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48节

  第497章 我的心也不是你的

  “冯科,那孩子是我跟卓风的孩子。”

  “我知道,可还是你的孩子,我不知道会出这样的事儿,怨我。”

  我能够感受到冯科心中的难过,是发自你心的,他对孩子的喜爱我知道,可这件事,如何都叫我难以原谅他,如鲠在喉。

  “卓尔,你还会有孩子的。”

  我叹口气,“你的儿子不喜欢吗?”

  “喜欢,可他长得太像高可可了。”

  我笑了,“可他是的儿子啊,你放在别人家养,长大了孩子会痛恨你的。”

  “我知道,没有办法,世间哪有那么多如意,我的出生也不是意外吗,只不过因为家里能够做生意叫我父亲满意的人不多,我姐姐算一个,可她不喜欢做生意,自己搞了个画廊,每天画画养狗,她说这才是她喜欢的生活。从前说生个孩子,可不知道跟谁生,有不想尝试生孩子的痛苦和危险,儿子出生后,她求过我几次,我不得已才将孩子送给她,她很开心,我想这是我做的最满意的一件事。”

  是啊,可是孩子呢,谁想过孩子的感受?

  我们的出身都是父母做决定,可有想过孩子自己的感受和想法?

  “冯科,我的出身就是个悲哀,你的儿子也是,还有卓不凡,以及我哥哥,还有很多人都是悲哀的。”

  他轻笑,转身抱住我,“至少现在和以后不是,还有我。”

  我心口颤一下,好似被人拨弄了某一根琴弦,上面蹦跳着好听的音乐,还有动人的舞姿,吸引着我和他。

  我们四目相对,看着彼此。

  冯科的帅气带着很大的坏,相信很多女孩子会喜欢,可这样的帅又叫人感觉到不安,多了一层危险,不管是谁跟这样的接近,好的时候被碰的高高的,站在最顶端,不好的时候就会被无情的摔下来,粉碎,渣滓都不剩下。!

  “冯科,该起床了,松开我。”

  “不。”

  我挣扎。

  他猛然贴过来,吻落上来,满是侵略的嚣张和霸道,我有些呼吸紧蹙,一口没上来,打死挣扎。

  他抱我更紧,亲我的脖子,我的胸口,我的胸前。(!≈

  陡然的一阵凉意袭来,使我挣扎更加激烈,我尖叫,怒吼,却始终都没能挣脱。

  可到了关键的一步,他却倜然停住了,大口喘息的低头看着我,额前的头发落下来,扫在我的鼻子上,有些酥麻,他笑,邪魅的想一个得到了猎物的猛兽,正张牙舞爪庆幸自己的胜利。

  “卓尔,给我吧。”

  我摇头。

  “我想要你,像从前一样强迫我做不到,可我已经给你时间了,给我吧。”

  我仍旧摇头。

  “冯科,我做不到,我不爱你,就算你强迫我,我的心也不是你的。”

  “我知道,我在努力,我一直都在努力。”

  “没用的,我的人是你的,身份是你的,可我的心不是,你拴不住我的,放开我。”

  他定定的看着我,呼吸越来越急促,沉默了片刻,我以为他要将我松开,却不想,猛然的俯身,压住了我的四肢,禁锢我在身下。

  我尖叫,蹬踹,最终都成了无用的撕扯。

  他力气非常的大,要将我撕碎了一般。

  可他却迟迟都没有进攻,只不断的亲吻我。

  “卓尔……”

  口中的名字有些不清晰,我仍旧听到分明。

  起初我还在拼死挣扎,可力气实在太小,我只能放弃,大口喘息,听着他的一声声轻唤。

  “卓尔,卓尔……给我吧。”

  我摇头,泪水甩出来。

  “老婆。”

  我心口骤然锁紧,这样的称呼更加叫我排斥他的一切。

  “冯科,我不爱你。”

  他突然停下来,茫然而又迷离的眼神望着我,静默了良久,他颓然的伏在我的身上,呼吸仍旧粗重。

  “我知道你不爱我,你还爱他。”

  不了吧,卓风我也不爱了,我想。

  “对不起。”他道歉。

  我摇头,将他从我身边推开,“再有一次你我就不要再见了。”

  我起身穿上衣服,匆匆下楼。

  不想再看到他,不等他起身,我匆匆吃了两口面包就提着书包去了学校。

  谢晶晶才起来,正在卫生间洗脸,看我进门,笑着跟我打招呼。

  我提着书包坐在床上,看着宿舍,决定我还是回学校来住吧。

  “晶晶,我要回学校住,欢迎我吗?”

