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38节

  第476章 十足的变态

  医生说我的脚太嫩,的确是烫的不轻,给我上了药膏,可是真的很痛,本来还想给我挂盐水,看我贫血就只能作罢,任何药物不敢给我乱用,也担心我的孩子受到影响。

  医生走后没多久,冯科电话打了进来。

  司机按了免提,“怎么样了老婆?”

  我惊得浑身一哆嗦,他这一声暧昧的称呼实在叫我承受不住。

  我说,“烫伤了,现在很痛。”

  “忍一忍,我明天飞回去照顾你,那个女人辞退了,我叫人再给你找一个保姆过来,好不好?”

  “不好,我要自己做饭吃,我想吃排骨,放辣椒的那种,她不给我做,家里没排骨,还不去买,锅子还是坏的,我没拿好就掉地上了。我知道她挺无辜的,可我就是不想叫别人伺候我了,太不习惯,不如我自己在家做。”

  “呵呵,别那么任性,有人照顾你还是好的,这次保姆你来选,等我回去再说,听话。”

  “我不,我不……”

  我对着电话尖叫,按了挂断。

  电话又马上打进来,司机又接了,还是免提,这一次冯科是训斥保姆的话,说的严厉,保姆阿姨一直没吭声,最后提着包裹跟着司机走了。

  总算清净了,可我的脚还是挺受罪的。

  冯科果然第二天就回来了,放下了手提包走过来,蹲下来看我的脚,眉头拧成一团。“这么不小心?”

  “疼,刚才上了药膏的,医生说好的挺快,你别老看我的脚,我现在特别饿,之前都吃的外卖。”

  “外卖怎么行,我叫人过来。”

  冯科还是叫了保姆过来,这一次是个个子很矮的男人,看样子是个小厨师,白白净净的,来的时候带了一些菜,手法很快的做好之后自己去了之前保姆阿姨住的房间收拾了。

  “是公司的小厨师,只会做饭,保准你满意。”

  冯科端着排骨汤送我跟前,我闻着辣辣的味道就觉得舒服,笑眯眯的看着他,心情也好了不少。

  “呵呵,没想到你也有任性的时候。”

  谁说我不任性了,我的任性是卓风惯出来的,只不过我一直不想发作,不想给卓风添麻烦罢了。

  我吃饱喝足,躺在床上昏昏沉沉。

  冯科没走,也躺了下来。

  我们面对面,他轻笑,捏我脸,“发现了?”

  我一怔。

  “她是我叫来看着你的,没必要这么大反应,你直接赶走了就好,这样伤害自己,痛的是你自己。”

  好吧,我的小聪明在冯科的这只老狐狸跟前还真是小把戏。

  但是我不承认,我没吭声。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找人看着你是为了你好,万一你想不开再去给我戴绿帽子,我面子往哪里放?”

  这人,十足的变态。

  我没搭理他,背对着他,他挨着我躺过来。

  “卓尔……”

  糟了,这样的声音,他想做什么?

  我浑身紧绷,想躲开他,身子已经被他抱住。

  “冯科,我不想做,我现在想睡觉。”

  “由不得你。”

  他的手开始不老实,我慌张起来。尖叫着起身,推他,“你说不勉强我的。”

  他楞了一下,还是拉我过去,“我没勉强,夫妻之间,什么叫勉强?”

  “真是无耻,我不想做,我还怀孕着呢,你跟我做多少次都不会有你的孩子,你不觉得恶心吗?接盘侠?”

  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刚才还温和的像外面的阳光,瞬间冷的像冰刀,直接砸在我的脸上。

  静默了片刻,他豁然起身,提着门口的衣服就走了。

  我听的到一阵房门咚咚乱响,传到楼下,跟着关门,碰!在之后,车子发动,他的车子呼啸着跑走了。

  我也松懈下来,却没来由的,心里空落落的。

  房子虽大,却不温暖。这里,不是我的家。

  我实在睡不着,起来下楼去喝水,厨师小哥哥出来看着我,问我,“夫人,想喝点热的东西吗?”

  我看着杯子里面的葵花水摇头,“我想喝冷的,觉得心口很热。”

  “那是心火,但是也不该喝冷的,我给夫人做点降火的东西吧。”

  “是吗?那好吧。”

  他给做了酸梅汤,但是因为放了特殊的东西,喝起来味道怪怪的,不腻,我倒是很喜欢,一口气喝了两杯。

  我抚摸着肚子,觉得最近好像又大了一圈,不禁开心起来,宝贝啊,你要长大了。

  我正幸福的畅想,冯科又回来了。

  他仍旧怒气冲冲,我看一眼时间,不想他这一走都一天了。

  我没搭理他,自己低头随便翻看报纸,他去了书房。

  我心中一惊,觉得有些不对,该不会是保姆说了什么,他去翻找电话了吧?

  我也起身,正要过去,冯科在里面大叫,“卓尔,进来。”

  糟糕了,他是不是发现了?

