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41节

  第482章 不能花女人的钱

  晨起,周围的阳光很舒服的照在我们的身上,好像镀了一层光晕,我抱着他的手臂,他睡得很沉,呼吸匀称,健硕的身体就好像充满了阳刚。

  “睡得好吗?”

  “很好啊。”我伸了个腰身,从未这么舒服过了。

  “呵呵,傻瓜。”

  他抱着我,又眯了一会儿才起身,“要今天会很忙,佳佳和李哥回来,有事情打我电话,这是你的电话,号码我都复制好了,可以打开头字母是的所有人联系到我。”

  他很快洗漱好,匆匆出了房门。

  我站在门口送他,目送他走。

  没多久,佳佳来了。

  “卓尔,我带了好吃的给你,上次你同学说你喜欢吃辣的,我就买了一些麻辣鸭脖,路少说不能说吃,我买的很少,你吃没了我再去买。”

  她进来后开始摘身上的脑子围巾,脱了衣服,坐在沙发上看我。

  我们看着彼此微笑,难掩这份欣喜。

  再一次重聚,前尘未卜,可至少,我们现在是高兴的。

  “卓尔,你脸色好多了,吃早饭了吗?”

  “吃过了,卓风没吃,我给他拿着车上吃了,你坐,我给你倒水。”

  “我自己来。”佳佳起身抢过我手里的杯子,自己倒了杯水,却没喝,仍旧微笑着打量我,“卓尔,就是不一样,出来就起色就打不通了,好好在在这里,冯科不会来打搅你的。”!

  我狐疑的皱眉低头想,卓风这边到底用了什么法子才会叫冯科放弃控制我的想法,难道背后他不会找卓风的麻烦吗?

  我问了佳佳,她只说不知道,再没说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没多会儿,李哥也来啦,提了一些衣服给我。都是我哥哥买给我的,因为他也不能经常外出,就托陆少叫人送了过来,终于遇到了李哥,李哥就给拿了过来。

  都是一些我适合穿的肥大的孕妇装,各种颜色和样式,看起来无比的可爱。

  我提起来一件比量一下,就哈哈大笑,“我哥哥的品味真差,我也不是孩子,干嘛穿成这样子。”(!≈

  佳佳也哈哈大笑,李哥憨憨的说,“就是挺可爱的。”

  “太逗了,你看这里还有花边,这是小鸭子吗,哈哈,还有蝴蝶结呢。”

  我看着衣服可爱的笑的合不拢嘴,这看着就挺逗,就不要说穿了,可后来还是破不已换上了。

  这一天过得实在无聊,我除了睡就是吃,后来吃饭的时候将汤洒在了身上,不得已换上了哥哥给我的孕妇装,佳佳笑了好长一段时间。

  我不想继续叫自己睡了,就坐在楼下跟他们聊天,说着说着还是睡着了。

  入眠快,醒的也快,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到佳佳跟李哥聊天。

  佳佳说,“卓哥那边很棘手吧?”

  李哥嗯了一声,好像在门口吸烟,门口的风透过来,呼呼的像,过了很久才听他的声音夹杂着风声断断续续的说,“在找人,没人跟接收,手里的货就无法换成钱,钱不够,欠款就会继续增加,不过现在还是有转机的。”

  佳佳吸口气,听起来声音很沉重,这件事都叫人累的抬不起头来。

  “卓尔不知道这件事,卓哥说不瞒着她,但是卓尔没问,我也没说。相信卓哥会想到办法的,一个月后还没还钱,就要吃官司了,李哥,你说卓家人怎么就这么狠毒呢,看着卓哥有困难也不伸手,当初伸手要钱的时候都那么痛快。”

  李哥无奈叹息,“其实卓风有钱,都在国外,他说都是卓尔的钱,不给动,之前卓尔签约的合同之后也大了一些钱进来,卓风还是没动,现在数目不小了,卓风死心眼,一分没花,都给卓尔留着呢。那笔钱要是拿出来,可以缓和一段时间的。”

  我忍不住睁眼问,“他为什么不动啊?”

  我突然醒过来吓了两人一跳,纷纷吃惊的看着我。

  李哥先镇定下来,扔了香烟在外面,对我说,“因为不到万不得已,钱是不能乱花的,并且那些钱是给你的。”

  “可我要钱没用啊,上次卓风就说不用我的钱,我一直不懂,他都这么困难了,为什么不动那笔钱,肯定有原因,佳佳姐,你说,到底是为什么?”

