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44节

  第489章 是因为那这个女人

  想念一个人是很煎熬的过程,跟冯科在国外的时候我每天都在想他,想卓风的好,他对我的温柔,对我的关心,对我的照顾,对我的一切的一切。

  可最近,这份想念的感觉一点点的离开我,霸占我的全都是工作和对新生活的向往,我渴望飞向,无数次想象我离婚后的样子,就算现在知道离婚遥遥无期,我仍旧期盼,可这些幻想里面,却缺少了卓风的影子。

  他眼神发亮的看我,好像在我等我回复。

  我甚至看到了我如果我点头之后我们依旧在车内或者某个地方偷偷摸摸偷情的场景,这叫我浑身难受,猛然惊醒。

  我瞬间收回了视线,低头说,“姐夫,我现在是冯科的妻子。”

  “……我知道。”他沉默的很久才回答我的话。

  吃过饭,我们一起出来,外面已经下了雨,雨水飘落下来,风吹过来,很冷,我缩了缩脖子,拉高衣服领口,他在我身后成了一把雨伞,搂过我肩头。

  我猛然回头,浑身僵硬,站着没动。

  他很自然的抱住我,低头往前走。

  我迟疑着,跟上去。

  钻进车内,我往另一侧跺了跺,他坐进来,收了雨伞,放在角落,转头看我一眼,伸手,握住了我的手腕,很暖,很热,好像有一颗心在我的手心里跳动。

  李哥将车子发动,问我,“卓尔,说下地址。”

  我愣了一瞬,慌忙将手从卓风的手腕里面抽出来,正色说,“魁梧巷子西边的别墅群,放我在门口就好了。”

  “好的,系好安全带。”

  我听话的扯过安全带,扣好,依靠在角落,看着外面乌黑的天色,这雨来得快,也无比的大,风呼啸,拍打着车窗。

  车子开的很缓慢,一点点的移动,穿过一条条巷子,最后驶入小区的门口,停了下来。

  我立刻解开了安全带,刚要开门,卓风将我拉住了。

  我猛然回头,他的吻就印了上来。

  我连续躲闪,他的手扣住我的后脑,强迫我对上他的薄唇,有些凉,淡淡的酒气,散发着迷人的味道。

  良久,他将我松开,这会儿我才注意到,车子已经开进了小区。

  我按了一下大门的钥匙,大门打开,车子开到我的院子内,卓风下车,撑起雨伞,在外面等我。

  我迟疑着,看着他半个身子被风的吹着,雨珠子落在他的衣服上,我知道,他进去后意味着什么。

  李哥问我,“卓尔,不舒服吗?”

  我摇头,无奈的吸口气,事到如今,说清楚比较好,提着手包出去,站在他跟前,他高大的身子遮挡住了外面的风,搂着我的腰身,携着我进了房子。

  房门打开,点亮了房间里面的所有灯光。

  他将雨伞收起来,站在门口没有进来。

  我脱了鞋子,站在玄关处,回头看他。

  他冲我笑,扫视一眼房子,“不错,足够你一个人住了,就是有些冷清。”

  “进来喝一杯暖暖身子吧。”我邀请他,可我并没有非分之想,我只想将事情说清楚。

  他一笑,却摇头,“不了,我送你回来顺便看看房子,原本只是在外面看看你,却不知道这里其实还不错,现在知道你过得很好我就放心了,我走了,早点休息。”

  看着他转身的背景,我的心被什么刺痛了一下,可我站着没动,任由他转身离开,关了房门,咔一声,车子走动,车灯消失,我颓然的坐在了羊毛地毯上,心中一片荒凉。

  夜里。

  躺在床上,围着松软的羊绒被,我缩成一团,空调开了很高,我依旧冷的浑身发抖。

  很久都没摆弄过我的电话了,今天才第一开了电话微信,看着朋友和同学们在朋友圈的一条条消息,家里的美好,各处的游玩,过年前的温暖,这些都离我千里万里。

  随便翻看,最后我的手停在了卓风这里。

  他的很少发朋友圈的,而最近发了不少,几乎都是国外的风景,照片里面只有他一个人,有站的,有坐的,还有发呆的,唯独有一张,露出一张女人的手,红色的指甲油,艳丽的好像勾魂摄魄的法宝。

  我看着那张照片浑身发抖,却热的我五脏六腑都难受。

  血压升高,心跳加速。

  我承认,这个事实,是我无法接受的。

  原来,他的疏离,是因为那这个女人。

  我没有力气去求证,更没有想过要去追问这个女人是谁,只盯着看了很久,久到眼睛酸涩,流出泪来。

  这一夜,我哭了整整一晚上。

  他最后一次发给我微信的三条语音,第一句,问我,“在哪里,为什么不接电话,我担心你。”

