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43节

  第486章 我才是你合法的丈夫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怒瞪着他。

  他笑的无比畅快,指着墙壁上的一处灯光说,“摄像头,直播,发送到卓风的电话上,恩……我想,他应该很生气吧?”

  我暴怒,将手里的盘子掀翻,砸向他。

  他轻易躲开,起身擦了擦手和嘴角,朝我走来,“老婆,我现在非常想你,我们很久没有同床共枕,床上都没了你的味道,你想不想……”

  我生气的推他,咆哮,“冯科,你是个精神病,亏得我还想着念你一分好。”

  他冷笑,“念着我的好?卓尔,在你心里,谁对你真正的好你知道吗?”

  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分的很清楚。

  冯科靠近过来,将我堵在墙壁上,双臂撑在两边,居高临下,眉眼尽是算计,“卓尔,看清楚,真正对你好的是我。你以为是卓风吗?太高看他了?这一次你们吵架,他多久没去找你了,他在乎什么你该知道吧,他在乎你的身体,却不是你将这个人,我们睡过了,所以他嫌弃你了,懂吗?”

  他放屁,卓风才不会这样。

  我摇头,推他,捶他,他不为所动,坚硬的身体就好像铜墙铁壁,岿然不动。

  我疯狂地尖叫,想要逃离。

  他却堵住了我的嘴,霸道的亲吻我,我被吻的窒息,好无办法挣脱。

  “冯科,冯科,啊……你不如杀了我,救命啊。”

  我拼了命的尖叫,嘶吼,他仍旧死死的捆住我。

  我甚至听到了衣服被撕开的声响。!

  “啊……”我尖叫着大哭,疯了一样的对他拳打脚踢。

  猛然,他的身子被人甩开,跟前瞬间闪过来一阵风,睁开眼,就看到冯科被甩了出去。

  卓风高大的身影站在我跟前,背对着我。

  “咚!”一声闷响,冯科被摔在了地上,撞到了身后的茶几,上面的茶具,晃了好几下才摇晃着身子落在地上,碎成两节。

  冯科却冷笑,爬起来,呸出一口血水,看着我们,“你来的倒是快。”(!≈

  “冯科,你我之间的恩怨,别牵扯到卓尔,我警告过你。”

  “哈哈,她是我老婆。牵扯?要牵扯她进来的人是你,不是我。卓风,看清楚,这个房子是我的,那个女人也是我的。”

  卓风不予理会,回头拽我就走。

  冯科几步凑上来,拽着卓风,伸出去一拳,敲在了作风的下巴上,一阵闷响,两个人颤抖在一起。

  我不停地尖叫,拽着这个,拉扯那个,到底是分不开。

  冯科拽着地上的一块碎裂的花瓶走过来,我闭着眼睛挡住了还没爬起来的卓风跟前,双臂张开,等待花瓶砸在我身上。

  不想,迟迟不见东西落下来。

  冯科举着手里的花瓶看着我,满脸怒火。

  我瞪着他,亦是浑身暴怒。

  “卓尔,你看清楚,我才是你合法的丈夫。”

  “是,可我不爱你,当初我只承诺嫁给你,你不在动卓风,你做到了吗?”

  “我做到了,你看不到而已。卓尔,我对你不好吗?”

  我冷笑,“你对我好过吗?冯科,你也看清楚,我不爱你,不爱你。就算卓风已经不似从前那么爱我,可我仍旧不爱你,我爱的人始终不是你。”

  他浑身僵硬,举过头顶的花瓶缓缓落下,转身,飞了出去。

  花瓶砸在墙壁上,咣铛巨响,碎成了残渣。

  “都滚!”

  卓风拉我起来,我脚步不稳,冯科还在回头看我,我只撇他一眼,爬上卓风的后背,直接离开。

  几天后。

  各大新闻报纸上登载,李思念的父亲贪污,这件事牵扯甚多,一路追查,揪扯出一条线,上下查了不知道多少人。

  就此,李家彻底陨落。

  李思念也名声彻底损坏,但是她在变卖了全部的财产之后,彻底的消失了,卓风说她逃去了国外,估计几年内是不会回来了。

  这天,我携着卓风的手,无比悠闲的走在宽敞的街巷上。

  除夕的脚步也越来越近了,哥哥那边迎来了跟嫂子结婚的好消息。

  总算有一件事好事,我异常高兴。

  去参加婚礼的前一天我去复查,我身体彻底没有问题,医生说两年后就可以继续要孩子了,要一直保持好心情。

  我拿着体检报告出来,面前遇到了一直都不见人影的卓不凡。

  他好像胖了不少,长高了很多,人也成熟了,只是见到我的时候有些尴尬,眼神一直在躲闪,我追着他说了很久的话,他才支支吾吾的说来医院是因为姨妈病了。

  姨妈出事后一直在卓风从前的房子里面没走,乡下的老宅子也不属于她。她带着郭渊,住在别墅里面,整日不出门,最近听说得了重感冒,却不去看医生,郭渊实在没办法,也出于担心,最后将电话打给了卓不凡。

