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4节

  第46章 一个要走,一个要留

  她半个衣袖都掉落在肩头上,看起来风景万种,唇角仍旧挂着水滴,好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我故意睁大了眼睛多看几眼卓风的嘴唇,好像是有那么一些口红的印子没擦干净。我心里难受的垂头不吭声,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我怎么就这么多余呢?

  “姐夫,是不是我的那件事没有问题了?”

  他点点头,拉着我下楼,回头对李思念说,“你在房间等我,我将她送到房间休息。”

  李思念笑着对我说,“妹妹,晚上夜里潮湿的厉害,你可要盖好被子,别乱出来走动,知道吗?”

  什么啊,这不是摆明了告诉我她晚上要跟卓风做点什么怕被我打搅吗?我很想,非常想回头去告诉她是坏女人,是她找的自己的妹妹李妍害我们,现在却装好人,怎么能笑的出来,用这样的方式得到的男人她就高兴了吗?

  卓风将我送到楼下第一个房间,靠着窗子,很大的一个落地窗户上挂着窗帘,黑乎乎房间开了灯光也没觉得亮多少。

  卓风站在门口,看着我。

  我也看着他,这会儿才看清楚他的样子。他的衣领子上满是口红印子,红红的一抹,看起来是那么触目惊心,就好像是我心口上的血。

  我深吸口气,觉得呼吸都在痛。

  我固执的攥着他的手不放开,忍了又忍还是说出了我的心里话,“姐夫,是李思念叫她妹妹故意做的这件事,就是想利用我来威胁你。你现在是妥协了吗?还是说娇娇姐走了以后你很孤单,那不是还有我吗,我不需要你负责的,你想要什么我都能做,实在不行我还可以去学,为什么一定要委屈了自己?姐夫,我也是女人啊!”

  只要姐夫点头,我真的可以做任何事情,为什么一定要去碰那个女人?

  卓风站着没动,只是没有任何表情的望着我。

  良久,他拉着我坐在了房间的沙发上,垂头看着地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觉得他现在真的好叫人心疼,明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却不能去做。

  他不喜欢李思念,我看的出来他眼中的不情愿,从前看着徐娇娇的时候的眼神和现在看着李思念的眼神完全的不同,那不是喜欢,是憎恨。可他为什么就非要接受一个他憎恨的女人?

  因为我吗?

  我不,我宁愿叫天下人都知道是我勾引了我姐夫,我是人尽可夫的婊子,我也不想叫我姐夫受这样的委屈。

  “姐夫。你说,这件事你是不是就打算这么算了,叫她利用我来威胁你?你是不是答应了李思念跟她订婚?你们一会儿就要去上床了,是吗?姐夫,我知道你为难,我不想你为难。你总以为我还小,很多事情不懂。可我不小了,我十九岁了,我懂得很多,我知道如何做,你为什么不给我自己选择的机会?李思念不适合你,你们不该在一起。为了家族生意吗?你不是说你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脱离开卓家吗,难道你反悔了?有钱没钱我都在你身边陪着你,如果你嫌弃我烦我可以离开的,可我不想看着你跟你不喜欢的人在一起。”

  我声泪俱下,我想要表达我内心的想法,叫他明白我不是只知道闯祸的傻子,我也是一个感情细腻的女人啊。

  “姐夫!”我抓着他的手,泪水已经打湿了我的眼睛,我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他安静的坐着,帮我擦干净脸上的泪水,泪水却依旧像决堤的水,如何都收不住。

  我狠狠地抹掉泪水,靠的离他近一些,压低了声音继续说,“姐夫,求你了,不要这么委屈自己,好不好?你总告诉我说不要我委屈了我自己,你帮我扛着,还有你,可是为什么你要委屈了你自己?娇娇姐要是知道了你这样,她会很伤心的。”

  卓风的手一怔,将我的手推开,满脸的震惊,问我,“谁教你说的这些,为什么总是提起她?”