  第二条,“卓尔,回话,告诉我在哪里,别叫我担心。”

  第三条,“好了,我知道了,有事跟我联系。”

  清晨,我将他的微信点了删除,号码屏蔽,从前存在手机的照片存放在一个不起眼的文件夹里,上了密码,这个人,从此与我,再无瓜葛。

  三天后,冯科来了,他的家在国外,自然来国内是出差或是有事情,这一次回来,是我走的。

  他坐在我房子里面,低头看报纸,等待我恢复他的消息。

  “还有三个小时。”他提醒我。

  我看看时间,始终摇头,“冯科,我不会去的,你家里人过年,跟我没关系,我不想搀和。”

  “恩,知道,你不去我也不去,只不过在等你做决定,三个小时后我的私人飞机飞回去,到时候你就是想去也去不成了。不过你要想好,你是想单独面对我,还是想跟我一切面对我家里人。我决定,还是后者的比较轻松。”

  我笑,“你一个人给我很大的压力吗?”

  他挑眉,饶是意味很重的说,“那是自然,你不爱我,我爱你,我对你说的话你都当做是沉重的负担,自然那压力大。可逆要是跟我一起面对我家里人,我就没了跟你说情话的时间,只是吃吃喝喝,很快几天就过去了。”

  他说完,放下报纸,继续打量我,指着我的眼睛问,“最近没休息好?”

  是啊,我没休息好,埋葬我已经用尽了全部力气去爱的男人,我真的很疲惫了,所以不管是冯科还是他家里人,我都没心情去应付。

  “冯科,我现在习惯一个人了,你回去吧,我想自己过年。”

  “哦,可我不想叫你自己。”他笑着说。

  我也笑了,他无赖起来还真是没办法,至少现在态度还不错。

  “可我真的很累,你叫我休息休息吧,好看,看在……看在我还是你员工的份上。”

  “呵,你为何不说看在你是我老婆的份上?”

  我噗嗤笑出来,“我不会那么说的,走吧,我想睡会儿。”

  他吸口气,起身坐在了我身边,一伸手,将我抱住了,不顾我推他,毅然亲了上来,“不如我们去看看肖老大,我想我该管他叫一声哥,哦,还有你的嫂子。”

  第490章 卓尔爱的不是你

  我没想到冯科这么喜欢小孩子,到了哥哥这里的时候冯科抱着孩子不撒手,乐呵呵的眼睛都有了皱纹,我们三个看着愣神,谁都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孩子在哭,冯科急了,一路小跑,“怎么了?我没揍她。”

  嫂子哈哈大笑,“是尿了,我来换尿布。”

  冯科吃惊的看着,等看嫂子将尿裤摘下来,他转头没看,对我解释说,“到底是女孩子,我不方便。”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冯科,你很喜欢孩子吗?”

  哎,我的孩子……

  我从来不敢多想的,想起来就觉得浑身发抖,觉得我的肚子是杀害我孩子的凶手,我就是帮凶,可孩子还是没了,现在那个孩子的父亲也有了别的女人,我还是冯科的老婆,这一切,说出来真有点玄幻。

  “恩,我一直喜欢孩子,尤其是女孩子,可爱,柔软,像一团棉花,如果我有女儿,我会宠上天的。”冯科说这番话的时候就好像一个无忧无虑的大男儿。

  我看着他的侧脸,竟然觉得他有些变了,从前的阴狠毒辣在脸上不复存在,有的只是温和。

  “冯科。”

  “恩?”

  “我们去做饭吧,叫哥哥和嫂子照看孩子。”

  “好啊。”

  冯科真的是从未进过厨房,刀子都不会拿,切一样菜就毁一样东西,我只好将他赶出来,自己在厨房忙。

  等我的菜和饭都端上桌,却不见了哥哥和冯科的影子,嫂子推着车子出来,告诉我,“卓风来了,三个人在外面。”!

  我心一抖,着急的跑出去。

  远处,坐在外面小太阳伞下的三个人,围成一圈安静的坐着,中间放着火盆,里面正徐徐燃烧着煤炭,上面放了烧烤架,身后是海鲜和各种烤肉,三个大男人垂头,谁都没说话,眉头紧缩,气氛十分怪异。

  我走过去的时候就听到卓风说,“什么时候离婚?”

