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57节

  第518章 鬼主意

  我险些笑出来,如果不是早就知道了他的阴谋,我现在真的挺感动,去去也只限于是感动。

  他将东西给我,“你可以去签字将这份协议撤销,我会给你一份合约,是我们的离婚协议。”

  昂?

  我有些不懂了,他这么做不就是想拴住我,利用我对付卓风吗,现在为什么直接放弃,还给我一份离婚协议?

  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拿着文件的手颤了两下。

  他继续说,“别紧张,只是协议,我会在协议中写明,如果我出事了,我的全部资产都给你,是全部,即便我们离婚了,钱还是你的,公司也是你的。”

  我更加慌了,冯科这是在做什么?

  我不需要钱,我只要自由,如果可以,我都是宁愿将全部的东西还给他。

  我摇头,“我不要,钱和公司我都不要,你只需要写一份离婚协议就好。”

  冯科没说话,只定定看着我的眼睛,沉默了一会儿,他笑了,将我手里的文件抢走,“那就算了。”

  我彻底蒙了。

  他收拾好文件,放了回去,直接改了密码,之后告诉我,“密码我改了,你想要什么,回头跟我说,我下去洗澡。”

  他走了,刚才还深情款款的样子一瞬间就消失了,我整个人都是蒙圈状态,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这件事我琢磨了很多天才去问卓风。!

  卓风当时就告诉我,“故意看你的反应的,他该是发现了什么,不过没关系,你只管继续装不知道,之后等我消息来找你。”

  卓风走的很匆忙,这一走,就已经是半个月没消息。

  刘薇迟迟不来学校,我跟谢晶晶两个人住着五个人的宿舍,显得格外的凄凉。

  不想,周末的一个晚上,张欣来了。

  跟着她一起来的还有高可可。(!≈

  这下宿舍热闹了。

  谢晶晶抓我的手,紧张的手心冒汗,我真心觉得,天下的宴席是不会散的,冤家路窄,不管天涯海角,总能遇到。

  高可可住在我斜对面,张欣在谢晶晶斜对面,看剩下一个下铺无人住,我和谢晶晶干瞪眼。

  相安无事互相不吭声不交流的度过了两天,谢晶晶终于忍受不住的拉着我出来发唠叨。

  “卓尔,我们是不是要搬出来住才行了,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宿舍,会把人憋出毛病来的。”

  我也在想是不是该搬出来住,可谢晶晶最近在准备考研,附近没看到合适的房子,我担心她学习受影响。

  正考虑时候,阴魂不散的高可可就走了过来,坐在了谢晶晶的身边,与我面对面。

  高可可嘴里面叼着一根棒棒糖,看看我们,叫了服务生,自己点了一份炒冰。

  “卓尔,谢晶晶,我们可都是同学也是同一个宿舍的,你们为什么见了我不吭声?”

  不是不吭声,是没必要,更她,我是真的不想有任何瓜葛。

  “高可可,你想做什么吧?你突然来了招呼也不打我们也没说什么,你要是诚心找事,可以冲我来,我奉陪,不过我还是劝说你,不管你通过什么法子过来的,都给我老实点,我可不担心跟你撕破脸。”

  高可可呵呵的冷笑,用叉子戳着自己面前的炒冰,也不急着吃,眼神怪异的打量我们,跟着点了一根香烟,吸一口,香烟吹我脸上。

  我嫌弃的皱眉,“少无聊。”

  “呵呵,我的确是无聊,我的孩子都见不到,不找人寻开心我不痛快。直接说吧,卓尔,你想不想跟冯科离婚?”

  我当然想,可离婚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冯科那边不放手我永远都走不了。

  可我是否离婚跟她高可可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不得给我回答,继续说,“离婚其实很简单,只要你将冯科搞垮,那就可以了。冯科是一个不会亏待了自己的奸诈小人,就算得罪了他,没有触碰他的利益,他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但是碰到了他在乎的东西,肯定会反咬你,直到你成为他的危险,就会放手。知道我当年是如何做的吗?呵呵,我没有要在乎的人,所以我不怕死,我跟他拼命,才可以做到叫他直接放手,可我没想到的是,他在我孩子出生后就彻底跟我断了一切的线索,叫我找不到孩子,我在他那里吃的一个亏就是我相信他会对自己的孩子好。只是你吗,你在乎的人太多了,畏首畏尾的,所以才会被他利用,啧啧,其实你比我可怜。”

