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259节

  第522章 吃饱好赚钱

  张欣紧咬银牙,却始终都没有说任何话,最后是张欣的电话打破了我们的僵局,她将电话接起来,我就转身离开了。

  晚上,顾程峰的飞机落地,我特意叫佳佳开车跟我一起去接他。

  他从机场走出来,推开了跟前的行李箱,一伸手,将我抱住了。

  他还是喜欢用香水和同一个牌子的沐浴乳,香的我要打喷嚏。

  他笑的捏我脸说,“卓尔,看到我这么嫌弃?”

  摇头,“不是,估计是最近天气不好,我有些鼻炎。”

  “那早点回去,我要饿死了,我能吃一头牛。”

  “好吧,我们今天就去吃牛排。”

  “好,我来做。”

  他非要来我的家里,好在牛排还有,他一会儿就做好了,我和佳佳坐着等,他将牛排端上来,一面吃一面跟我说他的工作,说到国内的市场研发他很是激动,满眼的希望,“我一定能够大赚一笔。”

  我笑着点头,“是啊,你一定能大赚一笔,那我们快吃吧,吃饱了你好赚钱。”

  他哈哈大笑,习惯的又来捏我脸,想了想,没用力,就将手给松开了,跟着问我,“卓哥还是没回来吗?”

  我点头,“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最近很忙,你别担心,事情会过去的,那陆哥呢?”

  佳佳那边回答,“还在外地,一直在忙,最近都没回来,有时间都是卓哥回来处理,两个人都不在的话我们只能交给李哥了。”!

  难怪最近都没接到李哥的电话,估计是两头忙的都快四脚朝天了。

  我低头猜测着陆少和卓风在忙的事情,挑眉看一眼卓风,不禁看到他正眼神发亮的看着我,他冲我笑,问我,“想什么呢?”

  “顾程峰,你来这里的事情你哥哥知道吗?你很危险知道不知道?之前我跟冯科他们吃饭的时候他们当着我的面说你的事情,你说这件事会不会很严重了?”

  顾程峰却很是不在乎的耸肩,“怕什么,我来不来都一样危险,只不过拉我来这里也是为了生意,钱还是要赚的,我投入那么大,可不能打了水漂,再者说了,我还能怕了他张博远和冯科吗?这不是有卓哥和陆哥吗,我哥哥也回来,别的担心,既然要动手,就来把大的,我可不会怕他们,我们家不像卓哥和陆哥都是白手起家,我们家底厚实,在商界也不比冯科矮多少,从前是不想惹事,可现在我当家做主,我可不想做缩头乌龟,你放心好了,我肯定会做出点成绩来,到时候……”顿了顿,他很是无奈的吸口气,“给你个自由身。”

  我自由不自由的不重要,我是真不嫌看着他们出事,谁都不行。(!≈

  “那顾程峰,这里事情多复杂,你可要告诉我,免得我乱猜测。”

  他哈哈的爽朗笑了好长时间,一点头,“可我有个条件啊。”

  “说说。”

  “我没地方住。”他眼珠子乱看,最后落在了我身上,这意思在明显不过,我笑着说,“成啊,反正这房子是冯科花钱,我自己选的,你要是不介意是冯科出资,就住下呗。”

  “啊呸,什么冯科出资,半个公司都是你的,你拿到一分钱了吗,你就是傻。”

  我耸肩,“我又不要他的钱,他的钱不好拿,拿了一份我就要给他做两分钱的事情,所以还是不要拿的好,我给他工作也是不想欠他什么,等我离开的时候也不会被他威胁,你以为我想去他那里上班整天看他的脸色啊?”

  顾程峰皱眉想了想,一点头,跟着吃光最后一口牛排,拍拍肚子,“那你去给我帮忙吧,我给你发工资,你也好多点钱自己买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

  主意倒是好主意,我也想帮他,可想到冯科那边会不同意,我就没答应。

  顾程峰那我没办法的吸口气,很是失望的摇头,“你胆子真小。”

  顾程峰可一向胆子大,可其实这不是胆子大小的问题,是我们之间的身份差距,我从下就生活在乡下,骨子里面偷着卑微,不管现在生活多好,我还是自卑的,我总是抬不起头来做人,觉得我低人一等,这份卑微已经深入骨髓,叫我做任何事情都没自信,所以才会更加畏首畏尾,除非把我逼急了才会反抗,不然也不会一直被人欺负了。