  “……啊?欢迎啊,那你之前没打算在学校住吗?”她抹了把连,吃惊的望着我问。

  “有啊,只是我要去公司忙,所以想着一周也回不来几次,但是我现在想一直在学校住,不回去了,下了班也过来。”

  谢晶晶哈哈大笑,捏我脸说,“是不是看我这个单身汪太孤独啊,你太好了,走,姐妹请你吃早饭。”

  很久不曾在学校享受这样惬意的早上了。

  很多同学还没来,大一新生在这里补习功课,还有一些事打算考研的人,食堂也只开了一家,我们坐在凳子上吃东西,谢晶晶含糊不清的跟我说最近在酒吧打工的事情,她说赚来的工资都交了学费了,就算父母没工作,可还是不缺钱的,但是既然有钱了就不想管家里要,现在想想都觉得开心,她以为自己长大了。

  我笑看着谢晶晶一脸的纯真,想象我什么时候纯真过,好像,从山村出来后,我再没有因为一件事情开心的叫自己忘乎所以了。

  我们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李阳,谢晶晶说之前卓风来给办手续的时候提到了李阳,他在帮忙找,叫我们别担心。

  说到此处,谢晶晶就没有再提。

  卓风啊,成了我们所有人的禁忌了。

  哎!

  吃过饭,我们去了图书馆,下午有一个讲师的公开课,是临时安排,正想着要过去,就直接将下午的逛街给推了。

  抱着书本,坐在久违的教师,我有些恍惚,还以为这一切都离我而去,可现在看着熟悉的桌椅,熟悉的一切,熟悉的课程,我倍感欣慰。

  或许,这几年的悲惨,是值得的。

  公开课比较长,两个半小时,出来后我们都头晕脑胀。

  谢晶晶抓着我走路都在晃,眼珠子泛白,故作丑态,“不行了不行了。”她扶着我,“我要死了,卓尔,这上课这么累吗,比我上班都累,哎呀,我果然不是上学的料。”

  我抓她身上的痒,她哈哈大笑,躲着跑来,“卓尔,别介,我装一装都不行了?走了走了,我要饿死了,我想吃麻辣烫,我请你。”

  我没拒绝,“那我吃两碗。”

  “买三碗,吃两碗,倒一碗,姐有钱。”

  噗,我们哈哈大笑。

  推开麻辣烫的店门,映入眼帘的人,叫谢晶晶立刻没了脸上的笑脸。

  同样,我也惊讶。

  第498章 真恶心

  张宝贵,瘸腿老张的孙子,也是谢晶晶的男友,现在改名叫张川。

  他如何在学校,又如何改头换面成为了这里的高材生不难猜测,可他能够虏获谢晶晶的芳心,实在叫我惊讶。

  “张川,你说,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之前考试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手脚?”谢晶晶的小暴脾气是禁不住事儿的,点火就着,指着张川的脸一阵咆哮。

  而我,站在谢晶晶身后,打量张川,准备随时动手。

  他做了那种事还出现在这里,看来背后的人还没倒,我还真想跟他背后的人较量较量。

  从前我不反抗,连挣扎都没有,是因为在乎的人在我身边,并且直接关系到我在乎的家里人,可现在,我孤军奋战,没有后顾之忧,我觉得,我反倒觉得我浑身都是力气了。

  “呵呵,谢晶晶,你考试作弊还怪我吗,你出事我也在找你啊,怎么?现在被开除了没脸回家说,就在这里打工吗?那,给我那点餐巾纸来,我吃完了没东西擦嘴,怎么亲你啊。”

  真恶心。

  我抢在谢晶晶前头,抡起拳头砸在了张宝贵的脸上,对付这种人,还真是没必要跟他说的道理,从前他为了叫自己的身份稳定,背后不知道跟被人学了多少花招式哄骗谢晶晶,现在知道隐瞒不住了,就暴露了自己的丑陋样子。

  这样的下三滥,不好好教训,留着当垃圾桶都显多余。

  很久没动手,我觉得我的身体都要僵硬了,对着他的脸和身体,我的四肢就没停过。

  谢晶晶迟疑了一番也过来动手,我们一个拽头,一个拉手,双脚连踹。

  到底是男人,他的力气更大,几番挣扎,我们就被他甩开。

  我和谢晶晶被推开,两个人双双往后面推,撞在身后的桌子上,咣当一声,麻辣烫洒出来,谢晶晶惊呼,我拉着她躲开,这会儿张宝贵就要上来动手。

  我眼疾手快,抄起桌子上的辣椒面瓶子往他脸上洒,辣椒面进了眼睛,张宝贵一阵哀嚎,双臂在半空中乱比划。不给他挣扎的时间,我双脚连踢,直接揣在下体,他狼狈的大叫,咚的一声跪趴在地上。!