  我做足挨打的准备进去,看到他手里提着的就是我的包,我能想象到我现在的脸色是多么的难看。

  “卓尔,给我个交代,别叫我自己找。”

  我看着他,没动。

  他将包啪嗒一声扔在地上,里面的东西都掉落出来,好在电话我是藏在化妆最里面,里面都是一些化妆用的小物件,电话也很小,颜色不鲜艳,所以不一样一样的找是看不到的。

  “什么?”我装迷糊的问。

  “哼,你说是什么?”

  “我不知道。”

  “卓尔,我对你不好吗?”他咆哮。

  “是,对我不好。”

  “你胡说八道。”

  我冷笑,“我没有,那你说,你对我哪里好了?”

  他不吭声。

  我走近几步,仰头看他,问,“说啊,你对我哪里好了?的确,我在外面跟卓风藕断丝连。那是我愿意,你拦得住吗?我爱的不是你,是你非要拴住我,是你逼迫的我,你早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如果你不要我,你不从卓风手里将我夺走,会这样吗,你告诉我,会这样吗?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做竟然全是因为你想得到我,可是冯科,你好好想想,你真正想得到的是不是我,是吗?你对我好?你哪里对我好,你做这些只是想满足你自己的虚荣心,拿我当成了徐娇娇。”

  “啪!”

  他的巴掌真大,特别响,拍在我脸上,痛的我半个脑子都麻了,我勉强站稳,后退几步,到底还是没站住脚跟,因为脚底还在痛,我跌跌撞撞的摔在了地上。

  我茫然的晃了晃浑浊的头,想抬头继续跟他争吵,不想眼前黑了一片,彻底的没了任何知觉。

  再次睁眼,周围是白花花的墙,冯科红着眼坐在我身边,我觉得脑袋还在嗡嗡的响,他看我醒过来,紧张的站起身,出去叫了医生进来。

  医生看了我一会儿,问了我几个问题就出去了。

  问题不大,只是我有些贫血。

  医生走后,冯科锁了病房的门,拉着椅子坐在我跟前。

  “对不起。”

  第477章 卓尔,给我也生个孩子

  他没抬头,这一句道歉说的一点力量没有。

  我没吭声,当做没听到,他的道歉我不稀罕要。

  “我当时喝了酒,你说话太伤心,我实在生气,你不该瞒着我跟卓风联系。”

  我冷笑,“我说的都是实话,并且我没有跟卓风联系,就算有,我也不会瞒着你,我就要用这件事羞辱你,给你戴绿帽子,你可以折磨我,千万种。可我能折磨你的方式只有这一个,你必须受着,除非你把我杀了,只要我活着,我总有办法给你戴绿帽子。”

  “你……”

  他气的浑身发抖,可还是隐忍着,咬牙,半晌过后,平静下来,声音黯哑,“我以后不会动你一根毫毛,对不起。”

  “道歉有用吗?”

  “我知道没用,看我实际行动吧。你,你别生气,对胎儿不好。还有,我给你的朋友打了电话,她下班后会过来,我要去公司,不能照顾你。”

  “随便!”

  冯科走后没多久,谢晶晶就来了,同她一起来的还有陆少。

  陆少拎着水果,坐下后告诉我,“卓风叫我送来的,晶晶接到了冯科的电话就告诉了卓风,卓风想回来,我给拦住了,他那边现在事情很棘手,忍过这段时间就好了,你忍一忍,他会接你出去的。”

  出去?

  说的我好像现在在牢笼里面一样。是否能出去暂且不论,我现在还真不能走。卓风这边安全了,那我朋友们呢?我不能叫谢晶晶她们也受到牵连。

  “陆哥,你最近好吗,我都很久没有看到你了。”

  “恩,还不错,生意就那样,好不好坏不坏,赚了钱都给卓风拿走了,不过也闹得清闲,我多了时间找开心。”!

  说到开心,我想起来之前冯科可是用开心的行踪威胁过张欣的。

  “陆哥,冯科肯定知道开心在哪里,张博远也在找开心,我回头想办法从冯科那里问出来,你过去直接带开心姐姐回来吧,开心姐姐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如果你们结婚了,以后事情就好说了。”

  陆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捏我的脸颊,“傻瓜,哪有那么容易,开心要是真的想回来早就回来了,你别操心了,哥给你削个苹果吃。”

  谢晶晶坐我身边,担忧的看着我,也不吭声。

  她是一个喜欢叽叽喳喳说话的人,这不说话了我就觉得心里更难过,“晶晶,想说什么就说吧,我没事的。”(!≈

  “卓尔,卓风从前都当你是宝贝,哪里动过手啊,这下可好,你还怀着孕呢他就打你了,你要是不怀孕的时候他是不是都要杀了你啊,你能逃就赶紧逃吧。”

  我倒是希望冯科杀了我给个痛快呢,平常对我的折磨不少,可我都没不能说,只笑着摇头。

  接过陆哥给我的水果,塞满了腮帮子,搪塞她们,“我没事,我这是贫血,当时我也没吃亏啊,哎呀,这苹果真甜,不是咱们这里的水果吧?”