  卓不凡手里提了很多的药,告诉我说,“是肺炎,问题不大,她不来,我就叫了医生过去检查,顺便开了点药。”

  我轻轻点头,无奈的吸口气,事到如今,一家人,两败俱伤,精疲力竭,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卓不凡,谢谢你。”

  “恩?”他差异扭头看我。

  我笑,“尽管你做错了事,可你是好心,当初那么帮我,我谢谢你。”

  他一直尴尬的不吭声,对于我嫁给冯科这件事,卓不凡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可他也是被利用的,我不怪他。

  “卓尔,你跟冯科什么时候离婚?”

  我摇头,“遥遥无期。”

  “其实……”卓不凡,欲言又止。

  “说吧,事到如今还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呢?”

  “其实冯科对你真的挺好。”

  我一怔,盯着他的脸看。

  “是,我知道我说这话是挺畜生的,可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仔细想想,你在冯科那边那段时间,过得不好吗?”

  如果说他给我吃喝就是好,那我跟狗有什么区别呢,好不是这样划分的吧?

  我不明白的皱眉。

  他继续说,“冯科将公司的一般股份都给了你,知道吗?”

  我大惊,一脸的不敢相信。

  “不知道吧?我也不敢相信。这件事我也时才知道,前几天跟卓哥喝酒,他无意间说的。他说这件事叫他不知道怎么办好,可又不能放开你,可一想到你是冯科的妻子,他就心里难过,为什么你不是他去妻子呢,别说是一半的家产,就是全部都被你也无所谓的。可现在冯科竟然将冯家全部的资产一半给了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冯科真的将你看做是自己的老婆看待的,并且是在你们结婚的第二天就做了这件事。如果是才做的,那肯定是冯科有目的,可现在看来,冯科对你真的动了感情,这叫卓哥很为难,他不知道要如何动手对付冯科,一旦动手,伤害的还有你。”

  第488章 物是人非

  头二十三年,我活在被人庇护的隐藏阴影之下,折断我的翅膀,做一只受人保护只会哭泣的小鸟,可从这天开始,我才知道,其实人生还有另外一种意义,那就是有价值。

  我不该是一个只会哭泣的傻瓜,我有自己的思想,我有自己的自由和我渴望的东西。

  更主要,我能够看得懂桌面上的文件,我更有自己的主见和对企划案的看法和要求,一整个下午,跟着站在展板前的报告秘书我似乎开启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听得我热泪盈眶,浑身激动。

  冯科不时的回头看我,冲我微笑,给我安慰。

  我知道他的眼中尽是算计,可我品尝到了自由的新鲜汁液,叫我有些情不自禁。

  晚上开完会出来,冯科问我,“累吗?”

  我摇头,我不累,我更想飞翔,我的翅膀坏了可以缝补,我的头脑还是鲜红的。

  “冯科,其实我想谢谢你。”

  他对我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可他给我的一些看不到的东西叫我更加想感谢他。

  他笑,不吭声,指着桌面上的报表,“拿回去看吧,相信你会看的懂,至于你说的上学,我不反对你跟着卓风一起去澳洲,但是我更希望你在国内,其实国内的学术已经很了不起了,只是很多人向往国外,其实都一样的,你的英语可以单独学,你需要的是专业知识。”

  计划随时都在变,我渴望的东西却始终都一样,那就是自由。

  卓风将我从冯科这里带出来后,他依旧想要控制我的一切,我们的争吵也才会那么激烈。

  我清晰的记得他脸上的怒火,紧握的拳头,在警告我,卓风被我彻底激怒,他的伤心和怒气告诉我,我们之间,裂痕早就很大了,只是我们不曾正确的去面对。

  不管我跟冯科之间如何,我跟卓风之间,真的越走越远。

  “冯科,可以预支给我点工资吗?”