  没人教我,我也不需要人教,我不是瞎子聋子,我看的到听的到,我知道他是爱徐娇娇的,“姐夫,你一直放不下娇娇姐,我知道,当初你不是已经答应了跟娇娇姐结婚了吗,就算你反悔了也是爱着她的,对不对?”

  “……卓尔,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不要胡思乱想,徐娇娇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为什么还要抓着不放?并且,李思念跟徐娇娇不一样,不能相提并论。你也不要混淆了一些关系。”

  混淆了一些关系?我和他的关系吗?

  他这么说是想告诉我跟他什么关系都不是,对吗?

  其实也对,他一直都当我是孩子,什么都不懂,呵护我,护我周全,可他却只是我姐夫。

  只有我单方面的心甘情愿。

  我突然就不伤心了,相反的是我在即将得到了答案的此时有几分坦然,他这么说是直接告诉我他不喜欢我,是吗?

  但是我仍旧抓着最后的火苗,渴望能够温暖我的心冷,“姐夫,你不给我机会,你怎么知道呢?你给了李思念机会,甚至在发生这么多事情后你还选择的原谅了她。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呢?我知道我没钱,我出身不好,可我会弥补的,我好好学习,我以后好好工作,我肯定不差,你相信我,好不好?”

  我第一次大胆的做这样的保证,哪怕被天上的雷电劈死我也甘心情愿,我就是不想卓风睡那个坏女人。

  “姐夫……”

  我抽噎一声,泪水已经哭干了,只有一双肿起来的双眼,脸上干涩难受。我依旧倔强的抬头看着他,祈求他能够留下来。

  “卓尔!”他深吸一口气,好似无比的沉重,脊背也弯曲了。

  突然一伸手,将我搂在怀中。

  我有些受宠若惊,他这是要留下来了吗,不去跟李思念睡觉了?

  “卓尔,听话,乖乖睡一觉就过去了。明天我送你回去,这件事我来解决,知道吗?”

  我心头一颤,事情到底还是这样了。

  “姐夫,你要去睡了李思念,生米成熟饭了吗?”他无奈的叹气问我,“谁教你的这些,顾成峰吗,他的话都当玩笑听就是了。好好休息,听话!”

  我攥着他,不放开,死死的攥着,不想他离开我,他不能离开我,千万不能。

  生米成熟饭了那就结婚了,我没机会了。李思念那么坏,不能好好照顾姐夫的。

  我着急起来,扣着他的手,他却一直大力气的将我推开,站起身,及其无奈的皱眉,低头看我的时候脸上满是愁容,却一声不吭。

  我们就好像两头拉着绳子的倔牛,一个要走,一个要留。

  当他挣脱开我的手,咣当一声关紧了房门,我也颓然的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他走了,撕碎了我的心口。

  地上真冷啊,好像外面的冷风直接灌入了我骨髓。

  我不知道在地上坐了多久,眼看着乌黑的天更加昏暗,冷风嗖嗖的往房间里面灌,我的双手双脚都冷的发麻了。

  等我从房子里面出来,迎面的风吹来,拍打在我的脸颊上,风干了我脸上的泪水,也风寒了我心口上的伤口。

  我趁着黑夜离开了这里,买的夜里的最后一班汽车回去。

  到了顾成峰家的楼下,我才给卓风发了消息,告诉他我走了。

  关了电话,我推开了顾成峰家的大门,就看到他修长的身影斜斜的落在地上,地上满是烟头。

  “顾成峰,吸烟会不会叫人心情舒畅?”

  他恩一声,又点燃一根递给我,“你尝尝看?”

