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56节

  第515章 冯科是豺狼

  我以为我了解,冯科在我的印象中是疯狂的,是有些变态的,尤其是在看待感情这件事上他总归是很扭曲,脾气说不上好还是坏,偶尔会很暴躁,偶尔会很温柔,但是在生意上他是很正直的。

  我想我是足够了解了吧。

  可现在周围的人都在这么问我,这叫我怀疑我所认识的周科是不是我所了解的那个了。

  “呵呵,卓副总裁,我想我的问题已经很明确的表达了我的意思了吧?”

  她的意思是冯科不是我所了解的这样,所以这份合约肯定有蹊跷。

  我不明白的是,冯科为什么要这么做。

  自然,周梦茹作为局外人,是不会说出什么的,做生意最忌讳的就是搀和被人家的私事,我也不能强求她说什么。

  一蹲下来,我答应了她会将损失降低到最小,叫她等我的电话。

  出来后她说要送我,我给拒绝了,我像现在我该去找卓风面谈才行。

  临走前,周梦茹警告我,“卓风是老虎,那冯科就是豺狼,豺狼虎豹都不好人,可至少老虎还是兽中之王,至于豺狼呢?喂不饱的。”

  我心口一窒,站着久久没回过神来。

  豺狼虎豹,我这身边的人不是野兽就是魔鬼,我都玩不转,既然玩不转,我就不玩了,我坦白,我妥协,我服软,我只想得到我想要的答案,之后吗?

  打不过,还不能躲吗?

  到了卓风的公司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他还在开会,整个大厦的灯都亮着,我站在门口仰头看了一会儿,在三楼的窗户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正看着我,我冲他摆手,他立刻转身往外面走,我也走进去。

  与卓风相会,他不顾这里的保安和前台的目光牵着我的手往里面走。

  陆少的公司也扩大了规模,现在整栋大厦都是他的,因为做的都是夜间的生意,晚上下班很正常,现在人也是最多的时候。

  卓风在这里帮忙,也在角落开了一间属于自己的小办公室,里面坐满了人,迎面走来的李哥跟我们打了声招呼,陆陆续续有人就出去了。

  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我跟他。

  卓风抱住了我,很紧,下巴抵在我的额头,声音有些行文,“这个时间找我,有事?”

  “有事,所以你该放开我才对。”

  “如果我不放呢?”

  “我要报警了。”我推他。

  他无奈的一叹,最后紧抱我一瞬才将我松开,低头打量我的脸,皱眉问,“喝酒了?”

  我推开他,向后面走,坐在了不远处的凳子上,这才说,“是,我刚才去见了周梦茹。”

  他眉头紧蹙,跟着就笑了,“知道了什么?”

  “不多,但是足够我来这里质问你。”

  “质问我?我想你搞错了方向,你该质问的是冯科,不是我。”

  我点头,的确,可这里面的事情卓风也少不了做手脚,那个我不认识的冯科的姐姐,还有突然老找我的冯飞,以及消失的冯海和辞职的汤姆,这里面肯定都是卓风的功劳。

  他在欠了上千亿的外债后,迅速的掏空了姨妈那边的所有,转身就去了国外避风头,之后借用假结婚的消息叫他彻底在市内消失,再一次回来,肯定不会什么都不做,他卓风,不是一个喜欢做缩头乌龟的人。

  不管这里面是否因为我,他都是不会甘愿被踩在脚下。

  他想打翻身仗,肯定是有了足够的把我,并且悄无声息,除非不动手,一旦动手就是轰动全世界的猛烈。

  现在的一切看似平和,其实都是有目的的在做,暗潮涌动,最后一招毙命。

  而他却始终不动声色,看似平常,这才是最令人害怕的。

  我现在是冯科的妻子,他是我的背后高山,高山倒了,我这棵树也就彻底的被砍伐,而我想要的自由怕是也就终结了。

  卓风他来,不光是要收走冯科手里的一切,还要的是我这里得来不易的一份自由。

  我已经被他牵绊的八年,这八年来,叫我无时无刻都生活在他庇护之下,看起逍遥,其实我是痛苦的。

  这是我不就快乐,我处于被动地位,永远无法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他操控我的一切,捏断我的翅膀,我想飞都做不到。

  至于感情……

  现在还剩下多少?

  我很快的收起深思,继续追问,“你该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

  “卓尔!”