  “顾程峰,不说我了,我去给你帮忙是可以的,不过我不会要你工钱,你在我这里住着我也不是经常回来,你要自己照顾自己了,就是偶尔帮我收拾收拾就好了。”

  他笑着冲我眨眼,“成交。”

  晚上我回了学校,顾程峰去了陆少的公司,去跟李哥商量业务的事情。

  我才到宿舍,就听到里面争吵的声音,谢晶晶的哭号声响彻云霄,惊的我心都要碎了。

  我挤过人群,看到谢晶晶面对着张欣的职责,气得浑身发否,她满脸的泪,很是委屈。

  我当时就火了,冲进去拉着谢晶晶往后面躲,质问张欣,“做什么?”

  张欣理直气壮,哼了一鼻子,“你问她,为什么偷我的珠宝?”

  呸,这不用问,谢晶晶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我给她都不要,还会偷吗?

  我将谢晶晶拉到身后,指着张欣的鼻子说,“别得寸进尺,我说过别找麻烦,尤其是我身边的人,你有事情冲我来,珠宝而已,我给你买,可不要冤枉了好人。”

  这件事我需要调查也知道张欣是有意诬陷,我了解谢晶晶更了解她。

  张欣看似平和温柔,其实口蜜腹剑,说话带刺,整个人都是邪的,跟他爸爸张博远一个德行。

  “卓尔,你不问问就说我诬陷,也未免太偏心你的朋友了。成啊,你不问,我问。谢晶晶,你说你床上的珠宝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你家里买的起,这条项链价值几百万,你买得起吗?”

  张欣提着项链给我看,上面两颗硕大的钻石,在有些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无比的闪耀,不懂的人自然分辨不出什么,可我见过的珠宝不少,五花八门,卓风没少送,冯科后来也给我买了不少,只不过我不戴,偶尔拿出来瞧瞧,时间长了,现在一打眼就知道是不是真的。

  张欣手里的这个的确价值连城,要说几百万估计不值,可谢晶晶有也的确是很意外。

  但我仍旧没有怀疑谢晶晶,对张欣冷笑,“你这是狗眼看人低,谢晶晶就不能有这么好的珠宝了?你说几百万就几百万?再者说,这个东西不是你的,你凭什么那么肯定她是偷来的?”

  这时,身后挤过来一个人我不认识的小姑娘,哭的泪眼婆娑,抓着项链说,“是我的,我的丢了,是我的。张欣在帮我找,于是发现了在谢晶晶的床。”

  第523章 诬陷

  我更想笑了,这么简单粗陋的诬陷竟然也有人相信。

  “你是谁?”我问她。

  她哭着说,“我是你们隔壁班的,住在楼上宿舍。”

  呸,谢晶晶都很少回来,还能去楼上偷东西吗?

  我将项链扯过来看了一眼,“张欣,先不说这个项链是不是真的,就算是,也不值几百万,这个是仿制品,还有,我不管你是不是隔壁班的你这么诬陷我朋友要给我负责人,最后我问你,你为什么就可以进我们宿舍,还直接翻找谢晶晶的床?你们这就摆明了诬陷,还有,楼上有监控,你们不信可以去找,我不相信晶晶去过楼上,除非这个东西是你自己拿过来的。”

  那个同学愣了,看看张欣,看看我,最后抢走了项链看一眼说,“好像是仿制品,我的这个下边有个雕刻凸起的地方是我的名字缩写,这个没有,张欣,你该不会搞错了吧?”

  张欣也愣住了,拿过去看了看,哎呦一声,“还真是仿制品,原来是仿制品啊,那算了,对不住,我们搞错了,好东西出来仿品也是正常,小米你回去吧,这边的事情我来解决。”

  那个被叫做小米的同学抽噎了一声,转身出去了,我也跟着出去,赶走了看热闹的同学,将房门关紧,狠命的瞪了一眼张欣。

  谢晶晶一直在哭,她非常的委屈,被诬陷谁的心里都不好过,这个东西应该是之前张川送给她的,小饰品而已,估计谢晶晶都不知道这个是名牌设计师的限量版,外面出来仿制品很平常,可是这样的委屈在谢晶晶这样自强自尊的人身上是无法平息。

