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47节

  第495章 怎么样才能叫你爱上我

  我不叫他来,他还是来了,提着一些水果喝红酒。

  我做了沙拉,他喝着红酒,我们相对而坐,阿静的彼此都没有话。

  他垂眸看我,斜靠在沙发上,单手支撑,摇晃着手里的酒杯,良久,低声问我,“怎么样才能叫你爱上我?”

  我笑,吃一口樱桃,“不会的。”

  “因为我打过你?恩,两次?”

  一次是在结婚的时候,我在大闹,第二次是我怀孕期间。

  他都记得,也知道这不对,可还是做了。

  其实喜欢一个人有些时候是不需要加那么多的外加条件,如果打我的是卓风,我可能还会喜欢他,只是不会在一起。但是对于冯科,我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或许是因为我还没忘记卓风吧。

  “冯科,你不累吗?”

  他摇头,“乐此不疲,亦如你。”

  亦如像我现在这样还喜欢卓风吗?

  我摇头,“不了,我打算忘掉他。”尽管很难,相信我会做到的。

  “卓尔。”

  “恩?”

  “你知道的你吸引人的地方在哪里吗?”

  我还有吸引人的地方吗,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什么个性了,从前是一个总受欺负的傻姑娘,后来学会的还击,再后来我被爱情折磨成现在的样子,我失去了很多,千疮百孔的我,竟然也有闪光点?

  “冯科,没必要说好听的,我现在没心情,我只想好好上学,完成我的学业,毕业后找一份好工作,其实我野心不大,我只想安静的生活,过太平日子,我就是我,不想被任何人支配,不想做任何人的替身,我只想做我自己。”

  卓风一直都在支配我,叫我做他喜欢他认为对的事情,我失去了很多同龄人该有的快乐和烦恼,那些看似负担,可其实对我来说就是一笔损失。卓风不懂,所以才会对我一再的控制。

  冯科倒是给了我自由的选择,可他将我当成徐娇娇的替身,更主要,我不爱他。

  “这就是你闪闪发亮的地方。”冯科说。

  “恩?”我诧异的挑眉疑问。

  他笑,“不用怀疑,这就是你闪光点的地方,你不屈不挠,坚定,强大,你自强不息,敢于抗争,不管如何困难,你都能爬起来,微笑面对,这就是你发亮的地方,吸引我。相信,也是这一点,在吸引卓风,只是他不知道,他在一点点的抹杀。”

  是啊,他在一点点的抹杀。

  “冯科,离婚吧,我已经很累了,跟卓风之后叫我彻底的放弃了爱情,我们之间再彼此折磨的话,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承受的起。”

  冯科没吭声,只将酒水喝光,看着我。

  他的眼睛很好像,好像狐媚的狐狸,勾魂摄魄,尤其他在瞩目的看着谁的时候,真的会将对方的魂魄勾走了,我也不例外,可我对他,真是只有陌生。

  “可以离婚,给我点时间。”

  我惊愕,他答应了?

  “我是有条件的,你知道,我从来会没有条件的服从,呵!给我点时间,一年如何?那时你也大学毕业,我会给你自由,你可以去外面找工作,可以另外找个人相爱,可这一年里,你不能找别人,尤其是卓风。我是男人,正常的男人,你是我老婆,我们之间已经是夫妻,从前我对你做的那些事完全是出于报复,报应完了,你我两败俱伤,现在我想弥补,我知道你会抗拒,可我也说了,我乐此不疲。我爱你,你不相信,我会叫你相信。”

  他坚定的眼神就好像弥漫在我周围的一缕烟雾,将我紧紧包围。

  冯科是做任何事情都有目的的人,可此时此刻,我却没有在他的眼神里发现任何阴谋。

  一年后,恩怨接触,我获得自由,大家各自有各自的生活,我们就此成为陌路。

  “好,一年。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要你的公司,明天我会叫人写一份协议,一年后,我们各回各位。”

  冯科呵呵的笑,一点头,“好,各回各位。”

  冯科离开后,我继续坐在阳台上的躺椅喝酒,看着外面的月色。

  有了希望,就有了期盼,一瞬间叫我觉得世间万物都为之光亮起来,外面月色出尘,好似神仙下凡,而那凄冷的月光中,却洒下来的是温暖。

  我迷迷糊糊睡着。

  梦里,有卓风,有徐娇娇,有李思念,还有很多恩恩怨怨,渐渐的,所有人都走了,都散了,我成为了站在港口上的一个人,继续向前,拉起船帆,我还要勇往直前。

  翌日,我开车到了学校,站在学校的大门口,看着这里的人来人往,我心情舒畅,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太美好。

