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42节

  第484章 我们什么时候离婚

  尽管债务还有,可现在已经开始进账了,卓风喜笑颜开,笑容多了起来。

  我身体一点点的恢复,他每天给我做营养餐,带着我锻炼,准备开春去欧洲继续完成我的学业。

  可在我们计划好这一切的同时,却忘记了一件事情,我现在是冯科的妻子,我想去哪里,需要做什么,手里的证件却是假的。

  “没关系,我会拿到手的,还有离婚证书。”

  卓风搂我肩头,眉头的痕迹更深了几分。

  我想过,不如这件事就直接去找冯科主动谈,还是那句话,大不了鱼死网破,我们互相捅刀子,反正命只有一条。

  我跟冯科约在了他公司楼下附近的一个咖啡厅,坐下后,他叫人赶走了在这里想要看热闹拍照的人,偌大的咖啡厅就只有我们两个。

  “卓尔,回来吧,我弥补你。”

  我笑,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冯科,你不如直接杀了我,你以为我还会回去吗?”

  “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并且我已经开除了那位医生,体检报告我会交给你看,你可以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的。”

  “冯科,这些都过去了,我来是想问你我们什么时候离婚。”

  冯科却笑了,笑容渐渐放大,笑出声来,“你现在跟我谈离婚吗?当初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是啊,我是答应了你跟你结婚,你这边会对卓风收手,可现在我现在反悔了,你也可以反悔啊,我相信卓风还是有本事跟你对抗的。”

  他啧啧有声,饶是兴趣很浓的说,“别得寸进尺,我是觉得内疚,你生病这件事我也很担心,所以我才没有责怪你离开我,可不代表我就会允许你跟我离婚。不要忘记你当时那么无助的时候,身边照顾你的人是我,可不是卓风。”

  真是笑话,不是他逼迫我们,我会那么无助吗?

  “冯科,你说的再好听也改变不了你要害死我的事实,你口口声声的爱,竟然是要折磨死一个人,这种爱任何人都不会接受的,你觉得我们这样的夫妻关系还有什么必要呢?”

  “呵呵,是否有必要可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我说有就是有,容不得你反驳。我知道你要离婚的目的,想要跟卓风双宿双飞吗?哈哈……太天真了,上了我的船,没有我的允许,你休想安静的离开,就算我带足了绿帽子,也不会叫你们之间在一起,卓尔,死了这条心。当然了,你们可以四处偷情,打着兄妹或者是姐夫小姨子的旗号继续在一起,可你别忘了,你的头衔永远都是我冯科的太太。哈哈……”

  他大笑着离开,起身对我抛媚眼,满脸的满足,仍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胜利者。

  我生气的对他咆哮,“疯子。”

  他站在门口,啧了一声,“是啊,我早就疯了,从你给我之后,我发现我做一个疯子还很合格,至少我得到过你,可卓风休想得到你,哈哈哈……”

  咣当,我生气的踢翻了桌子。

  咖啡馆的经理跑出来,为难的看着我。

  我抱歉的说,“抱歉,我会双倍赔偿,不过,账目记在冯科这里。”

  既然是我的丈夫,就给我行使丈夫的权利。

  几天后,我拿着从冯科的公司变相转走的一些固定资产去了隔壁的市区,办理好了转签的手续,这些东西,实实在在的由冯科的名下变成了我嫂子的名下。

  我从市区回来,冯科咆哮着给我打电话,“卓尔,你疯了?”

  我笑着回答,“是啊,我疯了。你忘了你说的,作为一个疯子,还是很合的,我们这才夫妻啊,你给我的权利,我不能不要,除非你跟我离婚。”

  “哼,这点钱我还不会在乎,你有本事继续。”

  是,才几百万,他来回一趟出差的邮费加上消费都不止这个数了,可积少成多啊,做假账,我还是很在行的。

  晚上回到住处,卓风才也出差回来,吃着饭的时候问我,“转走了多少?”

  他竟然这么快就知道了。

  我拿着叉子啪啦着盘子里面的牛排说,“不多,七百万。”

  卓风喝了口酒,没有说话。

  我们在冯科这件事上好像早就达成了一种默契,不主动说,不主动提,顶多在有事情发生上,会彼此问一下对方,却从不会发表任何看法。

  睡前,他躺下来,侧身抱住我,低头亲吻我的时候说,“以后不要做了,需要钱我给你。”

  我有些不开心,这不是需要钱的事儿,我是想整一整冯科,他不懂吗?