  周围乱作一团,跟着张川一起的人都看傻了眼,没人敢敢上前。

  张川面部扭曲,捂着下体在地上痛的打滚,看这样子,伤的不轻。

  谢晶晶有些害怕,抓我手,颤抖不已。

  我安慰她,“没关系,我来处理。”

  我蹲在张川身边,看着他,揪他的衣领子叫他看向我,他痛的脸色发红,汗珠子都下来了,“张川,你要是告诉我是谁叫你在这里做这些,我就帮你报警叫救护车,可你要是不说,别怪我直接废了你。你们家不是要你传宗接代吗,你的那个东西要是坏了,我看你还怎么传宗接代,恩?”(!≈

  张川扭曲的脸,仰头看我,半晌才断断续续的说,“是李思念。”

  我就知道是她,可凡事都要确认我才会安心去做,李思念,从前你欺负我,现在可就别怪我回头过来找你的麻烦了。卓风叫她破产,从此不再踏进国内半步,可她在这边安放的人可都还相安无事,背地里李思念还在做什么可说不准呢,潜在的危险太多,我不得不出手。

  张川,就是第一个。

  我起身,抬起一脚,直接踢在他的额头上,他痛的浑身一阵抽搐,闷哼了两声,昏死了过去。

  我镇定的拿出电话报警,又叫了救护车,看一眼周围已经被吓坏的学生,对他们说,“我来承认,你们随便拍摄,我不会报复你们,是有什么损失跟我说,我会主动补偿。”

  角落走过来的店老板是个年龄不大的小姑娘,看样子不是老板,颤颤巍巍抹掉脸上的泪水问我,“同学,你真负责吗?老板不在家,你把这里搞成这样子,我没有办法跟老板交代啊,我也是打工的。”

  我笑,“没关系,你给我个数字,我赔偿给你就是了,至于这里的生意,我想不会受到影响,警察那边我会说清楚。”

  交代一番,警车也到了,救护车也赶来,几个人问了一番事情经过,带着我和谢晶晶走。

  我看一眼吓坏的谢晶晶,对警察说,“这个人我不认识,你们放她走吧,刚才那个男生是我打的,跟她没关系。”

  谢晶晶一惊,眼珠子瞪得老大,抓我手不放,“傻啊你,这件事是因为我,你怎么说不认识我?”她使劲拽我,跟录口供的警察说了一番,也将她带走了。

  我们进了局子,隔开录口供,起初我一个字没说,就是在想这件事怎么交代。

  如果说的多了,那牵扯更多,里面的事情说不清楚的还纠缠的叫人头痛,并且说了也白说,我没证据,也没人脉,张宝贵那边肯定不会承认,我说了等于是诬告,还不如一个字不提。

  录口供的警察通知一直仔细看我,给我施加压力,好话说尽,我还是半个字都没吭。

  不过想通了,我也知道如何交代。

  我喝口水,“我说,这件事是因为我同学在学校作弊这件事,不过已经查清了,是被冤枉的。这个男生叫张川,是我同学男友……”

  谢晶晶那边不知道张川的底,相信她也说不出什么来,等我这边结束了她那边还没出来。

  我等在外面有些急,拉着人就问,等我再揣着一个人的时候知道这件事是瞒不住了。

  陆少瞪眼看我,“老实坐着,你问谁都白问,口供没说完,人放不出来,我叫了律师过来,能快点。”

  “陆哥,你怎么来了?”

  他吸口香烟,哼了一声,“路过而已,就听说了,你的大名谁不知道?”

  也是,我的名声早就远播在外了,从前是因为卓风,现在是因为我是冯科的太太。

  “那你都知道了,相信冯科也知道了吧?”

  “恩,还在路上,卓风也知道了。”

  我一怔,眼睛瞪的老大,“他也来了?”

  陆少摇头,将香烟蒙的吸一口扔了出去,说,“来不了,在国外度蜜月的。”

  是啊,人家在度蜜月,我什么要那么欣喜而又期盼的希望他出现?

  我眉头皱了皱眉,没往下接。

  陆少无奈吸口气,“回头再说他的事儿,你那个同学没事,你们就是打架,冯科那边都解决好了,录完口供就走,至于那个张川,啧啧,妹子。”陆少凑过来,眼神怪异的在我的身上扫来扫去,“厉害啊,要是再狠一点,那真的就变成太监了。”

  变成太监都便宜了他,那个畜生,伤害我就算了,还来伤害我同学,这次教训只是开始,我以后见一次打一次,加上之前他和大柱子伤害卓风那件事,我都要一并算回来。

  “老婆!”冯科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