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节

  第2章 卓风

  我勉强起身穿上裤子,疯了似的往外跑,可跑到一半才想起来这是回家的路。

  自己已经被亲人抛弃,再回去还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里,我又停下了脚步,开始往出山的方向跑。

  这个时候天已经快亮了,东方的天空冒出一丝日出的红晕。

  山里人醒得早,要是走的迟了,我会被抓回去。我加快奔跑的速度,绝对要在大山苏醒前跑出去。

  我跑到了山口进城的公交站,远远地看见一个男人站在那儿。

  他背着照相机,脚边放着一个大背包,正在举着手机到处找信号。

  看这幅打扮肯定不是山里人,我这才放下心来,努力平复正剧烈跳动的心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过去。

  走近了,脸对脸,我才惊觉,这人我认识。

  卓风。

  山里风景好,空气好。经常会有一群人过来拍照摄影,几天前有几个人在山里迷了路,我正背着我家三妹妹外出捡柴火,顺便就将他们带了出来,认识了其中一个男人,就是他。

  他是几个人中的领队,人好心善,当时还要给我钱。我不敢收,他就号召所有人将他们包里的零食都给了我。

  几次相遇,就认识了。

  可是,他不是应该早就跟着他们的团队一起走了么!

  “大妞儿!你怎么在这儿?”卓风笑着,“我知道你们山里人都早睡早起,可是这也太早了吧?”

  我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要说什么,只管埋头。

  我以为他说两句话就放过我,谁想到他将东西放下,朝着我走过来。

  一面走一面低头在兜里翻找东西,走到我跟前将一张照片递给了我说,“我来过这里三次,每次都能看到一个像你这么大的小姑娘站在山上捡柴火。当时正捕捉到一个姑娘在枫叶树下看到那风景美极了,我顺手拍了一张,回去后洗了出来。上次见你就觉的熟悉,可我没敢认。你看看这是不是你?”

  他总是热情似火的性子,走到哪里都笑呵呵的跟村里人打招呼,我那个时候见到他就喜欢躲在他身后不远处看他。他高大帅气有礼貌,更主要的是他会照顾人,不像我们村里的男人,只会欺负女孩子。

  可能是我从小缺少父爱,所以对于性格成熟稳重的男性总是有着说不出的好感。

  我伸手将照片接过,低头看了看,没有吭声。只用手指甲扣着照片上的自己,想象着他当时坐在的位子,陷入了回忆之中。

  他当时就蹲在山岗上,手里拿着相机,身后堆满了设备,很远我就能看到他的神情,偶尔弯腰拾起柴火站起身看向他,或许就是那个时候被他拍到的。

  他又笑着说,“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到这儿来了?要去市里吗?”

  卓风的问题将我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当中。

  我抬头看着他,不待说话,卓风有些惊恐的后退几步,跟着背过了身去,声音有些不对的问我,“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坏人了?”说着,他还一面脱自己的外套,侧过身子直着手臂将衣服递给我。

  我楞楞的瞧着,低头看着我的身上,身上的衣服被撕烂,可怜的布料随清风摆动,露出里面带着伤痕的皮肤,若隐若现的红缨像一张正在害羞的小姑娘的脸。

  我哽咽,一时之间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面对他的关心,坚硬的壁垒瞬间坍塌。

  我一面抹泪一面对他说,“卓风,你能把我送到城里吗?或者,或者……把我送到别的地方扔了也好,只要带我走就行,好不好?”

  只要离开这里,叫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不想给老头子生孩子,我不要做代孕机器。

  他一听我的话脸色也有些不对了,有些紧张,“你别哭,我不会伤害你。你说你到底怎么了?”

  第3章 我带你回家

  他的话语温暖如春,我顿感一阵温馨,似乎还有一些花的香,如同沐浴着一处花香烂漫的温暖阳光下。

  我果真收起了眼泪水,仰头瞧着他。

  他也在低头打量着我,这样的目光就不经意间,带来了一份火焰,烧热了我的脸。

  他站在我跟前,挡住了吹向我的冷风,叫我一直颤抖的身子渐渐恢复了平静。

  “你先告诉我,是谁欺负你了?”他的语气突然变的很低沉,那双好看的眼睛中间皱起了一条皱纹,有些沧桑。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很想上前去将他眉心深处的痕迹抚平。

  不等我回答,他又说,“你家里人呢?”

  家里人是恶魔,我不要回去,我慌乱的摇头,“我家里人嫌弃我三妹妹不是儿子,要我给一个老头做代孕生儿子,用我生的儿子换老头子家的一头猪。我不要这样,我不想做代孕工具。”

  他低骂一声,“畜生!听都没听过,这是犯法。哎,你别哭。我想想办法,车还没来,估计要等一会儿。这里信号不好,我的司机估计不知道我这会儿要下山。”

  我轻轻点头,此刻的心也开始慢慢的平复下来。

  此时一阵叫喊和狗吠声传来,村里的方向一点点火光在移动,乌黑的天空之下好像一条吞噬人的巨蟒在慢慢的接近,顿时浑身上下生出一身的寒。

  我没有任何迟疑扭头就要跑。

  他却很快将我拉住。

  我急了,对他说,“你快走。我不想给你添麻烦。他们追来了,要是把我抓回去我就完了。你也躲起来,要是被他们抓到了会打死你的。”

  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好不容易才跑出来,要是再被抓回去,这辈子就真的完了。

  我妈妈就是瘸子,听说当年就是被我爸打瘸的,脑子也有些不好用,除了整天傻笑,我从来没有看她正常的与我说过话。我知道,我妈其实不傻,那都是被我爸打的,他虽然干活没本事,可是他打人很有一套,手里的棍子永远比我的手臂粗,每一次落下就好像断了骨头一样的疼。我不想再被打了,我更不想给那个老头子生孩子。

  我疯了一样的继续往前面跑,却不想,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我猛然间回头,竟然看到卓风背着设备有些步子不稳的追上了我。

  我心中大惊,停下来站在草堆里面吃惊的瞧着他。

  他跑向我,对我低声说,“小心些。我们从小道下山,路有些不好走,你跟紧我。”

  远处,狗吠声近了,我一阵阵颤抖,就好像瘸腿张的身子已经朝着我跑过来一样。

  可是,他离我很近,温热的手抓着我的手腕,呼吸拍在我的脸上。

  我很紧张,心狂跳。却不是害怕……

  他也紧张喘着粗气,正抬头瞧着远处正一点点接近的山里人。回头张望了一番,给我指了指远处的山道说,“我们从这里走。”

  我楞楞的点头,他一把拽我起来,猫着腰,顺着差不多有一人高的草稞子往山下一点点的挪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