  我接过来,吸一口,味道还是那么呛,只是这一次的口感与以往的不同,辛辣,酸涩,口腔中充满了奇怪的味道,叫我脑袋发昏,眼前发黑,身子也在摇晃。

  他拉着我扯进他怀里,长长的叹了口气,“回来就好,你去了我就在想我是不是要把你抢回来,看到你回来就好了,可我怎么高兴不起来?傻瓜,笑一笑,你笑了我才开心啊。”

  我含着泪水躲在他怀里,尽管有些单薄,味道也不一样,可这里是我暂时的避风港湾。

  后半夜,他搂着躺在床上,蜷缩成一团,我们就好像两个在夜晚相互取暖的路边野狗,偶尔的慰藉,才能叫自己暖起来。

  他的胸膛很热,心脏跳动的很快,强劲有力。

  “卓尔,答应我吧,跟我结婚,你至少没那么难过。”

  我摇头,抹掉泪水,将打湿的枕头换了一个方向,洗洗鼻子,才觉得呼吸顺畅,“我不,我不,我就不!”

  “呵……傻子,傻子。”

  “顾成峰,我们不合适的,我知道,你们都讲究门当户对,我什么都不是,没了我姐夫我什么都不是。”

  “放屁,没了他还有我。不对,有没有他都不重要,有我就行。”

  我没反驳他,只继续枕在枕头上将身子抱紧。被窝里面暖,可我还是冷的浑身发颤。

  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身边已经没了顾成峰。

  我打开电话,从前会蹦出来很多姐夫的信息,现在呢?安静的好像电话停了机。

  我吸口气,随便的将电话仍在一边,起身出去,顾成峰正在楼下绕着院子跑步。

  我就蹲坐在石阶上托着脸颊看着他。

  光阳很足,温暖的照下来,深秋的此时已经很冷了,可今天似乎尤其的暖和。

  顾成峰穿着白色的恤,紧绷着身上的线条,精瘦的身子上满是青春和活力。他跑到我跟前,剐我鼻子,一股热浪盖了过来,笑的一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被我帅的愣神呢?”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可我还是点头说,“是啊,真帅。”

  “恩,这么帅的男人你不要,啧啧,眼睛也没问题啊。”

  “帅气又不能持久。算了,不说这件事,我们去上学吧!”

  “我不能陪你去了,我给你送到学校门口就走,我还有事。”他喝一口水,抓着衣服拉我往里面走。

  我好奇问他,“怎么了,你爸爸还没回去吗,还是为了我这件事?别告诉我真的是要将我当成你女友了。”

  他回头冲我神秘一笑,按着我肩头叫我坐在饭厅的椅子上,下巴放我肩头,温和的呼吸喷洒过来,叫人面红耳赤,温柔的说,“是啊,你是我的女友。我跟我爸爸去吃饭,晚上去接你。他要见你。”

  第47章 卓风是正常男人

  我回头瞪他,“别开玩笑,这件事姐夫说了他来解决。再说了,他都陪上自己了你还这么做,那不是也把你也搭进去了,我不愿意。”

  他哼我一鼻子,扯我脸,拉的老长才松开。

  我吃痛捂着脸揉。

  他又扯我另外一边,笑的很冷的说,“我警告你,我愿意,我愿意赔进去。你给我老实点,别跟我添乱。昨天那件事跟你没关系,知道吗?卓风也是正常男人,睡没睡,和他睡了谁都跟你没关系。他是成年人,自己的身体自己做主。你还想插手?别太天真了。卓风这么多年没女人?守身如玉?我才不相信。哼,背地里指不定睡了多少女人呢,就你傻的冒泡。好了,快吃,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晚上去学校接你,你穿着校服就行,反正也是学生,听话!”

  他将才温热的牛奶端给我,放我跟前,我却愣神的看着牛奶发呆。

  他的那句话就好像警钟一下一下的敲打在我的脑袋上,“他睡了多少女人?”

  是啊,卓风是正常男人。

  我很吸口气,胸口疼,再吸口气,脑袋发昏。

  我接受不了。

  到了学校,我这上课睡觉的毛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最近总是没精神,趴在桌子上一觉醒来,老师换了又换。等我再抬头,人都走光了。

  身后不远处,那默然的声音传来,惊的我浑身一个趔趄。

  “卓尔,你说,我姐姐怎么就那么喜欢卓风?”