  他哈哈大笑,递给我一张金卡,“你是我老婆,公司也有你的一半,你自然有自己的钱了。金卡是你的名字,之前就办好了,只是知道你不会要,所以没给你。现在你张口,我迫不及待。去花吧,我现在只有钱了。”

  我抓过金卡,轻轻抚摸上面的名字,笑着点头说,“谢谢你。”

  我的一件事买了房子,处在市内不远处的一处新楼盘,才建好,周围的绿化还没开始做,可里面已经住进了人,我买的是靠近正门的一个小别墅式的公寓,一共两层,面积不大,足够我一个人居住,更主要,离我的公司和学校很近。

  是的,我听了冯科的建议,回了原来的学校,这里面冯科没少找关系,手续办理的很顺利,更令人高兴的是,我跟谢晶晶和刘薇还在一起。

  而李阳,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除夕的前一个星期,公司放假,我收拾好最后一份报表,从公司出来,看着停在大厦门口的黑色卡宴,心情复杂。

  卓风,这是上次他打给我电话后第一次主动来找我,之前他发的三句微信留言,我到现在都没听过。

  看着他推开车门出来,依靠在车门边上的样子,叫我想到了几年以前,他来乡下摄影,我从下山的山道上看到他,当时他似乎根本没注意到我,我只欣赏他的美好,更多的是自卑。

  如今,我们再一次面对面,却是这样的场景。

  物是人非。

  “姐夫。”

  他点点头,“我订好了位子,我们坐下来再说吧!”

  我没拒绝,坐在后排的座位上,跟李哥打招呼,卓风坐进来,与我之间隔开了一段距离。

  我们之间,再没了从前的那份熟悉,多的是陌生和疏离。

  车子呼啸着跑走,一路无言,车内满是尴尬。

  到了餐厅门口,卓风先下车,帮我开车门,下来后,他没动,瞬间,距离近了,呼吸都喷在彼此的脸上,我有那么一瞬间的惊愕,不自然的后退了半步。

  他却伸手,揽住了我的腰身,“小心。”

  我侧目,看着身后的车门,我险些撞上去。

  “我没事。”我直接走过他身边,擦着肩头。

  他仍旧站着没动,我走到石阶上回头看他,他才提步向我走来。

  进了餐厅,他选了一个靠近角落的位置,落座,他才开始说话,“最近很忙吧?”

  我点头。

  尽管不见面,偶尔还是能够听到彼此的消息,他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却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冯科最近都很忙,我几乎见不到,自然少了很多不必要的出行。

  回家,公司,成了我这一个月来的主要路线,想找我不难,可卓风,却在今天才来,我觉得,一切都晚了。

  所以,我刚才的那一声姐夫,已经表明了我的态度,他却仍旧面无表情,故作暧昧,这叫我莫名的反感。

  “最近公司很忙的,不过马上放假了,明天我再过去看看就没事了。”

  他点头,端走我面前的牛排,主动切好,又送了过来,自己才开始吃。

  我看着他切好的牛肉,有些恍惚,怔了片刻才捏着叉子吃起来。

  味道,苦涩!

  他低声说,“我都在国外,才回来。”

  我哦了一声,继续埋头吃,没有多余的话。

  “那天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他问。

  我迟疑了一下,如实回答,“那天跟冯科在一起,要去公司的,有些不方便。”

  “微信呢?”

  “最近很忙,我都没有时间看,买房子上班看报表,年底事情太多了,我对业务还不是很熟练。”

  “我从来不会叫你这么累的。”他突然抬头,眼神灼灼。

  我一怔,才放进嘴里面的牛肉掉了出来,我心也跟着揪起来老高。

  沉默了一会儿,我才垂头,低不可闻的说,“我知道。”

  “卓尔?”

  “姐夫,我,我现在还没离婚。”

  身份啊,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之前我那么奋不顾身,什么小三小四都不重要,可当我真正的尝到了这份自尊带给我的美好,我迫不及待的想要扭转一切,叫我正儿八经,光明正大的活一次。

  那么,我想要的,卓风能够理解吗?

  “会离婚的。”卓风说。

  我点头,“冯科最近都在国外,我见不到,公司只有我。我买了房子,你知道的吧?”我故意岔开话题,气氛仍旧尴尬着。

  “知道,我去找过你,没有进去。”

  我肩头一抖,茫然抬头。所以,无数次在夜里看到的影子,就是他吗?我以为我出现了幻觉。

  “卓尔,我很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