  “卓风,你怎么想的?”

  “我在想,你跟着我不需要做这些,冯科这边我会动手,已经在做,不想叫你社险,你现在要紧的是准备回学校。”

  他还像从前一样要将我保护起来,这样的保护已经叫我一路成为被人利用的傻子,不然我们也不至于处在如今这样不上不下的尴尬身份。

  “卓风,我没事,我还会在做的,你别担心。”

  卓风也有些不愿意了,低头看我,与我拉开了一段距离,提醒我说,“很危险,冯科是疯子。为什么不听话?”

  我觉得,卓风有些敏感,我不是不听话,是不想什么都不做只坐以待毙,我不想再失去他了。

  “卓风,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你干嘛阻拦我?”

  “因为很危险,冯科的手段你想象不到的狠毒。”

  “我知道。”

  “卓尔,听话,生意上的事情我来做,好吗?”

  他深吸口气,显得很是无奈。这样的表情是我从未看到的,他竟然表现的很反感。

  我想我是看错了,想多了。

  “卓风,我想为我们之间做点什么,至少要先离婚吧,你向我们一直偷情吗?你不在乎我是冯科的老婆吗?”

  孩子没了,我们之间还剩下什么,只有苦苦支撑的感情。

  这样的出境叫我很是没有安全感。

  “卓风,我想要,我要做,我必须做,我不想被冯科牵着鼻子走。”

  卓风皱眉,默了很久,起身看我一眼,没吭声,抓着桌子上的香烟,出去了。

  扔下我一个人在床上呆如木鸡,我惊愕的很久都没缓过神来。

  卓风从来都没有不耐烦过,他突然这对我,叫我无比无助,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自处。

  等他吸完香烟回来,推门,我们四目相对,他脸上仍旧挂着不高兴。

  坐下来,背对着我,沉默很久才说,“我担心你再出事,为什么不听话呢?”

  “卓风,我不是小孩子,我知道我做什么,我了解冯科,知道他不会对我怎么样。我也想给你分担,看着你这么累,我也担心你啊,我做错了吗?”

  第485章 卓风成你的小三

  这是我们第一题因为意见不同而争吵,道理说了一通,我们都在为彼此而分担,却一直打不成一致。

  到最后,他说,“你以为看着你成为他的老婆,我不介意吗?”

  原来这才是问题的所在。

  他在乎我现在是别人的老婆。

  当天晚上,我离开了他的别墅,去了陆哥这里。

  陆哥看着我,一直皱眉,“卓尔,你们这样不是办法,说好听点叫余情未了,冯科是棒打鸳鸯,说不好听点你们就是偷情,从前你是卓风的小三,现在可倒好,卓风成你的小三了。”

  所以,当务之急是离婚。

  “陆哥,我做这些就是想早点离婚啊。再有,我做小三的时候可没有任何怨言的。”

  “不一样吧,你跟冯科……”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跟冯科有了夫妻之实,可他却没有,并且跟李思念是假结婚。

  我心口无比难受,这是我无法抗拒的事情。

  陆少叹口气,“的确,这件事你是受试者,或许我想错了,我回头找他谈谈,你在我这里住着吧。”

  “陆哥,我跟卓风回不去了。”

  我不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听他的,如今,我结了婚,生活孩子,甚至有了冯科,我跟卓风之间,再回不去了。

  “别乱想,他估计是这段时间事情太多,自己也是忙的烦躁,我回头问问他吧。”

  距离除夕还有两个月,市内已经有了过年的喜庆,可这几年,我就从未感觉到过年的喜悦带给我的快乐和兴奋。

  在陆哥这里一住就是另个星期,卓风没跟我联系,冯科也没跟我联系,只有谢晶晶经常来找我。

  谢晶晶已经在准备回学校了,她的事情被澄清,学校给出了书面道歉信,要求她回去继续读书,但是需要降级一年毕业。父母也回了原单位,一切都恢复正常。

  刘薇也打算回来,但是换了专业,她要留在学校继续读研究生和博士,所以估计会晚一段时间过来。

  谢晶晶在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满眼的兴奋,突然问我,“谁叫刘平啊?”

  刘平?我皱眉想,名字好熟悉,一时半会儿没想起来,“不知道啊,我回去问问陆哥,好熟悉的名字,怎么了?”