  谢晶晶过来接我,笑的合不拢嘴,“卓尔,我可高兴了,我们又能在一起了。”

  我也大笑,从未如此张扬过,“我知道,我太高兴了晶晶,我们又在一起了。”

  刘薇要隔天才能到,所以宿舍的五个人,我们三个重聚,真的是意外的意外。

  而这一切,都要感谢卓风。

  我看着报道书上的签字,心口痛了一下,捂着胸口,有些神情恍惚。

  谢晶晶告诉我说,“我也以为是冯科呢,看到介绍信上的名字我也吓了一跳,卓尔,很意外吧?”

  的确,我太意外了,我一直以为是冯科在帮我。

  可我没有勇气去确认,只将介绍信收,递交了学费和相关手续,之后提着我们需要用的书籍和一些资料回了宿舍。

  我左右犹豫,到底还是将电话打给了冯科,“冯科,我需要一个解释。”

  冯科在电话那头笑出声来,“我的老婆跟我越来越像了,喜欢刨根问底,我告诉你也没关系,你打算给我什么奖赏?”

  我问他是因为我信守了约定不再跟卓风联系,这还要奖赏,未免太小肚鸡肠,我不情愿的哼了一声,“冯科,你可是变得越来越小气了,你说要什么奖赏,我没钱没能力,我给不起,你不说我就去问别人。”

  “哎?别啊,我说就是了,那,奖赏很简单,陪我在周末吃个便饭。可以吧?”

  周五我要去公司,周末吃饭也是可以,总归是要碰面,于是答应了,“那好,你说吧。”

  “恩,一言为定,我们周末见了再说。”

  第496章 丈夫也是家长

  见面的时候冯科似乎是特意准备了一番,从前他不喜欢在头上放东西的,今天光亮的好像擦亮的皮鞋,看起来有些怪异,身上也洒了不一样的香水,很淡,清雅,好似清晨花园的芬芳,不由得叫我多看他两眼。

  他微微眯着眼,想一个腼腆的大姑娘,我看的有些发怔,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

  “冯科,你……这是要做什么?”

  冯科呵呵的浅笑,“见我老婆,自然要精心一下,不好吗?”

  “好是好,有限不习惯,从前你也不差啊,不需要精心打扮也很好了。”

  他低头看自己,跟着点头,“那下次就不用了,至少我要换一身衣服吧。”

  “哈哈,可以。哦,对了,学校要签字的,但是我找不到家长,我哥哥那边带着我嫂子回了乡下,我找不到人,你帮我签字了吧,你现在是我的丈夫,合法夫妻的签字是好用的。”

  他疑惑的哦了一声,“这个是家长签字,咳咳,我合适吗?”

  我笑,“合适啊,丈夫也是家长。”

  他哈哈大笑,从怀里摸出钢笔来,大笔一挥,笔体飞扬,苍劲有力,像极了他嚣张的个性。

  “不看看就签字了,如果是离婚协议呢?”我开玩笑的说。

  “无妨,离婚协议也要去办理离婚协议书,就算签了字,你也还是我的老婆,吃饭吧,我点了你喜欢吃的牛排和龙虾。”

  我眼睛一亮,低头开动。

  不用我问,他主动告诉我,“学校的事情是卓风做的,我的人在学校说不上话,所以我求了他。”

  我一怔,茫然多看他。

  他继续说,“手续是他办理,其余的事情我来做,我们合作还是不错的。”

  额,仇人之间能合作还真是新鲜,不过他冯科可是不会委屈身份求人的,还为了我去求卓风?

  “冯科,你……”

  他点头,“没错,我求了卓风,你不相信可以去求证,不过要用我的电话求证,我可不会给我老婆和他和好机会。”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实在太意外了。

  “冯科,谢谢你。”

  我了解冯科的自尊,他的出身和身份,都叫他不会求人的,尤其还是求他一直痛恨的男人。我相信卓风是不会介意,他是有求必应,并且是因为我的事情。

  “冯科,卓风当时没有犹豫吗?”

  他摇头,“他没有必要犹豫,我们握手言和,不是两全其美?他有完美的家庭,公司在国外,我的业务牵扯不到,这边我有你,有公司,不是很好?”

