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46节

  第493章 我想

  起初我还在抗拒,抗拒也无用,我就像是他掌中的一块石头,任由他掌控。

  良久,他的吻稀稀疏疏的落在了我脖子上,我浑身一僵,轻轻推他,“冯科,冯科,给我点时间好吗,我现在真的不想做。”

  “我想。”

  我怒了,还以为他是多么尊重我,还不是要强迫我的混蛋,跟卓风有什么区别。

  “冯科,你走开。”我一把将他推来,踢了一脚,正好踹在他膝盖上,或许是力气太大,他吃痛,直皱眉,连连后撤,痛的脸上满是扭曲的表情。

  我大口喘息,抹了一把嘴,“今天初五,你该走了。”

  我开门,碰一声巨响,再不想跟他碰面。

  冯科没有走,晚上还在帮着我哥哥收拾院子里面的泳池。

  过了年后这里渐渐的暖起来,不想这几日温度一再飙升,瞬间就进入了十几度,冯科是个爱出汗的人,一会儿就一头汗水的回来,抓着冰箱里面的冰水喝了光,回头看我一眼,问我,“打算什么时候走?初七你要上班的。”

  我说,“那就初七早上回去吧。”

  “知道了。”

  他抹了把汗,继续出去帮忙。

  嫂子推着孩子过来,笑看着我,“卓尔,冯科其实也不错啊。”

  我笑,“嫂子,你能接受男人家暴吗?”

  嫂子皱眉,她好像忘记了之前我被冯科打了一巴掌在医院躺了三天的情况了,就冲这一点,我这辈子都不会接受他。

  嫂子愣愣的没吭声,良久蹲下摆弄孩子的小衣服,嘀咕,“家暴男只有一次和无数次,可没见着改正的。但或许也有例外啊,我看他对你不错。”

  是吗?我不稀罕。

  因为爱卓风,我已经用尽了力气,再接受一个像魔鬼一样的男人,我承受不起,我宁愿单身一辈子。

  初七早上,冯科的司机过来接我们回去,才坐上车子,他开了电话,电话源源不断的打进来。这几天他的工作都推迟,想必是积压了不少的工作的。

  一个电话,吸引了我的注意,他说的话不多,“知道了,照做吧,那边不要松懈,赔钱就赔钱,诉讼费无所谓,事情不严重。是,我知道,你别告诉她就好。”

  他说的“她”,是我。

  我听到了电话里面秘书的话,提到的是之前我临时接受的那个项目,做到一半对方突然说我们违约,这件事看着没问题,可冯科没追究,还要主动赔钱,这会儿我才发现有些不太对。

  “冯科,那个项目到底哪里有问题,我没看出来是我们的不对啊。”

  “恩,可就是我们的不对,算了,我在这里我处理吧,你不是要开学了吗?”

  是啊,学校新生报到,我临时调回来,也要提前半个月过去补课的。

  “真没事吗?”我狐疑的问。

  他笑笑,轻柔我头顶,“真没事,我有事会通知你。”

  “好吧,我先回公司交接一下,我每周五都会回公司的,你有事不要瞒着我。”

  他呵呵的笑,“这公司是我的也是你的,我没有必要瞒着你。”

  看似普通的一句话,却说的像是一句情话,有些暧昧不明。

  到了我的住处,冯科先去了公司,我则在家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也过去了。

  才开始上班,国外那边很多业务,头一天就忙得晕头转向。难得空下来吃口饭,冯科叫我去他办公室,我胡乱的吞咽几口,漱了口就过去了。

  “冯总。”

  他对我点头,指着角落的椅子。

  我坐下来,秘书给我一份资料,我掀开一瞧,愣住了,合同是跟卓尔集团的合作,上面涉及到了一项巨大的资金调动,并且,亏损了。

  “这……”

  冯科说,“没错,这是属于历史遗留问题了,没想到卓风现在提出来索要赔偿,我已经做了详细的报告流程,在后面,你看一下,没问题的话就签字,我们这边省了一笔诉讼费,直接赔偿给他就行。”

  这不对吧,直接赔偿可不是小数目,诉讼费才多少啊?

  我的脑子飞快的运算,得出了个大概的数目,不敢相信的看着冯科,直接赔偿不追究可不是冯科的性格。

  “冯总,这里面有问题吧?”

