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37节

  第474章 再等等,我去接你

  他在外地做业务,说好听的是做业务,说不好听的就是要借钱,当时陆少告诉我的时候满脸惆怅,生气他自己现在能力受限,黑道看似风光,其实还不如白道的一根手指头力量大,有钱也动不了,只能看着干着急。

  我的合约一旦签订,背后的会计公司就会直接将账目转移到卓风的名下,相信卓风那边已经收到了钱,所以直接回来了。

  “为什么不听我的话,非要这么做?”卓风周围,有些埋怨我的意思。

  “卓风,我我早就决定好了,签了字你那边就可以拿到钱,现在可以周转,至少会叫你的公司拿到第一笔钱给员工发工资。”

  他吸口气,好半晌没吭声,我继续说,“你别不高兴,我的公司也都是你给我的,现在的钱不过是暂时给你用罢了,你有了钱再给我不是一样的吗?”

  他摇头,“不一样,这些本就是你的钱,是我留给你的钱,并且……”顿了顿,他用指腹摸我的脖子,我惊得躲开,这里还留有冯科亲吻留下的痕迹,我不自然的垂眸。

  他继续说,“很苦吧?”

  我摇头,泪水却流下来了。

  “再等等,我去接你。”

  我握他手,“不要,你这边事情这么多,不要管我了,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拿着钱做生意,等你生气好了,能够跟冯科平起平坐了,我们再说我们的事情,好不好?”

  我清楚的知道,即便他能够恢复从前,我们也回不去了,他的爸爸,他的家里人,还有我们之间,不会再像从前那么美好,再也不会了。

  卓风却说,“我从未放弃过你,你早早的就计划好了自己的未来,里面却没有我。”

  我一愣,泪水再一次成仙落下来。

  他继续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一辈子就这么过了,是不是?想过我吗?”

  我想过,我一直在想,可这一辈子里面真的不包括卓风,我现在就是冯科身边安装的一颗定时炸弹,谁离我近,谁就会受伤最严重。!

  “卓风,求你了,听我的做,真没没错,求你了,好不好?”我恳求他。

  他摇头,“我知道怎么做,看着你在他那边,我会好过吗?”

  “可是……”

  “没有可是,钱我不会要,我会转移到你在国外的一个账户上,你的名字还在澳洲的学校挂着,那里的名字是安妮的名字,忘记了吗?”

  我没忘记了,只是不愿意想起,那是我最开心的一段时光了。(!≈

  “卓风。”

  “听话,回去了任何事情都不要做,冯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等我去接你们,你要照顾好自己,我会跟你联系,听话。”

  卓风亲我一下,周围看了看,起身出去了。

  我没敢追着他的身影多瞧,只趴在桌子上闷声大哭,周围的音乐声很吵,可我的哭声还是周围的人听到了。

  谢晶晶过来安慰我,故意坐在了我身边,挡住我。

  她低声问我,“卓尔,很难过吧?”

  我哽咽着抬头,看她,“晶晶,以后这样的事情不要做了,很危险地,冯科的人都在周围,要是知道你这么做,回头他会对付你的。”

  晶晶笑眯眯的,塞给我一样东西,一个很小的盒子,“拿着,回去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再出来看是什么,你放心吧,我不会出事,这些都是我自愿的,你哭够了我们就走。”

  我将包晃了晃,故意将她给我的东西藏好,继续趴在桌子上哭,哭够了看着镜子里面红肿着眼睛的自己,知道现在还不能走,冯科肯定会发现。

  “晶晶,我们去吃点辣的东西去。”

  “还吃啊?”

  “必须吃啊,我这眼睛回去会被发现了。”

  晶晶无奈的看我直皱眉,抓我手说,“那我给你买几代辣条带在身边,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

  “也好。”

  出来后,见了风,眼睛舒服了不少,她提了一袋子辣条给我,告诉我说,“卓尔,回去后一定要小心啊,我就在这里上班,你要是烦躁了就过来找我,知道吗?千万别自己憋在心里,不然我特别难过。”

  “我知道,你也小心,有事情去找我哥哥或者陆哥。”

  她嘿嘿的笑,“我知道,没有陆哥我也不知道你的电话,就是陆哥告诉我的,我走了啊。”

  我跟谢晶晶摆手,吸口气,顶着冷风又吹了一会儿才上车,进了车我就开始吃辣条。

  从前我是不能吃辣的东西的,卓风也不叫我吃,说吃多了胃口不好,现在吃是因为喜欢,在一个是想掩盖一下我哭鼻子的样子,吃辣的会叫我鼻涕眼泪一起下来,吃了两口就开始哭鼻子了。