  “我的手续是一个叫刘平的律师帮我处理的,他说有事情可以去找他。”

  我哦了一声,想着该会是卓风那边的人吧。

  跟着谢晶晶去了她学校宿舍收拾,因为都放假了,这里也没什么人,不过换了新宿舍,她暂时不想回家,就在学校住,等除夕前回去,她说要继续打工,增加社会经验。

  我佩服谢晶晶处理事情的果断,也在计划着我是否该做点事情了。

  无意间,我看到了那个叫刘平的律师留给她的名片,好奇上面的公司名字,“卓远律师事务所?”

  “是啊,就是那个刘平的工作地点,之前的手续和一些相关学校的道歉信什么的都是他帮我安排的,我问背后是谁再帮我,他没说。”

  不用说,我也知道,卓远律师事务所是冯科手下一个律师团队的分支。

  我找到冯科的时候,他才睡醒,睡眼惺忪,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打量我。

  我看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家”,心情复杂。

  他问我,“我的夫人打断回来了吗?”

  我摇头,直接问他,“谢晶晶的学校手续是你安排的吗?”

  “恩,不用感激我,我当初答应了你,所以就要做到。李思念这边快收拾的差不多了。”

  可我当初没答应啊。

  “冯科,我们当初好像没达成协议吧,我不会给你生孩子的。”

  他笑,“走着瞧咯,啊,对了,这里面我做得事情不多,卓风做的不少,倒是叫我佩服,卓风的办能力实在是令人钦佩,呵呵。我的对手是这个这里还的人物,我竟然觉得很荣幸。”

  变态就是思维跟别人不同。

  我没搭理他,说了声谢谢就离开了。

  才坐上出租车,他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老婆,回来陪我吃个便饭吧,家里没你这个女主人在,异常的凄冷,并且我会告诉你一件好事。”

  我才不想理会他的变态思维和行为,却因为他的第二通电话,我不得不回去。

  冯科笑看着我,此时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斜靠在门口,满脸笑容,“老婆,逼你回来的滋味不好受吧?”

  我冲他瞪眼,“快说,顾程峰到底怎了?”

  “死不了,就是出了点车祸,啊,知道是谁做的吗?”

  我摇头,顾程峰一直都没联系,我回国后他那边就没了消息,之前在法国还经常暗中帮我的,他出事我却一点不知道,相信陆少和卓风也是不清楚的。

  “快说啊。”我急的跺脚。

  “恩,李思念。”

  我大惊,彻底火了。

  坐在冯科的对面,我吃着奇怪味道的晚饭,想着心事。

  李思念现在的首饰公司要倒闭了,卓风背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做的很快,冯科的意思是他只帮了一点忙,当然是没有叫卓风知道,但是我相信依照卓风的聪明肯定会发现的,可李思念这边都已经自身难保了,干嘛还要对付顾程峰啊,顾程峰没招惹她吧,那个女人是不是疯了?

  我没想通,可想到顾洛和李思念之间的恩怨,我猜,是顾家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被李思念抓住了把柄,最后反咬一口,反正李思念也是一个垂死之人,肯定会下手重了。

  冯科吃完了盘子里面的东西,往旁边一推,笑看我,手里的酒杯摇晃,红色的酒水顺着杯子的边沿滚动,留下一片刺眼的痕迹。

  他轻笑,“想明白了?”

  “顾洛想报复她吗?”

  “聪明,哈哈,我果然没看错人,卓尔,你很聪明,那你说说,李思念出事,我帮了什么?”

  冯科可不会好心帮忙,他肯定是叫顾洛知道了什么,卓风手里有些东西对李思念不利,可是卓风迟迟没下手,该是在看时机,却不想,这个把柄冯科就卖给了顾洛,顾家现在根基稳,又是国外的公司和企业,自然比卓风更有说服力了,所以顾洛出面,叫这件事公开,才会逼急了李思念,叫李思念这边彻底垮台。

  我惊得一阵冷汗。

  冯科,太狡猾。

  “哈哈,卓尔,想明白了?”

  “冯科,你在这件事里面得到了什么好处呢?”卓风可不会感激他,想反悔觉得他多管闲事。

  冯科却笑着说,饶是意味深长,眼神暧昧,“好处?我老婆去去而复返,陪我共进晚餐,这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