  冯科摇头,“没有,看了就签字吧。”

  我不签字,放下文件,扣上笔帽,看一眼坐在这里的人,秘书助理的都在,还有几个冯科贴身的帮手,都是他亲近的人,大家都在低头忙,手里的资料很多,该是最近的东西,冯科正在做最后的顶多,可这个文件看似完整,其实是最草率的一个。

  “冯科,我想单独跟你说。”

  我改了称呼,他该知道我要说什么,这件事涉及到卓风,我不能不慎重,卓风为何突然这么做?不管我们从前是什么样的关系,他突然针对冯科也是不正常,于情于理,我都不能稀里糊涂的过去。

  冯科一摆手,所有人鱼贯而出,办公司里面就剩下我们两人。

  他端着手,打量我,眼神复杂,却没说话。

  我将文件展开,指着上面的不对的地方问他,“这里,我们已经付了一般的货,钱没看到。这里,余款给了,为什么还说货物不合格。这里,我们没有违约,为什么说我们交付不及时?还有这里,我们哪里做得不对已经说明可以弥补,为何要补偿这么多钱,数目差距太大,冯科,这背后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冯科压根没想跟我细致解释,只眼神轻轻一扫,指着签字的地方说,“你签字了我就告诉你。”

  我摇头,“不签,这件事你不说,我就去问卓风。”

  “呵呵,他不会告诉你的,不过我可以跟你透漏点。”他倾身,向我勾勾手指。

  我没动。

  “过来,我只告诉你一个人。”

  我狐疑的看他,还是贴了过去。

  他声音很低,告诉我,“卓风结婚要用钱,千亿的欠款偿还了一半,可还是不够,结婚买房,数目很大,我答应过你,你在我这里一日,我就不会针对他,这点钱我还是给得起,当做我给他的结婚礼物。”

  结婚礼物?

  这个四个字就像针一样刺进我的胸口,惊得我浑身痉挛。

  冯科却轻轻捏我的脸,满脸疼惜,“只要你一句话,我还可以给的再多,但是你要想清楚,你是谁的女人。”

  第494章 卓风已经不属于我

  我谁的女人都不是,冯科是我丈夫,也没感情。我对卓风有感情,也不是我丈夫,他即将成为了别人的丈夫,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这件事来的太快,我这会儿都有些接受不了,可事实摆在眼前,我必须提醒自己,卓风已经不属于我。

  可冯科这么做也实在没必要。

  “冯科,这件事按照老规矩办,卓风……”那边如何呢?叫冯科放手?他肯定不会同意,叫他针对卓风?也实在没必要。我跟卓风之间,就算不能走到一起也不想成为这样的敌人,两败俱伤,对我们谁都没好处。再者说,感情归感情,难道非要斯皮脸吗?

  我的话没说完,垂眸看着地面,陷入了沉思。

  冯科笑,凑过来,在我耳边低声说,“这件事你想怎么做?”

  我不知道怎么做,卓风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但是商场如战场,他这样言而无信暗中挑拨,毁约在先,却叫冯科赔钱,于情于理都是他不对。

  “冯科,能告诉我他这么做的真正理由吗?”

  冯科摇头,“我不想知道,也没有必要知道,钱我可以给,但是我有条件。”

  “你不用给,条件也不用开,我也告诉你,我不会去见他,可直接赔钱不应该,你知道这会叫你损失几千万,你钱多不要紧,可以后呢?这笔生意涉及到多少客户知道吗?损失了国内的一块肥肉,你以后还怎么在这里生存?我不会同意的,大不了我去找诉讼律师,不过我可以给你保证,我不会见他。”

  冯科眼睛眯在一起,冷笑着打量我,他不相信我说的话,可又不能不相信。

  卓风为什么这么做,他肯定知道原因。

  “卓风结婚的那个人应该认识。”

  “是吗,跟我没关系。”我躲闪他的眼神,看向窗外。这里太高了,外面与之平衡的高楼都少之又少,只有兰花花的天空,飘动白云,显得尤为寂寞和空旷,心里也空旷起来。

  卓风结婚,新娘不是我,再一次,我多年来的夙愿落空,可我此时却感知不到一丝难过,有的,只是轻松。!