  司机劝我,“夫人,还是别吃了,那个东西不卫生。”

  “我想吃,刚才吃了好多了。”

  “夫人,还是丢掉吧,回去后冯总知道了会骂我的。”

  我犹豫着,还是放下了,“好吧,我不吃就是了。”

  冯科还没回来,我躲在书房看谢晶晶给我的东西,是一个巴掌大的电话,很古老了,市面上都很难买到,但是这个东西是不能上网的,只能打电话发信息,最主要的是,很小,并且抗摔,据说还能砸核桃,砸核桃是不用了,能打电话就好。

  我开了电话,里面存着谢晶晶的号码,至于别人的号码我都记在脑子里面,自然不需要储存。

  “晶晶,保持联系。”我发了信息给她。

  谢晶晶很快回复我,“小心啊,这是卓风给你的,注意安全。”

  卓风?

  我心口碰碰乱跳,正要发给卓风,外面传来了冯科的说话声,我立刻关了电话,装进保内的化妆包的最底下,翻开了一本国外名著,看到心不在焉。

  冯科进来,嗅了嗅,问我,“吃了垃圾食品?”

  “不是垃圾食品,那是小孩子最喜欢吃的零食,你小时候没吃过吗?”

  “恩,没有,这个味道很奇怪。”

  他看起来心情很好,笑呵呵的,眼睛好像开了花,在我身上扫来扫去,跟着拉我起来,“洗澡去。”

  我被拽着往外面走,还不放心的看一眼我的包,确定不会被发现了才出来。

  浴室很大,足够容纳五个人,我们两个相对而坐,双腿叉开了摆成一个大字仍旧空间很散。

  他懒洋洋的,哼唱着歌曲,突然问我,“想好了吗?”

  我还没想好,我不想答应他,可是现在看来谢晶晶过得真不好。

  “李思念现在是不是过得很好?”

  “恩,还不错,最近才跟国外一个公司签订了合约,她的手稿很好,自然客户就多了。”

  李思念能力是有的,但也是后来捧出来的,其实比真正有本事的人还是差了一截。

  “她过得好,我不甘心的。”我想。

  “哈哈哈……那你答应我的要求,我会叫她过得不好。”

  第475章 我想见你

  叫李思念过得不好是肯定的,可我暂时还不想通过冯科,在他手上,我的巴滨够多了,我可不想再多给他一些。

  他却笑着意味深长,像一只老狐狸。

  几天后,冯科出差,要走五六天,说要带上我,却因为医生一句话,我才流了下来,我有些头晕,医生说我贫血,要我多休息,冯科走之前还叫医生每天都过来检查身体,才走一个小时,他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怎么样?”

  他竟然在关心我的身体。

  “没事,刚吃过饭,现在想睡觉。”

  “哈哈,现在就是猪一样,不过四个月多了,你出现贫血也正常,多多休息才是,我要去忙了,晚上跟你说。”

  他的问候和关系看似漫不经心的,可在我看来,都是有预谋的。

  我总说他的温水煮青蛙式的好对我没有用处,他却乐此不疲,从未停止过。

  过了电话,司机说要去公司给冯科跑腿买些东西,叫我有事情等他回来再出去,我压根不想出去,整个人没精神,并且我也有办法跟外面联系了。

  卓风的电话我才打过去那边就接了。

  他很是担忧,“出事了?”

  “没有,我就是好想你。”

  “傻瓜,我在外地,回不去,等等好吗?”

  “很好啊,你还在那边忙吗,忙的怎么样了?”

  “恩,好算顺利,过几天就可以回去了,到时候会有好消息带给你,我给你买了礼物。”

  我笑,捧着电话听他的呼吸声,如果人也在我身边就好了。

  “卓风,东西就别买了,到时候我想见你。”

  “好,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过去,这边很多特产,上次带你来过,吃的样式少,听说你喜欢吃辣的,这里很多。”

  “恩,我是喜欢吃辣的,不过最近吃得少了,我一直都没精神,想睡觉。”

  “睡觉是肯定,需要休息,累了就睡吧,电话不要拿出来,偷偷的打的吧?藏好,别被发现。”

  “我知道,恩……卓风,我你一件事情,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

  “好。”

  我们在欧洲的时候,李思念是不是对我同学下手了?晶晶被开除这件事你知道的吧?