  卓风拧眉,吸了口气,朝我走来。

  我拘谨的绷直了身子,他的魅力是无法阻挡的,我不想再跟他纠缠不清。

  可我又毫无定力,面对他的温柔,使我欲罢不能。

  我无时无刻不在提高警惕。

  他笑了,站在我一步之遥的地方看着我,捏我的脸,“你长大了,成熟了,并且有了鬼点子,你聪明,但是你不够圆滑,不够市侩,你做事还是直来直去,不会阴谋算计,这会叫你吃亏的。”

  我承认,这会是我在很多地方吃亏,失去更多,可变成今天这样的废柴不就是因为他吗?

  “姐夫,自从我踏进你的家门,我无时无刻不在按照你的生活方式过,上学,放学,学东西,不学什么,都是你的喜好。你斩断了我的全部羽翼,推我变成一只不会飞翔的小鸟,拴住我,霸占我,到头来我只能被动的挨打,面对所有的为难不知所措。我不想再做一个只会被保护的傻子了,你给我次机会都不可以吗?”

  他坚定的摇头,“不可以,我不放心。”

  我泄气的皱眉。

  “卓尔,你可以做任何事,我说过,我给你充足的时间和空间,可我不能看着你被人从我身边带走,这是最后的底线。你想知道的事情我不会说的,不过我保证,这件事里面,你绝对不会受到丝毫的伤害,尤其是冯科,伤不到你。”

  可是伤害已经造成。

  “姐夫,我们的孩子就是最大的伤害,你忘记了吗?”

  他身子僵住,垂眸不吭声。

  我也起身,瞬间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微微仰头,看着他,“姐夫,你好好想想,我到底是否收到了伤害?我的孩子没了,你的孩子没了,我们的孩子没了,是不是伤害?我为了救你才嫁给的冯科,我是迫不得已,可这件事已经结束了,收手好吗?我以跟冯科约定好了,一年后我们就分开,不管如何他都接受,还不够吗?冤冤相报何时了?你动手,牵着骨头连着肉,我现在就是冯科的那一块皮头,你打他,我也痛啊。”

  卓风猛然抬头,不敢相信的问我,“你爱上了他?”

  第516章 自由

  我,我没有。

  我吃惊的看着他的眼睛,慢慢的,垂头。

  他拉着我,迫使我看到他的脸,大声问我,“是不是?”

  我摇头,却无比慌乱。

  “卓尔,那是你的仇人,当初如何对你,忘了吗?你爱他?”

  我推开他,“我不爱,我只是……我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他给了你想要自由吗?卓尔,你看清楚,那个人的嘴脸,他口中的爱就是折磨,他爱你对你动手吗?他爱你会叫你的孩子死吗?他的一切都是在演戏,他给你的资产是真的,我也可以给你,你更不需要钱。可在你出事的时候他在哪里,你以为他现在失踪了是巧合?都是有所预谋,你以为他给你就真的是他想叫你得到的,你错了,他只想利用你伤害我。卓尔,卓尔……你为什么会爱上他,为什么?”

  我不爱他,我不爱,从始至终我都不爱。

  “卓风,你疯了?我不会爱上他的,我只是不想你们继续斗下去,徐娇娇已经死了,你以为你们继续我会活着吗?我真的太累了,你这样保护一个不知道自保的我,不累吗?冯科是坏人,可他不是无恶不赦,我不想在看着周围有人离开我了。只要我在冯科身边,他就可以收手不做恶事,不是很好嘛?徐娇娇,二表姐,还有我们的孩子,都是牺牲品,你还想看着有人死吗?我已经死过无数次了,如果再一次出事我醒不过来呢?我看不到你会怎么样?我,我宁愿我被他一辈子捆住,我不想看不到你,不想看不到你们任何人。我,唔……”

  卓风猛然抱住我,封住我所有的话。

  吻如排山倒海,将我的全部呼吸榨干,我勉强透过一口气,他继续将我抱紧。

  推他不动,打他不理,我任命的被他拥紧亲吻。

  泪水涌出来,我伏在他的怀里嘤嘤的啼哭,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彻底的被戳破了。

  他抱着我,要将我揉进身体里。声音黯哑,“知道你委屈,情势所逼,可如果我不将你拴在身边保护你,死的就是你。徐娇娇是自杀,你表姐的事情是意外,孩子我们可以再有,如果你没了,我去哪里再找一个你。听话,不要做傻事,冯科那边我会处理,你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他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会处理。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这多年,我做了这么多,就是不像你出事,还不懂吗?你推开我可以,别爱上他,他不值得你爱,懂吗?”