  “冯科,对与卓风我没有那些想法了,你也没有必要对他手软,商场上的事情从前我不懂,可现在我懂,这个合约看似简单,背后牵扯了太多的人,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好好查一查,卓风到底在做什么,如果对我们影响很大,我希望你做点什么,而不是直接赔钱。”

  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放大,捏我下巴,我看着他衔在嘴角的笑意,看得出来他心情大好。

  “卓尔,你长大了。”

  “呵,我本来就长大了,只是你们都当我是孩子。”

  “不,当你是孩子的人是他,不是我,这件事我会查清楚。”(!≈

  “好,回头再说,我继续吃饭去了。”

  他跟我一起起身,“我也去,带上我吗?”

  我笑出声来,“你也有可爱的时候,如果不动粗的话。”

  他眉目蹙了一下,笑笑,“我那时喝了酒,心情不大好,并且我十分后悔,一直在弥补。因为我的一次冲动叫你以记恨我,说实话,我很无奈。”

  我撇他一眼,没吭声,家暴就是家暴,“可你知道,家暴只有一次和无数次,你打过高可可的吧?后来又打我,将来还会打别人的。或者说,还会再打我。”

  他抿了抿唇,没吭声,只眉目凝重,不知道在想什么。

  最近冯科变化很大,不似从前锋芒毕楼张扬的像只带刺的狼牙棒,而是一只收齐了锋芒的木头。

  到了餐厅,冯科点了两份牛排,这是我中午吃的最好一顿了。

  吃饱喝足,我们一起往办公室走,我的电话就响了,是陌生号码。

  冯科赶时间开会,先行开,我接过电话,顺便去了卫生间暂时的躲一躲清闲,才说一句话,对方熟悉的呼吸声惊得我跌坐在马桶上,很久都没回过神来。

  “卓尔,为什么删除我的号码,你恨我吗?”卓风的语气轻飘飘的,有气无力,却尤其沉重的砸在我的头顶上,敲打我的全身。

  “卓风,我……”

  “你想跟我划清界限吗?”

  是啊,我想跟他划清界限,再也没有任何交集,这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吗?

  “卓风,你要结婚了,你有了自己的生活和另一半,我也……”

  他打断我的话,“卓尔,有些事情不该只看表面的。”

  是吗,所以他这次结婚也是假结婚了?我不无奈摇头,“卓风,结婚不是儿戏,请不要再给女人一个为止的未来了,我已经错过了,别再无辜别的人,好吗?我知道你的心,可现在你我回不去了,知道吗?回不去了。不光是我这边的问题,是我们两个人的问题,我们之间多少分歧你看不出来吗?卓风,别再联系我。”

  “别,别挂断电话,卓尔,等一等。”

  我迟疑着,心底痛的有人在捏我的心头,听着电话里面传出来的祈求,我把心一横,直接挂断。

  卓风没有再打进来,可我却看着那个陌生的号码,心口难受,最后选择了屏幕。

  回到办公室,我看着文件发呆,本平静的心情,瞬间起了波澜,在无法安心工作。

  晚上下班回来,我收拾好了东西,准备明日去学校,兜兜转转,国内过外,不曾想,最终还是回来了。学校依旧是那个样子,可我们,早已经回不去。

  收拾了两个行李箱,我坐在沙发上发呆,偌大的别墅,里面全都是我喜欢的东西,家具,墙壁的颜色,地毯的款式,可这里却缺少了我喜欢的人气,房子再大,再好,我装修的再如何温馨,依旧是冰冷的。我幻想过无数次我跟卓风能够走到一起,结婚生子,哪怕万般险阻,我们依旧走到一起,抱着孩子,相互扶持,相互取暖,那才是生活。

  可谁会想到,转眼,才不过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已经分道扬镳,成为现在的样子。

  这里面的苦楚难道怕是也只有我自己才能够体会。

  卓风的高大形象在我跟前,早已经渐渐走远,再没了从前的坚定和美好。

  我无意翻看手机里面的相册,一张一张充满了过往,每一张都能想起我们当时在一起的样子,他是如何说话,如何的表情。可抬头,我看到的却是房子的冰冷。

  他不在我身边,站在他身侧躺在他怀里的都不会是我。

  这么一想,我就难过的想要哭出来。

  泪水在眼圈里打转,我仰头,倔强的不想泪水往下流,却依旧无法控制的流淌,挂在腮边,心痛不已。

  突然的电话叫嚣,惊得我浑身颤抖,我勉强接起来,“喂。”

  “……哭了?”冯科担忧的问。

  我抹掉泪水,不承认,“没有,累着了,在收拾东西。”

  “我过去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