  卓风那边先是叹口气,很是为难,也听得出来,他无比自责。

  “我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李思念背后动手的速度很快,我面上要防备着冯科和张博远,李思念背后动手的时候我没顾及到,晶晶那边的确是她做的,后来我警告她,她就没有再动手,可我的人已经不再学校了,我说不上话的,晶晶说最近也没心思上学,我想等一等,等我这边忙完了就处理这件事。刘薇那边我也会安排好,至于李阳,还是没消息,我也在找,你别担心。”

  原来卓风都知道,并且在默默的挽回,可这件事他也是帮不上多少的,现在的人都是看面子做事,他现在一无所有了,自身难保,从前的人就是想帮估计也是有心无力。

  “卓风,我知道了,这件事不记得,你别给自己添加太多压力,你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我……”

  不想,外面传来脚步声,尽管很轻,可还是被我听到了,司机不在,房子里面只有保姆阿姨在,难道她在偷听。

  我捂着电话,直接按了关机,藏好电话后,拿着书本,假装在读台词,“恩,我的契合夫斯基,你要好好保重哦,我的爱人。”

  我豁然起身,因为身子太瘦,肚子也没多重,我脚步还是很轻的,走到门口,贴在门上听。

  隔着房门,我看到了被挡住了投射在地上的阳光的那条腿,不用瞧也知道是保姆阿姨了。

  我这是太大意了,这里是冯科的家,自然都是他的人,看着我很正常,难为我将保姆阿姨当成鼓舞的好人。

  我继续读台词,“挂断电话后,张朵不明白的琢磨,这个男人为何要如此对她,难道背后做的那笔生意是叫他吃了亏,打击报复?”

  外面脚步声走远,阳光也投射进来,声音远去。

  我扔了书本,继续开了电话,发信息给卓风,“卓风,我们以后只能发信息了。”

  卓风没询问我为什么,他该是猜测的到的,“注意安全,随时跟我联系,我一直都在,一定要小心,保护好自己,听话。”

  我关了电话,藏好之后提着书出去。

  保姆阿姨在厨房,她在炖汤,我看她一眼,她也看向我这边,我问她,“阿姨,今天做了什么?”

  “冯总交代夫人身体虚,叫我给您炖了乌鸡汤。”

  “哦,可我不想喝,我想喝排骨汤,家里还有排骨吗,我自己做。”

  “哦,没有了,我叫司机去买吧。”

  “他去忙了,你出去买。”

  我知道排骨没了,上次我做了好多,冯科喝了不少,之后排骨只剩下几块全做了红烧排骨,当时冯科还说我是属狗的这么能吃肉。

  我要支开保姆,赶走她,其实很容易,只要制造一点点小麻烦,虽然说再换一个人过来还是会监视我,可至少对我了解不多,我做自己的事情会自在一点。

  保姆为难,看着我,揣着手不动弹。

  我怒了,“干嘛,看着我做什么,我想吃,你还不去买?”

  我很少发脾气的,就算是冯科惹急了我,我也很少发脾气,也不会大吵大闹,最多伸手,不过也只有那么一两次。

  身为孕妇,脾气不稳定是很正常的,相信过来人的保姆也知道。

  她皱眉,很是为难。

  我走到厨房看一眼那鸡汤,油腻无比,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泡,“这个看着就没胃口,我不想喝,我要和骨头汤,你去买,我要自己做,快去。”

  说着,我端着喷子,哗啦一声将鸡汤翻到。

  她吓了一跳,尖叫着往外面跑。

  鸡汤翻倒下来,险些烫到我自己。

  “啊……你干嘛?你想烫死我吗?”我也尖叫,反咬一口这种把戏,我也会的。

  保姆大惊,睁大了眼珠子看着我。

  我穿着棉拖鞋,不顾一切的走过去,汤已经没有那么烫了,可还是很热的,我的脚底顿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我尖叫着后撤,扶着自己的肚子,回头抓起厨房的电话按了一串号码,打给了冯科,“冯科,保姆要害死我,她不给我做鸡汤,还故意叫喷子坏了烫伤我,快点叫医生。”

  电话那头传来冯科镇定的回话,“马上,别慌。”

  不过十分钟,医生来了,还带了几个人过来,司机也跟着进来,看眼前一切,脸都白了,走到保姆阿姨跟前,低吼,“想不想干啦?”

  保姆阿姨怯生生的看着我,我嗷的一嗓子哭出来,“好痛,我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