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51节

  第503章 你结婚了,我也结婚了

  第503章你结婚了,我也结婚了

  我有些迷糊,这是梦还是现实?

  梦的话为何如此真实,现实的话,为何卓风为什么会这样对我?

  他一直很尊重我的啊。

  在身下的裤子解开的那一刻,他有些迫不及待,我听到了身后皮带的相碰脆响,猛然之间惊醒。

  我转身,呆呆的看着他。

  他眼睛眯在一起,“卓尔?”

  “卓风,我们不可以。”

  我拒绝了他,他手下的动作也立刻停止。

  可他还是不肯放过我,帮我穿好衣服,系上扣子,依旧扣我在墙壁上,低头不断的亲吻,缠绵的揪扯我最后的清醒。

  “卓风,你结婚了,我也结婚了。”

  他不吭声,沉浸在缠绵之中。

  猛然间,门开了。

  冯科的笑声传了进来,还有别人的交谈,我立刻紧绷起来,推开卓风,力气有些大,他踉跄后退,撞在身后的沙发上,我转身朝另一个角落走,背过身去,整理了身上的衣服,见着没有不对才敢转身过来看向门口。

  冯科那边好像故意放慢了速度进门,在门口继续说了两句话才推门进来。

  他看我一眼,没有看向沙发另一侧的卓风,笑着坐下来,将手里的红酒换成了果汁,大口喝,跟着继续跟身后的人说话。

  我听不太懂说的是什么,那几个人沉浸其中,有说有笑,很久才注意到卓风的存在,瞬间的尴尬过后,另一个人继续提起刚才的话题,卓风参与其中,气氛就活跃了起来。

  冯科喝光了果汁,起身朝我走过来。

  他将我堵在墙角,挡住了外面所有人的视线。

  声音低沉,在我耳边,热浪也跟着吹过来,可他没有接近我,只是嗅着我身上的味道。

  “没做?”

  我心口有些难受,拿我当什么了?

  我抬头瞪他,“冯科,你故意的吗?”

  他冷笑,没吭声,手背轻轻的擦着我的脸颊,好似在欣赏一个物价。

  我躲开他的手,冷嗤,“你如果喜欢,我可以做,巴不得。”

  他的手僵在半空,脸上的表情也在慢慢变化,跟着冷笑,抓起我的手往外面走。

  不顾周围人的眼神和询问,冯科走的飞快,拉着我出门。

  上了车,我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卓风,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追了出来。

  冯科坐进来,将车窗降落,对卓风摆手,“走了。”

  卓风看着我们,漆黑的夜幕下,看不清楚他的眼神,我能够想象得到他此时的情绪,隐忍的怒气要将身后的整栋高级酒店烧着。

  车子缓缓而动,上了宽松的大桥,匆匆而行。

  冯科的手过来,捏的我手腕有些痛。

  “冯科,如果你是故意的我可以满足你,没必要试探我。”

  “如果我说不是试探呢?”

  “那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我挣扎,他却突然转身,抱住我,吻没落下,依旧嗅着我身上的味道,危险的毕竟,眼神要杀人。

  “冯科,我跟卓风认识了八年,分手也是因为迫不得已,可如果你非要你跟他之间做一个选择,我宁愿选择他,也不会选择一个整日喜欢试探我的怪物。”

  “我试探你,哈哈,卓尔,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试探你?恩?”

  “你……冯科,你松开我,那你什么意思,带我来这里,就是想告诉我卓风来了吗?之后制造偶遇,看着我们和好如初,你你就高兴了是吗?你喜欢找虐别带上我,我跟他已经分手,他现在有妻子,我们再也不会在一起了,你满意了?”

  我尖叫,疯了一样,声音非常大,刺耳而又艰涩,吵的整个车内都在震颤。

  冯科脸上的表情渐渐松懈下来,跟着就笑了,一把将我抱住,“你刚才说你们再也不会可能了,是吗?”

  我一怔,气瞬间就消了,刚才真的是偶遇,不是试探吗?

  “冯科,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做,你是我妻子,不想你抛头露面,不想你被任何人窥见,放你在那里等我,他过去我的确以外。我没有试探你,从来都没有。”

  我茫然,不知所措。

  他的深情,他的心,不是假的,我看得出来。

  “冯科。”

  “卓尔,你还不相信吗,我爱你,我一直都爱你,不相信吗?”

  我从前不信,现在……

  我在怀疑。

  “那刚才真的不是你在试探我吗?”