  冯科没吭声,只将手里的辣椒末往他手里的鸡腿上撒,我哥哥看不过去,抢走了鸡腿,用刀子戳了几下,拿了别的作料,之后交给冯科。

  冯科无奈蹙眉,“我承认,照顾卓尔我不如你,可你别的地方不如我。”(!≈

  冯科或许早就看穿了我,他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而卓风就算是知道,也不会给我,他总认为,给我安定的生活,叫我衣食无忧,那便是最好的,他不希望我在外面太多奔波,可他不知道,我想要的就是自己去闯荡去拼搏,不然我读再多的书,看再多的名著,我仍旧是一个被人欺负不知道如何还击的蠢货。

  而冯科给我的是如何面对危难的双手,叫我化身为利剑,独自在这样的万千世界中闯荡,拼搏,这才会叫我觉得我活着价值。

  卓风没说话,只低头耐心的将烤好的虾肉放在盘子里面。

  我屏住呼吸,站在角落,不想叫他们发现,这样的偷听叫我心脏都跳出来了,我紧张,我激动,我不知道我想要听到什么什么样的声音。

  “可卓尔爱的不是你。”卓风说。

  冯科点头,“我知道,她不爱我不代表什么。你爱她,然后呢?你身边的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卓风,我不爱她,可她是我老婆,至少我现在可以做到问心无愧,你呢?别跟我说那个女人跟你没关系。”

  我心口一紧,浑身颤抖起来。

  卓风到底还是找了别的女人,在将我带出来之后的没几天。

  我不知道卓风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他这样做,的确是伤害了我。

  “那个女人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卓风坚定的说。

  冯科冷笑,“你说没有就没有吗?人家可是死心塌地,你消失的一个月去做什么了,不就是去约会了度假了?你把卓尔扔在这里,你想过她的感受吗?是,她在我这里受了委屈,孩子的事情我有错,可我也在找原因呢,你呢?孩子没了你伤心过吗,你直接扔下她不管去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呵呵,不要告诉我为了生意,卓风,你现在的生意还缺什么?我没有再对你动过手,别总将全部的责任推给我。卓尔你可以不爱。可说到底,她是我老婆。”

  这是个不争的事实,我是冯科的老婆,我跟卓风呢?

  卓风不吭声,只将红虾一只只的拨开放好,放在盘子里面,撒上作料,之后放在一边,盖上盖子,继续烤别的东西。

  我站了一会儿,实在太冷,就回去了。

  嫂子哄孩子睡觉,我没敢多说话。

  她将孩子送进去后出来,坐在我身边,问我,“卓尔,你到底怎么想的?今天冯科来我和你哥哥都吓了一跳,都以为冯科是高高在上,那样的贵气,一看跟咱们都不是一路人,他手段高明,做事大气,怎么看都跟咱们不一样,可就是这样的人来在咱们家了,进门就叫哥哥叫嫂子,实在意外。卓尔,你跟嫂子说,你不打算离婚了吗,现在这样的婚姻你过得下去吗?”

  过不下去,可离婚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儿,我现在离不了。

  “嫂子,如果可以离婚我早就离了,何必等到现在呢,冯科不肯离,他经常回来看我,这一次是要接我去法国跟他家里人一起等,我没同意,他就留下来了,他跟我一起来,我也挺意外。”

  但是更意外的是卓风,我没想到他也回来。

  嫂子看出我的心思来,先是叹了口气,“你们的孩子出事后卓风一直萎靡不振的,你哥哥半夜开车去市里看他,卓风整天喝的酩酊大醉,那个时候你在冯科那里忙,我们看着可难受了。”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出事后我还在卓风那里住了几天,之后我们就争吵分开了,他都没有跟我联系。

  我整天用工作麻痹自己,也不知道难过了,只是偶尔精心下来才会觉得无比难受,孩子啊孩子,我们的希望没了,我跟卓风之间的裂痕就像掰开的馒头,如何都不能愈合在一起,这样的裂痕叫我们越走越远。

  他如今不是也有了别的女人吗,尽管他不承认,可已经是事实了,他还追着我不放做什么呢?

  “嫂子,卓风有女友了。”

  嫂子一愣,眼珠子瞪的老大,她也是不相信的,“这才多久啊,有女友了,之前还那么难过得人,怎么转眼就……卓尔,你没听错吧,真的?”

  我笑,“真的,你不是有他朋友圈吗,自己看吧,那些出去旅游的照片都是那个女人给拍的,还有一双很好看的手。”

  “是吗,我都没时间看,两个小家伙都快要闹死我跟你哥哥了,我们都忙的脚不沾地,我看看。”说着,嫂子拿出电话一阵乱翻,最后盯着照片脸色不对,半晌才吐出口气,“这……”

  她灿白着脸将电话送到我跟前来。

  我低头一瞧,泪水就涌了出来。

  那是结婚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