  我记得小的时候村子里面的人外出打工,回来的时候穿了一双新鞋子,说是外面卖的高仿品,跟真的一样,可穿了没几天就坏了,最后还将上面的剪下来留着,足见不管是富裕还是贫穷都喜欢追求品牌,那我们都是穷人,分不出来好坏,自然就是瞧着新鲜。可这一面子工程,面子受损,说都会无地自容的。

  我自认为我会名牌没没什么概念,这还是最近几年受卓风的熏陶慢慢培养起来的,不过只限于认识,却不是情有独钟的。

  或许是因为我对这些得来的比较容易,不知道名牌对人的重要,到底是爱慕虚荣的女生,谢晶晶哪里经受住这样的打击。

  张欣的厉害之处就在于,挤兑人从来不仙山流水,还会将人的脆弱无情的踩在脚下,最后她装作一脸无辜。

  我看不惯张欣这幅嘴脸,再看谢晶晶委屈的样子我更加心痛。

  指着张欣问,“说吧,到底想怎么想?今天这件事我们不说清除了我跟你没完,你不是想找茬吗,我给你机会,你冲我来,随便找。”

  张欣一脸不在乎,看我一眼,举着镜子自己乱照,整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提着手包就要走。

  今天这件事不好好处理,以后不知道什么事情针对谢晶晶,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你欺负我行,欺负我朋友就跟你拼命。

  谢晶晶一直在哭,平时的厉害都没有了,她这是多委屈才会这样,我看着就难受,抓着张欣的头发将她拽了回来。

  她惨叫,转身不高兴的看着我,“卓尔,你疯了?”

  我冷笑,“是,我疯了,你们都可以欺负我,我最后告诉你,别想欺负我朋友,尤其是谢晶晶。”

  我好久没打架了,尤其是与我敌人动手,张欣本来不是我的对手,她看着人高马大的,其实一点力气都没有,我甩她几个巴掌,她只知道捂着脸蹲在地上大叫,还不知道还手。

  我将她骑在身下,招呼她的脸,长得好,穿得好,生活得好,却整天不做好事,这种人就是打的少。

  我狠狠的甩了她十几个巴掌,自己的手都在发麻。

  我警告她,也顺便喘口气,“张欣,我说过无数次,被针对我朋友,你是不是听不懂,啊?”

  她也只知道哭,捂着脸,我扯开她的手,不管是脑袋还是脸颊啪啪的开始甩巴掌,清脆的声音响彻云霄。

  谢晶晶过来拉我,我将她推开,“晶晶,今天我不叫寻她,以后我们就等着被她欺负,你给我站好,只要她不死,我就不会停手。”

  “啊,啊……卓尔,你疯了,你疯了?我错了还不行,你放开我。”

  呸,打了两下就知道错?

  “张欣,我已经忍无可忍,现在是我无需再忍的时候。背后你怎么坏都行,别被我发现,不然你就跟张川一样,我见一次打一次。”

  “啪啪啪!”

  我也不知道抽了她多少次,直到自己大口喘息浑身无力的时候终于从她的身上站起来。

  张欣被我打蒙了,仍旧四肢蹬踹,她真是身体好,一点问题都没有,要是换成了高可可,早就进医院了。

  等学校老师赶过来的时候,张欣已经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们一个是冯科的老婆,一个是张博远的女儿,老师别任何人都知道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和背景,眼见这种情况,说谁都对他不利,最后将矛头对准了谢晶晶。

  他大声质问谢晶晶,“怎么回事,是不是因为你?”

  真是可笑,世间不管是谁,都只会对弱者伸手,简直有病。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打红了眼,狠狠冲上去撞了老师,一个大男人,连连后撤,撞在了身后的门框上,惊的后面站着看热闹的同学都纷纷尖叫,惊慌失措。

  老师愣了一瞬,看向我,张了张嘴吧,半晌都没说出半个字来。

  我指着老师的脑袋说,“有本事说我,人是我打的,你怎么不报警,再有,这件事跟谢晶晶毫无关系,你想职责她偷东西,拿出证据来。”

  老师被我的样子吓到了,茫然的看了我一会儿,最后对着身后的同学们低吼,“都滚,看什么看,报警!”

  警察来之前,冯科的司机先过来了,看一眼现在我情况,皱眉没吭声。

  我告诉他,“认识我打的,冯科那边我会去说,如果他不想管,那你就回去,这里是女生宿舍。”

  司机吃了瘪,出去后打了电话,没多会儿,冯科来了,随后跟来的还有律师和两个警察。