  我有些局促的抓了抓自己的脸,冯科的话叫我一直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之前还斗得你死我活,转眼间就没了联络,而这里面变化最大的就是我们三个,可看似平和,其实胜利的是冯科。

  冯科作为胜利者跟卓风握手言和,最后还去求他,怎么想都觉得别扭吧。

  冯科却笑着说,“不用替我难过,第一次求人,我想我做的还不错,快吃,味道不错。”

  这顿饭叫我吃的心不在焉,无比不自在,不巧,我就多喝了一点。

  最近酒量见长,喝完了我也不会闹了,只是头痛的厉害。

  冯科送我回来,一头栽在床上,我就再也没了意识。

  早上,我翻身,看着身边躺着的冯科,一阵惨叫,抬脚踢他下床。

  他哎呦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抓了抓自己被摔倒的脸,仍旧有些没睡醒的问我,“卓尔,我如果习惯性自保的动手,今天你又说我家暴,为什么踹我?”

  我扔枕头,砸他脑袋,“冯科,谁叫你睡我床上的?”

  “我自己,你是我老婆,别闹,才五点,再睡会。”

  他恬不知耻的又爬了上来,翻了个身,背对着我。

  我生气的瞪他,他竟然真的睡着了。我这期还没消,刚才还打了他,他竟然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我起身下床,身后伸过来一只手,抓我,“去哪里?生气了?”

  “我去洗漱,我要去跑步。”

  “再躺会儿,我们一起去,听话,你昨天喝了不少,手术还不到半年你就喝了那么多身体不好,听话,回来。”

  我一愣,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回头看他,冯科穿着我的花睡衣,以为之前我买错了号码,懒得退,就放在衣柜里面,没想到穿在他身上还小了好几号,本来是长衣长裤,在他身上就变成了短衣短裤,花粉红色的,衬得冯科更像个妖孽了。

  我不禁噗嗤一声笑出来,“你从哪里翻出来的?不觉得小吗?”

  “恩,随便翻的,还以为能找到卓风的衣服。”

  呸,“以后不准说他。”

  “恩,不说。睡吧,听话,回来的太晚,实在太累。”

  我们吃一顿饭大多都在彼此尴尬不说话,一拖再拖,我又喝了不少,回来的时候估计都后半夜了,的确很困。

  我也没心思继续闹,可跟他睡一起,我实在睡不着。

  “你自己睡吧,我下楼去了。”

  他没松开我,用了力,将我带进他怀里。

  我惊呼,猛然间,他封住了我嘴。

  我浑身僵硬,瞪大了眼珠子看他。

  他却轻笑,“吓到了?”

  “冯科,有没有人说你是妖精?”

  “有。”

  “那你就做一个好妖精吧,肯定很多女人喜欢。”

  他笑,下巴在我脸上摩擦,冒出头的胡茬子刺的我有些难受,他却像一只猫,在我怀里撒娇,“卓尔,抱一抱,睡吧,别乱动,我怕忍不住。”

  额!

  我还真不敢乱动,他想要强的,我反抗不了,乖乖听话才是王道。

  闭上眼,假寐。

  可不是我不老实,而是他不老实。

  他一会儿蹭蹭我的脸,一会儿亲亲我的唇,一会儿……

  手伸进了我的睡衣里。

  我吓一跳,豁然睁眼。

  他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问我,“看都看过了,做都做过了,为什么现在不给我?”

  当初是他强迫,并且我不做他会针对卓风,可现在不同。

  “冯科,你记得你说过不强迫我的。”

  “我没有,我只是想知道答案,告诉我。”

  我咬住薄唇,不吭声,抓他的手,不叫他乱动。他不想我逃,修长的大腿直接摆了个剪刀的姿势将我夹住,一只手扣在我身后,一只手不老实。

  “说不说?”

  “说。”

  “那就说。”

  “当初不想反抗,也知道反抗不了,我不想你因为这件事针对卓风,并且……”深吸口气,想到孩子的事情心口一阵的痛,我还是皱眉说,“我不想因此伤害我的孩子。”

  冯科脸上的笑容渐渐散了,好似仍在河池里面的一块石头,打乱了这份安静。

  他将我松开,平躺下来,仰头看着天花板,眉目凝重,半晌才一字一顿的说,“我不会伤害孩子的,尤其是你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