  李妍吃着便当,便当好像已经冷了,饭菜都凝固在一起。她拿着勺子一下一下的戳,挑眉看我的时候故意将勺子上的油甩出来。

  我歪着身子躲开。

  她却笑了,“我就喜欢看着你傻乎乎的样子,真是蠢。”

  我拿出小镜子照了照,我不傻,我就是有些时候不想争论,太没劲。

  我提着书包要走,顾成峰在附近的一个饭馆帮我订好了午饭,错过了时间就冷了,我要赶时间过去,才没时间跟她计较。

  “你给我回来。”李妍对我大叫。

  我才不搭理她呢。

  她的咆哮声就在里面传出来,“卓尔,你个婊子,你姐夫睡了你多少年了,你就这么心甘情愿的看着他带着别的女人吗?你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我立刻收住了脚,这件事吧如果换成了别的男人,我一点意见没有,什么名节都是扯淡,谁真正清白了?可这里面还有我姐夫,她污蔑我姐夫我就不能接受。

  我要去撕烂她的嘴。

  我提着书包跑回去,看她一眼,她正将勺子狠狠的扔出去,啪嗒一声落在了黑板上,歪头看我的时候带着邪魅的微笑,十足的小太妹。

  我气不打一处来,几步朝她走过去,端起盒饭扣在她脸上。

  等她回过神来,我又是一巴掌。

  她脸上的油水全都留在我的手上,巴掌没打重,反倒因为滑腻险些叫我自己摔倒。

  不等她起身还手,我又将她书包扣她脑袋上。

  她闷哼一声,书包里面的书本全都掉出来,啪嗒啪嗒的,纸张和油水黏在衣服上,我看着着实痛快,哼了一鼻子,提着书包就走。

  吃了饭出来,我直接去上课,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李妍会报复我,没想到,相安无事,班里面只留下一堆饭菜,发着难闻的味道,她人却不见了。

  下午的课程我倒是听的尤其的认真,数学一直是我的强项,总感觉老师的进度很慢,我自己都能看懂,终于熬到了放学,老师出现了。

  “卓尔,你跟我来。”

  应该是李妍去告我的状了,我就知道。

  我收拾好了书包跟上去,到了办公室,老师关上了房门,我的心突突的多跳动了两下。

  她将一个文件递给我,“回去看看,如果可以的话就多练习练习。”

  我好奇的拿在手里,是高数,我从前最喜欢做的题了,“老师,这个给我的吗?”

  “恩,送给你了,知道你喜欢,不过不能白拿,你下次给我考个好分数,我送你去参赛。”

  我笑了,是真高兴,突然知道我还有这样的用处,“考试,我一定好好学。”

  她点头,叫我先放学回去,不要有负担,正常学就好。

  我跳着脚,给老师一个吻,高兴地离开。

  出了校门才想起来,顾成峰说来接我去看他爸爸。可我不能去,也不想去,琢磨着是不是先逃走,躲一躲。

  不想,李妍带着人就出现了。

  该来的总是要来。

  我将书包放在地上,等待着跟她交手,反正都要打一架。

  “卓尔,今天的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你说吧,怎么解决?”

  李妍的普通话一直都很差,就算是这样的威胁也没了霸道,听上去还想叫人想笑。

  我说,“打一架吧,你不就是想动手打我吗,来吧!”

  我看看她身后站着的几个女孩子,用顾成峰话,那都是棒子国的,不用惧。其实我也不怕,背后使阴招我也会,只是不屑于用,现在真刀真枪来一回也痛快,免得以后见面了还晦气。

  我早就想收拾她了,李妍。

  “呵呵,打架,蠢驴才会打架,我现在只是来告诉你,你还不至于叫我动手。并且……啧啧,你看看你的蠢样子,你以为你被打几下就可以解决问题了?我姐姐嫁给卓风以后我们还是一家人,我想想就不自在,打了你,我姐姐就不用跟卓风结婚了吗?”

  恩?

  听上去怎么好像有点不对?

