走。

  又在学校门口看到了李妍,她的身边站着两个男生,看起来好像双胞胎,其中一个穿着外校的校服,好像就是我之前看到的那个,我看了几眼,身后顾成峰敲我头顶,“不准看别的男人。”

  我吃痛,没心情跟他闹,“走了,我好饿。”

  他觉察出不对劲来,看我好几眼,问我,“怎么,谁又欺负你了?”

  我哼他一鼻子,“谁会欺负我?我是自己心情不好。走吧,吃点什么?我想吃甜的,之前吃的那个蛋糕就很好吃,哪里有卖的,我带了钱。”

  他继续低头看我几眼,没再说什么,拽着我往车里面走,坐在他的副驾驶上,我闻到了很重的香烟味道,“你又吸烟,就不能戒掉吗?”

  他嘿嘿一乐,“戒不掉了,这就跟喜欢一个人一样。走了,想吃蛋糕的话我们就去吃,你请我?”

  “恩,我请你,姐夫给了我很多钱的。”

  “……哦。”

  顾成峰也情绪不是很高的样子,我问他,“你怎么了,去见你爸爸不好吗?”

  他没吭声,等我们到了地方他才对我说,“我爸爸给我下了最后通牒,要我开春就走,不走不行了。”

  我的心咚的一响,好像什么在震一样,有些痛,却也不是很痛,反正就是不是滋味,连带着嘴里的蛋糕都有些变了味道。

  沉默了很久我才问他,“真的要走了啊?为什么是开春,那个时候才过完年呢,学校会举行很大的舞会,你参加不到了吧?还有,高可可那边知道了吗?你家里这么安排想怎么做?不在国内做生意了吗?不是很多咖啡厅的吗?你走了这边的生意怎么办?”

  我问了他很多问题,问到最后自己也有些心虚。其实,我是不舍得他走的。

  喜欢与否都没有我失去一个朋友来的沉重。我的朋友就只有他一个,他都走了,我就真的是没有人在乎的傻子了。

  我放下了勺子,低头看着面前的布丁,再没了胃口,就算如何甜腻,也感觉不到味道。

  他握住我的手,也不说话。

  我没敢抬头看他,害怕他现在的表情刺痛我,叫我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来。

  良久,一道笑声打破了我们彼此的沉默。

  “小情侣闹别扭了?”

  我们同时看过去,顺带着我扫一眼顾成峰,他好像哭了,在抹泪,不过稍纵即逝的一个动作,之后又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问李妍,“李妍,你那才是小情侣闹别扭吧,走了一个来了两个的,累不累?”

  李妍哼了一声,“要你管,反正下午没课,我就出来玩儿了,你们要不要一起?”

  她笑着看向我,却往顾成峰跟前靠近。我觉得有些怪异,多看了她两眼,直接回绝了,“我不想去,我下午要去补习班,我的英语一直不好。”

  她不高兴的哦了一声,“那我们自己去了,不过大帅哥可要跟我走才行。”说着去牵住他的手,“顾成峰,你跟我一起去吧,顺便我给你介绍几个好看的妹子给你,你不是喜欢美国妞吗?”

  顾成峰哼一声,摇头,“不去,我一直都没有那个爱好,你别诬陷我。再说了,你那边那么多了还担心吃不饱吗?我可不参与。哎哎哎,你靠着这么近做什么?我这个人有领地意识,我喜欢自己空间大一些,你给我躲开点。”顾成峰脸色极差,要去推李妍。

  那细长的手还没碰到李妍,李妍陡然传出一声惨叫,犹如划破长空的警笛。

  顾成峰也被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看她,又看看我。

  我也被吓到了,刚才顾成峰没碰到她,她大叫什么。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两个男生走了过来,拽着顾成峰的衣领子,说了些什么,拳头就要挥过去。

  第45章 原谅你这次出轨

  我急了,也没多想,推开李妍就要去还手,顾成峰反应更快,没见怎么出拳头两个男生都倒在了地上,其中一个嘴角都流了血,我们都愣住。

  周围很多人围了过来,李妍吓得一直在惨叫。

  店员们过来询问状况,还有人在打电话。

  我拽着顾成峰叫他不要慌,这里有监控,不是我们的错我们就不要担心,不想他拽着我就往外面跑,我拉都没拉住。

  他一面走一面着急的对我说,“你不能出事,现在要是被人知道了你是卓尔,卓风那边就完蛋了。”

  我这才明白过来,小跑着钻进他的车子,车子发动,呼啸着跑走。

  到了家里,他打开了电视机,开了电脑,开始寻找我们刚才出事的消息,好在一切都还很平常。他又去了几个电话,好像是公司的助理之类的,叫人去查一查,如果出事了立刻摆平。

  我抱着电话一直在紧张,正在琢磨如何跟我姐夫解释,不想,卓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姐夫,这件事不怪我们,我们也奇怪李妍怎么就自己大叫,那两个人直接过来打他,顾成峰才动手那个人就倒地上了,真不怪我们。”

  顾成峰也急了,抢走电话对卓风说,“卓哥,我来扛,大不了我被我家老子提回去,这件事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卓风那边却极度的镇定,安慰我们说,“不用担心,事情还没发酵起来,我在叫人调查,你们在家里不要出去,相信会有个交代,至于你们担心的事情……我会处理。”

  挂了电话,我们果真就老实的坐在家里不出门,顾成峰的电话一个个的打进来,先是他父亲,一会儿是他妈妈,又是他哥哥,之后是一些朋友,有说有笑,笑完了挂断电话脸上又是一片凝重。

  我知道他在凝重什么,因为新闻已经发出来了。

  标题很大:卓家的神秘女儿卓尔与男友在市内闹事,打伤一人后逃走,据说那个妹妹的身世扑朔迷离,涉及到多年前的幼妻一事……

  我没敢往下看内容,知道里面写的一定很“精彩”,可那些都不是事实。

  人们啊,总是喜欢看到自己喜欢看到的八卦,从来不会在意那些事情是否真是属实,是否真的符合逻辑。

  这样的网络暴力就造成了更多的伤害。

  他们只想看到叫大家兴奋的东西,从不去想一想事情发生的本身是否安好。

  我深吸口气,将电脑扣上,电话也扔到了一边,觉得异常的疲惫。

  忽然,我想到了我们一起去参加安妮家的宴会的那个晚上,李妍当时说她的姐姐叫李什么来着?

  我问顾成峰,“顾成峰,你知道李妍家的背景吗?”

  他摇头,喝口冰镇啤酒哈口气后对我说,“不知道,这样的事儿你最好去问安妮,那是个行走的大字报,任何事情都知道。”

  我想了想,还是将电话打给了安妮。

  安妮却问我事情是不是真的,我连声否定她还在不依不饶。

  顾成峰生气对电话咆哮,“安妮,你真不愧是家里做新闻媒介的世家,你的嘴巴跟比喇叭还要厉害,以后你们家要省去多少媒介宣传费用?”

  安妮对顾成峰的奚落没放在心上,只哼了哼说,“我就是关心一下,你激动什么?再说了,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你们担心什么?我不就是偶尔问一问?”

  顾成峰急了,问她,“你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就挂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