  高可可冷嘲热讽的话叫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可其实她说的一点都没有错,我的确是畏首畏尾,我在乎的人多,我留恋的东西也做,所以不会像她一样心狠手辣。

  但是高可可我还是不想接触,我在她这里没少吃苦头,我对他的了解也不比我对冯科的了解多,更不想依靠曾经的敌人对付现在的敌人,我还没蠢到将自己的弱点扔给她主动把玩的地步。

  “高可可,你电话我受益匪浅,我表示感谢,但是你是你,我是我,我不会跟你合作的,所以请你现在就离开,你在宿舍朱我不反对,你跟张欣之间有什么协议我也无权干涉过问,我现在只想你离跟晶晶远一点,就这么简答。”

  高可可哼了一声,低头吃炒冰,吃的很没形象,吃光了嘴巴一抹,对我眨眼,满是轻蔑的说,“那等着你来求我,哼!”

  高可可走了很久谢晶晶才说话,抓我满脸生气,“卓尔,我们真是老实好欺负,她没给钱。”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那我给好了,回头有的是机会要回来。”

  谢晶晶摇头,“一起吧,不能总叫你拿钱。”

  我们出来,外面下了雨,天气还有些凉,不到夏季的这个时候经常忽冷忽热的,谢晶晶抱着我的手,我们一起回学校。

  在学校门口看到了张欣的私家车,她的车子很漂亮,一看就是价格不菲,牌子我不认识,但是从谢晶晶都惊呼中我知道该是很贵的车子了。

  上次的事情后我跟张欣只在结婚现场见过,其余的几次也碰面,却没有任何交流,她见到我也动作不认识,彼此看对方就走了。

  今天也不例外,我们看对方一眼离开,我以为还是像个陌生人,不想她在身后叫住了我。

  我无奈回头,想听听她对我说什么。

  她却问我,“认识张朵吗?”

  张朵,我高中数学老师,顾洛前女友,我当然认识。

  第519章 以为你想我了

  张朵之前为了孩子的事情还想要接近卓风,之后被顾洛发现了抢走了孩子之后就没了消息,不知道张欣为什么会突然提起她。

  “张欣,张朵我认识,然后呢?”

  她笑,“然后?张朵姓张,我也姓张,你说呢?”

  我不懂的皱眉,都姓张也不代表就是一家人,如果张朵是张欣的什么亲戚,那当年出事的时候张欣家里人怎么没帮忙?

  张欣继续说,“张朵是我姐,我从来不知道我爸爸在外面竟然有过三个女人,说来也是好笑,可无所谓了,我有一个姐姐我也不介意,我只希望我姐姐能够找到她的孩子。”

  哈?

  我低头算张博远和张朵之间的年龄差,好像也就差了十八九岁吧?

  张博远看着挺年轻,其实已经五十好几的人了,张欣都二十三岁了,张朵好像跟卓风超不了多少。

  那张博远跟张欣都母亲之间感情当年也不是很好,张博远做生意,黑白两道都走的宽,在外面风流债肯定多,所以这里面的事情还真说不准。

  可她们之前为什么没相认,突然在现在相认?

  我不明白的看一眼张欣,她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

  谢晶晶也好奇的问我,“这里面到底怎么回事啊,我记得好像张朵当年还想跟你抢卓风来着?”

  “其实不是真的要追求我姐夫,她就是想接近我姐夫,抱住一棵大树之后保住自己的孩子,但是我姐夫不上当,所以没得逞。可我好奇的是张朵既然知道自己是张博远的女儿,为什么当年不相认,现在出现是为了什么?”

  谢晶晶也不懂,脑袋摇晃的跟拨浪鼓一样,拽我往学校里走,嘀咕了一声,“或许是当时不确定或者是人家张家不想认呢。”

  哎?还真是。

  我问过陆少之后,陆少爷说,的确是这样。

  但是突然相认了,那就是有目的了。

  张博远认了自己的女儿,那目的……

  张博远跟冯科一样,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人,张欣对他有用处,可以和亲,可以帮他做生意,更主要张欣是张博远真正意义上夫妻共同生活所生,所以张欣必然是他的女儿,可是别人呢?那就看是否对张博远有用处了。

  糟糕!