  她不是来找我打架的?我放松了警惕,“你想怎么做?”我问她。

  她挎着手臂,看我一眼,“结婚的事我插不上手,但是我倒可以收拾收拾你,给我打。”

  靠!

  李妍,你个坏女人。

  她这是故意的叫我放松警惕,给我个措手不及。

  等我反应过来,身后的几个女孩子一哄而上,瞬间将我围了起来。

  这阵势我以前见过,高可可没少这么对待我。我经验多的很呢,不过是几个小丫头片子,我一个转身就躲开了。

  才后退几步,回头,就看到了身后冲上来一群人。我吓了一跳,还没搞清楚状况就看到两伙人打了起来。

  撕扯头发,抓脸,踢肚子的,女孩子打架也蛮狠的。

  高可可站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明白,后来的这群人是她带来的。

  她站在我身边,看我一眼,那一眼就好像大姐大看待自己不成器的小下属,对李妍说,“李妍,你个臭婊子,狐媚子,骚狐狸,就知道到处睡男孩子,多少好男生都叫你给祸害了,现在还想祸害女孩子了?我告诉你,卓尔要是能被人欺负也是能是我,你算老几?”

  李妍明显的气势上不如高可可,没吭声,只后退几步,看样子要跑。

  我可不能叫她跑了,上次的事情我没出气,逼的姐夫跟她姐姐睡了我心里堵的难受,我直接窜了上去,一个拳头伦上去,她惨叫着倒在地上。

  我还想伸脚,身后的高可可将我拽住,“别打了,你还想将人打成我那样,停手,都停手,都滚,你们都滚。”

  高可可一个个的去拽,几个被打的李妍的人都被甩开了,爬起来就跑。

  高可可又过来拽着我,看一眼跑走的李妍,没好气的哼哧一声,冷笑说,“也不过是仗着人多,你没事吧?”她又转过头来问我。

  我摇头,看一眼身上,是没什么问题。

  我转头去找书包,糟了!

  里面的书本全都倒了出来,上面撒了墨汁,真是损。

  “我的书……”

  那是老师给我的考试用的书啊,我心痛无比。

  可是李妍已经跑走,我气的直跳脚。

  “李妍,你给我等着。”

  高可可却满是不在意的对我说,“你那边书多了,还在乎这一点?哎,我问你,我问你,今天是不是顾成峰的爸爸要见你?”

  我哪里还有心情想这些,“是,你想去你去吧,我没心情去。”我抱着书本心里难受,怎么跟老师交代?

  高可可却心花怒放的抓着我不撒手,满脸的期待,“真的,你说叫我去,是不是因为我帮你,你感谢我才叫我去的?”

  我摇头,“不是,我本来就不是他女友,我去做什么?要不是李妍拦住我,我早就走了。你想去你去吧,顾成峰一会儿就来接了。”

  我将书本还是装在了书包里面,难过的厉害,生气李妍那个坏女人,下次一定要她好看,可我现在要回去想办法找到新的书本,哎……

  想来想去还是想回家里去,卓风那边很多高数的书籍的,希望能够有跟老师给我的这本一样的吧!

  我事先打了电话询问司机叔叔家里我是否能过去,叔叔说李家人今天就走了,我可以过去,但是不能在家里住,阿姨不在家,他在外地出差,家里没人。

  我想问他姐夫是不是不回来了,可我没敢问出口,挂了电话之后又后悔。

  到了家里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天黑了下来,看样子是要下雨,我直接跑进书房开始翻找。

  高数的书很多,却没有一本是老师给我的那本,并且老师给我的那本上面写满了习题解析,都是她亲手写给我的,那都是心血和心意。

  我越想越是发愁,这可怎么跟老师交代,学不好了岂不是愧对了老师对我的期望。

  我都急的哭了出来。

  这时候顾成峰电话打了进来,我才接起来,还未说话,就听他在电话里面对我咆哮。“卓尔,你是不是有病,你叫高可可过来算什么意思,你知道不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你把这件事毁了,你以后都见不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