  我哭着点头,看着他担忧的眉眼,终究是无力挣扎。

  吻稀稀疏疏,落在脸上,抹掉我脸上的泪痕,酥麻一路乡下,印在我的胸口。

  “听话,不要做傻事,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就是别爱上他,好吗?”

  从前他要求我别离开他,可我还是离开了,后来他说叫我别爱上别人,尽管我没有爱上别人,可我却一心想着与他分开,现在他的要求只有一个,不要我爱上冯科。

  是我们之间的悲哀还是造化弄人,为什么相爱的两个人想要在一起就这么多艰难。

  “我知道。”

  “知道就好,别哭了,别哭了。”

  他总说,看到我哭他就心碎,可我却是一个爱哭鬼,高兴了哭,伤心了哭,难过了哭,最为庆幸的是,我的身边有他。

  “姐夫,抱紧我。”

  “我在,我一直都在。”

  我以为他离开了我,其实背后有人在看着我,我以为他结婚娶了别的女人,可其实只是一个放长线钓大鱼的阴谋,我以为他会不管我,其实他一直都在保护我,自从我出现在他生活中,八年来,我从未离开他。我不知道他的去处,他却对我的去处了如指掌。就算当年我被冯科关在法国的豪华别墅里面,他仍旧想办法叫顾程峰跟我联系,知道我的一切,背后送纸条给我。

  我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不要派人跟着我,冯科会知道的。”

  他摇头,“不可以,冯科早就知道,但是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保护你是最好的办法,希望他不会对你动手。”

  “那你都知道我最近在做什么吗?”我抹掉泪水问他。

  “知道。”

  他都知道,什么都知道,却一个字不说。

  我有些生气,捶他,“你一直都瞒着我,我就是个傻子。”

  “不傻,聪明着呢,才几天啊,就都调查清楚了,你是不是找打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我笑,“恩,我找到了冯科的保险柜,我看到了照片,他的姐姐不是同一个人。”

  卓风没吭声,这些事他还是不肯说,我也没在追问。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我要回学校,卓风没送我出来,像上两次一样,当我是透明人,他说做戏要做足,不然得不到小金人奖。

  我笑着离开,再一次坐上出租车的时候,心情大不同。

  到了宿舍,看到谢晶晶正在哭。

  “晶晶,怎么了?”

  “卓尔,李阳出事了,在国外被人绑架了,这段时间没消息是因为她失踪了家里人都不知道,绑架她的那个人一直在用李阳的联系方式跟家里人联系要钱,家里人发现不对报了警,事情才败露,刚才我跟她家里人取得了联系,说李阳被撕票了,人不在了。”

  哄!

  我的心一痛,脑袋嗡鸣一片,很久都没镇静下来。

  谢晶晶大哭着拽我,又说,“那边在调查,她的男友也被抓了,说是跟他有关系,可他男友却说不知道,一直不承认,你说人都失踪了那么长时间他不在乎的吗?这件事太奇怪了,我还想着叫李阳回来,我们继续上学在同一个宿舍呢,人却没了。卓尔,我们去看看她吧,最后一面啊,她家里人说运回来之后就直接火化,她妈妈已经进了医院,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了,听说人都被糟蹋的不成样子了。”

  我的心口要碎了,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愣愣的点头,抓她的手,“好,好,我们,我们去看她。现在就去。”

  我实在找不到人帮我办手续,自己又不知道如何快速办理出国,最后联系到了佳佳,佳佳听说后直接去找了公司的人,两天后我们就坐上了去李阳那边的飞机。

  飞机落地,接我们的人跟我们简单的说明了情况,隔天我们才办理好手续去见李阳。

  这是我第二次在太平间看我的至亲朋友,阴阳相隔,我已经无力走动,双脚都好像黏在地上一样,如何都迈不开步子。

  躺在那里的苍白身体,是我无法面对的事实。

  之前还鲜活的生命,大好的年纪,此时竟然成了这个样子。

  谢晶晶趴在地上大哭,我则绷着泪,眼珠子瞪的老大,泪水落不下来,心脏却疼痛难忍。

  不知道何时,身后出现的卓风将我抱住,我才全身一软,倒在了他怀里,再没了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