  佳佳为难的皱眉,看看我,看看李哥,见李哥点头了,她才低声说,“卓哥说不能花女人的钱。”

  “这是什么狗屁道理,他不花,我自己花总行了吧,我现在就去打电话,将那笔钱调出来堵上。”我去楼上找电话,佳佳就跟在我身后,絮絮叨叨的劝我。

  说了一大推,只有一句话她说到了重点,“卓尔,那些钱如果一旦动了,冯科肯定知道,那你就在这里待不了了。”

  我脚步微僵,回头瞧她。

  她继续说,“这是主要原因。你的合约签订不到七天,冯科就知道了公司的账目不对,但是没动手,他一直等着卓风花那笔钱呢,却迟迟不见卓哥动,就是想捏着这个把柄要下手的,卓哥不给他下手的机会,不然你以为卓哥为什么这么理直气壮地将你带回来?冯科这笔钱的来路不清白,卓哥手里都有证据的,要是高发出去,冯科不顾一切的也跟着揭露,那事情真想被解开,吃亏的是你啊,你才是公司负责人啊。”

  我一阵心颤。

  所以,冯科这么轻易的叫卓风带我走就是想来一把大的,利用我公司的事情在给卓风少一把火,彻底的叫我和卓风走投无路。

  真是卑鄙啊。

  “那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没了,除了咱们几个知道就没别人了。当时卓哥也说不想瞒着你的,免得你做傻事,可我想你现在身体不好,还是多休息,少操心这些吧,毕竟卓哥不是没办法,只是需要时间,卓尔,说真的,咱们现在真的什么都帮不上。”

  是吗,什么都帮不上吗?

  我皱眉,思量着这件事。

  李思念,冯科,张博远,都没有把柄吗?

  当初卓风带着张博远的东西走了,将东西藏了起来,那藏在了哪里,为什么冯科那么容易就找到了张博远神通广大的却没找到呢?

  这里面盘根错节肯定有些地方时不对的。

  “佳佳,你告诉我,卓风到底在外面忙什么,为什么总是出差?”

  “这我真不知道,陆哥都知道的不多,卓哥也不少。”

  “我要问他。”

  “卓尔,你现在身体真的很差,你看你的脸上,我们都很但系你。”

  我?我很好啊。

  我转身,看着身后墙壁上挂着的镜子,看着里面的自己,吓了一跳。

  我脸色苍白如纸,嘴唇发青,眼神呆滞,头发梳理的倒是整齐,可跟枯草一样,我憔悴的竟然像一个将死之人。

  我怎么了?

  自从跟冯科在一起后我几乎不照镜子,洗脸后随便炸伤头发,换上干净的衣服,整天想着心事,我从未在镜子前看过自己了,不想,我现在竟然是这幅鬼样子,难怪谁见了我都要仔细的看着我,好像见了鬼的表情。

  “佳佳姐,我这是怎么了?”

  佳佳吸口气,眉头皱起来老高,“卓尔,你贫血的厉害,具体情况还不知道,所以在等医生过来给你检查。”

  第483章 死胎

  几天后,医生来了。

  也传来了噩耗。

  孩子是死胎。

  我呆若木鸡,抓着卓风的手,一直没说话。

  我以为我可以尖叫,怒吼,撒泼,大吵大闹,像一个正在骂街的皮肤在房间里面摔东西,可我镇定的像是一块木头。

  孩子是死胎,是因为我的子宫上涨了两个瘤子,暂时不确定是良性还是恶性,在三个月的时候已经被发现了,可是冯科却一直没告诉我。

  这个体检报道冯科一直没有给我看过,卓风这边拿不到,给我做检查的医生还是冯科的私人医生,自然是听冯科的安排,卓风之前就看我的身体不好,所在想安排了我出去旅游的机会要给我做检查,却因为冯科的突然放手改变了计划。

  现在我终于自由,却迎来个消息。

  肚子大不是因为孩子,而是我肚子里面的肿瘤在不断增大,我消瘦,贫血,也是因为这些肿瘤,初步确定,现在又两个大的,已经涨到了拳头这般大小,医生建议,立刻开到,至于孩子,早就死了。

  我呆呆的看着面前的所有人,眼睛要瞪出来了,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成线的流。

  良久,我哇的一声哭出来,卓风紧紧的抱着我,房间里面就只有我的哭声。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深夜,我终于安静下来,抓着卓风的手,害怕的我不知所措。

  “卓风,冯科这是要我死啊,他是想看着我一点点的死啊。”

  “不是,他那边该是不知道的。”

  “医生每周都过来给我检查身体的,怎么会不知道呢?”

  “只观察外表看不出什么的,孩子三个月的时候你才过来,打那之后没有做过任何有关孩子的检查,不是吗?”

  我点头,又摇头,怎么想都不会,冯科这是要我死,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害的我们还不够吗?

  “卓风,孩子,真没救了吗,真的吗?”