  他摇头,坚定无疑,“我为什么要试探你,看着你跟他亲热,我就高兴了吗?我自虐?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变态是不是?”

  我想说,是。

  可话到了嘴边我就说不出来了。

  我深吸口气,没有吭声。

  他继续抱紧我,很紧,呼吸都有些困难。

  静默很久,车子停下来,他才说,“卓尔,别在怀疑。”

  我不知道如何回应,只默默的在他怀里,听着他轻而有力的心跳。

  在这一场交易之中,其实我们都是受害者。他的狂怒,他的冷血和手段,早叫我们两败俱伤。

  “冯科,我饿了,我想吃点东西,之后送我回去吧。”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点头,“谢谢你。”

  谢谢我什么?

  我抬头看他。

  他却笑,拉着我下车,“回家吃,我会做你喜欢吃的牛排。”

  牛排烤的有些老,嚼的很吃力,味道却不错。

  他吃的津津有味,吃了两块,两杯红酒,酒后笑容更深,举着酒杯笑眯眯的看着我,一直不说话。

  我被看的浑身发毛,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疑问,问他,“你笑什么?”

  “笑你。”

  “什么?”

  “卓尔,我以为你在卓风面前一点定力都没有。我错怪你了。”

  “所以你刚才还是在试探我吗?”

  他摇头,放下酒杯,抹了抹嘴角,继续说,“不是,真的是偶然,我知道他在,可这个酒会我必须到场,当时出去的时候他正在外面,我只走出去十分钟,他就趁虚而入,是我高估了他的定力,却低估了你的定力,我没有要试探你的意思。不过我还是谢谢你。”

  我明白了他的感谢,是谢谢我没同意卓风的‘邀请’。

  我无奈摇头,“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从前那些糊涂事不会在做了。”

  他呵呵的笑,“说明你成熟了。”

  他起身,看一眼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你喝了酒,我自己回去吧,我会开车的。”

  “有司机,走吧,顺便走一走。”

  冯科拉我手,这次的事情他尤其的高兴,牵着我的手走了一条漫长的路,一直笑眯眯的,也不说话,这份安静真好,夕阳西下,两个被落日的拉长的影子映在身后,相携着漫步走的我们就好像一对儿恩爱多的老夫妻。

  即便是没有更多的交流,也不会显得多么尴尬,只耐心的享受这份美好和安宁。

  “卓尔。”

  “恩?”

  “一年后,如果我们还能合同共处,你再嫁我一次。”

  第504章 一年后再说

  我笑,“什么叫再嫁?”

  “上一次的婚礼不算数。”

  “一年后吗?”

  我思考过,我的生活要继续,既然现实已经如此,为何不耐心的继续下去?他既然答应了给我们彼此时间,我就欣然接受,一年而已,一年后是各奔东西还是顺利牵手,看事情发展吧。

  “那就一年后再说。”

  “好,一言为定,哈哈哈……”

  冯科爽朗的大笑,胸腔里面的低沉好像沉重的鸣钟,惊涛骇浪一般,却无比叫人安心。

  隔天。

  卓风出现在了我宿舍楼下。

  我看了他好几秒才回想起来,眼前的这个人是卓风,不是我的梦。

  他将手里的香烟扔出去,转身看我,扫一眼我身后的宿舍楼,问我,“出去吗?我送你。”

  我手里面提着的是文件袋子,我要素公司的。

  但是在去公司之前我是要去陆少那里,他说找到了刘薇的联系方式,在秘书的桌子上放着,他在出差,叫我自己去拿。

  我支支吾吾了一阵,说明了我要去的地方,可我还是拒绝了,“姐夫,我自己去。”

  “我送你。”

  他固执的提起我手里的东西往外面走,我愣神的站在原地,随后出来的谢晶晶推我,给我使颜色。

  我迟疑着,还是追了上去。

  “姐夫,我自己来拿吧,我要先去陆少那里,之后才去公司的,你给我吧,东西不重,就是一些文件。”

  “没关系。”

  他走的很快,脚步匆匆,我一路小跑着勉强跟上。

  “上车。”

  我无奈的看着他的车子,犹豫中。

  他轻轻扯我,“听话。”

  “姐夫,现在我们……”

  “你已经叫我姐夫,你说我们是什么是关系?”