  我故意岔开话题,陆哥这边就说,“恩,之前卓风说要给你买些东西回来,提前叫人送来了,还有一些我明天给你,今天不太方便。”

  我笑着点头,现在就算吃再多,我也胖不起来,却得了个贫血的毛病,不知道为什么。

  “陆哥,我哥哥和我嫂子回去了吗?”

  “没有,暂时住在我那里。”

  “那乡下的渔场不管了?”

  “恩,有人看着,没什么大事。”

  谢晶晶嘀咕,“什么叫没事啊,都被人砸了,我前几天才去看过两个小家伙的,都被吓坏了,我买的小玩具都不玩了。”

  谢晶晶说完,吐了吐舌头,看我一脸的慌张。

  陆少也是无奈,吸口气,才说,“这件事是意外,当时你哥哥不在,手下人做事肯定欠妥,这些都是之前卓风给介绍的客户,估计也是想着卓风出事了,担心你哥哥这边欠的钱偿还不了,就多说了两句,手下人听不惯就动手了,对方一怒,给砸了两个鱼塘。现在也没什么大事,损失不大,当时肖老大也在,你嫂子刚回来,正好遇到,这件事就赶上了。”

  哪有那么凑巧,卓风能给我哥哥介绍的客户可一定不是这种贪钱的人,我哥哥的钱能有多少啊,怕什么呢,鱼都在那里摆着呢,拿不到钱就拿鱼呗,这种事情在商场上很平常,怎么会出现这种事?

  我不相信的追问了好一会儿,陆少才说,“就是从前李思念的人,卓风知道了,等他回来他说亲自处理。现在手头太忙,东奔西走,欠款巨额,拆了东墙补西墙,卓家人也对他不闻不问的。从前卓振东活着肯定会伸手,现在是姨妈在家里,那肯定看热闹了。哎,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我嚼着嘴里面的苹果有些不只其味,刚才还很甜,现在觉得有些苦涩,我勉强吞进去,这件事记在了心里。

  我哥哥那边也出事了,还是最近才发生的,跟我之前与卓风在一起的时间相差了接近一年,也就是说,李思念一直都没有放弃针对我们做坏事,我还以为她已经收手,还在犹豫是否现在打击报复她,可见,我低估了李思念的作恶本事。

  相比较之下,冯科都比李思念言而有信,冯科在得到我之后果真没有再针对卓风,这样一想,我该是要答应冯科才对。

  最后犹豫,再一次见到冯科,我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但是,我有条件。”

  冯科呵呵的笑,掰开一片桔子给我,“吃了再说,你着急什么?”

  “我不可能不见卓风的,他毕竟是我家里人。”

  “恩,继续说。”

  “所以我还是要见的,但是我答应你不单独见就是了。不过你也要答应我,对付李思念,一定要她永远都翻不了身。还有,你不能对我朋友下手。”

  “呵……你觉得我会吗?”

  我点头,“会,”

  “傻瓜。”

  冯科高兴,很高兴的那种,一把将我抱住,低头亲吻我。

  我吓的僵硬着身子,绷的很紧,躲在他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我的心跳也在碰碰跳动。

  他低声说,“卓尔,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

  等什么,等着威胁我之后叫我主动答应?

  他轻拍我的脊背,“李思念?很好解决的,给我一个月。”

  “我要她的钱。”我鼓着腮帮子说。

  “你缺钱吗,我的夫人?”

  “给卓风。”

  我不说他也能猜得到,还不如直接说。

  他没任何表情,只淡淡的看着我,默了一会儿,笑了,“你知道卓风欠了外边多少钱?”

  我还真不知道。

  “千亿。”

  额……

  我心口一紧,眼前发黑。

  他笑了,轻捏我的脸,“李思念才多少资金,给了他又怎么样,不过我不在乎,你想要就给你。”

  我点头,拿一分是一分。

  冯科看着我笑,手指轻轻滑在我脸上,仔细抚摸,饶是意味很深的说,“你那么恨李思念?多过恨我?”

  “是。”

  “倒是诚实,怎么办,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卓尔,给我也生个孩子。”

  “不要。”

  “由不得你拒绝,一年后,我要看到我的孩子,不然,你要我做的事情,我未必会做,再者,卓风已经欠了那么多钱,不在乎再翻一倍。”

  我暴怒,狠狠的推他,“冯科,你别得寸进尺,大不了鱼死网破,我从这里跳下去,我死了你就威胁不到卓风了。”

  他眉头紧皱,脸色苍白如纸,好似已经看到我正要跳楼一样紧张,跟着深吸口气,“很好,跟我谈条件,你休想得到一点好处。对付李思念?自己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