  “以后还会有的,这个孩子或许与我们无缘,不要太在意。”

  我摇头,泪水摔在他脸上,“卓风,这是我们的孩子啊。”

  “我知道,我知道,哭出来,大声哭出来。”

  卓风比我还难过,他面对的是要是去的孩子和我,在他失去了父亲以及无助的此时,还要面对失去孩子,上天为何如此残忍,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才会这样惩罚我们?

  我们只是相爱啊,我们没做错任何事啊。

  “卓风,我怕!”

  他安慰我,劝说我,我却能感受到他比我还要害怕,颤抖的手臂禁锢在我的身上,给我最后的温暖和依靠。

  为了他,我要活着,好好地活着,冯科,李思念,张博远,你们都要受到相应的惩罚。

  手术定在几天后,是在郊区的一个私人医院,卓风安排好了一切,请了市里面几个有名的专家医生,看了我的病例后开始给我做各种身体检查,下午两点,给我手术。

  麻药注射进去,我开始浑身无力,躺在床上,看着卓风的双眼,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手术进行了十个小时,我是在两天后苏醒的。

  当时卓风红着眼睛,双眼底下青黑,眉眼却舒展,他笑着告诉我,“没事了,都很顺利,以后我们还会有自己的孩子。”

  我激动地握他的手,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真的吗,是真的吗?”

  “是,是真的,以后还会有我们的孩子,手术很顺利,肿瘤已经做了切片化验,是良性,不会有危险,肚子上只有一大块小小的疤痕,以后会慢慢愈合的,放心吧!”

  相信卓风已经等了很长时间,迫不及待的告诉我这个令人欢喜的事情。

  我看着他开心的笑,我也欣慰的笑出声来。

  “哎呀,疼。”

  “傻瓜,别笑那么大力气,刀口还没好,当然疼,饿不饿?”

  我摇头,“不饿。卓风,我们的孩子……”

  “暂时在太平间,等你好了我们一起埋葬她,好不好?”

  我含着泪光,“好,是男孩还是女孩?”

  “是女孩子,你喜欢的女孩子。”

  我哽咽,“你不喜欢女孩子吗?”

  “喜欢,只要是跟你一起生的我都喜欢。”

  他抱着我,眼角有泪,却没落下。

  我紧紧的抱着他,互相取暖。

  我们都是被上天抛弃的人,在这里,忍受各种痛苦,尝遍艰辛。

  冯科来的时候我才拆了药线。

  他坐在距离我不愿出的地方,一直垂头,很久后才说,“对不起。”

  “冯科,你是翔看着我死的,说对不起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啊?”一个变态,口口声声说爱我,对我好的人,却在计划着要看着我一点点死去,他该是多么狠毒的人。

  “我真不知道。”

  “少装算了,你的私人医生不告诉你的吗?”

  “他当时在国外的检查时没有问题的,事后在没有检查过,你的贫血状况一直在查,我也很困惑。卓尔……”

  我拿起枕头,身边的果盘,全都砸在他的头上,“冯科,滚出去。”

  他愣了一下,抬头,水果的皮落在他的头发上,他轻轻扯掉,深吸口气,缓缓起身,最后看我一眼,没有说话,直接离开。

  自从这以后,冯科再没出现。

  一个月后,卓风这边的生意有了起色,他拿着一摞子的合约回来,笑的眼睛都成了一条线,亲自下厨给我们做了一桌子的饭菜。

  我们邀请了陆少和我哥哥他们到场。

  吃饭的时候,陆少说了我至今才知道的秘密,当日卓不凡告诉我去找张欣,是预谋已久的,这一切都是卓家人在捣鬼。

  卓风隐藏的东西其实是卓振东叫人从开心的手里偷来的,一直放在卓震动这里,卓振东将死之前一直指着自己的保险柜方向,卓不凡叫人开了保险柜,看到了那份秘密文件,却被姨妈抢走,姨妈背后利用卓不凡相救卓风的心思引诱我去找张欣,顺道,将我卖给了冯科,姨妈拿到了一笔钱,却没想到,卓振东发现了,这一生气,就咽了气。

  卓不凡知道我被冯科带走后去找卓风,告诉了卓风这件事。

  卓风一直没说话,但是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都在做一件事,叫姨妈这边,彻底破产,永不翻身。

  卓风拿到的钱,就是姨妈手里的全部继续和房产。

  陆少喝了口酒,深吸口气,无比惆怅的感慨,“最后才知道,一直在做手脚的却是身边的人。”

  我听后惊的后背一阵冷汗,姨妈为了以及自私,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她的狠毒不比冯科少。

  “喝酒,这件事揭过去,从此我与卓家,一刀两断。”

  卓风举杯,满脸的镇定决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