  好吧,我在扭捏,那就是我的不对了。

  我钻进车内,坐下来,看着车内的摆设,知道这该是他妻子的品味,座位上三四个粉红色的小娃娃,我屁股下面还有一只,我拿出来,放在旁边,无奈的蹙眉,觉得有些怪。

  我记得当时我我看到的那只手,能够联想到的那个女人该是一个御姐一样的女人,可瞧车里的娃娃,不禁有些惊讶。

  正狐疑的猜想,卓风说,“我给孩子立了墓碑,改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我浑身僵硬,茫然抬头,泪水就在眼圈里打转。

  孩子,他立了墓碑吗?

  因为才五个月,我当时也处在昏迷期间,孩子的去向至今是个谜团。

  开刀手术的那段期间无人跟我提起过,我也没有想到过,这会儿他突然这么说,我又难过起来。

  我真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我给起了名字,叫小樱桃。”卓风说。

  我喜欢吃樱桃的,我当初还跟卓风一起商量过孩子的名字,他说乳名就叫樱桃吧,那段时间我整天端着盘子吃樱桃,他还笑话我说孩子一定是个脸红的跟樱桃一样的小可爱。

  往事历历在目,在我眼前跳闪。

  他回头,递给我纸巾,跟着说,“别难过,孩子是意外,谁都不想的。”

  我难过,只是一直将这份难过藏起来,再不想提及。

  “葬在了哪里,从前你没跟我说啊。”

  “恩,才处理好,之前一直没时间,知道你心情不好,就没提。到了,下车吧,陆少出差了,公司最近很忙,他这边的事情暂时交给了我,刘薇的号码我找到后就给了秘书,可他也出差了,临走之间忙的将这件事给忘记了,上去吧。”

  他将车子停稳,我擦了擦脸上的泪,也跟着出去。

  拿到了电话号码,我迫不及待的将电话打过去,刘薇那边没人接听,看号码是座机,该是山区的某些商店的公共电话亭。

  我连续打了三个,对方接起来是个老爷爷,估计是耳朵不好,我说了很多变化都无法正常交流。

  卓风告诉我过段时间再打,估计是晚上会有人在,这个时候乡下都在忙着更重,白天怕是没时间。

  刘薇的山区我之前去支教过,那里的两天不多,村子里面的人更少,就算这时候耕种,大早上的也该有人在做家务啊。

  我还是着急,想着在真正开学之前过去看看。

  “那,我走了。”我那倒好了号码,自然是要离开的,跟卓风在一起,实在是叫我有些不舒服。

  他点头,“我送你过去吧,那边很远。”

  我想了想,看看时间还来得及,打车的话也不会耽误多少时间,“我打车就好了,你别送了,忙吧。”

  我转身要走。

  他快走几步,挡住了我。

  我一愣,看着他。

  卓风的眼睛还是红红的,不是喝酒,是没有睡好的那种。

  昨天的碰面已经尴尬,现在再次面对,我更是有种无法面对他的陌生,我躲闪他的眼神,看向地面。

  “卓尔,听我说完。”

  我点头,“好。”

  “我回来是不打算走的。”

  我震惊的抬头,对上他疲惫的双眼,“姐夫,你的公司不是在欧洲的吗?”

  他点头,“恩,主要还是在做国内的生意,不过暂时没什么业务,有时间帮忙陆少也不错,只是想多看看你。”

  我心口骤然痛了起来,下意识的捂着胸口,觉得不太对,我又迟疑着将手臂放下。

  “我,我没事,我很好,我现在有……冯科照顾。”

  “我知道。但我们毕竟是家人。”

  家人?

  这两个字带了多少讽刺的意义,将我们很远的距离瞬间拉近,又暧昧不明。

  “哦,我知道。那你,那你忙吧。”

  我不想走,他不让,僵持中,他关了身后的房门。

  我的心脏随着关门的声响碰的一声,也有了变化。

  他要做什么,想做什么,如果还像昨天那样,我要不要大声呼喊,或者现在就打电话报警?

  我拘谨的后退,躲开他的接近,他却步步紧逼,抢走我手里的包裹,拉着我进了身后的房间。

  陆少忙起来就睡在这里,所以每一个办公室后面都有他休息的房间,装修豪华,一应俱全。

  卓风拽着我,手上力度非常的大。

  我是真的被吓坏了,缩着脖子躲闪,却到底还是被他扔进床榻,未来及起身,被他压在了身下。

  他疯狂的亲吻,重重的印在我的身上。

  我大叫,挣扎,在他的身下却就像是一只无助的小动物。

  最后,我任命的放开了住着他衣服的手,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等待着最后的侵略。

  他却停下来,低头看着我,眼神复杂。

  “卓尔。”

  “姐夫,你想强要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