  我直接打电话给很久没联系的顾程峰。

  他最近都在法国忙着开新公司,在欧洲的学业结束之后就去了公司上任,据说他没要顾家的产业,而是利用自己这几年赚来的钱开了一家新公司,才开始做,忙的飞起。

  之前联系过我,我因为没电话,也联系不上。再就是冯科不允许我联系,所以顾程峰就没有再联系我。

  我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还有些不敢相信,反复问我,“真的是卓尔?是吗,是吗?”

  我笑,“是我,不相信啊?那我们视频。”

  他哈哈大笑,果真发了视频过来。

  顾程峰强壮了很多,成熟了,好像很疲倦,我忘记了他那边还是半夜。

  他趴在床上,笑眯眯的看着我,我刚要说话,注意到了他身边的被子动了一下。

  我立刻紧张的挂了视频。

  他那边还在继续发,我就没接。

  我发了信息过去,“抱歉,我疏忽了你那边还是晚上,不打搅你们休息了,等你休息好了再跟我联系。”

  我没等他回复就关了电话,有些心情不复杂的抱着电话趴在床上发呆。

  顾程峰有了女友了?我看到了床上躺着的女人,半个身子露在外面,白屁股上还有纹身。

  我心情很激动,不是难过,是为他高兴。

  但是我的反应叫我自己也有些奇怪,我这么紧张做什么?

  隔天天亮,顾程峰电话就打了过来。

  他先向我解释,“别误会,就是普通朋友,因为公司的事情开了个酒会,床上四个人,你看到的是个男人,咳咳,我可没做什么,他喜欢男人,身上的女性特质就重了一些,你别乱想啊。你当时说不打搅我们,我才回过神来,知道身边还有个人。”

  我讪讪的笑,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我想了,我是真的为他高兴能够走出来,可听到他说不是,我多少是有些难过得。

  顾程峰是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了。

  “顾程峰,我知道了,我们不说这件事,我联系你事先跟你张朵的事情。”

  顾程峰很是失望的哦了一声,半晌才叹口气说,“我还以为你是想我了。”

  我抿了抿唇,这话就不知道如何接。

  他轻笑,“傻瓜,开玩笑的。说吧,张朵怎么了?”

  “哦,张朵是张博远的女儿,知道吗?”

  顾程峰惊呼,“啊?”我能想到他此时脸上的惊骇表情是多么的夸张。

  他安静了一会儿,才说,“我真不知道,然后呢?”

  “然后张欣昨天问我是否认识张朵,她说与张朵相认了,再没了下文,我还问了陆哥,陆哥说这件事在我回国的时候就发生了,是无意间就被张博远敲定的,还举办了一次认亲酒会。我跟陆哥都猜测,张博远突然这么做肯定有目的,你告诉你哥哥那边,一定要小心才行。”

  顾程峰连声答应,激动的骂娘,“他妈的,肯定在背后想对付我们,我不会放过张家,看我们好欺负吗?”

  听顾程峰语气,两家还有些恩怨,我没多问,交代顾程峰小心,他还想多说什么,我就直接挂断了。

  顾程峰啊,我担心你,心疼你,对不起你,可我不能再给你希望。

  我深吸口气,看看时间不早了,提着书包去找谢晶晶上课。

  下课回来,收到顾程峰电话,他说要过来,几天以后。

  我看着几个字,心情复杂,他说,“我想见见你,好想你。”

  我眉头紧锁,很久都没从那几个字上面抬起头来,我在琢磨,我该不该见他。

  之前他帮我的事情我不是不记得,在那种危险的情况下还想带我走,被冯科的人按在地上的无助,就好像刺痛我心口的毒针,我如何都忘不掉。

  可对他,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偿还。

  我宁愿他因为太伤心而针对我,却不是一再的接近我。

  谢晶晶说饿了,拉我去吃饭,我才从她的聒噪中回过神来。

  出了食堂,冯科的电话打了进来,“我要见你。”

  听语气,该是有事情发生。

  跟谢晶晶告别,我直接出了学校,冯科的车子就停在门口,我开了车门上去,冯科的吻就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